【珍言真语】张俊杰:逆市扩充 与港人同行抗疫

人气 760

【大纪元2020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香港报导)港式茶餐厅“龙门冰室”里有一面连侬墙,上面贴有“时代革命、光复香港”、“反对二十三条”、“龙门加油”、“医护加油”……这里是支持香港反送中抗争的“黄店”,是首推学生免费餐的餐厅,并设有“资源分享中心”帮助抗争者;疫情当前,龙门冰室也随之设立“抗疫中心”,整合民众捐助的医疗物资,分送给需要的医护人员、救护人员、老年人等。坐在自己经营的餐厅——“龙门冰室”里,老板张俊杰在《珍言真语》节目的镜头前,娓娓道出自己的人生际遇。

“我觉得很多时候,事情可能是上天安排了,没有走到那一步,你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张俊杰说。

10岁那年,张俊杰被疾驶的车辆撞飞,头盖骨被撞碎,紧急送医开刀,昏迷一周后奇迹般清醒,“我看到自己被剃了光头,头上的骨头没有了,凹了下去,看到大脑在一动一动的。”意外后,生活起居都得小心,妈妈告诫他,不能干粗重的活儿了,以后赚钱要从事文职工作,要他努力读书。

爱玩好动的男孩仿佛一夕间长大,勤奋读书,成绩从全班30名慢慢跃升至头几名。后来考上香港大学精算系,再苦读五年取得精算师执照,进入心仪的国际大公司,32岁时年薪加上分红高达两三百万。

不过,他却越来越质疑自己的人生,“觉得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金钱,有了金钱,没有了自己的生命,没有了健康,很不值得。”一周七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压力大到需要吃安眠药入睡,再加上车祸落下惯性头痛的毛病,促使他毅然辞去工作,与家人在屯门开了第一家龙门冰室。生意慢慢上了轨道,到了去年合共有5间分店。

怎料,这时他的生命里又出现另一个转折……

“之前很多人跟我说,作为一个商人做生意不应该去表明自己的立场。”去年反送中抗争如火如荼进行着,起初张俊杰仍旧如常地开餐厅做生意。“8·31”太子站事件,无辜市民在地铁遭到警察暴打,他再也无法漠视周遭发生的一切。

“大家只是求个真相,但是闭路电视片段就是不公开。我忍无可忍……”

他在脸书上转贴香港曼联一则题为“耻与滥权和滥暴之警察为伍”的帖文,于是“龙门冰室”成了黄店,也成了被攻击的目标。玻璃橱窗、桌椅、收银、电脑设备被砸烂,被泼漆、泼动物的粪便……,“第一次感觉很愕然,然后我想,如果向他们认输的话,是很懦弱的表现,于是我比以前更走在前面,去反对所谓的蓝丝、黑警。”

近期港府推出“限聚令”,重创餐饮服务业,也被外界质疑针对抗争者及“黄店”而来,龙门冰室却逆势扩充,目前第六家店已开始营运,“哪个香港人会在这个疫情之下苟且偷生呢?如果我们不坚持下去,如果因为港共政府的诡计,令我们忘记自己的初衷的话,我们就输了。”

“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做‘黄’,因为不满意港共政府的所作所为,想为公义发声,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初心。希望大家快点熬过这场疫情,坚持一开始的初衷!”张俊杰说。

以下是采访内容整理。

重大车祸后捡回一命 人生出现转折

记者:“黄店”龙门冰室的老板阿杰,在反送中运动出钱出力,不过我们还没有听过你的人生故事。

张俊杰:我是一个普通的香港仔,自小在香港长大。10岁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原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每天都去足球场踢球玩的小朋友。10岁时一次带小同学到我屯门良景邨的新屋玩,大概走20分钟的路程,下了石坎之后,有一部车高速冲过来,我整个人就被撞上了,幸好他刹紧闸,要不然就卷在车底了。我整个人被车撞开,头落地撞在石坎上,可以看到这里有块疤,整个头盖骨像手掌那么大就撞碎了,有一大块瘀血,那时候昏迷了进去医院,做完手术之后医生都说未必能醒过来。

妈妈是拜神的,就去黄大仙求神,希望救我一命,就算她减寿10年都不介意。黄大仙的一只签文告诉我妈妈说“放心啦,可以很快上学了”。全家人都不相信,怎么知道过了几天我突然醒过来。我看到自己剃了光头,头上的骨头没有了,凹下去,看到大脑在一动一动的。

记者:整个头盖骨凹下去?

张俊杰:是啊,一个圆形,里面的骨头都碎了,拿走了,然后人生有了很大的改变,很疼,经常头疼。醒了之后,妈妈对我说,“粗重体力的活你不能干了,以后赚钱的话,一定要做文职工作”,就叫我努力去读书。

记者:是不是唯一的儿子?

张俊杰:是。

记者:车祸对你妈妈、对于你家里来说,当时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张俊杰:是的,还有爸爸,他一直身体都不好。他小时候在大陆出生,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三年零八个月挨过饿,吃草皮、树根,搞到身体很虚弱,肠胃不好,一直都有胃病。我被车撞昏迷期间,他又胃出血发作,又进了医院。我自己的意外连累到我的家人都旧病复发了。因为这些各样的事情,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由一个香港仔只光顾着去玩踢球,变成天天读书。因为我妈妈对我讲了一句说,如果我不努力读书的话,我就改变不了自己的将来。后来由原本全级考第30名的,一路慢慢进步到考头几名。

勤奋读书步步高升 过程中迷失自我

记者:因祸得福了,是不是可以这样讲?

张俊杰:都可以这样说,凡事有得必有失,我觉得很多时候,事情可能是上天安排了,没有走到那一步你不知道是怎么样。我中三那一年,全班全级考第一,一直以来我读书,数理方面比较好,原本想去做医生,想着去救一些像我这样人的生命,但是有一次做一个手术剖一个牛眼,我看到这些东西之后马上头痛发作,呕吐。

记者:不可以见血?

张俊杰:我想这是有一些创伤后遗症,逼于无奈放弃了读医。我还是继续读理科,中四中五时会考成绩都OK,那时候学长对我说,可以考虑读精算,因为数理的专长,日后都应该可以在这一科都可以很好,中六的时候就选择这个A level的考试,读数理的方面,都是PMS(资产管理系统)、应用数学、物理学,然后努力读书,考进了港大的精算系。

记者:精算师是一份很好的职业,薪资加上分红都有二、三百万,这在香港来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为什么之后又要放弃了?

张俊杰:其实精算那条路很难走,除了读完三年大学之后,还用了5年多的时间去考牌。一直考牌薪资就一直加上去了,那时自己做精算之外,还会出去见客户,用语言文字解释那个数理的关系,都属于挺成功,慢慢除了在计数那方面之外,还有去见客户,帮公司找生意,所以在薪资方面有挺好的水平,也会收到挺高的分红。

但是那时候就发觉人生好像为了生意,经常为了找不找得到那笔生意回来,然后帮公司找到多少钱,到最后换回来的是一个礼拜七天、从早到晚(都在工作)。因为任职的是一间国际公司,随时要和欧洲、美国、百慕达联系,长时期都是On Call状态,觉得放松不了自己,那时吃安眠药到现在都差不多十年八年了,觉得好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金钱这样,好像不是很值得,所以最后决定不做精算这一行。和我自己家人一起在屯门一家小店那里,那时实用面积只有200多尺,大概有19至20个座位,跟他们学怎样做冰室,怎么冲奶茶,怎么去腌肉,怎么去煮汁,怎么去做冰室运作的事。

龙门受益于黄色经济圈 提供学生餐香港第一家

记者:为什么叫龙门冰室?

张俊杰:是因为那时候在屯门的龙门居搞这一间小店,那里那时候是没有冰室的,我们就取名龙门冰室。

记者:现在总共多少间小店?

阿杰:现在有六间。

记者:六间,是不是多了一间现在变成了资源的中心?是不是那间?

张俊杰:不是那一间。另外那间可能会变成年轻人轻食的餐厅,还没有开张。现在那六间已经运作着冰室,旁边那间就是年轻人轻食的地方。另外还有沙田在装修着,可能会变成六至七间。

记者:现在零售或者餐饮大受影响,而你们逆势扩张,为什么会将版图再扩大?

张俊杰:其实这间店铺和沙田将要开张的店铺,在疫情发生之前已经签了租约,之前已经谈好的。就是因为这个所谓无能的政府一直都不封关,搞到我们香港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这个政府导致的。

记者:打乱了你之前的计划?疫情是否影响到你们的生意?

张俊杰:其实,很老实说,我也是黄色经济圈受惠的一分子,自己的生意是有增加的,所以,那时候想一直继续扩大这个版图,可以去到更多的地区。我们是第一间提供学生餐的地方,我也希望可以将这个学生餐的理念、帮助年轻人的理念一直扩展下去。你会看到在每一间店铺里都有一些年轻人的作品摆放出来,即是后面那些皮夹、手信和手工礼品,我想慢慢将自己那个(理念)延伸到不同的地区里,可以给大家看到这些年轻人的作品,另外可以帮助不同地区的年轻人。

“8·31”事件 香港民主自由法理不再

记者:香港这个地方很敏感,很多做生意人不想走得很前面。什么事情才令你站出来支持“反送中”运动?

张俊杰:应该看回“反送中”运动的中期,大概是七月八月的时候,就是这个“7·21”“8·31”。最令自己心痛的是“8·31”事件,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一群无辜的市民在(太子站)地铁里,被这群所谓的执法者无故打啊,完全看到不合常理的执法,接着就封锁了地铁站一两天,大家只是求个真相,但是闭路电视片段就是不公开。

我自己是很喜欢曼联。香港的足球会,曼联的香港分支出了一个声明,耻与黑警为伍,不会再招待他们做会员,然后我自己分享了这一句说话在我的FACEBOOK里,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人就过来问我,“你现在是不是表明了你的立场?”我说:“是!”

之前很多人跟我说,作为一个商人做生意不应该去表明自己的立场。但那时候真的发觉忍无可忍,香港已经变成了不是我小时候看到的香港。我只是想看到我小时候熟悉的香港,看到警察会感到很敬畏的,很尊重他的,但是现在,很老实说,见到警察我真的很想揍他。

记者:自己公开立场之后,遇到很多风风雨雨?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

张俊杰:特别难忘的经历有两次。第一次在红磡店铺,有一天早上突然间,五点钟左右接听到开店营业员工的电话,告诉我店铺里的东西被人砸烂了。

第一时间我冲到现场,发现店内的玻璃橱窗全部给人打烂了,台椅搞得很乱,收钱的电脑等设备给人打烂了,看到店里这样,那一刻我很愕然,会想到是一些与自己持相反政见的人的恶意破坏,我觉得如果这样向他们认输的话,应该是很懦弱的表现。这次事件令我觉得我更加要站出来去发声,所以这件事之后,我比以前更走在前面去反对所谓的蓝丝、所谓的黑警。所以每次在港岛区、九龙区有什么大型的游行,我们的专员都会买很多物资补给他们,无论食物饮品我们都会放在店里,作为帮香港人加油。

进入理大煮食 店铺遭恶人袭击

记者:你进去理工大学做食物?

张俊杰:那时候是突然心血来潮。之前是中大先被围城,跟着这件事就完结了,没有坚持下去。但是看到理大守卫森严,年轻人都在里面坚持着,保卫自己的校园。后来我在红磡店里为主的,很多理大学生都会来光顾,后来想想我怎样支持他们呢?自己在食物工场里拿了几桶咖喱原材料,找一个义工家长载我进去。他们那些人见到我,我表明自己是龙门冰室的人,我好像是过了他们的海关那样进入里面,然后帮我找不同的煮食工具,凑巧里面有一队采访的记者队,所以就有些照片出来了。我帮他们做了一大盘咖喱汁,大约有200到300人的分量。

这件事之后换来的是更多的攻击,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我记得除了红磡店以外铜锣湾店被人恶意破坏,橱窗都被打烂。有一次更加严重,他们拿黑油漆与一些动物的粪便,搞到整间店里完全狼狈不堪,后来花了很多时间心思去修复,基本上就是这样。

港府藉禁聚令 进一步打击抗争者

记者:经过反送中走到这一步,又经历这个疫情的打击,以及政府的限聚令,你们的生存之路怎么走?

张俊杰:其实我相信不只是我一间店,所有的店铺不但只是餐厅,各行各业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像刚刚颁布了除了餐饮业、健身房还有美容都有停业的指令。我相信各行各业,不管自己的政治立场如何都受到很大的影响。

但是我觉得这次这样的禁聚令,还有餐饮业只可以坐一半的人,要有1.5米的距离,我觉得或多或少都有港共政府的阴谋,在反送中即将到一周年期间,我相信它会继续施行“禁聚令”,令大家没有集会的权利,藉禁聚令令大家不可以多于四个人以上一起聚集,怎样去游行、去集会呢?基本上是剥夺了大家游行集会的自由。同时也看到某些议员在推动“23条立法”,这条恶法怎样可以给他们通过呢?所以看到我们店铺里都有反对“23条”的标语,很明显现在这是港共政府的阴谋。

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要罔顾医护人员的安危迟迟不封关,经历了他们几天的罢工以后,都只不过是给他们回岗位,还要追溯他们为什么会罢工,为什么他们自己不去做回他们政府保护市民的责任,而要医护人员冒这个生命危险呢?如果它早早封关的话,像其它一些比较自由的地区、比较民主的地区那样,早就可以杜绝这个病毒进来,甚至他们“伟大的”大陆都已经封关,我们也还没有封关,还要放武汉的人进来,我觉得完全是说不通的。

记者:作为一个小店,香港人说自己自救,你们有什么自救的措施呢?

张俊杰:我们在抗疫方面一直与香港人一起齐心,除了有各样的抗疫产品,我们还有抗疫中心让大家捐献物资,我们免费去派发给香港人,让大家可以资源共享,如果你有多余的资源例如口罩、搓手液等等,都可以相对应地捐赠给人,例如医护人员、救护人员或者普通大众、老年人等共享。

面对流言蜚语 用实际行动应对

记者:网上有人说你办了支援中心,解雇了黄丝员工,怎样看这种批评?

张俊杰:我觉得要去反驳这事的话,我会用读书学回来的专业知识,对于这样的流言蜚语,应该是要冷静分析,用实际行动去应对,如果要出来辩驳的话,我觉得用实际行动去证实做的事,我觉得这个应对的方法会更加好。

记者: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俊杰:同香港人的齐心抗疫才是最大的挑战,不是要做任何的事情去澄清,因为我觉得我们香港人可以熬过这个难关,才是最要紧的一步。

捐出医治头痛药物的钱

记者:听说你把自己医头痛的钱都捐出来放在这个黄店里,对自己的生活有影响?

张俊杰:现在好一点了,之前是辛苦一点。以前会吃很多药预防头痛,一发作要吃一些特效药去止痛。现在人生经历多了,反而看开了,都过了最难的时期。

以前是想自己为主,现在想的是怎么样可以与香港人一起抗争下去和抗疫下去,站在香港人的立场去看东西多了。

记者:整个运动中,觉得自己的改变是什么?

张俊杰:最大的改变,我想以前会是一个商人,一个生意人。可能会因为生意不好或者某些事不开心,但现在要问我,生意个个不好,但哪个香港人会在这个疫情之下苟且偷生呢?我相信每一个香港人、每一个商人,都因为这个疫情大受影响。

现在最要紧的是什么?真的希望港共政府早点封关,杜绝病毒再度流入。希望大家可以有足够的防疫用品、措施,大家快点熬过这场疫情。相信这个疫情一天不退,我们都生活在惶恐之下,上街敢不敢除掉口罩?敢不敢吃东西?就算上街,你也会担心。所以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抗疫,希望坚持一开始的初衷,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做“黄”,因为是不满意港共政府的所作所为,想为公义发声,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初心。

记者:疫情下,很多人选择在家不出来,看到你非常地勤快,刚才说去打理年轻人的小食店,是什么动力会令你不断站出来?

张俊杰:如果我们不坚持下去,如果因为这些所谓的港共政府的诡计,而令我们忘记自己的初衷的话,我们就输了。如果你想到之前这么多场的革命为什么会输了,就是因为没有坚持下去,或者被人家分化了。如果我们因为这次疫情,让港共政府这个所谓的禁聚令的阴谋,令我们无法再一起站出来,无法坚持我们最初的初衷,我觉得白白浪费了年轻人为我们的付出。

记者:还有什么话想说?

张伟杰:妈妈一开始也有与我辩论黑警的所作所为,但她后来看到确实是越来越过分了,甚至我与她讨论8·31事件及之后的反送中游行、集会等各个事件,她也承认这个政府无能和黑警的所作所为是不可以接受的,这些事件的发生让她慢慢有所改变。在我这一生当中最疼爱我的,是我的妈妈,因为我的政治立场的表态、我的行为,她也受我的影响而改变。

记者:这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妈妈最后接受了你?

张伟杰:是。

记者:你站得这么前,他们是否会担心?

张伟杰:他们很担心我的人身安全,店铺被破坏,甚至很多的人身攻击,她会很担心我的安危,所以也叫我小心注意自身的安全。

记者: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不要那么担心?

张伟杰:没有,已经没办法。我们自己有一个家庭的群组(通讯软体),很多时候我们在里面有很多交流,只要让她知道,我安全健在就行了。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刘慧卿:港府干涉新闻自由
【珍言真语】卢楚仁:美元太强 或引货币危机
【珍言真语】麦燕庭:从凤凰卫视看清中共套路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