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摩根大通和中共的利益关系

人气 7922

【大纪元2020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谨综合报导)近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摩根大通曼哈顿总部的交易部门蔓延。《华尔街日报》4月7日报导,摩根大通总部五楼有约20名员工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另有65人因此被隔离;许多买卖股票和负责向客户推销交易策略的交易员都在五楼上班。

摩根大通前资深高管比尔‧派克(Bill Pike),也因感染中共病毒不幸于3月21日离世。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为美国最大的金融服务机构,资产规模超过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中共病毒为何击中摩根大通?

大纪元在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中指出,中共病毒有迹可循,其扩散趋势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摩根大通和中共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本文探究两者之间的利益关系,以作警示。

助中国公司在美上市融资 向中共输血

几十年来,摩根大通以股票主承销商(lead underwriter)的关键角色,帮助众多中国公司在美国或香港上市IPO(公开募股),为中共募得的美元资金额度惊人。

什么是主承销商?主承销商,是指在股票发行中独家承销或牵头组织承销团经销的证券经营机构。主承销商是股票发行人聘请的最重要的中介机构。它既是股票发行的主承销商,又是发行人的财务顾问,往往也是发行人上市的推荐人。

大陆的微医集团(WeDoctor),计划2020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计划首次公开募股10亿美元。摩根大通也是其选择的上市保荐人之一。

据大陆百度百科的数据,摩根大通名列1993年以来亚洲股票和股票相关发行的第一名,自1993年以来,公司为亚洲公司主承销了88次股票交易。由于这并非最新数据,实际承销的股票交易数字应高于此。

摩根大通帮助了哪些中共公司在美国或香港上市?

以下仅举数例,依据美国国会下属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于2019年2月25日发布的公开资料以及陆媒的报导整理: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的资料截图。(USCC)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上市公开募股(IPO),募得资金217.67亿美元,摩根大通等6家投行为其股票主承销商。至2019年2月25日,阿里巴巴市值逾4,586亿美元。

阿里巴巴在提交给美国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中称,为其上市承销股票的银行共将获得3.004亿美元佣金,总计佣金超过融资额的1%。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香港再次上市公开募股。包括摩根大通在内的五家著名投行是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承销商。陆媒报导,此次募资约150亿美元。

阿里巴巴与中共太子党关系密切。据《纽约时报》报导,在投资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国企业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后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任职的二十多人的子孙,包括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1996年,广深铁路在美国纽约和香港上市,募得资金逾5亿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销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广深铁路市值逾31亿美元。

2000年,中石油在美国纽约上市,募得资金逾6.8亿美元,摩根大通是其主承销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石油市值逾1236亿美元。中石油是中共国有企业。

2001年,中国铝业在美国纽约和香港上市,募得资金4.86亿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销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国铝业市值逾58亿美元。

2002年,中国电信在美国纽约和香港上市。募得资金15.2亿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销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国电信市值逾455亿美元。

2014年,中国陌陌(Momo Inc.)在美国纽约上市,募得资金2.16亿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要承销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Momo市值逾68亿美元。

USCC表示,截至2019年2月25日,在美国三大证券交易所,纽约证交所、纳斯达克和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中国公司有156家(并非全部公司,不包括在香港上市的离岸中国公司),市值达1.2万亿美元。

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经济金融战略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则估计,中共在美国“上市资本或者股票的规模有1.9万亿美元,另有高达1万亿美元的债券。”

除了股票市场,中共在海外融资的另一个主要市场就是债券。

中共国债正式被纳入摩根大通债券指数 每月或带来30亿美元外资

位于纽约的摩根大通总部。(John Moore/Getty Images)

就在全球对抗中共病毒疫情的紧张时刻,摩根大通似乎是悄无声息地做了一个大动作。

2020年2月28日,摩根大通将中共政府债券,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按计划,纳入工作将在10个月内分步完成。

摩根大通在2019年9月就宣布了这一消息,这次是按原计划执行。

据悉,纳入后,“追踪”这一指数的国际投资者就自动按比例来配置中国债券。高盛计算,此次纳入,将有望每月吸引30亿美元的外国资金进入中国债券市场。

业内人士表示,中共政府债券被完全纳入摩根大通指数后,可达到该指数10%的权重上限。

陆媒报导,彭博计算,当中国债券纳入权重达到10%时,潜在外资流入中国的规模将超过200亿美元。

近日,摩根大通的一位女发言人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中表示,因应这次中共病毒疫情对全球市场的影响,至3月底,将把中共政府债券的权比重维持在1%,后面将对纳入计划做出进一步的评估。“因3月份的市场混乱而对纳入计划进行了调整……中国仍在纳入摩根旗舰指数的轨道上。”

此前,摩根大通公司此前已将中国债券纳入其新兴市场政府指数(GBI-EM Broad和GBI-EM Broad Diversified)。

将中共政府国债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助长了境外资本流入中国。今年2月,外资对中国债券的所有权达历史新高。

在将中共政府国债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的同时,摩根大通在中国的新业务也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

大疫下 摩根大通举行上海在线开业仪式

中共病毒疫情之下,2020年3月20日,摩根大通等五家全球金融机构在中国上海举行了在线开业仪式。

此前,2019年12月18日,摩根大通宣布,已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这意味着由摩根大通控股的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证券)可以正式对外开展业务。

美国之音报导,在在线开业仪式上,摩根大通亚太区主席及首席执行官郭利博(Filippo Gori)通过视频连线表示,对于公司的许多客户来说,中国代表着最大的机会之一,也是摩根大通在亚太地区和全球增长计划的关键组成部分。

新浪网报导,摩根大通2020年以来面向中国地区也陆续发布了三十多条岗位的招聘信息。

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之一。上海市政府表示,摩根大通、黑岩等世界顶级金融机构都正在增加对上海的投资。

摩根大通在中国投资以及和中共之间的金融业务往来,早已有之。

“根深叶茂”的在华业务

位于纽约的摩根大通总部。(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1973年,大通银行主席的大卫‧洛克菲勒带领第一个美国商业代表团访问中国,获得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的接见。大通银行当年成为中国银行首家美国代理银行。

自1987年起,摩根大通开始在中国投资及开展投资银行业务,主承销过许多国企发行项目。

1997年,摩根大通担任中共5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发行交易的联席账簿管理人。

1999年11月,摩根大通担任联席全球协调人,发行香港盈富基金。

2001年,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威廉·哈里森与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见面。

2007年,摩根大通银行在京注册成为本地法人银行,即摩根大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建立期货合资公司-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

2008年,摩根大通成为中共国债承销团成员。

2011年,摩根大通在北京签署了建立中外合资担保公司的投资协议。

2015年,摩根大通集团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2017年,摩根大通获得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结算代理业务资格,还获得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承销资格。

2018年,摩根大通银行(J.P. Morgan Chase Bank, N.A.)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授权,担任美国人民币业务清算行。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国境内及境外客户提供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合约交易及清算服务;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递交申请,寻求建立一家持股比例为51%的全新证券公司;

同年,摩根大通正式成为“债券通”做市商,作为报价机构之一服务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下的“北向通”业务。

而外界也注意到,在某年的10月份一个月之内,摩根大通在中国做成多笔大单业务。以下数据来自大陆百度:

在中国(中共)政府海外发行的合计15亿美元的国债中,摩根大通是全球联席账簿管理人之一;

中国电信在以近800亿人民币从母公司收购六省市网络资产的项目中,摩根大通是独立财务顾问;

中海油签署了收购澳大利亚的Gorgon项目,估计金额3亿美元。摩根大通是财务顾问之一;

中信国际金融发行的1.8亿美元可转债项目,摩根大通是独立账簿管理人及全球联席协调人;

中旅国际投资发行的1.5亿美元可转债项目,摩根大通是独立账簿管理人及独立全球协调人;

在摩托罗拉对中兴通信芯片厂的收购中,摩根大通担任摩托罗拉的财务顾问。

依托在华开展的诸多金融服务以及投资项目,摩根大通可获利多少?

从下面的并购一案,我们或可略窥一斑。

2015年,戴尔公司宣布以657亿美元,并购数据存储巨头EMC,成为科技界的一桩最大并购案,为此戴尔公司融资了500亿美元的资金。

据咨询公司Freeman & Co.预计,作为EMC及戴尔公司两家公司的主要投资顾问,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能够获得至多2.1亿美元的咨询顾问费。摩根士丹利获得的收入将在9,000万美元至1.25亿美元之间,而摩根大通则在7,500万美元至9,500万美元之间。

摩根大通开设“子女”项目 拉拢中共官商

前几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司法部一直在调查摩根大通违反美国《海外反贪腐法》,聘用中共高官子女以赢得业务的犯罪行为。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摩根大通为配合美国联邦政府贿赂调查而撰写的文件显示,在长达十年的中国首次公开募股(IPO)热潮期间,该行推动在港上市的中国大型企业中有四分之三企业的高管亲友进入摩根大通就职。

该文件罗列了该行内部名为“子女”项目下雇用的222名员工以及推荐这些员工的人士的身份。

摩根大通于2006年推出一个招聘计划,被称为“子女”项目。该计划最初声称,是为了保护摩根大通在中国的商业交易不要踩上雷区。

但这一计划引发的问题逐渐引起外界注意。多家国际媒体表示,“子女”项目设立的原意很明显,就是为了保障摩根大通透过聘用具有“关系”的候选人,借此在中国得到利润丰厚的合约,达成所谓的“利益交换”。

2015年9月,《华尔街日报》透露港交所(00388)行政总裁李小加于2003至2009年担任摩根大通中国区主席时,曾经通过电邮向摩通推荐多名中共官员及商界人士子女,并协助他们获得聘用。其中包括现上海交易所总经理黄红元介绍的亲友。

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出现在这个项目的推荐人之列。

此外,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的幼女梁颂昕,以中学生身份也被破格安排入摩通实习,被质疑有利益输送。

2016年11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司法部发表声明,摩根大通已与美国监管机关达成和解协议,愿意为该行通过聘雇中共官员亲属获取银行业务的行为支付高额和解金以及罚款。

据报导,摩根大通同意分别支付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3亿美元、司法部7,200万美元的和解金,并向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上交6,190万美元的罚款。

远离中共 向己问责 才能远离瘟疫

“现在,唯一让中共能浮起来的,是来自美国、来自西方的外国投资。”美国对冲基金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著名对冲基金经理巴斯(Kyle Bass)说。巴斯2019年9月26日在美国联邦参议院举行的“中国论坛”活动上表示,没有外国投资,中共难以生存下去。

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大纪元)

2019年6月,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在参加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国会山研讨会时发言谴责,华尔街等西方精英在明知中共侵犯人权等情况下,与中共共舞;他说,是华尔街等资本“促成了这个控制着中国的‘弗兰肯斯坦的怪物’——中共”。

班农说,西方社会要停止向中共提供资金和技术,“我们必须要停止这样做,我们要对自己问责。这关乎我们自己。”

“这和贸易无关,这和大豆无关,这和钢铁无关。这是我们的最高道德使命。”

“现在,人们都震惊了。它(中共)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

中共病毒全球肆虐。至截稿,全球确诊感染共病毒的人数超过160万,死亡人数超过9.5万;美国确诊人数超过48万,死亡人数逾1.8万。

班农表示,世界正处在拐点的时刻,开始意识到中共这个魔鬼般的怪物对西方世界和中国人民的危害;西方社会必须以正确的价值观作为指引,解除中共的魔咒。

如何避免瘟疫?大纪元特稿指出: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造假成本低 大陆开发商频频虚构配套设施
任正非吹捧华为设计的芯片先进 网友:是偷的
北京商品房成交惨淡 近一周环比跌逾20%
全球最大五金公司解散深圳工厂 全面停产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某些媒体还是第四权吗?
【拍案惊奇】中共在美600机构 小拜登重磅录音
【西岸观察】大选最后一周 川普民调首超拜登
【十字路口】小拜登录音泄与中共间谍合作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