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李兆富:台港受屈 全球受够了中共

人气 5962

【大纪元2020年04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香港报导)全球爆发疫情以来,中共造假数据、蒙骗疫情、控制舆论、煽动宣传等等恶迹曝光国际。前苹果社群资讯网行政总裁、财经专栏作家李兆富(笔名利世民)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经历这次疫情,人们认清中共是地球的隐患,目前中共正面临极端劣势的外交处境,经济上也正遭受国际围剿,全球正形成新的对华政策,“就是Enough is enough,够了,忍受够你(中共)了。”

李兆富表示,全球历经中共造成的瘟疫灾难,将重新建立经济新秩序,各国不再继续依赖中国作为生产基地。今后企业在世界各地设置生产线时,会检视当地基本的政治风险是否受控制,“会不会发生动乱,疫情发生时资讯是否透明。”他说,未来欧美企业即使面对高成本,也会将生产线移回美国与欧洲本土。

此外,中共令疫情全球大爆发,还与世界卫生组织谭德塞唱和,以拙劣的谎言卸责、掩盖病毒来源。李兆富说,世界因此看清了中共是地球的一个隐患,与中共进行生意往来时都会害怕是否受骗,不再相信中共,“自己骗自己还都算了,还到处跟别人说,你当别人是傻的吗?现在外界真是当中共是一个小丑,现在全世界都当谭德塞是一个笑话。”

李兆富说,世卫前有陈冯富珍,后有谭德塞,“(中共)不断地找人来隐瞒疫情,大家都受够了!”

另外,这次疫情也曝光了世卫多年来阻绝台湾的加入,“不是因为这次疫情,有谁留意到是世卫把台湾踢出来,原来台湾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他说:“全部的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你说经济上中共不被围剿?死不了吗?我就不相信。”

而以往中共企图拉拢欧洲抗衡美国,李兆富说,这将不再奏效,遭遇严峻疫情侵袭后,欧洲将因此认清地球真正的危机在哪里、最大的敌人是谁。他说:“中共正处于外交上的极端劣势;经济上它以前一直依赖的那些出口型经济,不用再想了。”

“它(中共)做梦般讲的那些什么一带一路,真的可以省了吧,大湾区那你就照搞吧,怎么说都是‘闭门一家亲’。”

另外,港府日前宣布共支出2,875亿元抗疫,其中港府向雇主提供工资补贴,以要求雇主承诺不裁员,对此李兆富认为,港府这项补贴政策是盲目资助企业,是不可取的。企业永远都不应该指望政府援救,“企业不是有责任去管理自己的风险吗?不是应该提早一两年把各种可能性都计算在内的吗?”他说,有些企业是罔顾风险的,“其实这就是变相鼓励了一些不思进取、不管理自己风险的生意人。”

“如果那些公司没有生意做了,那就让它推陈出新,让它汰弱留强,市场需要不断地惩罚那些没有管理好风险的人,对企业如是,对一些投机者如是,个人层面也如是。”

“这次派钱很不合理,我宁愿政府将那二千多亿,直接给低收入家庭的人,这样会更好。”李兆富说。

港府盲目资助企业 公务员文化扩散社区

记者:香港政府迟迟都不封关,突然间用2,870亿去买单,对香港经济的影响?

李兆富:这次派钱,我觉得很有问题。它(港府)是派钱给企业,要企业承诺不要裁员,帮企业出部分的薪水。但问题在哪里呢?第一,社会上大致有两种企业,一种企业生意不受影响,但是他们有份分钱,这笔钱其实就是冤枉钱;另外一种企业根本没有生意,政府给它钱,它用僵尸那样的方式运作,员工上班就是“扮工”,假扮在工作,个个就假扮开业。社会的经济,是不是好了呢?不是,基本上只不过是延迟了,最终大家也有要面对现实的那一刻。

如果有人没有钱交租,要挨饿,买不到东西吃,给钱去支援这些人,我觉得值得的。企业永远都不应该指望政府去救,如果任何企业说“我做不了了,我要人去救了”,大家来说说责任在哪里?我时常问,企业不是有责任去管理自己的风险吗?不是应该提早一两年把各种可能性都计算在内的吗?你说“哎呀,哪个人会知道疫情会这么严重”,没有人知道的,但是不是所有企业都同样受到这么严重的影响呢?我想说的是,同一个行业里,有些企业比较保守,做得好一些的;也有些企业完全是罔顾风险的,我们不想鼓励这种行为。但是现在政府说“总之你(企业)不要裁员,我就把你留下来”,其实就是变相鼓励了一些,不思进取、不管理自己风险的生意人。

现在还有一种企业文化,上班其实是假扮在工作,你(政府)就是将一种极之恶劣的公务员才会有的心态,扩散到社区。我觉得这次派钱是很不合理的,我宁愿政府将那二千多亿,直接给低收入家庭的人,这样会更好。有些低收入家庭现在可能住公屋,有一些交通费减免,但他们可能仍会遇到不同的问题,你(政府)就逐样(帮他们)去解决。我觉得(派钱)给企业,这个(做法)最不可取。

记者:香港给人的感觉,管理很有效率,有很多精英人才,包括很多智囊机构,而政府派钱的措施,有没有咨询过民间的意见呢?

李兆富:哪里有精英!那班是人头猪脑,公开的讲,做这些公共政策的那些人,分为两种,一种是跟政府很亲密的商界,政府找出来做智库(智囊团)的那些人,不是个个都有做生意的经验。有的所谓代表商界的、政党的,什么也好,说“我们代表商界的”,他们哪里做生意,全部都是寻租者,收租的(人),个个都是阿爷留下家产的,他们有几个是真正自己创业打江山出来的?没有!不要玩了。

另外一边厢,就是那些学者、一辈子做公务员做的人,林郑月娥就是一辈子做公务员的人,她怎会知道,原来一个办公室里坐着十个人、八个人也好,他们不是做工的,天天上班就是讲是非,假扮找事做,上网网购,那样对整个公司的影响有多严重。我不是说上班就一定要百分之一百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但是当办公室里那些人,全都是无所事事,那个情况是非常非常的恶劣。

如果你告诉我,那些公司没有生意做了,那就让它推陈出新,让它汰弱留强,市场是需要不断地惩罚那些没有管理好风险的人,对企业如是,对一些投机者如是,个人层面也如是。

如果你做错了决定,或者看漏了一些东西,看漏了就是看漏了,必须要接受惩罚,不可以说,哎呀,他很惨的,他都请了十个员工了。我自己有一盘小生意,有四、五个员工,过去两年我基本上每年季结都跟我同事讲,“你不知道下一季是怎样”,我同事时时投诉说,“做不完手上的工作”,我说“做不完就做久一点”,我宁愿少一些人,(时间长一些把)工作做完,当然他们有时会说“不如请人”,我说不行,绝对不可以。我说,“一,我不知道请回来的人适不适合,第二,我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意是不是可以维系”,我只可以维系到这个水平的运作,就维持这个水平的运作。

而每次经历金融风暴,或者任何形式的冲击,有些公司要倒闭,理由都是过分扩张。其实在好景的日子里,扩张当然是好的,赚一点点钱也好,我也要赚的,但是真从一个生意人的角度来看,我宁愿不做某一笔生意,即是如果它不是很好赚的生意,我宁愿不做,人们可能会说“为什么你这么笨,有钱你都不捡!”是,我弯一下腰都懒,但问题就是,我不想弄伤腰部。

内房股盈利微 怎可能炒得起

记者:这次的金融动荡,会不会令一些快速扩张的公司出现问题?很多的大陆的企业,很多都喜欢搞……

李兆富:大陆企业的杠杆是最离谱的。我听之前他们说,现在这段时间,人们又再次炒内房股。我想他们的预期就是,人民银行会放水,放水的钱都没有地方去了,继续炒楼了,那就去炒内房股。但是两三个月前,大家在讲两件事,一,内房股其实根本盈利很少,杠杆很大,借下很多美金的债,赚的是人民币。这几样因素加起来,我不明白内房股为什么有得炒呢?

我刚才列出的因素,先不说需求层面,他们还是相信有刚性需求,但是,大陆人口已经是增长放缓到不得了,人口老化问题严重,哪来的刚性需求?我都不说这些长远的事了,我只说他们的利润是很少的,因为在大陆做地产根本没有办法谋取暴利,不是因为竞争多,是因为成本高,因为政府剥削那一层很多,这是很不利的。所以很多地产商表面上与政府关系密切,你看任志强,他其实久不久都会发一发嘴炮,可能这次都忍不住了,结果现在就消失了。其实大陆地产商是最清楚问题所在的,他们心底里是很不满中共的,有些还跑路了。

利润少就算了,刚才说借下的美元债务杠杆高,人民币如果这样放水,人民币是会贬值的,虽然有人会买楼去保值,但是买楼保值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产权要受到保障。大陆的产权也不完整,收租的权益也是一种产权是不是,香港林郑月娥都出来叫地产商叫业主减租,习近平不会吗?到时可能会有租金管制等等的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大陆的地产会有的赚呢?我想不明白,所以我觉得这段时期有点反常,可能有人纯粹短期赌博一下,炒一转,这就另当别论。如果问我见到市场的反常情况,这两三个星期特别明显。

疫情下企业反思 地区资讯透明很重要

记者:还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呢?

李兆富:另外一个反常的情况就是,有些人觉得疫情是不是已经过了最坏的事时候?疫情可能是已经过了最坏的时候,但是经济还没有。

有些实际的数字是骗不了人的,美国首次申领失业人数连续几个星期,第一次大幅飙升,就是由几十万的水平突然飙升到300多万,然后下一个星期是600多万,9日公布也是600多万,但9日公布的数字大家记住是少了一天的,当然通常都是星期初做(统计),因美国人(通常是)星期初去申请失业救济金,现在的情况是因为这些人申请了失业救济金,美国政府在星期初会向他们发放粮食券,很多人拿着粮食券去超级市场换东西,排队排到傻了,所以经济是刚刚开始面临冲击。

大家觉得疫情已经过去,事物回复正常,我觉得有几件事是彻底改变了:第一,所有企业都一定要想一个问题:如果生产线设置在世界各地,是不是在一个有资讯透明度,政府是负责任的地方。以前贪便宜在大陆开厂,现在是不是还可以相信这个地方。不只是对大陆,对于亚洲东南亚其它几个国家,泰国也好、越南也好,现在在那里开厂是不是开始要有一些要求?不只是管理层,我作为一个股东我受到这次教训,是不是都会要求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开厂的时候要确保一些基本的政治风险因素是受到控制的,换言之有些企业,贵(成本高)一些也要回去美国本土、欧洲本土。

欧美本土开厂,这些企业一直面对很多不同的限制:包括劳工、环保那些,他们会更加积极去参与影响政治环境,以前有但我相信未来会更加积极,它也会影响在海外设厂的那些地方政府。现在看来中共很强势,我作为一个外资,泰国、越南可能对我有些承诺,不一定只是税务、劳工法例这些简单的事,我还要跟我自己的国民、股东交代,要让他们知道:泰国不会随便兵变,泰国不会随便发生动乱,泰国如果有疫情一定会公布等等等等这些问题,中共可不可以接受这些新的普世价值:透明度、问责,你接受不了吗?对不起,不是我不肯在你那里开厂,是我的股东不给。第二个问题,中共这次这样,现在是大家忙于处理疫情没有找中共算账。

中共是地球隐患 到处搞破坏躲避不了

记者:全球迟些开始追讨赔偿。

李兆富:我不要说要中共赔钱诸如此类的事,大家知道中共是地球一个隐患,你(中共)这次令到全球爆发疫症,还无耻到串通世卫总干事到处跟人说中国不是(病毒源头),中共外交部的官员副新闻部发言人在推特说美国、说意大利(是病毒源头),当别人是傻的吗?这些骗自己人还可以,自己骗自己还都算了,到处跟别人说,你当别人是傻的吗?现在别人对大陆的看法,真是当中共是一个小丑。我都不知道它日出去外国,第一件事要告诉别人: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来自中共,我不是,我不是来自中国的,我是反共的。我宁愿拥抱地球其他人我都不与中共拉半点关系。

记者:是不是疫情令你改变,想与中共隔远一些,以前没有那么强烈的想表达这个意愿?

李兆富:我以前的心态是我自己走了,我跟中共保持距离,实际上保持一定的距离就行了,但现在中共在全世界到处搞破坏呀。

世界明白港台受尽委屈 新对华政策“受够了中共”

李兆富:我觉得现在经济上还没有开始建立真正的新秩序,因为大家真的很忙,但是新秩序(始终会)建立的,第一,以前(各国)很依赖中国作为生产基地,我觉得不可能再继续;第二,中共要去世界各地,能做什么呢?它说:不如我卖些5G的基建、一些设备给你。各国怎么可以信任你?之前你(中共)说:信我吧信我吧。但你现在可以闭着眼睛说谎,不是理性上我信不信得过你,我觉得中共那一帮人是很非理性的,整个中共那几千万个党员,那一帮人是自己在骗自己,骗自己去到一个地步,你对现实世界已经没有了那个掌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跟你(中共)做生意,我会很害怕。与中共做生意,与中共有任何瓜葛,也不一定是做好生意的,外交也好,诸如此类也好,你要变得跟它们一样,不问是非、不问现实。看一看那个世界卫生组织的谭德塞,现在全世界都当他是一个笑话。

世卫“总书记”与中共不就是同一样吗?我觉得现在大家还没有开始向中共正式表态,但是现在大家对世卫的态度,就是他日(大家)对中共的态度。

现在有几件事情发生了,川普说不再给钱世卫。其实这他不是第一次说,1月份的时候曾讲过一次,当时很多人说:“哇,川普这么坏,现在有疫情,你竟然不理世卫”,现在没有人反对这件事情了。现在其它欧洲国家都有人开始说:我们是否要重新开始设置那个格局。是不是要有一个G20领导的国际卫生组织,当然你说国际卫生组织有几个,一个是美国的是疾病防疫中心,你不喜欢美国霸权的话,那就G20吧。

其实世卫那个改革,以前讲得很好听,陈冯富珍之后就说:不如选举总干事就不要小圈子了,就全部成员国投票。全部成员国还包括那些非洲国家,我不想小看非洲国家,也不是因为种族主义去小看它们,而是因为它们的政制本来就是极权的专制,对于一个极权专制的政府,它当然希望有一个极权专制的老大哥出现,曾几何时(老大哥)就是苏维埃,苏维埃解体之后,现在的苏维埃2.0就是中共。

它们是同样的本质,就是有一个极权大国叫做中共,它都搞得定,我这个非洲小国为什么不可以极权专制?中共有这样的经济实力,我们这些非洲小国想要这个经济实力,想要与欧美这些“帝国主义者殖民主义者”来抗衡一下,那不就是可以学中共吗?它没有想过中共才是新的殖民者,“一带一路”是什么?就是新殖民主义,中共就是透过这些去拉拢不同的专制独裁者,少数服从多数,是吧?在那个世卫组织面,它们人数很多,它们选出下一任的书记,就是谭德塞,其实陈冯富珍都已经不是好东西了。陈冯富珍上任之后,她处理SARS,很多人都表明要谴责她,那时候就因为她在纠缠究竟病毒应该是叫做沙士,还是叫做SARS,拖延了10多天,就是那10多天淘大花园爆发疫症。陈冯富珍的手上是染有血的,这样都能够让她做世卫总干事,那帮人是盲的!

但是这个人(谭德塞在担任衣索比亚卫生部长时),霍乱三度爆发的时候也隐瞒了疫情,你(中共)不断的找人来隐瞒疫情,大家都受够了,是不是?我觉得那个新的对华政策就是Enough is enough,够了,忍受够你了。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欧洲离弃中共不再反美

记者:不仅是香港要反抗?全球要反抗?

李兆富:所以突然间香港人都开始明白,2019年大家为什么要反送中。之前说: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不是,民主自由都先放在一边,“反送中”就是“反送中”,大家不知道我们受了多少委屈;台湾也是这样。不是因为这次疫情有谁留意到是世卫把台湾踢出来,原来台湾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全部的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你说经济上中共不被围剿?死不了吗?我就不相信。

记者:这个转折点会是怎么样的?

李兆富:第一,以前川普对中国的贸易战,过了这个疫情之后,一定会继续接着打贸易战,而且这次的理由更加充分,当然我们不知道那个时间,他也都差不多临近总统选举。这个是特朗普最强的一张选举的牌。

美国已经占据了地球四分之一的GDP。大家不要以为欧洲都反美国的,你以为“敌人的敌人”就会亲共,以前可能都还有一些这样的白痴,现在没有了。欧洲应该要认识清楚了,地球真正最大的危机在哪里?用一般人的思维来想,这次疫情令我被封城锁国,是谁造成的?是美国造成的?不是嘛,那就好了。民主社会很简单的,谁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最大的敌人是中共的话,以前中共想着要拉拢欧洲抗衡美国,(这次)完了,省一点吧,不用想了。

那还有亚洲其它国家,印度都没爆发,印度爆发了要怎么办?印度也是民主国家。所以我觉得中共处于外交上的极端劣势,经济上它以前一直依赖的那些出口型经济,不用再想了。它做梦般讲的那些什么一带一路,真的可以省了吧,大湾区那你就照搞吧,怎么说都是“闭门一家亲”。

而香港是很可悲的,现实上就是被规划,唯一就是金融财经的秩序,中国的金融财经一向都是封闭着的,但以前你说借美金,然后去做事,我很怀疑你就算想在香港发美元债,这些大陆的企业,我如果是美国的监管机构,当然你可以去发美元债,你可以用美元结算,那是你的事,但是我会不会容许美国的资金去买这些产品,买这些投资组合,可能不让了,以后我就要经过检视。

想想香港现在上不了美国政府某几个网站,谷歌要兴建一条从台湾到香港的跨海电缆,但不获批准,这些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我(美国)要一步一步的,你(中共)当日是怎么对别人的,别人现在就怎么样对你,你不让我谷歌脸书进入中国嘛,我就不让你出来。

记者:觉得香港在全球这个大洗牌之间,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李兆富:用我个人的层面看,一是完全可以看到香港政府就是一个傀儡政府,大家不要期望香港政府会紧守我们的防线。以前我们都会说,没关系我们还有法治,我们还有法治可以守住,现在可能只剩下港元是比较独立一些的运作。但是以现在财赤的幅度,恐怕在可见的将来也要牵动着一些改变,即是要印钞票。你有联系汇率在,你是不可以印钞票的,你要印钞票的话就一定要动联系汇率,如果动了联系汇率,连港元这个本来独立法定货币的防线都没有了。

所以各项事情都指向给我们看,就是香港人要想继续在亚洲这一带生活,台湾可能也不错,台湾真的不错,不然的话就新加坡,新加坡一样没有言论自由的,政府一样是极权的,不过它不需要你干得这么恶心,就是新加坡政府不需要你出声称赞它,你过你自己的生活,你不骂出来就行了。香港不是的,在香港你要吃政府的饭,那些奴才是要称赞共产党,赞到出声,赞到出面,还要跳舞等等,这就是我觉得最难以忍受的地方,纯粹就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张俊杰:逆市扩充 与港人同行抗疫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概股造假 美断中共命脉
【珍言真语】潘东凯:世界结盟 对战中共邪恶轴心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最热视频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