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麦克法兰:川普如何与习近平谈判

人气 7502

【大纪元2020年06月11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报导)

麦克法兰(Kathleen Troia McFarland):……我确实认为,这将是未来几年内的一个大问题。世界各国是否会逐个地把基础设施交给中共主导,还是说他们会选择美国的或者某种组合的(5G网络基础设施)?但我认为,如果让中共来主导未来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将会是个巨大的错误。

我希望川普(特朗普)总统在第二个任期,能够启动与 “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译者注:美国陆军部研制原子弹计划)相当的高科技项目。我们美国,我们总是觉得,是我们发明了电视,发明了电话,发明了电脑,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世界上的高科技之王。 但是你必须继续对技术进行再投资,否则其他人就会成为新的高科技之王。 中共在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他们并不擅长发明,但是他们擅长于收购、偷窃、山寨高科技。 所以我认为,美国应该做我们比较擅长的事情——我们是伟大的发明家,一直以来都是。

**************************

杨杰凯:很高兴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麦克法兰:我们开始吧。

杨杰凯:我们这是第一次用碰拳来打招呼。当然,也是为了我们的观众。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已经在这个国家出现,(在健康安全问题上)小心一点,永远都不会太过分。

你写了一本很了不起的书,从内部来观察川普和白宫的书:《革命:川普、华盛顿和“我们合众国人民”》(Revolution: Trump, Washington and “We the People”)。而且,你承诺会在书中提供这种不加修饰的内部观察,和那些幕后的事情,都是如何发生的。给我们说一些关于你要写这本书背后的灵感。

麦克法兰:好吧,我应该先解释一下我是谁。我先后在尼克松、福特、里根政府里任职,是传统共和党外交政策专家,你知道,属于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等等,硕士学位。

对美国的威胁 不是中东而是中共

但我在过去的10年里,对共和党在美国外交政策领域的走向,非常不满意。我觉得,我们过于关注中东,我们错过了关注中共的机会,而且美国需要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

所有的这些东西,没人去说,然后川普就出现了。我想,好吧,(需要的)正是这个人,我是一名外交政策专家,而他不是,但他正是那个能纠正一切的人。所以我对此很感兴趣,我开始在他竞选期间、就任总统过渡期间,给他一些建议,他当时已经当选了。

我支持他的理由如下:他明白,你必须首先修复美国经济,因为没有经济增长,我们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影响力。其次,他意识到,在中东的这些无休止的战争,我们并没有打赢这些战争,我们只是在耗费美国人的鲜血和财富,而这些战争却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最后,这些战争把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东和恐怖主义上,这当然很重要,但并不是首要任务。而首要任务应该是中共,中共日益增长的威胁,不仅是经济上的,还有军事上的,还有潜在的数字威胁,我的意思是,网络威胁。

川普直面中共 修复经济 纠正对外政策

我们此前忽略了所有这些。所以当川普出现的时候,他说中共!中共!中共!我要让美国赢,我要重建军队!这些都使我感到了兴趣,所以我开始为他和共和党工作。在共和党外交政策圈子里,我是唯一一个支持他的主要人物。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因为这就是他所正在做的。

我很荣幸能够从最开始、总统过渡期间、很早就加入川普政府团队。因为我作为助理国家安全顾问,我要做的工作,就是重新审视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全面调整方向,把川普的一些竞选承诺变成连贯的政策。

所以这些政策是由以下构想驱动的。第一,修复美国经济。第二,鼓励在美国实施水力压裂法,这样,我们就不仅可以不再依赖外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而且还可以出口,我们可以成为向世界提供能源的新经济中心。

然后,对我来说,他能理解什么问题才是重要的,而其他人没有真正关注这一点。因为他是一个商人,他意识到,通过我们的贸易逆差,中共需要卖给我们更多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卖东西给他们。伊朗人需要卖给我们的东西,要比我们想卖给他们的要多。德国人需要卖给我们的东西,比我们需要卖给他们的要多。

所以,我们可以去找那些国家进行贸易战,然后告诉它们,我们希望你们重新谈判我们之间的贸易协定,这些协定都是一边倒的。你们对我们的产品征收很高的关税,你在利用我们五六十年前的慷慨,我们只是想要一个新的协议。我们不是想要取消贸易协定,我们只想要一个公平的、或对等的协议。

他明白这能够成为影响力。所以我很高兴能参与其中,并围绕它制定新的外交政策。我认为,这是非常成功的。因为美国经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我们已经退出了伊朗核协议,这是一个有缺陷的协议。

川普明白,经济武器比任何军事武器都要强大得多。阿富汗和伊拉克,我们已经不在中东打仗,我们也根本赢不了。特别是,他是第一个站起来直面中共的总统。而且,我认为,他的行动很有效。

川普从经济入手 改写世界经贸格局

杨杰凯:这一点其实很有意思,因为我记得,几乎每一次总统选举期间,中共都是一个问题,但出于某种原因……,对吧?是什么让你意识到,川普对待中共问题会是认真的?

麦克法兰:哦,因为,关于川普,他说过很多东西,但是看看他做的,他一直在做的,都是硬汉才会做的。他是一个谈判高手,他能够看到在哪些地方可以达成协议。

我认为,他要站起来对抗中共,他就这样去做了。他想要对中共采取真正强硬的态度。我们在使用经济武器,再说一遍,是在使用贸易战的武器,找到他们,对他们说,你不能在军事上做这个,你不能在经济上做这个。我们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对他们的经济产生的影响,将比对我们的更大。

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它并不是完全成功的,但是(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已经签订了。我认为,第二阶段与中共的贸易协定,将在(川普的)第二个任期内出台。这有可能改写世界的经济贸易格局,不仅是中共和美国之间的,而且是中共和所有其它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格局。

杨杰凯:你知道,既然我们现在正在谈论这个外交政策,有很多人相信,中共永远不会同意任何对它自己没有明确好处的协议,它们最终不会同意达成一项公平的协议,尽管他们可能会进行第一阶段的谈判,而且这似乎是公平的。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麦克法兰:我认为,我们会达成,他们不能不去同意协议,他们没有像过去我们给了他们的那样,给过我们任何东西,过去一直都是“中共优先”,美国却不是“美国优先”。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奉行“中共优先”的政策。由于我们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慷慨,我们给了他们很多优惠贸易条件,我们给了他们优惠的投资条件。如果他们买不到我们的技术,他们就会去偷走。

我认为,川普计划要做的,或者说我希望他在第二任期里计划要做的,是实施他已经签署的新贸易协定。我们已经有了美国同加拿大、墨西哥、韩国和日本的协定。我认为,我们将与英国人达成一项新的贸易协定,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欧盟。这些谈判正在进行中。

杨杰凯:而且他们决定要对华为公司也采取行动。

麦克法兰:我们一会儿再谈这个。但我认为,川普把它们都放在了一起。然后,我们都对中共有着同样的不满,尤其是在技术方面,我们会去找他们(中共),说我们现在代表了世界贸易的70%,你没有选择,你真的必须得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我们了。

中共按照自己标准打造贸易路线

你提到了华为。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原因是他们(中共)在外交政策上……,如果你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军事方面所做的就是,他们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军事力量,蓝水海军(Blue-water navy,注:指能将海上力量扩展到远洋及深海地区、具备远征作战能力的海军型态),他们占领了南中国海,他们声称,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内湖。他们建立了一系列的港口,从亚洲,经过南亚,到非洲西海岸,再到中东。所以他们有一条海上贸易路线。

他们还正在打造一条名为“一带一路”的陆路贸易路线,这条路将从亚洲出发,一直延伸到中亚、中东、欧洲,然后可能延伸到非洲。

所以,我认为,他们想要做的就是打造一个贸易集团,和罗马帝国所做的是一样的,打造一条被他们控制的贸易路线,按照中共的条款、中共的标准。然后所有的国家,比如“一带一路”沿线的70个国家,都必须遵守中共的规则。所以我认为,这是他们正在做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被称作“中国制造2025”,他们说,他们的目标是主导未来的十项技术。从人工智能到机器人技术,从自动驾驶汽车到微处理器,再到生物工程,无所不包。总之,这一系列的东西都是未来的技术。

正如你刚刚提到的,华为是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因为华为是一家中共的公司,它计划建设未来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被称为5G。现在,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意味着,“噢,我们要更快地下载电影。哦,这真是太好了,我们不需要在Netflix(译者注:“网飞公司”,一家著名的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网络上等待了。”但它真正做的是,中共将控制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与所有通信。

而且,由于中共政府和军队的构架,他们就有权进入华为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和设备,监听每一个电话,查看每一封电子邮件,每一个文本消息,(互联网)流量中的一切,每一比特(bit)的交流,在基础设备中流过的每一个云通信,中共都能够获得。

现在,我不想把它(5G网络基础设施)交给任何人,特别是我绝对不想把它交给中共。我认为,我确实认为,这将是未来几年内的一个大问题。世界各国是否会逐个地把基础设施交给中共主导,还是说他们会选择美国的或者某种组合的(5G网络基础设施)?但我认为,如果让中共来主导未来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将会是个巨大的错误。

杨杰凯:我喜欢这次谈话。我们一会儿会谈到这本书。我还要继续谈……

麦克法兰:(笑)你是在让人们不得不一直等下去。

杨杰凯: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很多读者,来看我们谈论中共的问题,当然,就像这个问题……

帮助欧洲日本成盟友 帮助中国 中共更专制

麦克法兰:但实际上,我在我的书里写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我谈论了外交政策,我不喜欢其他人的原因,为什么我确实喜欢川普和他的外交政策。

但事实是,美国…… 它不是……,我想在开始之前说一下,美国之前的外交政策并不是一个愚蠢的想法。我们看看欧洲,二战后,欧洲满目疮痍,日本满目疮痍。朝鲜战争之后,朝鲜半岛满目疮痍。所以,我们帮助了他们所有人。我们慷慨解囊,我们制定了贸易协定,为他们的经济发展提供补贴,我们签署了安全协议,其中我们承担了安全互助协议中的大部分(责任)。

这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想法,我们希望帮助他们,鼓励他们建立现代社会和强大的经济。而他们将成为我们的盟友,他们将是我们的贸易伙伴,他们将是开放和民主的社会。这个想法的确有成效,而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于我们不必再资助他们。

我们也假设了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中共身上,但结果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们在1980年代90年代,让中共在2000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我们假设了中国社会会出现一个越来越繁荣的中产阶级,也会像韩国、日本、德国、欧洲国家那样,他们将成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他们会有更加开放的经济。

但事实上,中共所做的恰恰相反。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更加专制的国家,一个更加封闭和被操纵的经济体。所以我们对中共的押注是错误的。我认为,现在是时候重新评估和进行谈判了,而不只是礼貌地提出要求,因为中共采取了强硬态度,那么你就需要强硬地反击。

美国应保持“伟大发明家”地位

杨杰凯:所以请告诉我,你认为美国如何才能在5G领域赶上华为,而华为已经在70个国家站稳了脚跟。

麦克法兰:是的,而且它已经有了大量的补贴。它更便宜,但为什么它更便宜?因为中共政府在补贴它。

我希望川普总统在第二个任期,能够启动与 “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译者注:美国陆军部研制原子弹计划)相当的高科技项目。我们美国,我们总是觉得,是我们发明了电视,发明了电话,发明了电脑,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世界上的高科技之王。 但是你必须继续对技术进行再投资,否则其他人就会成为新的高科技之王。 中共在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他们并不擅长发明,但是他们擅长于收购、偷窃、山寨高科技。 所以我认为,美国应该做我们比较擅长的事情——我们是伟大的发明家,一直以来都是。

所以美国政府应该有一个激励政策,我不是一个推崇“大政府”的人,但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利用税收来激励公司企业去做原始数据,我的意思是,去做原始研究、研究与开发(R&D)、政府的研究与开发,利用税收政策,来对那些想要接受教育、但不想主修法国文学,而想要主修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孩子们进行激励,并利用政府拥有的所有方法,去鼓励他们,并让学习数学重新变得很酷。

我女儿上的是海军学院,她获得了工程学位。每个美国的孩子都可以获得工程学学位,也许他们有其它的专业,但是他们应该对这些东西有基本的理解。有了这些,我认为美国就可以……,我们不一定说是要去迎头赶上,我们只需要在一系列的领域保持现状并继续前进即可。

因此,对于美国外交政策和美国国内政策,我的首要目标是,对未来技术的投资。然后再关上谷仓的大门,不再让任何人偷走它,不再随便给别人,不再把它作为一个条件。中共把它作为一个投资的条件,美国要去投资中国的公司,就不得不同他们分享自己的技术。不!我们不再会分享技术。我们想到中国去投资吗?不,猜猜看我们会在哪儿投资?我们会去越南进行投资。所以我认为,我们要在这方面表现得很强硬,以便保持我们一直享有的技术优势。

写书解释:为什么要支持川普

杨杰凯:那么,你似乎对政府很有信心,你显然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外交政策方面。你为什么要离开?

麦克法兰:我离开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的顶头上司弗林将军,刚上任三周就被解雇了,然后来了一个新上司,他想用他自己的人。他花了大约5个月的时间才找到替代者。而川普总统让我去新加坡当大使,我也很想去。

但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我卷入了穆勒调查和“通俄门”调查,虽然我从未见过任何俄罗斯人,与任何俄罗斯人都没有来往,但我相信,穆勒的调查、联邦调查局(FBI)或那些想要扳倒川普的人,都把我当成了目标。

他们把目标对准了川普身边的人,试图让他们为他们并没有犯下的罪行认罪,以便把川普卷入他并没有犯过的罪行。这同我们在弹劾调查中所看到的情况非常相似。所以我陷入了所有这些麻烦。

我花了大约六个月的时间才摆脱它。我拒绝承认那些我并没有犯下的罪行。结果是,我在经济上确实吃了不少苦头,被司法部。不管怎样,你不必担心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事情已经结束了。但在那一刻,我真的需要下车,自己做一些的思考。

我写了,我觉得我写了一本很有思想的书,而且都是我自己写的,没有人代笔。这(本书)是对我刚才所讲的那些内容的一个非常深思熟虑的解释,为什么我拒绝传统的共和党外交政策?为什么我支持川普?支持川普的想法。在川普政府的早期发生了什么?使这一外交政策得以落实,经济和外交政策以及相适应的国际经济政策得以落实。

但是最后,我意识到的是,我认为,很多美国人都觉得这个国家,现在处于一个奇怪的地方。我的意思是,我们都像猫和狗一样打架。我们这样做,因为每个人都在争论谁是错的,而不是解决它。我们还正在争论中共病毒是谁的错。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的处境非常糟糕。这意味着美国的末日到了吗?有些人认为它是,有些人认为它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我做了很多思考、很多阅读,我得出的结论是,因为我们美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不断变化的、灵活的社会,我们需要一个顺应变化的政府。而政府的本质并不是这样,它掘壕固守现状,它希望加强之前的特权、地位和权力。

政府就是这样运作的。但是美国社会,我们有移民,有技术投资,有地域流动,有人口流动,所以我们与政府越走越远,政府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所以每当到了这一步,比如说每40年,我们就会推翻这个政府,我们会选出新人。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自建国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想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

共和党2016年经历内战 川普为何赢了?

杨杰凯:正如你所说,当我读到关于你的书的时候,我还没有机会通读它。据我看,你是想把这一切都放在历史背景下。

麦克法兰:是的。

杨杰凯:所以,简而言之,给我讲讲一个大概吧。

麦克法兰:好吧,我认为共和党在2016年经历了一场内战,而这是我所参与的一场大战,唐纳德·川普对阵传统共和党人,川普赢了。民主党现在也正在进行一场内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与传统民主党人之间的对决。我猜伯尼·桑德斯会赢。

这两个人所告诉你的是,整个国家都不喜欢华盛顿的那些家伙。他们正在干自己的事,他们想把这些家伙赶出去。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美国草根运动。

我们正在经历着一切,这就是美国革命的意义所在,这就是19世纪30年代杰克逊革命的意义所在,这就是内战的意义所在,这就是泰迪·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和工业革命的意义所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和二战之后,里根革命(Reagan Revolution),以及现在的川普革命(Trump Revolution),都是如此。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健康的事情。我受到了间接的伤害,我不喜欢这样,但我认为,这就是美国重塑自我的方式,没有其它国家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人,他们会崛起,他们会像当年的大英帝国一样如日中天,然后他们会衰落,或者如波斯帝国,他们崛起了,他们如日中天,他们又衰落了,还有罗马帝国。

美国是怎么做的?我们崛起,我们如日中天,然后我们下降一点,之后我们重新塑造自己,我们重新崛起,并焕发光彩。我认为这就是美国例外论的核心。你是加拿大人,你来美国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新的生活,对吗?你重塑自己。每个美国人都在重塑自己,而美国的天才的价值,正是在于这个国家的自我重塑能力。

川普如何与习近平谈判的?

杨杰凯:事实上,你关于我所说的是正确的。我想,我就是那种罕见的持美国例外论的加拿大人。嗯,实际上,既然我们在谈论中共,你提到,对于总统与一些亚洲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你有一些看法,比如中共的习近平。所以,告诉我,我很想知道在《革命》这本书,怎样描述川普与习近平的关系。

麦克法兰:好吧,让我来告诉你我在书里讲过的故事,没关系,我已经和川普总统解释过了,我可以讲。在川普政府上任之初,中共派了一个高级代表团,安排与川普总统举行峰会。通常他们与中共,尤其是与中共会面,所有与总统的会议,都是精心安排的。所以他们一开始会晤的水平很低,他们想,好吧,这些是我们的议程项目,你的议程是什么?然后,我们会谈这个,我们会简单地讲一下……。会晤的级别会越走越高,所以,当头儿和另外一个头儿见面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定下来了。

但川普想要的方式完全不同。他是一个从纽约来的房地产商,他通常在纽约谈生意,顺便说一下,我给你解释一下。在纽约,房地产帝国由家族所有。家长才是老板,他们拥有整个公司,他们自己是股东,家庭成员为老板工作,老板做出所有的决定。

所以当一个房地产帝国的老板,和另一个房地产帝国的老板合作时,这两个老板,他们握手,谈判,他们态度强硬,但他们能做决定。所以根据川普的经验,只有最高层的人,才能做出重大而大胆的选择和决定。

因此,中共代表团来到白宫,在我的办公室开会。他们拿到了简报,他们说,这些是对于我们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问题,并一个一个的画勾。然后他们就等着我了。我说,嗯,川普总统想亲自与习近平见面,然后了解相互间的关系,然后我们就可以处理这些问题了。

他们非常沮丧。我的意思是,中共领导人期待我的(议题)清单,但我没有清单。我说,我们还是举行个(首脑)会晤吧,他们(川、习)会看看他们之间是否能合得来。嗯,你知道,对于中共来说,他们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一个无法预先设计的首脑会晤,因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无论如何,我们有了无法预先设计的川习会。

我向中共方面解释的方式就是,美国和中共的关系始于1976年,尼克松1972年去过中国。1971年基辛格去中国的时候,我在他手下工作。当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会面时,他们没有就这个那个的小问题,或贸易或其它问题进行讨价还价,他们只是谈论了大的图景:二十年或五十年后,中共要到何处去?美国要到何处去?

川普就是这样的。他想和习近平有一个谈话,首先来一个最高水平的对话,这样就可以为接下来的事情做铺垫。中共那些人对此很不喜欢,但他们还是接受了。

首次美中峰会 美轰炸叙利亚 习连问二遍

长话短说,川普是在(2017年4月)与习近平在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了第一次美中峰会。他们正在开会,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川普已经做好安排了,我们在那个周末,将轰炸叙利亚或化学武器,因为叙利亚使用了化学武器,对他们自己的人民进行了空袭。所以川普在去海湖庄园之前,做了这个决定:我们要轰炸叙利亚那个使用了化学武器的地方,而我要继续我与习近平的会晤。

所以川普继续开会,我和副总统在战况室,川普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知道美国驱逐舰,已经准备好向叙利亚发射战斧导弹。我们紧张地看着,一切都很好。

在我们向川普总统报告,说一切都进行得很好时,他正在和习近平共进国宴。当时他们正在吃甜点,川普侧身向很不喜欢没法打底稿、就进行会晤的中共主席说:我们刚刚轰炸并摧毁了叙利亚的机场,这些机场被用来对叙利亚人民进行化学武器攻击。这是我们的红线。他们越过了,我们摧毁了他们。

几周后川普向我们重复了当时的场景,川普说,当时中共主席看着他,翻译已经把川普的话翻译完了,这是川普说的,他说习近平看着他说:“ Repeat(再说一次)?!”然后川普又重复地说了一次,然后翻译又重复地翻译了一次。之后习近平又说:“Repeat again(再重说一次)?!”那时候川普请他吃了巧克力蛋糕,他们的晚宴进行得很棒。

所以,我讲述这个很长的故事就是要告诉你,川普想要的是个人间的关系,并与中共领导人展开个人外交,而不是传统的、旧的方式,先让大家都同意这个或那个问题。因为川普想要的是一个更大胆的关系。

川普的优势 喜欢让人感到出乎意料

杨杰凯:我们的采访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在中国人那里,有很多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这是否真的是(川普)有意安排的时间等等。听起来好像不是故意安排的,对吧?

麦克法兰:这不是无意的。我的意思是,川普明白其中的风险,如果出了问题,整个世界都在关注,而中共领导人在最重要的峰会上,涉及到最重要的关系上……

杨杰凯:这么说吧,这并不是习近平所期望的。

麦克法兰:这对他来说是个“惊喜”。

杨杰凯:我认为这为未来奠定了基调。

麦克法兰:是的。川普的优势在于,他喜欢让人感到出乎意料。当他的行为出人意料的时候,他是很有思想的。但中共喜欢一切都有一定的顺序,而且是可以预测的,我们把一切都提前说好了。所以对川普来说,这是他谈判中的一个明显优势,因为他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来开始和他们谈,他可以提出任何不同的建议,这会使他们失去平衡。

他们非常擅长这些照本宣传的谈判,他们什么都提前想好,他们研究每一个角度,但他们如何准备与川普的谈判?而当川普不想参与时,就会无果而终。所以我认为,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特殊的关系,一种明显的优势。

杨杰凯:好了,凯蒂·麦克法兰,《革命:川普,华盛顿和我们是合众国人民》。我会读这本书的。很荣幸能邀请到你。

麦克法兰:很高兴再次见面。好的,非常感谢。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思想领袖】黄国桐见证反送中 为示威者辩护
【思想领袖】贾勒特:针对川普的“政治迫害”
【思想领袖】斯伯丁将军:中共靠什么渗透西方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