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医护:从SARS到中共肺炎 17年的同与不同

文/苏冠米

在台湾医护人员看来,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两点让人更加安心。(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

在台湾医护人员看来,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两点让人更加安心。(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

人气: 136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台湾医护人员看来,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2003年的SARS相比,有3点不同。但不变的仍是在困难中,人们的互相支援与善意。

1. 比SARS时期,心中更有底

当年面对SARS疫情,台湾被世界卫生组织(WHO)排除在外,医护人员对SARS病毒一无所知并感到恐惧,因此为了保证安全,各方面作法的标准都采用严格要求。

前嘉义荣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崇兰诊所院长蔡宗宏回忆,当时有一疑似患者2次采检皆为阴性,但X光片很像SARS,又诊断不出是否为其它疾病,让很多医师感到害怕。

蔡宗宏说,也许是当时检验能力有限,在试过很多治疗方法都无效后,该名患者因呼吸衰竭过世。尸体仍采高规格处理:先包上2层尸袋,运走的过程沿路喷洒化学消毒剂。当时因很担心过程出纰漏,他还亲自陪推灵车去医院冰库。

2003年不单只有和平医院爆发严重院内感染,台湾出现了多起院内感染案例,其中包括高雄长庚医院的一名胸腔科医生被感染的事件。

民众医院感管师、感管护理长郭秀娥回忆,当时高雄长庚院内感染消息传出后,长庚里的病人都因害怕被传染而赶着办出院。当时她在屏东基督教医院担任感控主任,接到这一消息时,就立刻与小组召开紧急会议,并跟健保局索取高雄长庚当日出院名单,去查屏东基督教医院里有没有这些从长庚转来的病人。

2003年4月,一名男子在台湾三军总医院松山分院门前为一辆运送SARS疑似病患的救护车消毒。(PATRICK LIN/Getty Images)
2003年4月,一名男子在台湾三军总医院松山分院门前为一辆运送SARS疑似病患的救护车消毒。(PATRICK LIN/Getty Images)

SARS疫情过后,台湾政府为免重蹈覆辙,制定新兴传染病的防治措施,完善了规范。同时,改造卫生署和疾管局,新增20多名感染症专科的防疫医师,并加强培训地方卫生人员。

​为防止发生院内感染,医院更加重视感控,医院评鉴或各项查核都有明订配置感染管制师及感染症专科医师的规定。在17年来不断的演练下,这次疫情来袭,正检视着各家医院平日感染管制措施是否落实。

郭秀娥表示,当年因缺乏经验,接收的讯息也不是很清楚,都处在紧张状态下,是靠大家互相扶持走过来。有了SARS经验后,这一次医护人员更清楚该怎么做。

除了更有经验外,在资讯传达上也更简单。医院现在只要对卫生局负责,不像当年要向多家政府机关报备,让人疲于奔命。郭秀娥说,加上手机普及、通讯软体LINE可设群组,卫生局接到中央的讯息会发表到群组,她再转发给院内群组,讯息流通比当年用传真更快速。

2. 医护人员的防护装备更安全、充足

这次中共肺炎疫情,院内第一线人员的全套防护装备为:连身型防护衣 1件、防水隔离衣 1件、双层手套、N95口罩 1副,防护面罩或护目镜择一。

胸腔重症科医师苏一峰表示,SARS当年防护装备较不足,没有护目镜且防护衣也少,医护人员可能仅配戴发帽、面罩及N95口罩就去接触病患,不像现在连清洁人员都有全套防护装备。也因曝露的感染风险很高,又是死亡率高的未知传染病,当时医疗人员的恐惧氛围很重,照顾确诊患者就像在抽生死签一样。

17年后,因对这类传染病较有经验,医院不仅更加重视感控,且医护人员防护装备更充足,相对而言没有像当年那么恐慌。还有医院发明“防疫屏风”,在透明压克力板挖洞,可让双手穿过,以便医护人员进行鼻咽喉采检时,免遭患者咳嗽喷出的飞沫所感染。

同时,护理人员的辛劳也更受到重视。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日前透露,目前正在规划医护人员的危险津贴,只要进到加护病房,医师和护理师都是一天1万补助。

郭秀娥表示,护理人员待在病房里照顾病人最久,比医师还长,但当时的补助只有5千元。这次就有护理人员站出来反应、争取权益。

3. 更难防的中共肺炎无症状患者

SARS虽然死亡率高,但医院可透过发烧筛检站找出患者。中共肺炎传染力强且患者不一定会发烧,加上症状多变、潜伏期没症状已具传染力,让医护人员们战战竞竞。

前台安医院麻醉医师、现聿信医疗临床总监赖彦均表示,当患者出现呼吸衰竭时,需由麻醉科医师协助插管。如果插管时知道是确诊患者,会把自己从头到尾都保护好,害怕心理反而减轻。但这次存在无症状患者,让麻醉科医师对每位患者都很戒慎恐惧,每一次插管时,都要彻底消毒,全把患者当成有症状的人去处理。

目前在门诺医院服务,同为麻醉科医师的赖贤勇为了减少插管的风险,设计了一款由透明压克力板制成的“防疫箱”,可直接罩在患者头部执行插管,降低遭患者飞沫喷溅的风险。

麻醉科医师的赖贤勇为了减少插管的风险,设计了一款由透明压克力板制成的“防疫箱”。(取自赖贤勇脸书)
麻醉科医师赖贤勇为了减少插管的风险,设计了一款由透明压克力板制成的“防疫箱”。(取自赖贤勇脸书)

赖贤勇在个人脸书上分享这一设计,并介绍说:“在无负压隔离设备的环境中,进行气管插管急救,能多一分隔离,就是对医护人员的多一分保障。”

他不愿申请专利,而是进行公开手绘设计图供全球医护无偿下载使用。目前全球约有20个国家开始采用。

患难中的人性光辉

目前这场疫情的惨况已超过SARS,仍看不到结束的尽头,但也激发人性光辉。医护人员虽然害怕自己被传染,仍坚守第一线;或是互相分享治疗方式、新设计的医疗器材。

无论在台湾还是在其它国家,都可以看到许多温暖人心的故事。

台湾口罩采实名制,各地药局负责分装、贩售。台南一名 72岁、患有泌尿道病症的药师陈盈舟,包着尿布在药局里帮忙,却不觉得辛苦。他接受台媒访问时,忍不住落泪,称自己有癌症,不晓得何时会离开,希望能趁现在多做一些对国家有贡献的事。“这疫情这么严重,国家需要我,药师在第一线,当然我们绝不能退却。”

85岁的意大利退休麻醉医生奇隆(Giampiero Giron)无惧染病风险,愿意回到医院救人,因为他曾宣誓过。他说:“他们问我可以回来上班吗?我说好。当你以医生为志业时,你永远就是一员。”

郭秀娥回忆,17年前,面对不明疾病的恐惧,医护们依靠互相帮助走了过来。而17年后,在传播力强、难以捉摸的中共病毒冲击下,除了凭借丰富经验、更好的医疗条件外,互相扶持与善意相助,也许仍是闯过难关的关键之道。

注:新冠状病毒,也称武汉肺炎病毒,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浏览大纪元健康1+1频道,了解更多健康知识!

· 【一线采访】中共改抗疫补贴标准 医护愤怒 

· 台湾紧邻中国为何确诊少?防疫成功的原因 

· 这些医护人员守在第一线!抗疫背后你不知的辛劳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