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怒斥中共声浪不断 澳洲疫情或现拐点

澳洲4月21日新增中共肺炎确诊13例,疫情的爆发或已出现拐点。(TORSTEN BLACKWOOD/AFP via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宋清宁墨尔本综合报导)截至4月21日,全澳共有43.4万人进行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测试,累计确诊6,625人,其中4,258人已痊愈、71人死亡。

21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13例,比3月28日的峰值数字(460例)减少了400多例,且在自4月12日以来的过去一周,澳洲的新增病例更是日均低于50例。

(图源:www.covid19data.com.au)

新州首席卫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3月12日曾预计,按照当时的爆发趋势,仅在新州就将有150万人感染中共病毒。显然目前的数字与查安特的预测相去甚远。

没有封城、没有封区,禁足令下,很多人出门上班、锻炼、到户外遛狗等活动,仍随处可见。是什么原因使得澳洲在短短二十几天就控制住了中共病毒的新增病例,使3月下旬井喷式的暴增趋势骤然平缓下来了呢?

纵观澳洲上至总理、下至主流民众对中共的态度,答案非常明显:拒绝中共,就可以成功拒绝中共病毒。

总理坚称病毒源自中国 内务部长拒绝中共无理要求

2020年4月3日,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媒体发布会上重申,“(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国,并传播到全世界。”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Sam Mooy/Getty Images)

早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莫里森就于1月22日正式宣布从湖北武汉疫区撤侨;2月1日下午,为了遏制病毒在本国传播,莫里森首次宣布对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和14天内到访过中国的外籍人士实施旅行禁令,该禁令延续至今;2月1日,澳洲航空公司(Qantas)宣布,从2月9日起停飞中国大陆的所有航班,以防止疫情向澳洲扩散。

澳洲政府比世卫组织早两周宣布了疫情的大流行,却因对中国游客关闭边境而受到中共攻击。

2月14日,澳洲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强硬拒绝了中共要澳洲取消旅行禁令的无理要求。他说:“我们有责任保护澳洲人的安全。”

澳多名部长向中共施压 要求其公开病毒源头

4月19日,澳洲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 澳洲政府希望对Covid-19(中共病毒)的起源、病毒刚开始在武汉爆发时,中共以及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大流行中的作用进行国际性独立调查,而且调查要对所有国家“透明”,避免“让偷猎者来当猎场看护人”。

澳洲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ANDREW TAYLOR/AFP via Getty Images)

佩恩说:“在美国已提出的与世界卫生组织有关的担忧上,我们与美国的看法是相同的。”

同日,澳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在发言中也支持外交部长佩恩的呼吁,并对世卫组织对危机的处理进行了批评。他说,“当我们在2月1日实施对中国的旅行禁令时,遭到了一些来自日内瓦的官员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大量批评。”“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澳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Sam Mooy/Getty Images)

对于这个问题,澳联邦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在4月17日说,“(世界)有个与其它经济体的透明机制不一样的共产党时,这是个问题。”

澳联邦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 要求中共公布有关疫情源头的真相。(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达顿要求中共公布有关疫情源头的真相,因为那些失去亲人、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有权知道真相,而且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同日,澳洲前外交部长唐纳(Alexander Downer)在澳英商会(Australia-UK Chamber of Commerce)于网上召开的一个研讨会上要求中共公开在全球大流行之前中共病毒在中国爆发的源头真相,以免“激起世界的愤怒”。

达顿还以强烈的措辞指责世卫组织,指出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是针对该联合国机构不为全球利益服务的一个警钟。

澳洲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也于4月16日表示,澳洲将利用其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的资格推动改革。

包括澳洲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工党参议员基钦(Kimberley Kitching)、自由党议员威尔逊(Tim Wilson)、自由党参议员斯托克(Amanda Stoker)、曾任高级外交官的自由党议员沙马(Dave Sharma)、南澳自由党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工党议员希尔(Julian Hill)在内的澳洲两大党联邦议员也都就此向政府施压。

此外,澳洲外交与贸易部发言人还表示,“我们支持台湾以非会员身份加入,这符合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

澳洲反对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说,政府总体在“对台问题上保持两党一致的方针”。

鼓吹中共“抗疫成功” 澳议员遭轰被迫辞职

4月2日,联邦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强烈谴责新州上议院工党议员莫索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鼓吹中共“抗疫措施成功”的言论,指其为中共背书不可取,莫索尔曼必须辞职;前工党通讯部长康罗伊(Stephen Conroy)则指莫索尔曼是工党的“耻辱”。

《澳大利亚早报》的一篇题为“新州工党有个农村白痴——绍奎特‧莫索尔曼”的文章中写道,莫索尔曼“此时竟敢这样公开讲,表明他完全脱离了现实,或者是对中国共产主义的热爱使其大脑变得脆弱了”。

两周前,莫索尔曼在舆论压力下,向新州议会递交了辞去上议院议长助理的辞呈。

中共隐瞒疫情真相欺骗世界 议员强烈批评

中共病毒在澳洲蔓延期间,中共欺骗世界引发各界反思,澳洲各个党派的联邦及州议员接连严厉批评中共。

4月1日,澳洲一国党(One Nation)联邦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为一则推文配图并加标题 “中共在撒谎,人民在死亡”。这条推文获得了逾11.6万个赞,以及超过1.3万条民众的评论。

澳洲联邦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 4月1日发布了一则关于就疫情蔓延应问责中共的推文引发民众的共鸣。(Getty Images)
澳洲联邦参议员罗伯兹(Malcolm Roberts)的推文。(推特截图)

罗伯兹认为,“社会主义者本质上就寻求控制,因为没有市场力量监督他们的责任、评判他们的决策。社会主义势力一向逃避责任,而共产主义势力则更糟。”

同日,针对中资企业抢购本地紧急医疗物资运往中国,澳洲政府宣布,澳洲边境执法局依照新法有权没收这些送往海外的必需品。

与此同时,工党参议员基钦(Kimberley Kitching)表示,长期以来,中共在全球舞台上的行为就是在做买卖。“澳洲人不会接受北京向其在全球的公司老板呼吁,将紧急医疗物品运回大陆,然后通过‘卑鄙的外交’将自己定位为慈善家的做法。”

工党议员希尔(Julian Hill)说:“人们应该对中共最初的掩盖行为及其未能给世界更多的时间应对而感到愤怒,这与苏联和切尔诺贝利(事件)是一样的。”

自由党参议员斯托克(Amanda Stoker)表示,“当这些事实还在被掩盖时,中国(中共)称自己是‘负责任’的说法是不能被接受的。”

联邦自由党议员威尔森(Tim Wilson)说,“随着各国人口健康和经济发展开始稳定,我们将有理由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共这一罪魁祸首以及它给世界造成的痛苦这点上。”

澳洲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我们知道病毒的来源,并且我们不会忘记它。”

3月21日,澳大利亚维州上议院议员、联盟党上议院党鞭斐恩(Bernie Finn)在脸书上发表醒目帖文,“中共政权不是澳大利亚的朋友。我们永远不应该再信任它!”

3月28日,斐恩议员再次就“中共小丑”传播病毒一事在脸书上发帖:“它(中共)撒谎、掩盖疫情,并造成武汉病毒(中共病毒)不仅杀死了自己的人民而且肆虐全世界。”他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国际社会应当和平解体中共。

澳洲保守党创始人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认为,澳洲作为主权国家必须自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们对中共的妥协带来了一连串的后果,我们让他们将南中国海军事化;我们看着他们损害了我们的国家安全,我们知道中共对其国内发生的事不说真话。”

沃加沃加市讨论终止与昆明的友好城市关系

日前,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内陆城市沃加沃加市(Wagga Wagga)正在讨论是否应终止与昆明的友好城市关系。

沃加沃加市议员冯内尔(Paul Funnell)在动议发言中表示,中共政府“以谎言、托辞和掩饰为乐”,“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给世界带来死亡和毁灭”。

“这份动议报告呼吁与共产党政权断绝官方联系,从而支持本市市民,这符合我们的利益,并为其它城市树立一个榜样,中国(中共)当局的态度是不可接受的 。 我们必须结束这种关系,而不是纵容这种行为。”

对于可能被扣上“种族歧视”帽子的风险,冯内尔声明说:“共产主义根本不是什么种族。”

中共重开华南海鲜市场 澳不赞同

4月14日,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对世卫组织支持中共重开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对总理表示支持;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也对中共的行为感到不安。工党议员卡利尔(Peter Khalil)也担心这种“荒谬的”行为会再度让全世界遭殃。

自由党议员、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反问道:“我们真能相信中国共产党无法关闭海鲜市场吗?面对国际上的反对浪潮,他们能在南海建人工岛,关闭海鲜市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这只是他们愿不愿意的问题。”

澳议员吁与中共脱钩 掀起对中共的追责风暴

4月15日,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对中国贸易的“依赖”。一旦大瘟疫结束,澳洲应考虑在贸易关系上与中共政权“脱钩”,她说:“(这)是澳洲人民所期望的。”

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一旦大瘟疫结束,澳洲应考虑在贸易关系上与中共政权“脱钩”。(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脸书)

西澳自由党联邦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说:“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反映出我们面对来自海外政权的胁迫,在战略上显得如此脆弱。”

哈斯蒂质问,为什么1月23日中共在国内采取封锁时,仍然允许人们出国,将病毒传染到世界各地。“人们需要答案。”

4月16日,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对大纪元说,中共缺乏责任追究制度的体制让中共病毒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澳大利亚联邦议员安蒂克(Alex Antic)。(Alex Antic提供)

他呼吁政府及个人与中共划清界限,“只有像中共这样的政权才会抱有这种看法,尽管它知道一旦人们知道其掩盖真相,必将进行强烈抗议,但它还是会采取这种手段,紧锁门窗以确保世界各国不会发现(疫情爆发),这种做法对独裁政权来说是非常普遍的。”

国际社会应借鉴“纽伦堡审判”向中共索赔

澳洲资深法学家、澳洲人奖获得者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 AM)表示,“国际社会应借鉴‘纽伦堡审判’,让中共赔偿。”

纽伦堡解决方案是根据丘吉尔、罗斯福和斯大林签署的《莫斯科宣言》建立的,目的是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纳粹罪犯交付给指控人,以求伸张正义。

弗林特教授建议,志同道合的大国应该订立一项条约,由美国主导,和其它主要欧洲受害国家共同建立条约,成立一个类似纽伦堡那样的法庭来审理导致这次瘟疫蔓延的责任方,并决定如何评估损失、如何落实赔偿。“如果中共拒绝支付赔偿金,借鉴纽伦堡协议,各国可以要求扣压中共在海外的资本,迫使中共面对各国的诉求。”

3月31日,澳大利亚国家党众议员克利斯坦森(George Christensen)对媒体表示,建议可以收回有政府背景的中资企业持有的土地,以作为对疫情损失的赔偿。

疫情带来重大损失 议员反思澳中贸易关系

国会情报与安全联合议会委员会主席、工党议员拜尔恩(Anthony Byrne)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全球供应链中的巨大断层,并说明了为什么我们需要在某些战略领域内,具有自己的必需品生产能力。”

曾任高级外交官的自由党议员沙马(Dave Sharma)说:“这场危机特别表现在教育和旅游业方面,我们危险地依赖了单一市场,即中国市场,特别是海外学生,旅游业也是如此。”

前外长毕肖普(Julie Bishop)也表示,澳洲与中国的关系正在“不断的调整中”,当疫情结束后,“许多国家将寻求多元化,也许会把更多的关注集中在国内的供应链上。”

上个月,联邦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 (Josh Frydenberg)宣布,自3月30日午夜起,政府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收购审查起点降为零,所有收购澳企的海外买家,都需经过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批。

澳洲联邦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
澳洲联邦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此外,今年1月,包括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在内的自由党和工党议员空前联合起来,呼吁英国首相效仿澳洲,禁止华为参与5G网建设。

2月24日,前澳洲昆士兰州资安部长沃克(Ian Walker)表示,中资企业的渗透威胁了国家安全。

同月,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网络安全分析师赖安(Fergus Ryan)警告年轻用户的父母,由中国公司研发的短视频软件抖音(TikTok)从使用者身上收集了海量数据。澳洲联邦议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以听证会的形式来审查抖音。

揭中共丑闻 澳各大媒体报导不断

近期,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媒体,都不再避讳在疫情报导中谈及中共,呼吁追究中共罪责和调查病毒源头的新闻不断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报导中。

知名媒体人帕纳西(Rita Panahi)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多次撰文抨击中共,指出“无能、不诚实和轻率恣意”的中共政府向全球释放了这一致命病毒,并警告说:“中国(中共)不是我们的朋友。这个共产主义政权不关心我们的最佳利益,也不拥抱民主、言论自由和自由贸易的价值观。一个压迫其国民、恣意对人民实施拘留和酷刑、从事政治迫害、杀害异议人士并建立了一个朝鲜式‘社会信用制度’的政权是不可信的。”

知名政治评论员、前澳洲总理艾伯特的幕僚长克莱德林(Peta Credlin)指出,在疫情过后,世界各国必须“彻底重新思考”和中国的关系。

她写道:“在新冠病毒疫情结束后,我们有学不完的经验教训。如何以一种更加自重的方式与中国(中共)打交道应该是头等大事,这需要我们的左右两派政党进行大量的深度自我反省。”

病毒激起澳洲民愤 网民齐声讨伐中共

网民John William Clift说:“每一天,中共都证明它是在破坏正义,没有人应该支持这样一个腐败的政权,从上到下,大多数中共领导人在金融领域的关键位置上都有自己的亲属 ,使他们的政权具有合法性。”

“在我们这里,对民主的最大威胁就是中共的最终目标,他们花钱渗透进来,最终要占领整个环太平洋。”

网民Gerard Moore说:“(中共)这个本质上邪恶的政权,世界现在才开始认清它。多年来,那里发生了成千上万起虐待民众的事件,而世界其它地方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真太可悲了!”

网民Peter说:“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共产党是世界撒谎专家。”

网民Nikolai Romanov说:“也许(中国)人民应该再次鼓起勇气,以人民的名义指控中共犯下侵害人民罪。人民比政府人数更多,人民应该站起来并做出改变。”

网民Malhotra Mel说:“各个国家是时候联合起来,铲除中共及其所作所为了。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是个笑话。”

网民Marie Ruru说:“所有国家都应该联合起来起诉他们(中共),他们的目标就是要统治世界,在世界范围内将每个国家都变成共产主义国家,并接受他们的统治。”

“他们(中共)所说的一切都是邪恶的谎言,太邪恶了。起诉、起诉、起诉它。 让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