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土地申冤无门 太原清徐县农民盼中共倒台

人气 8511
标签: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采访报导)从十几年前开始,山西省太原市清徐县多个村庄发生政府强占土地事件。村民从2009年12月开始维权,跑遍地方到中央各部门申诉,却发现“哪一级政府也不讲理”。政府和黑社会联手镇压,村民们只能眼睁睁看土地被占,“有理说不出去”。

清徐县徐沟镇庄子村的村民代表王贫育说,打压村民的徐沟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后来升官任副镇长,副书记。而庄子村村主任闫润生的侄子是现任山西省政法委副书记闫喜春。这也是他们长期维权不但没有结果,反而屡遭打压的原因。

无任何手续 清徐县政府强行征地施工

十多年前,山西太原市清徐县政府以建造太原环城高速太谷连接线为由向当地农民征地。但是他们既没有发布公告,也不向农民出示相关的土地征收手续。

山西太原市清徐县政府以建造太原环城高速太谷连接线为由向当地农民征地。但既没有发布公告,也不向农民出示相关的土地征收手续。(网络图)

为求知情权,村民从2009年12月开始上访,并从山西省国土厅和太原市国土局等处了解到,当地政府为修造这条公路曾多次向国务院报批,均未获批准。

2011年,清徐县在没有任何批准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开工,村民继续向中共国土部反映。年底,国土部将该工程定性为“违规违法路”,责令整改。但2012年,当地政府仍然顺利动工,并使尽各种手段逼农民在补偿协议上签字。

威胁 株连 政府逼农民签字让土地

1970年出生的王贫育是清徐县庄子村的村民代表。他说自己原来以为中国的法治法律还挺健全,但经过这一遭,发现自己遇到了“流氓政府”。

前后加在一起,庄子村的土地被政府强占了200多亩。当地政府向上用假材料报批;而向下,他们对村民使出欺骗、威胁、株连等手段逼迫签字,“同意不同意都得签”。

“那都不是人干的事,”王贫育说,“如果家里有(亲戚)在政府里上班的,就让你回家做工作(劝签字),做不好工作就不要回来工作,还不能明说,只能自己想办法(施压)。”

很多家都在无奈之下签了字。“那没法呀,找工作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个工作,不能因为自己给人家(工作)没有了吧。”

镇里和村里的干部也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动用各种关系劝说签字。王贫育说,“软磨硬泡,有的是吓唬。不签字就不让工作了,跑出租车都不让你跑,上班都不让你上班。”

有一次,当时的徐沟镇派出所所长梁建文让警察用“协商”为借口,把要求依法征地的4名女村民骗回派出所。人被带回后,梁建文和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逼她们在补偿协议上签字,不签就不让回家。有女村民们含泪签了协议,而坚决不签的康二利被带上手铐脚镣关进重刑室,最后被送到太原市拘留所拘留10天。

公安联手黑社会 阻止村民“闹事”

2012年4月1日,施工队在当时的徐沟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的带领下开始强行施工,庄子村村主任闫润生为包揽工程从旁协助。村民们再次要求地方政府出示国务院的征地批文和用地手续,被告知:“没有,但必须开工”。

庄子村村主任闫润生保护伞,正是他的侄子——现任山西省政法委副书记闫喜春。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后来升官任副镇长,副书记。

 

徐沟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动用黑社会殴打维权村民。(网络图)
徐沟镇综治办主任牛俊斌动用黑社会殴打维权村民。(网络图)

村民赶到工地阻止,但等待他们的是施工队雇用的黑社会成员。“连女人都打呀,那六十多岁的老婆子,被抬起来就被扔一边了。”王贫育说,“村民们哪见过那阵仗,吓得都不敢动的。”

有一次,工地负责人踢打王贫育的妻子,王气愤不过,还手要和他拚命。王贫育却被“殴打他人”被拘留10天。

然而,先动手打人的黑社会成员却不用担心承担任何后果。“他们打我们是正常,我们只要一还手,他就不干了,人家就弄你。”王贫育无奈地说。

请律师维权 遭政府耍无赖

2018年,王贫育和其他村民请来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理强占土地案,起诉“征地一条线”上的清徐县住建局、国土局和公安局。

律师来了,但他们发现案子在当地根本“立不牢”——政府不承认征地行为,检察院和法院也沆瀣一气。“我们请的律师都没有用,政府就不承认,不承认这个法律。”王贫育说,“他就坐在法庭上面、证据面前都不承认征地,就是在耍无赖。”

庄子村附近的西辽西村、中辽西村、东辽西村、庄子营村村民也请来律师维权,但结果大同小异,有的甚至连“进法院的门儿都不给你开”。

上网呼吁 不再出门维权

土地刚被强占的时候,王贫育到处奔走,去省市、去北京,想要向上级政府讨回一个公道。他最后发现,“现在的政府根本不跟你讲理,哪一级政府也不讲理。”

2015年、2016年间,王贫育最后一次出门维权。他去北京的国家信访局,出来后又走到府右街派出所,想到离中南海最近的地方申冤。但是,这次信访也石沉大海,等不到任何回音。

他现在已不再出门找政府部门,但还坚持在网上发信息维权,表明自己的态度。“老百姓确实是无奈,有理说不出去呀。知道政府不讲理,法律都不行了,我们就不出去,反正出去也是浪费钱财。”王贫育说,“我都看透了,中国又没有法律,哎。”

他说自己能坚持到现在,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是看不惯官吏的胡作非为。“明明我的东西你抢了我的,还要说你好,哪有那事?”

拒领“土地征用费” 等中共倒台

由于害怕政府的各种手段,庄子村90多户人家都签了字,只有王贫育一家还坚持不妥协。镇政府告诉他:你弄不过政府,就那么领了吧。王贫育说,“我不领,我等着共产党倒台呐,倒台了就忍了它了。”

他表示,强征强占的现象全中国到处都是,但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看现在的形式,估计共产党快完了。我一个老农民,就是这个想法。失了民心,你不过是暴力统治,那就是独裁、黑帮。”#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禁闻】征地拆迁爆警民冲突 嘉兴当局维稳抓人
北京大兴强征地 村民抗议遭保安警棍殴打
安徽村民讨征地补偿 持续维权11年 遭打压
政府强征地 佛山数百村民静坐2天阻施工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