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读者来信:换个角度看看加拿大的疫情

作者:Steven Du

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中国这个国家,怎样才能赢得世界的尊重呢?图为世界上最受人尊重的国家—加拿大的魁北克港,一艘美国高桅帆船参加7千海哩的比赛时进入港口。(Getty Images)
魁北克有小巴黎之称,是个环境优美、人们生活悠闲的地方。但受中共病毒疫情冲击,成了加拿大的重灾区。(Getty Images)
人气: 4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3日讯】疫情真是来势汹汹。3月21日,加拿大确诊案例超过1000人,4月初,确诊案例又突破万人,截止4月22日,加拿大确诊38,923人。不到1个月,加拿大陷入停摆,全民被迫居家隔离。

3月14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夫人、索菲亚‧格里高‧特鲁多(Sophie Gregoire Trudeau)确诊感染。随后总理夫妇双双在家隔离。

最近,不断有文章分析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大都和中共关系很近,或被它渗透很严重。那么加拿大是什么情况呢?笔者认为,好的一面是加拿大政府坚持司法独立拘捕孟晚舟;在三级政府中,一直有正直的议员们坚持为人权发声;还有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而四处奔忙……但同时,中共通过多种渠道对加拿大进行渗透,不断有政府官员去中国进行一次“红色旅游”,回来就改变初衷,还是为中共唱赞歌;在新一届政府上任后,对中共一直采访绥靖政策;在华为5G上一直犹豫未决;人权的呼声越来越弱等等。

本分从下面一些现象加以分析:

前驻华大使帮中共出主意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照加美引渡条约,逮捕了华为副总裁孟晚舟。从这一点看,加拿大可以说是民主社会依法办事的典范。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杂音。

2019年2月7日,在一个多伦多参加一个由加中关系理事会主办的媒体见面会上,时任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从法律的角度,为孟晚舟的律师提出了三个可以让她脱罪的辩护方向。同时,这个媒体见面会,是一个闭门会,并未公开发媒体邀请,只有部分中文媒体出席,包括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

笔者认为,做为一个外加官,麦家廉的言辞是不妥当的,有失职业操守。但是,从一个侧面,我们可以一窥中共对加拿大政界渗透的程度。

做为麦家廉本人,他非常知道中共人权状况的恶劣。他曾向国会议员介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后,中共出于报复逮捕的2名加拿大人,在中国受到不当待遇。他们被关在囚室,室内24小时开着灯,每日被盘问,不准与律师接触。加拿大领馆人员每月只被允许探望一次﹐每次只有半小时。

麦家廉清楚中共的恶劣报复,但面对中共党媒,却说着“自家话”。

在就任驻华大使前,麦家廉是接受中共最多赞助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之一。2008年至2015年间,他接受由中共政府或亲共团体提供的超过73,000加元的旅行赞助。麦家廉的言论,让中共内销到喉舌《参考消息》上,文章标题:加拿大驻华大使“倒戈了”。

华为5G是否进入加拿大拖而不决

华为与中共的关系路人皆知,在此不再赘述。笔者只是简述一下华为在加拿大的发家史以及可能对加拿大造成的伤害。

2008年,华为首次在加拿大注册分公司,孟晚舟是创始董事之一。2009年,拥有王冠级技术的加拿大北电(Nortel)公司,申请破产。这个曾拥有超过9万名员工,市值一度占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总值3成的加拿大明星企业陨落了。究其因,北电的破产和中共骇客有直接关系,而最大的受益者正是华为。北电前高级安全顾问布莱恩‧熙尔兹(Brian Shields)说,从2004年至2009年,中共黑客一直在偷窃北电机密文件,考虑到华为和中共军方的关系,耐人寻味。

北电破产后,华为招募了原北电的全部5名顶级5G专家,同时从思科(Cisco)、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招募网络人才。华为加拿大总裁李红波也承认,华为的5G技术就诞生在加拿大。但是,华为的崛起和北电的陨落,并没有惊醒加拿大政府。

战略新闻社(Strategic News Service)首席执行官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在《大纪元》的一次采访中说,华为以比市场价低约40%的价格,进军国际电信设备市场。加拿大政府并没有采取措施,反而在2018年,给予华为超过1亿加元的税收抵免。

2019年底,华为面临美国的制裁,于是将其在美国的整个研究中心全部搬到加拿大。十年来,华为一直在利用加拿大的善待和加拿大的技术人才发展5G。据CBC报道,华为向加拿大的学术研究机构注资5,600万加元,进行合作开发。《环球邮报》一份报告显示,在许多情况下,华为注资的项目也同时接受加拿大资金支持,但项目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却由华为拥有。

目前,华为与几十所加拿大大学,以及6个全国性或地区性电信运营商保持合作关系。华为在加拿大社会中却扎根更深,特别是该公司在2014年,与加拿大主要电信商(包括Rogers,Bell和Telus)建立了业务关系。

华为同时加大了广告宣传,向加拿大推销自己的形象,为大型娱乐活动做赞助商。同时,华为还利用雇佣加拿大政坛人士,对政府进行游说,推销其产品,这包括贝尔前高管、加拿大联邦大选自由党候选人斯科特·布拉德利;哈珀担任总理时的助手艾利汉·费尔什和保守党领袖安德鲁·希尔的前发言人杰克·恩赖特。

如果允许华为5G进入加拿大,将为中共在加拿大搞间谍活动大开方便之门。华为5G网,方便中共窃取经网络搜集的大量加拿大手机用户使用信息,如手机使用习惯、时间和地点等。同时,华为5G设备可能会在国际危机期间为中共的间谍活动服务,会破坏加拿大的关键基础设施。同时,会瓦解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及英国的五眼联盟。

加拿大政府一直没有宣布禁止华为5G设备,这是人担心的。
有人说,谁和中共走的近,谁就会被中共病毒敲开大门。2020年1月28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 2020年3月27日,约翰逊被确诊患上中共肺炎,住进重症病房。在笔者看来,这就是神的警告,值得加拿大政府借鉴。

中共潜心渗透加拿大

一些迹象表明,中共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和活动,使用各种方法来渗透加拿大。比如,一些红色商人曾以为自由党募捐的名义,接近特鲁多

2016年,特鲁多应邀出席了多伦多华商会会长豪宅内的一次筹款活动,入场券每人1,500加元。《环球邮报》报导,参加活动的,包括中国商人张斌(Zhang Bin),他是中共政府的政治顾问,是中共政府在全球推广活动网络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他在这次筹款活动后数周,与另一人合作,向老特鲁多基金会(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利尔大学法学院捐赠了100万加元。

张斌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文化产业协会会长,该协会由中共的两个部委监管。

据《环球邮报》报导,出席这次活动的,还有长江国际商会会长刘萌(Liu Meng),他是中共党员,在寻求海外合作伙伴。刘萌与特鲁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陆政府办的长江网络上。

中共还通过孔子学院的方式,由中共政府出资,在加拿大的小学、中学、大学和学院提供中文课程的机构,来达到渗透加拿大的目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2013年发表的一份情报报告揭示,中共将孔子学院确定为“传播宣传和建立软实力的组织”。在加拿大,中共利用孔子学院为加拿大洗脑,不允许谈中共政府认为敏感的话题,并对中共侵害人权的恶性进行中共想要的解读。

在加拿大政经中心的安省,中共势力渗透也非常严重。2010年,时任加拿大情报局长法登公开说,加拿大有两名省级厅长受到中共政府渗透。《环球邮报》后来的调查发现,其中的一名厅长是安省的陈国治。

安省华裔省议员陈国治经常伴随安省省长身边,曾担任安省旅游文化厅厅长。他经常在中文媒体为中共的人权问题辩护,并利用在政商界和华社的影响力,把中共不喜欢的组织边缘化。

加通社披露的一份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内部文件,指中共政府通过各种方式,“针对加拿大的经济、战略利益、资产、社会机构及社区成员”进行渗透。

蒙特利尔市为何成了重灾区

加拿大疫情爆发后,东部的魁省蒙特利尔市,很快就成了加拿大的瘟疫重灾区,截止4月16日,加拿大确诊的28,381病例中,魁北克省就有15,857例,占加拿大的一半,蒙特利尔市报告7,281例,又占了魁北克省的一半。魁北克省人口仅849万,中共病毒感染率达0.19%,直追欧洲各国,是疫情感染的重灾区。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父子,都是魁北克、蒙特利尔人。受父亲影响,特鲁多对共产主义充满好感。特鲁多的选区就在蒙特利尔的Papineau区。

魁省政府曾极力推广北方矿产计划,希望中共去投资,所以一直对中共示好。

去年9月底,蒙特利尔的中领馆举办中共的70年国庆活动,魁北克省和蒙特利尔市均有政客捧场。蒙特利尔执政时间最长的前市长谭保利,曾被当地电台戏称,1年里有半年在中国和中共搞关系。

魁北克省、蒙特利尔的企业,也对中共抱有幻想。庞巴迪公司(Bombardier)是加拿大主要的航空、轨道交通企业,曾获得过中国第一批高速列车订单,被迫转让技术后,与西门子、阿尔斯通等一样,很快被排挤出中国市场。

庞巴迪公司还曾与中国中车公司合作生产地铁,地铁技术又被偷完后,中车公司以超低价进入北美地铁车市场,不断抢走庞巴迪在北美的客户。庞巴迪家门口的蒙特利尔郊区火车的一次招标,中车公司的出价仅是正常投标价的一半,抢走了订单。好在蒙特利尔的地铁车使用胶轮,庞巴迪公司的技术没有被偷去,算是保住了蒙特利尔新地铁列车的订单。

数年前,中共又欺骗庞巴迪公司,说联合设计中国支线客机,庞巴迪又信以为真,以为可以进入中国市场。随后,中国的军用飞机工厂,包括沈阳、成都飞机制造厂,派出数百名的技术人员,长期在蒙特利尔的庞巴迪公司偷技术,学完后,中国支线飞机的合同却从未签订。

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加拿大鲍尔集团(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从1980年代起到中国投资,并自称与中国许多高层领导人关系密切。去年底,加拿大《环球邮报》披露,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就在鲍尔集团工作。鲍尔集团的公司大楼就位于蒙特利尔市中心,中领馆在蒙特利尔成立之初,就在鲍尔集团的总部大楼里办公。

蒙特利尔不少亲共社团、亲共中文媒体,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在加拿大自由的环境中,继续给华人洗脑。中共领导人访问加拿大时,亲共社团多次组织数千华人、留学生,前往首都渥太华欢迎,包吃、住、交通,还有补贴,目的是为中共领导人造势,然后出口转内销,迷惑大陆同胞。

对中共缺乏足够认识

加拿大疫情加重,有媒体指责加拿大防疫动作缓慢半拍。究其因,是因为加拿大对中共认识不清和过分依赖世界卫生组织(WHO)造成的。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世界上多个国家,都很快从武汉撤侨、对中国封关,加拿大却听从WHO的建议,没有对中国封关。伊朗、意大利的疫情爆发后,加拿大还是没有动作,依然遵循WHO的指导行事。

2月份,蒙特利尔犹太总医院被设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定点治疗医院,但其医院网站、包括魁北克省卫生局、以及加拿大卫生部的网站上,一直按照WHO建议,称传染风险低,并引用中共说法,称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3月份,WHO高级顾问、加拿大医生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做为WHO领队前往中国考察疫情,他说他在中共没有去疫区(Dirty Place),后却不断给中共唱赞歌。后来接受香港记者视频采访时,当提到台湾防疫时,他直接掐断了视频。

有证据显示,中共压制信息,感染病例数量不公开透明。但是,加拿大政府却一直引用、并据此为国内的疫情防控依据,致使加拿大对疫情的防控拖延。

3月14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夫人索菲亚·格里高·特鲁多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之后,加拿大的防疫工作才进入紧急状态,总理也开始每日发布疫情消息和防控措施。

结语

在和中国打交道的过程中,医疗的事情、任何事情,只要是和中国有关,都不要相信中共。台湾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对中共的宣传套路耳熟能详,台湾人知道中共在造假,他们意识到疫情正在发生,而且很危险,于是,在第一时间做好了病毒防范。

如果我们能像台湾人那样对中共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就不会到今天这一步。

最后,我们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话,做为本文的结束语:

“如果世界能正确对待中共的器官移植滥用问题,能更加积极地对抗中共歪曲事实、掩盖真相、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做法;如果全球当初在对待中共器官移植滥用问题时,能坚持要求中共透明化及实施问责制;如果当初中共面对来自全球范围的压力,而不得不将其医疗系统透明化、责任化,那么我们现在就不会有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