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中共“海外宣传员”纽约染疫

人气 4579

【大纪元2020年04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疫情持续至今,纽约福建社区多人染疫。其中福建像屿联谊会办公室主任陈坤铭已去世,福建公所名誉主席郑时甘被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3月27日被送法拉盛医院救治近三周时间,现出院一周左右。

网上说,尚不清楚郑时甘从哪里感染新冠。其实,大瘟疫祸起中共,“中共病毒”的冠名最为贴切。很多人已经发现,大瘟疫由中共的罪恶引发,从而也是针对中共而来。正如大纪元特稿指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与个人一路蔓延。”

郑时甘感染中共病毒,与其过去为中共站台,帮助中共输出中共意识形态和人权迫害有很大关系。

充当“海外宣传员”却未注册“中国代理人”

时间回到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一场特殊的学习会在纽约华埠孔子大厦展览厅举行。时任美国福建公所主席的郑时甘和美中经贸科技促进总会在这里举办“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海外宣传员”座谈会。

换一个角度讲,中共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类似海外党支部的平台,借助侨社,紧跟中共高层宣传、同步推广活动,输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在2017年12月19日,郑时甘于福建受聘“海外宣传员”的消息见报后,纽约律师叶宁已在推特上一语点中要害:“……把共党支部建到美国来了”。

中共十九大召开时,记者查询到,多家中企都要求境外员工、党员同步收看直播,并要人人谈感受。例如总部设在上海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在2017年10月的通讯稿中提到,该公司要求其欧美党员通过各种方式及时收听、收看、学习中共十九大。

这证明中共的海外控制渠道真实存在,那套控制系统已经伸到国外。

这套系统还通过郑时甘等“海外宣传员”迅速招人入伙而扩大 。据《福建日报》报导,2017年11月23日,18个国家的36位闽籍侨领在中国受聘成为福州市侨联“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海外宣传员”,郑时甘是首批成员之一。一个月后的12月23日,即有纽约、费城、新泽西等地区,以及阿根廷、新加坡等国家的60多名闽籍侨领参加郑时甘等主办的“十九大座谈会”。

从《人民日报》2018年1月29日的报导来看,福建侨联向这些海外宣传员“不定期邮寄学习材料。同时,利用互联网对他们进行培训,与他们交流,及时了解海外乡亲学习十九大的情况。”并运用“走出去”“请进来”境内外联动,外加与海外华文媒体的合作传播等等手法,“引导更多海外华侨参与到(十九大)学习宣传中来”。其实也是有预谋地向全球输出红祸以及意识形态。

然而根据美国1938年实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规定,任何受外国政府或政府控制,或接受其指示的个人和组织必须在美国司法部注册,披露其所代理的外国主体,并定期公布他们的活动及支持这些活动的收支。

据记者在《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简称FARA)网页查询,郑时甘并没有向美国政府注册“中国代理人”。

打压法轮功 向中共表忠

搜狐网“美国福建公所主席郑时甘”词条下,罗列了郑时甘在2016年以前的主要履历,虽然没有记录显示他是不是共产党员,却显示出他和共产党的关系相当密切,为中共输出意识形态和人权迫害做了很多事情。

记录显示,今年61岁的郑时甘1978年赴美,先后从事制衣业、餐饮业等,从2003年开始担任美国福建公所主席,屡获纽约中领馆的“高度肯定”,被多次推荐参加侨领研修班,先后5次在纽约及北京被习近平接见,2016年被李克强接见两次。

在“爱(党)国活动”栏目写道:郑时甘在美国多次组织各项活动,打压法轮功。2015年11月,法轮功申请在纽约中国街(福州街)举办新年元宵节活动,郑时甘采取“把苗头扼杀在摇篮里”方式将其取消,获得时任中共公安部部长傅振华、福建公安厅领导的“高度赞扬”。

在帮助中共政权打压迫害法轮功后,郑时甘立即获邀赴北京受奖并“共度元宵佳节”,他当时也受到国侨办谭天星、王晓平副主任的“热情接待”。

亲共侨领利用美国支持多元文化的政策,在美国升旗庆祝10月1日“中共建政日”,是向中共表忠的一项重要标志。

根据郑时甘的履历:从2003年起持续十多年,郑时甘每年10月1日“领导美国福建公所,在中国街挂满五星红旗”;2006年在勿街的街头(郑时甘并特别注明:台湾街)首次悬挂五星红旗,受到中领馆“肯定”;2014年10月1日,携20平米巨幅五星红旗来到纽约时代广场展示;201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又集合数百名亲共人士携20平米巨幅五星红旗登上美国“无畏号”航空母舰。

帮助中共打压一切反共力量

与中华公所服务侨民的工作重点相比,红色亲共侨领则总是围着领馆转,原本对美国的事并没多少兴趣,但引入瞩目的是,近年亲共侨团开始活跃于市议会和州议会活动,对一切中共要打压的力量进行打击。

2018年福建公所反对川普总统签署允许美台官员互访的《台湾旅行法》,郑时甘呼吁华侨到白宫网站签名请愿书,阻止该法案正式成为法律。

郑时甘的政治职务包括福建省第十二届政协委员、福州市政协委员会委员、福建省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期间他帮助中共“提高海外华人政治影响力”系列提议被福建省委赏识。

胡佛研究所2018年底发表《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报告指出:北京多年来一直任命美籍华人加入中共的政协组织。虽然美籍华人受美国宪法保障可自由结社,但中共的政协不是单纯的民间社会非政府组织,而是由中共主导、控制的官方机构。

政协委员被要求坚持党的纲领和目标,还要报告其活动如何符合中共的利益。该报告指出,参与这样的机构无疑引发“国家忠诚”问题,并可能伤及美国利益,伤及美籍华人的安全、声誉、独立性,使华裔群体受到怀疑。

根据“追查国际”发表的《中共对海外华人操控与统战全球战略实施的调查报告》,中共授意一些海外华人以“开展华侨、华人及其社团工作”的方式在海外集结成政治联盟,就像当年苏俄共产党利用“第三国际”在各国成立支部,寻找其代理人那样,直接在别国社会体制的内部培植和建立中共的组织和势力,以中共意志来潜移默化影响着所在国的价值取向和国家决策, 在国际社会的眼皮下,不着痕迹地攫取超国家领域的控制权,输出中共政治目标和完成中共的特别任务。

美国联邦调查局第一任局长胡佛(J. Edgar Hoover)曾说,共产党(主义)“是欺骗的高手”。在纪录片《蚕食美国》中,作家斯多莫(John Stormer)也把共产党比作魔术师,“会一只手在空中摇摆,而另一只手正在偷偷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抵抗中共病毒 须抛弃中共

也许郑时甘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中共站台而陷入险境。 为何病毒在美国东西两岸沿海最为猖獗?为何欧洲诸国越亲共疫情越重?为何香港、台湾虽然是中国的近邻、大陆游客远多于美国,疫情却轻微?病毒的蔓延,清晰地呈现哪里有中共的渗透,哪里就会与中共一起遭“疫”,哪里的人民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哪里拒绝中共或不相信中共,基本上都成功抵御了中共病毒。

在人类的瘟疫史上,没有什么瘟疫是人可以治愈的,在传统的文化中,中国称之为瘟神,都是按时来、到时就走。

大纪元4月23日的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指出,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直接影响到对中共病毒的“免疫力”——拒绝中共、谴责中共,是抵抗中共病毒的良方;相反,为中共站台,亲近中共,则可能招引病毒上身,甚至在治愈后复发。瘟疫因为中共而来,也将因为人们对中共的态度而改变。

要寻求防疫良方,唯有抛弃中共。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瘟疫与中共】美首都邻郡遭渗透 成重灾区
【瘟疫与中共】法国政坛缘何成重灾区(下)
【瘟疫与中共】纽约侨社被中共渗透(1)
【瘟疫与中共】纽约侨社被中共渗透(2)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