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孩子的勇气

作者:青松
我们成长过程中学到的智慧,行事要小心,而这样的智慧有些时候恰恰消减了我们的勇气。(fotolia)
  人气: 122
【字号】    
   标签: tags: ,

带孩子去公园,开阔的场地上设了一些平缓的斜坡,估计是给小朋友们玩滑板用的。

公园里空空的,没多少人,女儿到小坡上,没有滑板,她也玩出很多花样。她跑上跑下玩累了后,开始转身倒着走,倒着上坡、倒着下坡。我看得着急,怕她摔倒,但几次提醒,女儿都置之不理,说“没是儿”。

后来,女儿改了策略,对我开始用激将法:“妈妈,你敢不敢来倒着走?”经孩子这一问,我倒想起之前听说过,偶尔倒着走走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于是,我开始和她一起倒着在斜坡上走。

女儿见我加入,非常高兴,很关照地告诉我:“我慢点走,等着你。”我笑,告诉她我不用照顾,自己可以的。坡不大,倒着往上走,还算容易应付。只是,上到坡顶往下去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不适应。

每往下走一步,都感觉要摔倒似的,身体平衡不好把控。所以,我下意识地老往后回头,想确认那一步迈下去是否是安全的。女儿见我接二连三回头,开始哈哈大笑。相比之下,我的举动很幼稚,女儿倒是大无畏,丝毫不回头,每一步都迈得十分坚定。

笑过之后,女儿问我:“大人为什么没有小孩儿勇敢呢?”我听了,一时无法解释。女儿描述的是事实。在倒着走下坡这件事上,我的确没有女儿勇敢。女儿熟练地往后倒着走,而我瞻前顾后,眼神里估计也少不了惶恐。所以,我回应说:“这个问题问得好。”

小孩儿的勇敢,也许是因为不怕摔,甚至不考虑会不会摔。大人左顾右盼,是因为习惯了走稳妥的路,尽量避免磕磕碰碰。这是我们成长过程中学到的智慧,行事要小心,考虑问题要全面,而这样的智慧有些时候恰恰消减了我们的勇气

在这眼前缓缓的斜坡上,并不会那么容易摔倒,即使真摔倒也没有什么严重后果,而我还是战战兢兢地走。也许,在有些情况下,我们大人需要跟孩子学学,需要一点孩子的勇气……@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极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将自己戎马一生的征战经验、励精图治的治国之道,用流畅的文笔、深邃的智慧、成功的范例一气呵成,撰著《帝范》十二篇,作为对太子李治的训诫之辞。写完此书第二年,太宗即与世长辞,《帝范》便成为他的政治遗嘱和绝笔之文。
  • 在(有文献记载的)中国古代女艺术家中,管道昇是位才艺杰出又福慧双全的女子。她不仅擅画梅竹兰、工山水佛像、精翰墨词章,而且是大书画家赵孟頫的温婉贤妻、知音伴侣,同时也是一位循循善诱、言传身教的慈母。
  • 教育界有句话说:教育一个男童,就只是教育此一人;教育一个女童,教育的是一个家庭与下一代。人们也传说:上帝无法照顾每一个人,所以祂创造了母亲。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每个人在最脆弱、痛苦、无助的时候,唯一的呐喊呼救,就是“妈呀!”
  • “不!”夏完淳断然否定,说:“大明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早已为国捐躯。他是何人?竟敢冒充先烈,贪功掠美,侮辱忠魂!假如果真如此,洪承畴岂不成了欺世盗名、十恶不赦的叛逆?”
  • 王维不仅是诗人,也是个画家和音乐家。在绘画、音乐和书法等方面,都有一定的造诣。他的诗歌则古、律、绝句,众体兼长。他的古诗往往从大处落墨;近体诗也不求辞藻华美,淡淡数笔,却形象生动,意味深长。他的作品,多是写山川壮丽、边塞风光以及田园诗,着重于表现大自然的幽静与恬适。
  • 12月14日晚,“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在华盛顿D.C.举办影片“血刃”首映式,导演李云翔(Leon Lee)和主演林耶凡(Anastasia Lin)受邀到场与观众互动。该影片荣获第51届“加百列奖”(Gabriel Awards),林耶凡获加拿大“雄狮奖”(Leo Awards)、最佳电视电影女主角和加拿大温哥华亚洲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活动吸引了当地多家主流媒体、国会工作人员和智库学者。许多观众表示除了对影片的内容感到强烈震撼,还对演员精湛的演技赞不绝口。值得一提的是,这样一部低成本的独立制作影片,以中共网络防火墙和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两条线索同时平行又交叉地展开故事,其跌宕起伏、真实紧凑的故事情节和优美感人的配乐,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比起很多好莱坞大片在故事展现和影片制作上甚至更胜一筹。
  • 虽然“死亡”是人生必经之路,但是巴哈特先生之遽逝,仍是个人电脑史上触目惊心之一页,令人扼腕叹息。不过至少他所遭到的痛苦是剧烈但短暂的,我的好友姜大卫可是被柏金森症折磨了十几年之后才离世的。唉,“死亡”只是一种归宿,还是“长痛不如短痛”比较适合我的人生观罢。
  • 卫子夫(?—前91年),名不详,字子夫,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她出身寒微,母亲是汉武帝姐姐平阳公主家的奴婢,后来卫子夫也成为平阳公主家的歌女。
  • 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他设计的地毯享誉全球,包括纽约、柏林、温哥华、多伦多等多个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却在地毯时代眼见就要终结的时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于尼泊尔的地毯工厂。但就是这名年轻人,在短短数年内一手扭转了整个地毯业的颓势。他的理念,不仅打造出了一个横跨各大洲的地毯商业王国,而且引发了整个地毯界的“文艺复兴”。他就是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纽约、温哥华、多伦多等全球多个城市有展示厅。
  • 国子监,稽世予下朝,一路行来,多处人群聚集,百姓围观,正自诧异间,国子监已至。付陵悦打轿,稽世予步出,便要进门,瞥见门口告示栏,贴着刑部告示:“禁曲《满庭芳》蛊惑人心……景阳现已服诛,昭告天下,百姓严禁再弹,免受其蛊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