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住正在坠落的人——师与生

作者:张曼娟
漫漫人生,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希望坠落时,能有人在下面接住。然而,开始学习去接住他人,才是成为一个大人的必经历程。(shutterstock)
  人气: 1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一次演讲中,我邀请在场听众,对生命中最值得感谢的人表达谢意。有个年轻女孩站起来,她说:

“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老师。”

她的年纪看起来也就是高中刚升上大学的样子,我问她想要感谢的是什么时候的老师?她说,从小到大,很多老师都值得感谢。

“有好几次,当我感觉自己正在坠落,都是我的老师接住了我。”

那一刻,包括我在内,许多老师应该都感受到内心的震动吧!一个好老师,确实就是准备要接住正在坠落的学生的人。

然而,有许多人生命的困扰,正在于找不到人愿意接住自己……

我听过心理师许皓宜分享一则真实案例,国外有位精神科医师,定期为一个自杀未遂的女病患看诊,有一天,女病患告诉医师,她将从医院顶楼跳下来,请医师务必接住她。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病患已经在顶楼作势将一跃而下,医师也只好来到地面,硬着头皮,扎好马步,准备接住。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动静,而后,女病患来到医师面前,对他说:

“谢谢医师,你刚刚已经接住我了。”

女病患等待那个愿意接住她的人,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确定知道有人会接住自己,也就不必坠落了。她的贵重价值已经被肯定。

若干年前,我在大学教书常常兼任导师,每个学期都会有一次和导生喝下午茶,或是请他们吃午餐,在吃吃喝喝、谈谈笑笑的时候,我也会和每个大孩子聊聊天。对于大学生活的感受、选修哪些课程、未来人生规划……这都不是我的话题。

我的话题常常是:“从外地来台北生活,会不会觉得孤单?”、“有没有谈恋爱?对感情生活满意吗?”

或者更切入核心地问:“生长在单亲家庭,最辛苦的是什么?”

那些大孩子常常显出诧异的样子:“老师,你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啦?”

而后,他们多半会认真回答问题,讲出心里的感受。甚至与我相约研究室,聊一些“找不到人说”的心事。

有个班级毕业前,几个常来聊天的学生敲开我的研究室,送来写得满满的大卡片。他们共同的感谢是,我在乎的并不是他们的学习成绩,而是他们过得好不好。

“不管成绩好不好,我知道老师看我的眼光都是一样的。”

正因为如此,他们知道自己不管成功或失败,都无损于自我的价值。这或许也是大学四年,我带给他们最重要的一课。

——摘编自《以我之名》(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学校可以是孩子生命中另一个保护性的影响。三个关键因素是:
  • 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新研究发现,学生真正想要的师生关系是有结构、有纪律且互相关心的。这与通常认为的一些高中生只想掩盖不良行为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 这是孩子们小学生涯的最后一个运动会,为了夺得竞赛冠军,全班可说是铆足了全劲。然而......
  • 输了比赛的孩子,像是失了魂似的,而我不断苦思鼓励他们的方法,但是,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离开教室来到荒野的户外做一天一夜的露营活动对很多学生来说是让人畏惧的事情。但是根据澳洲首都领地教育和学习部董事会成员Sue Norton的意见称,露营活动为学生和教师增加互动、增进师生关系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 对教师因个别人行为而惩罚全班的做法,一个英国小女孩没有“照单全收”,她给出了既真诚又爆笑的反馈,在网上疯传。
  • 美国加州一位负责维护校园安全的高中校警,在执勤时随性唱了一首歌,当时的画面被在场老师录下并上传到脸书,感动的歌声赢得了大批师生和家长的掌声,也让“爱心校警”的名声传开来。
  • 肯亚(又译肯尼亚)一名教师每个月捐出80%的薪水,用以帮助贫穷的学生。他以这项贡献荣获今年的全球教师奖(Global Teacher Prize),将可获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 看到孩子的成长,我看到了生命影响生命的轨迹。我明白,教育不是抽象的名词,她是美丽的动词,在生命与生命的短暂交会中,因彼此真诚相待而绽放光芒,而看似缘分结束的那一刻,这道光,将引领他们开启生命另一段的旅程。
  • 朋友最近约我到大卖场挑选背包,我起先以为是他自己想使用的,后来,他才跟我说是要买给学生的。因为当老师的他跟学生约定,只要他考到全班前几名,就要买给他当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