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大疫曝中共监控民众的保密渠道

人气 18096

【大纪元2020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虽然中共竭力封锁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真实情况,但在大疫冲击下,中共越来越多的黑暗内幕被曝光。大纪元近期获得系列中共内部文件,披露了中共监控民众的许多秘密。

北京卫健系统 披露监控民众的保密渠道

大纪元最近获得北京市朝阳区卫健系统的一份电话录音和相关文件,卫健人员在通话中披露,中共有保密渠道对民众进行监控,政府一般部门都无权过问。

大纪元获得的2月14日《关于三间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管理问题的回复》截图 (大纪元)

录音是2月14日,产妇刘女士与北京市朝阳市三间房社区卫生中心负责信访的刘主任的对话。刘女士因为突然接到社区中心保健科发来的“密切接触者”通知而感到恐慌,她和先生多番打电话询问都无果,甚至与保健科人员发生言语冲突,无奈下打电话投诉。该录音是刘主任打给产妇的反馈电话。

刘女士在电话中说社区卫生中心给自己“扣了个密切接触者的帽子”,“疾控中心给我打过电话,都说没问题,只是联系一下情况。但是到了你们这儿,社区卫生中心一个工作人员就说我是密切接触者,然后就说我是要被隔离的。”

刘女士说自己上网查了政府公布的密接人员大数据,显示自己不是密切接触者,然而社区中心保健科却称她是“密接D”,令她很惊慌。她和先生打电话给社区卫生中心,反复询问密接D是怎么回事,对方都说没时间,直接挂电话,所以她很不满意卫生中心的工作态度,就投诉卫生中心不作为。

该中心刘主任回应说已经了解了具体情况,刘女士不用被集中隔离,只需居家隔离。刘主任在电话中说,自己专门打电话到北京市疾控中心询问刘女士“密接D”的来源,问了三四个口(部门),结果也是被推来推去;最后被推到了朝阳区疾控中心密接组,才了解到,政府公开的密接查询系统“只能查到疾控部门下发的密接名单,对大数据等途径得到的密接人名单不能查到”。

刘主任在反馈电话中,向产妇刘女士披露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隐情。刘主任说,现在对于密切接触者的管理,“不仅仅是疾控中心发出的名单,还有很多部门,什么农工口,还有保密途径,连区里、市里都不知道是哪里下发的名单,根本没法查询。”

“从疾控中心下来的密接名单,是可以从网上查到的,但是其它各个口是查不到的,包括一些保密口的,根本就不让你查到。”

刘主任告诉刘女士,她不是密切接触者,而是高风险人群,是作为密切接触者来管理,所以才被归档为“密接D”。

刘主任向刘女士介绍了自己的调查经过,称自己告诉朝阳区疾控中心密接组,“甭说我是不是产妇,我也很不理解自己怎么就成了密接人员,而且我又查询不到”,“我都打了无数个电话,要是人家,那指不定得打多少电话。”刘主任称,其实不是社区卫生中心想要管控,是上边下了名单,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中共对民众采用各种监控手段

佳木斯2月18日的《购买“退烧药”监测日报表》(大纪元)

大纪元获得黑龙江佳木斯2月18日的《购买“退烧药”监测日报表》,该文件表明,中共卫健系统通过药房和诊所,对民众购买药物的行为实施监控。

2月18日佳木斯的《购买“退烧药”监测日报表》显示,当天有280人购买了退烧药,网格排查了270人,并将7人引导到发热门诊就医。佳木斯的诊所当天登记了2名发热人员,并引导2人到发热门诊就医。

佳木斯市3月2日印发的《关于加强社区(村)网格化管理推进市域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指导意见》截图(大纪元)

大纪元还获得佳木斯市3月2日印发的《关于加强社区(村)网格化管理推进市域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指导意见》。当时中共肺炎疫情正在当地蔓延。中共佳木斯政府在该文件中称,要加强建设社区(村)网格,3月底前建成网格化协调指挥中心,6月底前建成网格化协调指挥信息平台。

佳木斯的这份指导意见称,可参考城市以200户左右为标准、农村以50户左右为标准划分网格,组建“1+N”网格员队伍,每个网格配备1名专职网格员,加上多名兼职网格员;党组织要建在网格上,坚持党领导网格;要将网格化管理覆盖全市所有社区(村)。

中共的“网格化”管理,是将城市或乡村辖区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成牢笼式的单元网格;以街道干部、公安司法人员、社区工作者作为网格管理员,运用现代化信息手段,对网格内的一切人、事、物进行全面监视和控制。

大纪元还获得一份内蒙古的“网络舆情快报”,该快报揭示出,中共网信办在疫情防控中监控、查封的“不良信息”,其实是中国人在网络上披露、曝光的真实信息。

内蒙古党委网信办1月23日发出的“网络舆情快报”截图(大纪元)

内蒙古党委网信办1月23日发出的这份“网络舆情快报”显示,中共网络特工监控到,1月23日13:46分,新浪微博用户“@我也不知道是啥就一串乱码”上传了一张图片,该图片落款为满洲里市疾控中心发给锡林郭勒盟疾控中心的《关于一例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亲密接触者协查函》。函件称,一疑似患者1月18日从武汉出发,途径多地,最后抵达满洲里市,协请锡林郭勒盟疾控中心查控。

大纪元发现,微博上现已查无此人。

1月23日凌晨,中共肺炎始发地武汉市突然封城。大纪元等海内外媒体和医学界在调查后都发现,尽管中共早在武汉封城之前,就已经知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的高传染性,但依然秘而不宣,坐视500万中国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武汉,推动病毒扩散全国和全球。

中共利用网格化、雪亮工程和大数据监控民众

大纪元之前还获得山东、江苏等地的政府文件,揭示了中共借防疫为名,用网格化、雪亮工程和大数据来加强对中国民众的监控。

大纪元获得江苏省徐州市委政法委2月27日一份题为“网格力量铸成农村疫情防控铜墙铁壁”的文件,文件称“全面发动全市各级网格中心、2.6万名网格长和网格员”投入疫情防控。

大纪元获得的徐州政法委2月27日的汇报文件称,网格化管理在抗疫中的主要作用,是“加强宣传引导”,“开展涉疫矛盾调处和舆情引导”,尤其是要运用科技手段提升网格效能,“实现‘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模式转变”。至于收集、监控疫情信息,则只是网格化管理“重点信息全掌握”的附带效果。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要求加强对农村的控制。(大纪元)

而大纪元获得的山东省内部文件则直接揭示了,中共在疫情期间“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就是要加强农村党建、严打宗教及加强对民众的监控。

大纪元获得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印发《贯彻落实(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的实施意见》的通知。该文件称,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第一要务就是“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以推进乡村法治建设为名,加强对农村地区的监控。(大纪元)

该通知披露,另外一个重要任务是“推进乡村法治建设”,也就是强化对农村地区的监控,推进“平安乡村”和“雪亮工程”。以视频监控为主的“天网工程”和“平安建设”,是中共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的升级版。而“雪亮工程”和“平安乡村”又是“天网工程”和“平安建设”在乡村地区的延伸。

大纪元曾经获得一批山东省菏泽市司法系统的内部文件。其中,郓城县委政法委的一份内部文件称,自疫情防控警报拉响以来,郓城县充分利用雪亮工程平台,将“大数据+网格化”与社会综合治理、疫情防控工作紧密结合,织起一张严密“天网”。郓城政法委称创新了“视频监控+网格员”模式,其实就是借防疫时机来强化监控,将全县55个小区的1360路自建监控探头,全部收编,接入了县“雪亮工程”。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内幕】山东公文曝光 中共借防疫加强监控
中共采取大数据应对疫情 令人担忧侵犯隐私
【内幕】中共“网格化”抗疫的真相
【免疫良方】加男染疫住院 念真言神奇康复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