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家党谴责政府接触者追踪app步伐缓慢

2020年4月26日,澳大利亚政府发布了一款名为COVIDSafe的中共病毒(COVID-19)追踪应用程序,几个小时内下载量就有超过了100万人。(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卫生部427 日宣布,将在两周内推出一款帮助追踪接触者的自愿应用程序,利用移动数据追踪中共病毒(Covid-19)携带者的活动。国家党表示,两周时间太长了。

应用程序的第一个版本将允许预先注册,从而为政府部门提供用户最新的联系详情。

国家党卫生发言人迈克尔·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表示,新加坡政府几周前就为其应用程序提供了代码,卫生部应该采取更快的行动。他说,他不接受卫生部总干事阿什利·布卢姆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关于其接触者追踪系统现在处于“黄金标准”的保证。

在昨天的一份新闻稿中,伍德豪斯说卫生部长戴维·克拉克(David Clark)已经承认,“他不知道卫生部无法追踪到的Covid-19阳性病例密切接触者有多少”。他说: 卫生部长在我办公室的书面答复中透露,卫生部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这让人严重质疑政府是否做好了3级的准备。”

他表示,政府需要清楚地说明平均接触者追踪时长,以及有多少人没有被追踪到。高级别接触者追踪是新西兰进入3级警报所必需的措施之一。他说: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国家还没有一个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而澳大利亚已经有了,许多亚洲国家甚至已经使用一段时间。”

上周日,澳大利亚推出了COVIDSafe应用,几个小时内下载量就有超过100万人。该应用程序警告用户,如果他们与中共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有超过15分钟的密接触,就应向当局报告。

流行病学家阿伊莎.沃若尔(Ayesha Verrall)博士在审计新西兰接触者追踪能力时发现,只要该病毒仍然对健康构成威胁,新西兰的追踪能力就需要提高三到四倍。沃若尔博士说,卫生部迫切需要开发一款应用程序来帮助追踪病毒接触者。

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 昨日表示,她对联系人追踪应用程序的效果持怀疑态度,因为它需要很高的使用率。她说:“我们的重点一直放在正确的逐个联系追踪上(in-person contact tracing right),因为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依赖的,新加坡等地的追踪应用程序普及率不到20%。”  “我的观点是,我们不能完全指望应用程序,我们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在全球越来越担心追踪联系人可能导致大规模监控的情况下,新西兰通信安全局(GCSB)一直在就追踪联系人的问题与该国通信情报机构政府通信安全局(Communications Security Bureau)进行磋商。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