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云商城(下)

作者:罗柏·哈特(美国) 译者:颜湘如
他想要离开房间到外面去,随便哪里都好,但就是做不到。(shutterstock)
  人气: 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疾驰的巴士逐渐接近目的地,派斯顿很快地翻开手册,把保全的部分重看一遍。云集团显然有自己的团队,负责处理安检与生活品质方面的问题,若遇到实际犯罪的情况,则会联系当地的执法单位。他看着窗外连绵不断的旷野,不禁对当地的执法单位感到好奇。

巴士爬上一道缓坡,四周景象一览无遗,云集团园区也随之映入眼帘。

在他们眼前散布着几栋建筑,但是正中央,也就是在空中嗡嗡来回的无人机的源头,单独矗立着一座庞然大物,大到必须分段检视。面向派斯顿的那一面几乎是无比光滑、平坦。这栋巨大建筑与环绕四周的较小建物之间,有一些管道在地面蛇行穿梭,其建筑结构本身给人一种既幼稚又粗鲁的感觉,好像被人从空中随手丢下来,仓促堆成。

到目前为止一直在负责宣布事项的那名白衣女子,起身说道:

“各位,请注意。”

辛妮亚还沉睡着,派斯顿凑过去喊了一声:“喂。”

见她不动,只好伸出手指轻戳她肩膀,直到她醒来。她惊醒后坐直身子,眼神慌乱。派斯顿连忙举起双手,手心朝外。

“对不起。好戏要上场了。”

她用鼻子吸了口气,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像想甩掉什么念头似的。

“母云有三栋宿舍:橡树馆、红杉馆和枫树馆。”

那女子说道:“现在我要公布大家分配到的宿舍,请注意听。”

她开始念起一串名字。

亚塞利,橡树馆。

布朗逊,红杉馆。

卡森提诺,枫树馆。

派斯顿等着轮到自己,因为姓氏是“W”开头,还在很后面。终于听到了:橡树馆。他暗自覆诵了几次:橡树馆、橡树馆、橡树馆。

他告诉自己,他不会在这里待太久,这只是个临时停靠站,就像监狱理应也是。只不过这回他会坚守立场。

巴士驶向最近的一栋建筑,大大的方盒张着大嘴,车道延伸了进去。进入后,道路分岔成数十条,路的上方布满金属探测器,而几乎每一条路上都有无数联结车,在这些探测器底下谨慎而规矩地律动着。派斯顿没看到任何对向来车,出口想必有不同路线。

巴士靠右行驶,离开卡车进入专属车道,不受雍塞的交通影响急驰而过,最后来到停车场,停在一大群类似的巴士之间。带领众人的女子再次起身说道:

“下车时你们会拿到自己的手表。这会花一点时间,所以坐在后面的人先别急着起来。我们很快就会让所有人都下车。谢谢大家,母云欢迎你们!”

车上的人纷纷起身拿行李。辛妮亚继续坐着,凝视窗外的景象,主要看到的就是其它巴士,可以看见车顶上太阳能板的黑色表面,有阳光闪耀波动。

巴士外面有个高大男子穿着白色 polo 衫,灰白头发整个往后梳,整整齐齐地扎了根马尾。他身旁站了一个高大的黑人女子,头上包着紫色头巾,手上抱着一个盒子。男子会问一个问题,敲一下平板萤幕,然后从盒子拿出一样东西交给每个人,一个接着一个。轮到派斯顿时,男子问他的名字后查看平板,交给他一只手表。

派斯顿走到一旁仔细查看。表带是很深很深的灰色,近似黑色,上面有个磁扣。表带内侧有一系列金属片。当他戴到手腕上,扣上磁扣后,萤幕随即亮起。

你好,派斯顿! 请将拇指放在萤幕上。

讯息立刻被一枚指纹轮廓所取代。派斯顿用拇指按住萤幕,不一会儿,手表哔了一声。

谢谢!

接着:

利用手表前往宿舍房间。

接着:

你被分配到橡树馆。

他随着排队人龙来到成列的人体扫描仪,一旁有穿着蓝色 polo 衫、戴着蓝色乳胶手套的男女工作人员。其中一名蓝衣男子喊道:

“不能带武器。”

排队的人则一一将行李放上安检扫描仪,然后走进一台机器,高举双手,让机器绕身一周,接着才走出来领行李。

过了扫描仪有一个高起的平台,底下有好几条轨道,轨道前方设了旋转闸门。每道闸门上有个小小的黑色镜面圆盘,周围发出白光。大家往圆盘挥一下云表,灯号就会转绿,并发出令人感到安慰而满足的声音。轻轻地“叮”一声,温馨得像是在说:一切都会顺利的。

这时有一列子弹型电车进站,沿着磁轨行驶悄然无声,停止的力道更是轻盈得有如树叶落地。大伙成群上车,挤进拥塞的空间。车厢内有一整排黄色杆子供人撑扶,边上也有几个折叠式的博爱座,但没有人去坐。

电车飞快驶过幽暗地道,随后冲进阳光下。有几次急转弯差点将人抛飞出去。

电车放慢了速度,大大的染色玻璃窗灯光闪动,接着出现“橡树”二字,惨白的字体与窗外景致重叠。一个冷漠的男性声音响起,广播站名。

一下车便来到一座铺设地砖的地下车站,共有三道手扶梯,而手扶梯两侧都有楼梯。其中一道手扶梯故障,入口处摆了几个橘色三角锥,像牙齿一样。大部分的人都搭手扶梯,派斯顿却一把将袋子甩上肩,毫不在意地爬楼梯。上楼后是一个空旷的水泥空间,设了好几台电梯。其中有一整面墙嵌了大大的萤幕,正在播放巴士上那支介绍影片。

当母亲在儿子膝盖上贴绷带的时候,他的手腕哔了一声。

十楼D号房

至少挺有效率的。他走进电梯,发现里面一个按键也没有,又是只有一个光圈环绕的圆盘。众人一一往圆盘前挥动手腕,楼层号码随即出现在玻璃表面上。派斯顿也挥一下手,立刻出现号码“十”。

只有派斯顿一人在十楼下电梯。电梯门关上后,他赫然惊觉走廊上静悄悄。已经连续几个小时又是说话、看影片,又是搭巴士上路、被迫与陌生人近距离接触,能安静下来真好。四周是漆成白色的煤渣砖墙,一扇扇暗绿色的门,有一小块牌子指示了洗手间与房号的方向。字母顺序从走廊的另一头开始,表示他还得走一大段路,鞋子踩在晶亮的亚麻地板表面吱嘎作响。

来到标示“D”号房门口,他将手腕放到门把旁,低低的喀嗒一声。派斯顿推开了门。

里面与其说是房间,倒更像是拥挤的走道。地板和走廊地板是同样的坚硬材质,墙壁也是同样的煤渣砖粉墙。一进门右手边是厨房区:流理台上方有个内嵌在墙上的微波炉,还有一个小水槽和一个电炉。他打开一个柜子,看见一些廉价的塑胶餐具。左手边有一道滑门,打开一看,里面是个浅浅的长形衣橱。

经过流理台和衣橱后,左边墙面嵌了一张沙发床,底下有一些收藏柜。床垫是一种类似塑胶的光滑材质,好像是给还会尿床的孩子准备的。沙发床边缘有一小张卡片,说明可以将沙发拉出来变成床。

沙发床对面有一台壁挂电视,下方有一张狭小茶几,深度恰恰只放得下一杯咖啡。房间最里面是一扇装了毛玻璃的窗户,可以透光,窗子上也装了可以往下拉的百叶窗。

派斯顿将行李袋放到一系列箱子、折好的床单和一颗扁塌的枕头旁边。他往沙发床旁边一站,几乎伸手就能摸到两侧墙壁。

没有浴厕。他想到走廊上的洗手间指标,不由得叹了口气。共用浴厕。就像回到大学时代。但至少没有室友。

派斯顿的手腕又哔一声。

打开电视!

他看见沙发上有个遥控器,便坐下来,打开电视。电视机架得很高,他不得不仰着头看。有个娇小的女人穿着白色 polo 衫,脸上带着迷死人的微笑,站在一个与派斯顿住处相差无几的房间里。

“大家好。”她说:“欢迎来到你们的初级住所。相信各位看过住宿资料都知道,房间是可以升级的,但目前就先待在这里。我们已为各位提供一些基本用品,若还需要其它东西,可以前往商店添购。在母云的第一个星期,凡是购买住宿与保健用品,都能享九折优惠。之后,只要是在云集团网站上购物,也都能打九五折。洗手间位在走廊尽头,分男性、女性与中性。若有任何需要,请找住在‘R’号房的舍监。现在请各位放下行李,到处走走,熟悉一下你在云集团的家人。不过可能得先请大家看一下床上。”

她拍拍手。

“床上盒子里有指派的工作,还有相应的制服,在等着你们。”

萤幕变黑。

派斯顿端详床垫上的盒子。虽然盒子一开始就明摆在那里,刚才进门时却没注意到,因为他不想去注意。

红色。拜托是红色。

真的,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蓝色。

他拿起盒子抱在腿上,回想起监狱的日子。应征上那份工作后不久,他读到一篇文章是关于史丹佛做的监狱实验。有一群科学家找来一些人进行角色扮演,一部分演囚犯,一部分演狱警。虽然他们是一般老百姓,却都非常入戏,“狱警”变得强悍有威严,“囚犯”则会乖乖遵守他们其实没有理由遵守的规定。

这个实验在几个层面上让派斯顿感到不可思议,而最令他不解的是即使穿着狱警的制服,他也总觉得自己像囚犯。权威这双鞋对他来说太大了,会磨脚,要是跨得太大步还可能跌倒。

结果想也知道,当他打开盒子,看见的是三件蓝色 polo 衫。

衣服折得整整齐齐,质料平滑得像运动服。

他坐在那里瞪着制服看了许久,接着把衣服往墙上一扔,重重往后靠在沙发上,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粗糙的天花板。

他想要离开房间到外面去,随便哪里都好,但就是做不到。他抓起从巴士上带下来的手册,重新研究薪资结构。现在只希望能愈快离开愈好。◇(节录完)

——节录自《神秘云商城》/ 寂寞出版社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树上小木屋。(龚简/大纪元)
    自从我和麦肯一起到邻居家帮忙捆给牛吃用的干草那天算起,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从那时起,我和他便常常像时下年轻人所说的“厮混”在一起,共喝一杯咖啡──或者一杯滚烫的印度拉茶加豆奶。
  • 他最喜爱的话题都是关于上帝与创造,以及人为什么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他会眼睛一亮,嘴角上扬,露出微笑,而且忽然像小朋友般,疲惫消融了,人也变得年轻不老,兴奋得几乎无法自抑。
  • 距离此刻不远的近未来,凯莉思和麦斯相遇了。90分钟——这是他们能够相处的最后时光……如果生命只剩下90分钟,你会如何陪伴身边的挚爱?
  • 五杯酒,敬五个永志难忘、却无法再见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爱,形塑了他,又让他破碎?
  • 小时候没人教过我们怎么谈心,学校、教堂也没教,等到了三、四十岁,甚至是八十岁,就怎么也没法把话说出口了。工程师又不是一出生就知道怎么盖桥,那是要学习的技能。
  • 从前,有个男孩叫米罗,成天嫌日子很无聊。有一天,米罗回家后,在房里收到一个很大的礼物,是一个能带他到处游玩的“神奇收费亭”!于是,他开始了一次惊险刺激的奇妙旅行……
  • 在环境崩坏、失业率飙升的近未来,失能政府把统治角色拱手让给名为“云商城”的巨兽企业。云商城监控员工的心跳与行踪,以大数据达成最高效率管理。
  •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