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慧卿:港府干涉新闻自由

【大纪元2020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嘉丽、梁珍香港报导)香港电台(港台)记者3月28日视讯访问世界卫生组织(WHO)高级顾问艾沃德(Bruce Aylward),问到世卫会否重新考虑接纳台湾作为会员时,对方装作没听见,然后切断视讯。采访画面被许多美国知名媒体人转发,纷纷质疑WHO的中立性。然而,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商经局)却抨击港台记者有违“一中”原则,引发外界争议。

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4月3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世卫已经被中共控制,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卫生组织,而非世界卫生组织。商经局局长邱腾华是在干涉新闻自由,港台记者只不过问了一个问题,也没说台湾要独立,也与香港一国两制没关系,怎么就违反新闻约章,违反一国两制了呢?她觉得很离谱。香港电台应该拥有编辑自主、新闻自由,如果记者连提问的自由都没有了,香港就完全没有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表达自由。

她说,邱腾华现在骂香港电台,以后就可以骂全香港传媒。有些人以为藉疫情的黑暗面,就可以暗渡陈仓、做很多违反人权的事。“所以真的要靠新闻界,我希望你们要无畏无惧地继续去报导新闻。”“新闻界要加油,我们一定支持你们!”

她表示,不相信中国发布的疫情数据,中共没有透明度。目前世界上一些国家因为疫情出现很大困难,要提防中共乘虚而入,甚至把整个中国的管治模式推销给国际社会。香港也是,不要让有些人借着疫情,使他们的阴谋能够得逞。现在全世界忙于抗疫,都没有空管其它事,比如香港警暴问题。于是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就趁机想推动23条立法来管束香港人。

关于这次的立法会选举,民主派希望拿到35席或以上,刘慧卿谈到,这是考验香港人智慧的时候,立法会选举很复杂,希望民主派的人不要各自为政,民主就是要讲求沟通协调。她愿意看到年轻人参加政治活动,但是希望他们一定要了解香港的政治制度,不要盲目向前冲。如果因为票数分散而输给亲共一方,问题很大,支持民主派的香港市民也会很愤怒。

她还说,香港市民不相信林郑月娥。现在香港很多人因疫情失业,港府应该给予他们经济补偿。

去年的反送中运动令香港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目前香港人也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止抗争。刘慧卿谈到,香港的示威者经常都有,3月31日在太子站又拘捕了50多人。因为港警太残暴,这些事不可以一笔勾销。香港人的怨恨,香港人的愤怒,是不会完结的。有些香港人对于警暴,对于警察的看法,真的是不共戴天之仇。

她表示,因为中共政府的干预,现在在香港立法会里也无法沟通,完全不讲沟通,等于逼香港市民上街,逼他们反抗。香港人已生无可恋,民不畏死。她质问:“把香港搞成这样,谁是千古罪人?”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世卫被中共控制 港府干涉新闻自由

记者:商经局局长邱腾华抨击港台违反一中原则?

刘慧卿:商经局是管理香港电台的。大家都知道港台受到很多压力,一直被阴干(迫害),想兴建新大楼,因为保皇党反对,很多年都没有建成。港台很多新闻工作者很值得我们敬佩,因为在很困难的环境下他们还继续做公共广播,就是很独立的、不偏不倚、不是亲哪一边的。很多市民都很尊重和欣赏他们的做法。

最近这件事很是离谱。港台女记者唐若韫访问世卫的一个高层官员,讲全球疫情的事。因为台湾对这次疫情的做法引起很多人赞赏,所以她就问了一句“台湾能否进入世卫”,哇,对方好像听不到似的,再问就断了线。本来没什么事,他可以跟从他的版本去回答“由世卫成员去决定”,但他不是这样,而是很害怕。所以有人说世卫的人连台湾都不敢说,真是太差劲了。

这个视频播出来后影响很大,我在脸书上也分享了很多次。没想到昨天商经局局长无端端介入,说这个记者违反了新闻约章,违反了一国两制。不明白怎么就违反了呢?她也没说台湾要独立,也与香港一国两制没关系,所以觉得很离谱。这件事引起了国际的轰动。

世卫给人的印象,一个美国官员说它不是世界卫生组织,是中国卫生组织,因为被中共控制。中共政府(隐瞒)这么久、不早点披露这个疫情,李文亮医生死了,其他医生也想讲(出真相)但被禁止,所以搞到现在事情这么大。中国有多少人死了,有多少人受感染,它的数字不只是川普不相信,很多人都不相信。如果中共早点跟世卫讲,世卫早点向全球发出警示,现在就不会问题这么大。

幸好港台出了声明,广播处长梁家荣声明说他不同意邱腾华的说法。邱腾华叫他处理港台,但梁家荣说他不觉得有问题。我希望港台就是要这样,不要因为别人骂就退缩。因为邱腾华骂完后,我相信左派、亲共的媒体、很多人会一直出来骂。听说唐若韫现在受到很多攻击,有人还威胁要起底,真是很差劲。如果这么做,香港就完全没有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表达自由。

记者:您以前是资深的传媒人士,也做过香港记协主席。现在的新闻自由与你那个时候相比如何?

刘慧卿:现在当然差很多了。我在网台也有个节目叫《议会内外》。我最近特别邀请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上我的节目,话题是:什么是对香港新闻自由最大的威胁?当天谈的是警暴(警察暴力),有很多记者被警察打过、喷过(胡椒喷剂),有的被打得很伤,但是一个警察都没有被抓、被控告过。而示威者有七、八千被抓了,有的还被开庭控告。所以杨健兴认为对新闻自由威胁最大的是警暴。

现在还出来一个邱腾华(干涉新闻自由),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你(邱腾华)是管香港电台的,但香港电台不是被你管理后,就没有了它的编辑自主、新闻自由,所以他们的工会也发出声明,说他们没有了提问的自由。

台湾对这次疫情真是处理得不错,它自己控制了疫情。他们送口罩给其它国家,几千万个,一亿个都有。最近送了五百多万个给欧盟,欧盟主席在推特上表示感谢。所以台湾的国际知名度、声誉一直提升。可笑的就是中共送(卖)东西给其它国家,很多国家却退回去,说质量很差。

国际社会须提防中共趁虚而入

记者:您怎么看中共舆论战的发展方向?

刘慧卿:第一要看疫情在全中国是不是真受控了,会不会有透明度?因为很多人现在都不相信它发布的数据。以前香港人很熟悉的广州的钟南山,现在大家都觉得他讲话有问题。他以前讲的话,令大家觉得他是很独立、很有知识、很专业的。但现在他讲那个(中共)肺炎,发源地不一定在中国,人们都愕然了。

再有看看其它国家的情况,最近欧盟一些国家出现很大困难,意大利也好,西班牙也好,他们向欧盟其它比较有钱的国家求助,对方又帮不到他们,譬如说德国、法国,而英国又退出了(欧盟)。这时中国来送东西,如果中国送的东西真能帮上忙,当然很好,但是如果质素很差、要退回的,就是帮倒忙。但是中共见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就会趁虚而入,甚至把整个中国的管治模式推销给国际社会。其实在国际社会上,受到大家尊重的管治模式,是要有透明度,要有问责性,要尊重人民的意愿。

之前大陆网上都有人发声,尤其是李文亮医生死了之后,他们要将2月6日定为表达自由日,但是被压制了。中国的发展,无论政治、公民社会发展,主要是来自中国人民(自己的争取),在争取过程中有很大的牺牲。

4月5日维权律师王全璋(冤狱到期)应该被释放的了。维权律师是为中国人民维权,又何罪之有,为什么要关他这么多年,要他太太李文足和儿子受那么多苦。这些事中共都不去处理好。

记者:疫情之后,各个国家跟中国之间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吗?

刘慧卿:很难预测,其中美国的角色非常重要,如果美国在国际社会中,不再负起以往的责任,这个问题就很大,因为有人觉得中共就会趁机乘虚而入。很多人说,什么都不要搞了,最要紧的是搞好疫情。但是不要让有些人借着疫情,使他们的阴谋能够得逞,譬如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他满街去派防疫物资,说要推动23条立法。他们就是借着现在全世界都没有空管他们,例如警暴问题,他们怎样打人都没人管了,于是就推动23条立法来管束香港人。

邱腾华现在骂香港电台,以后就可以骂全香港传媒。所以有些人以为藉疫情的黑暗面,就可以暗渡陈仓、做很多违反人权的事。所以真的要靠你们新闻界,我希望你们要无畏无惧地继续去报导新闻。至于香港电台,我们更加要支持它,如果香港电台倒下来,香港很多其它媒体都会日子不多了。所以我们都要一起努力,你们新闻界要加油,我们一定支持你们。

忌各自为政 民主派想赢需协调

记者:何君尧除了推23条之外,最近还倡议将立法会选举推迟或取消;李慧琼也说要把登记选民的日期推后一个月。您怎么看?

刘慧卿:保皇党当然会忧心,因为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他们大败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很多香港选民史无前例地走出来投票,使得投票率达到7成多,这是从来没有的情况,尤其是在区议会选举。

当时保皇党、亲共候选人的得票率是上升的,所以中联办把错误的信息给了北京,以为保皇党会赢。但是做梦也没估计到,泛民阵营的得票率上升得更多。很多胜出的区议员是完全不见经传的,有一个区议员好像仅仅落区4个星期,也成功当选。所以保皇党很害怕,如果这次立法会选举输了,对他们而言就大事不妙。

因为区议会没有实权,而且政府还说区议会只可讨论地区的事,不能讨论任何关乎全港性的议题,很离谱。一些民主派人士希望在立法会争取到过半数议席,立法会有70席,如果拿到35席或以上就是个很重要的事。在任何一个国会里,一个党或一个联盟,要是拿到过半数的议席,就会有很大权力。香港的法律讲明,所有的法律都要经过立法会通过,比如财政预算案要立法会通过,终审法院法官也要立法会通过。如果你控制了一半议席,会掌握很大权力,所以保皇党就很害怕。

香港市民当然很希望有民意授权的议员进入立法会、并且占半数以上。有一个问题就是,立法会选举跟区议会不同。区议会是单议席单票制,谁票多谁就会赢。但是立法会选举制度很复杂。最大的区是新界东或新界西,只有9个议员,其它区更少。假如我住在新界东或新界西,9席,我只可以投一票,不能投9票。

因为去年11月很多人赢了区议会选举,有的是素人,他们雄心壮志,“区议会选举我都赢了,为什么不可以赢立法会选举,很多市民都想见到年轻的面孔,见到没有背景的那些人”,可能会一拥而上,使得有20、30个(候选)名单。但是保皇派很会计算,他们不会有太多候选人。

泛民这边很分散,上一届都是这样,新界西的票很散,使得何君尧当选,李卓人、黄浩铭、黄洋达都输了。如果把票集中起来,泛民这边可以赢得两席。所以说(选情)是很凶险的,一是那班人要自己想想,我够不够分量?如果我硬要去选,到时票源分散了,我赢不了,就得到几百票、几千票,这个人又几千,那个人又几千。左派(议员)看到了说,“他们这么分散,不如我们再出一个(候选人),趁机多赢四、五席。”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发生,很多的香港市民会非常愤怒。尤其是去年投票支持泛民的人,发现那班人这样不长进,不懂根据这个政治制度来变通,而是自己盲目地向前冲,使得整个阵型输了给亲北京的阵型,这是个大问题。所以这是考验香港人的智慧,和考验这班想从政的人的智慧,怎样去做好这个工作。如果到时真是赢了,35席36席,那会怎样?(中共)会宣布军管?还是中共便要跟大家坐下来商量了,因为香港人现在大部分不是要搞独立,只是表达他们的意愿。希望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去争取,我们不想血流成河,也不想再有七、八千人被拘捕。

记者:民主派面对未来的选举是不是需要坐下来,大家商量一下?

刘慧卿:民主派多年来都是有商有量的。只是新选出来的议员,很多是去年在那里(反送中)抗争的。抗争的口号,就是没有大台、没有代表、没有领导。有些人私下跟我讲不同意,比如想把事情做好,如果人人各自为政的话,怎么做的到?去年区议会选举,因有400多席,候选人没有那么多,那么你就赢了。但是立法会选举议席很少,大家要协调。

所以大家要了解这个情况,大家想要民主,而民主是要讲求沟通、讲求妥协、讲求协调的。当然民主也都要有我们的理想,有我们的原则。现在这样的情况,如果想拿35席36席,怎样才能拿到?市民去年选了你们这么多人进去区议会,就是想你们好好的做事。有些人跟我讲,“有些(新进议员)不是做得很好,糟了,下一届惨了。”我说上一次就是涌了很多人进去,下一届就退出来了。所以我很愿意看到年轻人出来参加政治运动,但是希望都要了解情况,不要口口声声说什么我们没有大台、没有领导、不用商量了、各自为政,当然不是这样。

港人不信林郑 港府应补偿失业者

记者:限聚令实施以来,对市民有什么影响?

刘慧卿:我没有听到太大的意见,因为市民现在很紧张疫情,不想自己和家人染病。其实香港市民是不相信林郑月娥的,虽然她最近又加了薪酬,变成全世界第二个高薪酬的行政首长,但市民是不相信她的。市民相信那些专家、医生和教授。其中一个就是梁卓伟教授、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他说一定要跟从科学的原则,不可以有政治操控。当然很多人觉得,不肯封关就是政治操控了。

香港市民希望政府补贴他们,学习英国政府那样,英国政府说,“全部停工,我们给你八成工资。”但是香港政府不是这样的,它补贴谁了?它补贴它商界的一些朋友,尤其是功能组别的选民,它不管其他市民死活,将来尸骸遍地怎么办?因为有很多人,几十万、超过一百万人会失业,市民希望政府出来支援这些失业的人,但是政府做不到。受损害的香港市民的家庭,政府应该在经济上补偿他们。

国际制裁威力大 香港官员很害怕

记者:美国很快就要出台《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报告,国际对香港的态度是怎么样?

刘慧卿:有很多人、很多示威者希望(美国)快些出来一个制裁名单。我也跟一些官员谈过,他们说这个名单暂时还没有,但有些(香港的)权贵去问他们,“我的名字是不是在你们的名单里?”所以这个杀伤力是很大的。还没动,有些人就已经很害怕。有些人已经卖掉了美国的物业,不想被冻结,所以是有杀伤力的。美国政府也公开说过,如果要制裁某人,要很多不同的部门同意才行,但如果某人做得太离谱,就会启动制裁。

上个月英国的上议院有一个关于香港的辩论,提出辩论的有一个是我的朋友,Lord Pendry(彭德瑞勋爵)。他说香港警察抓捕了三个人权人士,黎智英、杨森、李卓人,很离谱,不应该这么做。尤其黎智英是(香港)最大的传媒、民主传媒机构的领袖。他建议英国政府用相关的法律,去冻结香港侵犯人权之人的资产,或禁止他们入境。有一位全世界知名的关注人权的专家Lord Alton(奥尔顿勋爵),建议英国政府和美国合作,去回应中共打压香港人权的问题。

奥尔顿勋爵及其他一些勋爵都建议,给予香港BNO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持有人英国的居留权、或者英国公民的身份。英国政府官员回应的时候说,现在有36万人持有这个有效的护照。因为很多人拿了这个护照但没有续期,变成无效。无效不要紧,只要去续期就行了,就变成有效。根据他们的资料,总共有290万人持有这个护照。他们回答说英国政府在目前这个阶段是无意去更改。

我觉得不要有一个错误的期望,但是英国政府是有责任的,所以在国会辩论里大家会提出来,也没有人说“不要提了,我们英国政府没有责任”。前港督卫奕信勋爵之前说不能给(居英权),否则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但是英国政府负责此事的Lord Goldsmith(高仕文勋爵),上个月出来说,“我没有说过这些,你们不要冤枉我。我认为如果英国给予有BNO护照的人国籍,没有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如果香港市民希望英国政府多给香港一些支援,尤其是拿BNO护照的人要多些发声。

港警残暴 中共逼港人反抗 抗争不会完结

记者:去年的反送中令香港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香港的抗争会不会因为这个疫情而冷却了?会怎样发展?

刘慧卿:现在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没有心思说其它的,要先等疫情过去。但是香港的示威者是不等的,经常都有的,3月31日在太子站又拘捕了50多人。我2月份去英国时,和英国的官员、政界人士说,这件事是不会过去的,当这个疫情处理后,又会再来的。因为香港人很不服气,你拘捕了七八千人,一个警察都没有被捕。但是警察使用暴力的镜头,网上有市民拍的很多视频,很残暴,怎么可以一笔勾销。香港人的怨恨,香港人的愤怒,是不会完结的。所以有些市民对于警暴,对于警察的看法,真的是不共戴天之仇。我相信等疫情过了之后,很多问题会出来。

记者:香港市民保卫一国两制这条路应该怎么走?

刘慧卿:我是反暴力的,我是赞同要沟通的。现在在立法会也无法沟通,在区议会没什么沟通,我相信是中共政府和林郑月娥集团下了命令,完全不让沟通。这怎么能行呢,就是要沟通,要讨论,要妥协然后达成共识。否则就是把人逼上街,逼人用暴力。很多事是逼出来的,没有一个途径可以讨论,大家就唯有反抗。

现在这个反抗过程,(港人认为)我不怕输,我输得起,怕什么,我只是失去生命,反正生无可恋。搞成这样是为什么?把香港搞成这样,谁是千古罪人?所以林郑月娥需要把民情告诉北京,而不是扭曲事实。现在习近平也好,其他港澳办、中联办的官员也好,越搞越激烈,我相信这不是香港人想见到的,我也不相信这是广大中国人民想见到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钟剑华:藉疫情打压异己 港府负分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香港网媒:我们犹如战地记者
【拍案惊奇】拜登中国致富之路 美空军队徽秘密
【西岸观察】纽时曝料会冲击川普选情吗?
【十字路口】川普与拜登 中共最怕谁当选?
【有冇搞错】韩战70年 美国没败
【薇羽看世间】天选之子?阿米什人罕见投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