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麦燕庭:从凤凰卫视看清中共套路

人气 2202

【大纪元2020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香港报导)白宫4月6日的防疫记者会上,香港凤凰卫视驻华盛顿记者王又又以中共“大外宣”式的提问,引发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质疑,“你替谁工作?中国吗?”两人的对话引发外界热议。

香港记者协会前主席麦燕庭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王又又实质上在从事中共施予的政治任务,她的作法不仅像中共官媒记者,也像中共官员,“他们都是一样,‘一脉相承’,用偷天换日、偷梁换柱的方式,就是喜欢混淆视听。”

“王又又自吹自擂说大陆已经帮助了美国,提供了多少抗疫用品,阿里巴巴、马云又怎么……,这些陈述与后面的提问有什么关系?”多年记者经验的麦燕庭说,王又又在记者会上的表现不是专业记者该有的行为,不过却是中共官媒如中央电视台记者很惯常的问法。

“先讲自己的国策,讲了中共的立场之后,然后才开始问对方怎么看?怎么做?”她说,这种宣传作法也与中共的官员如出一辙。

然而王又又面对川普质问,声称自己来自总部在香港的凤凰卫视,是私人公司,急于撇清与中共的关系。对此麦燕庭表示,凤凰卫视的老板刘长乐,曾是中共第四十军军官,据她所知,电视台创立时一半资金来自中共。

而凤凰卫视在香港取得的是“非本地”电视节目服务牌照,名义上是香港传媒,实质是大陆媒体,“我的看法是,它就是一个内地的传媒,扮香港传媒在外面工作。”

麦燕庭表示,中共希望营造一个独立的、不是来自大陆的媒体,在海外替它宣传意识形态,发挥所谓的影响力。

而日前《香港电台》记者采访世卫组织(WHO)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问及台湾入会问题,事后遭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长邱腾华施压,称有违“一个中国原则”及《香港电台约章》中港台的目的和使命。随后林郑月娥也在7日记者会上表示赞成邱腾华在声明的立场。

“不要搞错,香港现在是实行‘一国两制’,你(邱腾华)现在只是讲‘一国’,而不讲‘两制’,你本身已经违反《基本法》了。”麦燕庭还说:“约章里写得很清楚,香港电台是公共广播机构,大部分条文是希望商经局局长支援它,为它争取资源,或者至少也要捍卫公共广播职能。”

麦燕庭说,从这个事件看出,打压是自上而下,也看到香港的新闻与言论自由空间被限缩得多紧。

她呼吁泛民主派议员尽力争取,使香港电台继续可以发挥它公共广播的功能。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凤凰卫视官媒扮港媒在美工作

记者:谈一下凤凰卫视这次上了国际新闻了。

麦燕庭:哈哈,通常记者成了新闻主角,都不是好事。

记者:记者叫王又又,可能是华盛顿记者,在香港就没有见过的。她问川普总统一些问题,最关键是川普反问她是不是为中国媒体工作,她说“我不是,我是香港的”。这个记者是不是违反了“一中原则”?

麦燕庭: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应该问她本人。我会由一个很实际的角度去看,她究竟是不是香港传媒?

凤凰卫视是在香港注册,在香港有总部,老板是刘长乐,也算是私人公司。单从字面看,她(王又又)回答美国总统川普的时候,没有讲错;但是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就知道她其实在做一些政治任务,(凤凰卫视)实质是大陆媒体,但扮成一个香港(的媒体),即给人感觉是独立地方的媒体。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它在香港做服务,又是私人(公司),看清楚它的底细,凤凰卫视现在拿的是一个非本地电视节目服务牌照,“非本地”,就是说不是香港啦。

它曾经申请过(本地电视节目服务牌照),但后来它自己撤回了,我猜它知道当中有一些问题,因为如果是香港的电视,要有香港人做董事,诸如此类很多法律的要求。多时候,大陆的那些人很容易想怎样就怎样,忘记了有法律规限。后来它自己撤回了。

凤凰卫视董事刘长乐 曾是中共军方人员

麦燕庭:至于刘长乐,他是个人(名义),不是政府。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刘长乐曾经是中共军人。据我了解,他在香港回归前即1996年已经成立(这个媒体)。最初成立的时候,据我了解,(中共)政府机构是有给钱的,差不多给了一半资金成立(公司);至于现在那些股权(分配),老实说没有人知道,而且问题是就算所谓有些股东是私人(背景),你也不知道那些股东是不是白手套。它名义上是香港传媒,实质上它的本质很明显不是(香港传媒)。

而事实上究竟有多少香港人收看,或者有多少香港人当它是香港传媒呢?据我了解不是很多。如果问记者就更加生气了。因为很多时候,尤其是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记者会,会分配一些所谓提问题的限额,内地有多少,香港可能有一个限额;但通常所谓给香港传媒,很大部分的机会就给了香港凤凰卫视。

大家就很生气,因为大家都知道凤凰卫视,一定不是由所谓香港利益或者香港人最关注的角度出发去提问题,这就等于白白失去了采访、问问题的机会。

如果问香港的记者,尤其走所谓中国线的行家,他们都很生气,他们总说“又扮香港传媒,拿了我们提问的机会”。由此可以看到,凤凰卫视本质是什么。

所以川普问她(王又又),她的答法,如果纯粹看字面,又不能够说她错;但实质上,大家都知道她并非香港传媒。我们的看法是,她就是一个内地的传媒,扮香港传媒,在外面工作。这当然跟当时中共中央想尝试把它的那个观点放在香港,以至海外,去发挥所谓的影响力。所以中央更加希望有一个所谓看起来不是大陆的媒体(替它工作)。因此就出现现在这个状况。想想有什么香港传媒,可以很早成为第一批在内地落地的电视台,由此可以想像得到,它有多大的特权,有多特别了。

王又又与川普问答解读 与中共官员同出一彻

记者:为什么她(王又又)又故意撇清跟中共之间的关系呢?

麦燕庭:应该讲,她不是想撇清跟北京的关系,而是想让人们觉得她是香港的媒体,是一个独立媒体。

王又又那个提问的本身,其实很像中央电视台的那些提问格式。一开始,她提问题用了约40秒左右,川普的答话内容和她的提问内容(Q和A)加起来,也只不过3分钟左右,还有一半是川普重复着他的答案。想想王又又的问题占了40秒,头20秒跟真正的问题是没有关系的,在那里自吹自擂,说大陆已经帮助了美国,(提供了)多少抗疫用品,阿里巴巴、马云那些又怎么,她讲了一大堆,讲了20多秒。然后川普说:咦,你这是Statement,是个声明,你在阐述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一个问题。

接着她才问了一个真正的问题,她引述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纽约时报》的讲法,(中美之间)要合作,接着她想问美国是否想与中共合作,但她可能认为问美国方面会太快了,于是她就问川普本身,在抗疫方面是否想与中共合作。川普就耍她说:我们刚谈妥了中美贸易协定,现在才刚刚落实,现在我先要看一看做成怎么样。其实川普是想耍她,不是正式的回答她的问题。

那么她见川普不回答她的问题,或者没有很正式的跟她讲在抗疫方面与中共合作,那川普就说“咦,你做什么啊,我已经正在回答你的问题,已经告诉你了,我们要看一看几个月之后怎么样,你还问这个问题”。

于是他便问王又又是不是中国来的?然后王又又就说:我是香港凤凰卫视的。接着,川普又问:是中国的还是私人的(媒体)?她回答是私人的(媒体)。

从字面上看,王又又也没有错,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凤凰卫视是什么底子。我相信川普也不会这么详细的知道凤凰卫视是怎样的媒体。如果跟他说中央电视台,他当然会知道的,凤凰卫视他未必知道。

接着他又再多讲一次他原来的答案。其实川普的这种做法是一般政客的回应。当然如果说他一开始,完全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就去质问记者的身份,那就是川普有问题了。因为不应该由于是来自哪里的记者,然后就得到一些不同的答案。但我看到整个对答的过程,川普并不是这样,刚开始时他的确在回答记者的问题,他只是不满意,说:“我听了你20秒,你还在讲东讲西的”。他当然有一点想中断那记者的发言,所以他认为对方好像在发表一个声明。所以,那个记者本身的问题,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话,会看得到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很惯常这样问问题,先讲自己的国策,讲了中共的立场之后,然后才开始问你怎么看?或者你会怎么做?最简单的,大家如果有空可看一看两会的记者会。

记者:是,那次“反白眼事件”的女记者都是这样,讲了很多奉承的话,令旁边的人都受不了

麦燕庭:对,大家可以想像得到这样的问问题方式,连一部分内地的记者都已经有一点点嗤之以鼻,因为确实不是很专业的在做记者应该做的事情,不是说记者提问不可以提及一点点的背景,但那些背景应该与你的提问相关,而在这件事情上我看不到她(王又又)之前的20秒钟所讲的内容,那些事实的陈述,跟她后面提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可以看到他们这样的做法,不仅像内地的传媒,也很像中共的官员,就是喜欢混淆视听。她(王又又)提到崔天凯讲什么中美合作,其实(如果)重新看看《纽约时报》崔天凯的说法,当初中美双方的领导人同意的事情和他们最后要求的事情是两回事;中美领导人,习近平和川普之前通过电话,双方都同意了什么呢?团结抗疫。但是崔天凯先讲团结抗疫,接着讲了两段话后,又说什么捐物资,之后才开始说要合作,其实是用一些偷天换日、偷梁换柱的方式,先插入自己的东西。大家前几天都已经谈完了要团结,现在你又要跟我合作了,而且大家已讲清楚到底要合作什么?就是首先在防疫方面,生产疫苗,接着讲了一些科技的合作;其实很明显的,你(崔天凯)将大家同意了的事情,(变成)你想偷偷的加入到自己的agenda(议程)里去,跟那个记者的做法是一样的,由这些事情已经可以看到了(他们是)一脉相承的,从传媒到官员都是一样的。

记者:所以美国之前驱逐中共代理人,是不是漏掉凤凰卫视?

麦燕庭:它(美国)所谓的打击,就是打击一大片的,例如中央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服务这些。因为很多(中国媒体)都是用它的名义进去,但实际上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它只要(在表格上)填写自己是广告代理人,你都不知道它做什么。所以美国要限制它,这些媒体为什么这么多人?我听说是100多人,几家公司有100多人驻外,只是驻守在一个国家里,想想那个情况是多么令人诧异呢。

是不是漏了凤凰卫视?可能凤凰卫视本身不是很多人。凤凰卫视在全球才2,000多人,它在五大州都有(驻外员工),不知道它在美国具体有多少(员工),所以很难说是不是漏掉了它。人数本身,最少对美国政府来说它觉得合理,它便不会理会。但是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特别是中央电视台,中央级的传媒记者,很多都是有外交背景的。我们想一想当年,为什么南斯拉夫那次击落事件,使馆里面会有记者呢。

记者:美国驻南斯拉夫的领事馆?

麦燕庭:美国射(中共)驻南斯拉夫的领事馆,后来大家都知道那个记者是懂得南斯拉夫语的,很明显是一直受到培训做这些事情,竟然在大使馆里会有记者在,他的家人也在里面,这很明显不是采访工作。

香港电台应坚持立场 公共广播角色拒绝妥协

记者:说说香港电台事件,港台、广播处长等最新的情况?

麦燕庭:我3月6日以支持公共广播运动成员的身份,与广播处长梁家荣见面。最近很多无论是官员也好,政治人物也好,用他们的标准或者用他们的政治诉求加诸港台身上,而港台也没有出来申述他们的看法,给人感觉是不是都听他们的了。

作为一个支持公共广播的人来说,我会觉得,虽然香港电台现在是一个公营广播机构,是一个部门,它的资源是受制于政府的,也有政治压力,其实这不符合联合国教科文对于公共广播的定义,但实际上它真是在做公共广播的事。

所以我们希望即使你的身份不是,你也要继续做公共广播的角色。所以我们去约见广播处长,希望他坚持立场,做公共广播,不要妥协。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他们自己机构里边有些声音,包括顾问委员会的一些要求,以及最近商经局局长邱腾华的说法。

第一,我们要问清楚(梁家荣),究竟他是否真的同意这个顾问委员会成立两个工作小组,去所谓处理投诉与编采准则的事情。因为大家一听到处理投诉,就是有具体的权力,已经超出这个顾问委员会作为咨询机构的角色。而且根据香港电台约章,包括怎样成立这个顾问委员会,当中说得很清楚,这个顾问委员会是一个咨询机构,它只是听取有关投诉的报告,不是自己去做事。

港台自己做完了便给你(顾问委员会)看今年港台收到多少投诉,多少成立,多少不成立,诸如此类的事情,也说得很清楚不可以干预港台的日常工作。我们与梁先生谈的时候,他也说他已讲清楚港台的立场。但是为什么有人会引述你(梁家荣)说你没有反对,梁家荣说:“顾问委员会都没有说清楚这个小组是做什么的,那我也无权反对他,是不是?”就等于,他在一间屋子里,再“㓥”几个房间,也不是违法的嘛,是不是?那也要先等我(梁家荣)看看“㓥”完房间后,你要我做点什么,你会不会弄坏我的水喉,或者是改动了水龙头、电线,不合规格了,我才可以出声啊。

我估计现在这个过程仍然在拉锯阶段,或者叫讨论阶段,最后阶段是什么呢?就是,看看他(顾问委员会)要求做些什么。而我们就很清楚告诉了处长,就是,无论他成立什么也好,它只能是一个咨询机构,只能听取报告,一定不可以自己去处理投诉,如果它可以处理投诉,就可以用他的标准去处理,是不是?如果让他这样做,那么这就真的很危险了。我们也相信处长听得到这个意思了。

事实上这是公约约章里的要求,我看不到为什么港台不去遵守,至于邱腾华(商经局局长)就比较难搞一点,因为怎么说他也是一个(负责监督)港台的政策局(局长),他也有权利去问你(港台)一些事。

但问题是,整件事情很不寻常,很不按常规。大家都知道政府部门之间有什么事情要谈,大家会关上门开会讨论有关事情,或者是你问我,我回答,你这样的建议能不能接受,不能的话,可不可以再改一改,诸如此类,三上三下才拿出来,甚至拿出来的这个所谓的建议,其实是内部两家谈妥了的。不会像这一次,有一个节目是这样,你可能有问过,但是你完全不是,就是说你听完就算了,然后自己出来做一个声明。幸好这次港台不肯妥协,说“我不觉得我有违背这个”,其实没有违背一中原则,对不起,我们现在说的是一国两制,没有违背一国两制,也没有违反《基本法》,更加没有违背这个约章,其实全部说清楚了。

而这一次也看到邱腾华的做法也是越来越像大陆的,香港是实行一国两制的,他之前自己也说香港要一国两制等等,但是突然间(态度)一转,就说“我觉得你(港台)节目内容与节目的表达,不符合‘一个中国’的原则”。为什么“一个中国”的原则突然跑了出来?还说港台因为这样所以不符合约章。这个约章只是说港台要增加市民对(“一国两制”)的认识,但不是“一个中国”的原则。对不起,不要搞错,香港现在是实行一国两制,你(邱腾华)现在只是讲一国,而不讲两制,你本身已经违反《基本法》了。就算不是越权或者破坏了这个约章,也在破坏部门之间的一些惯例,和破坏了部门之间的一些合作。

其实港台和商经局之间有一个架构协议,就说明了大家的关系是怎么样,你现在这样破坏了这些东西,竟说港台不符合“一个中国”的原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标准,当然是不适当的。而你以一个上司的身份公开骂你的下属,那不就是摆明在施压吗?这个约章说明了,作为商经局局长,当然应该是监察港台的运作,但是看看约章大部分的条文,大部分是希望你支援它,为它争取资源,或者至少你也要捍卫那个公共广播职能,是不是?约章里面写得很清楚,香港电台是公共广播机构,你不可能像别的建制派,好像彭长纬他们这样说,“我现在只跟你讲公益广播”,不是的啊,约章里面写了它是公共广播,你就应该以一个公共广播机构的态度来对它,你不但不帮忙挡着这些压力,还踩上一脚,自己也跟着骂。以一个长官的意志随随便便就加进一些新标准,你说这怎么能不损害香港的言论自由呢?

记者:而且大家都认为这是剥夺了记者发问的权利。

麦燕庭:因为实际上,如果你再看一次(港台于3月28日发布的一则访谈Dr.BruceAylward的影片)的内容,那个记者只是在提问,问台湾现在(防疫)做得那么好,世卫会不会重新考虑它的会籍?问得很正常。

官员开口欲停港台 港人忧逐步失自由

记者:提问都没有什么预设的立场。

麦燕庭:如果由CCTV(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的记者来问,问题可能就是“世卫的会员,成员是以国家作为标准,你是不是觉得台湾不应该加入”,就会有预设的立场,但是港台记者没有。

事实上整件事出来后,我听到最多就是说“问都不行”,大家都看到那个言论自由空间收得多窄。而且最惨的是,看得到这样的打压是由上而下的,看到这是一个政策来的。为什么我这么说呢?除了通讯事务(管理)局豁免了免费电视台,不用港台去播放他们的节目,这个如果不是大家谈好了,或者有上面的意思的话,通讯事务(管理)局都不会这样。

想一想,无线电视讲了几年,讲到今年1月才正式递了建议进去,看到很明显,很可能说不定已经有人和它开了绿灯,接着那个顾问委员会不断的出来制造声音,再接着就是商经局(邱腾华)自己说,商经局自己说完后,林郑月娥自己重申一次,“我支持邱腾华的说法”,然后还说,在立法会讨论这个财政预算案的时候,邱腾华局长和广播处长都会出席,到时候他们会再讲。

我相信之前打开口牌(都已经说好了)说要撤走港台的节目,缩减港台资源的那些议员就一定会开火,继续开骂,我希望到时大家看清楚,泛民的议员也都努力的去维持着这个财政预算案,尤其是要确立现在是不是有进一步的空间,可以多给一些资源港台做公共广播,而不是去撤走它。撤走一些你觉得不喜欢的节目,简单来说,你觉得不喜欢的你就要撤走了它,这些这样的长官意志,是使香港人很担心的。所以议员更加要去保护公共广播的空间,现在第一步,最起码要先确立了香港电台的空间,至少不要让香港电台“死去”,不要这么快让它被“阴干”,尽量希望可以争取空间,使香港电台继续可以发挥它的公共广播的功能。

记者:商经局(邱腾华)突然说港台记者违反“一中原则”,这种说法大家都很少听到。是个人的表述,还是受到上面的某些压力才这样讲出来的?

麦燕庭:很难说,我不是他肚里的蛔虫,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可以理解的是,至少所谓这种表忠、跳忠字舞的表现会越来越多。

我不管他(邱腾华)的压力来自哪里,哪里向他授意,但至少去到特首以至三司十四局局长可能都说不定有这样的想法,日后可能大家会更加多这种要求。而且7日早上林郑月娥的那种讲法很使人害怕,她说“香港电台作为一个部门和作为一个传媒,它应该是坚守一国”,啊,传媒,那么就是我都有份了。

这就是一点一点的将他们的意思和要管的人或者机构扩大,最初因为你是部门,你是公共广播机构,所以你有约章,你要这么做。现在已经又多了一步了,除了这个电台是部门,还是传媒,如果是传媒都要这样做,那么我作为传媒(记者)是不是都要这样做,是不是?其实是将这个规管,或者要做这个支持“一个中国”的事情,扩展到所有传媒,这其实很危险。

可以看到这种讲法,即使没有什么压力,他自己都会自动自觉,如果他想表现,他就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事情正损害了香港的自由。

其实林郑月娥,她作为特首也有错,因为香港的特首是双负责制的,她既要向北京政府负责,也要向香港人民负责,要是不偏不倚,没有偏废,很明显她现在就是偏向于北京,废了香港人的利益,所以她本身是失职的。我觉得她是应该要道歉,要澄清这些事情,如果她真的造成了一些错误的理解,她应该向市民道歉。#

责任编辑:王堇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珍言真语】薛浩然:炒作23条是借机大做文章
【珍言真语】刘慧卿:港府干涉新闻自由
【珍言真语】卢楚仁:美元太强 或引货币危机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