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Cole – The Voyage of Life

汤玛士柯尔的“生命之旅”

作者:Wei J C
Thomas Cole,《生命之旅-童年》( The Voyage of Life – Childhood ) , 184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Washington DC, 133 X 198 cm ,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8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华盛顿DC 国家画廊长年展出汤玛士柯尔(Thomas Cole)的四幅大型油画“生命之旅”(The Voyage of Life)。站在这四幅画前,脑中不断涌现许多讯息,非艺术的多过艺术的。都是有关这个年轻国家里那些开疆辟土的人……

关于汤玛士科尔

汤玛士科尔一八〇一年生于英国,十七岁时与家人来到美洲大陆,没有受过正统绘画训练,却被视为美国哈德逊河画派(Hudson River School)的创始人,他把欧洲尤其是德国浪漫主义的风景画画风与技巧转换成北美的大山大水。柯尔生于英国却是像早期典型的美国人自学而成,他与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 同是十九世纪中叶的超验主义者(Transcendentalist),他们身体力行用绘画诗文和宗教信仰传达了“美国精神”。而英国成长的经历与教养背景,给了科尔另一种视角。他的人物画并不像学院派训练出来的准确,但是风景画却能让人屏息凝神,荡气回肠。

他定居于纽约州哈德逊河谷,科尔是第一个探索这片土地的人,他坐着汽船在山谷中旅行,进入山区,并在那里绘制令人叹为观止、鼓舞人心的风景画。除了家乡卡茨基尔和阿迪朗达克山脉(Catskill&Adirondack)的美景,他也用画笔记录下美国十九世纪中叶的田园生活。他的风景画带着淡淡寓言式的哀愁,在那个时代他已经在绘画中提出自然将被毁坏的预言,人类的科技文明在破坏着自然界景观。 柯尔是个有着基督教义信仰的人,他认为这些开发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违背了上帝的旨意,他的作品,暗示着一种审判或灾难可能迫在眉睫。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也是美国最早的“环保”主义者吧!

一八四八年,柯尔逝世于他热爱的卡茨基尔的家,只活了四十七年。

生命之旅”(The Voyage of life, 1942)是他晚年的作品,也是他总结一生的信仰之作。四幅画作分别为人生的四个阶段:童年、青年、中年、老年。

Thomas Cole,《哈德逊河上阳光明媚的早晨》(Sunny Morning on the Hudson ), 1827, 90 x 132.52 cm , Oil on canvas, Museum of Fine Arts(Boston)(公有领域)

关于生命之旅的童年(Childhood)

在一座陡峭山峰之侧,一条溪流从深深的洞穴中流出,山峰隐藏在云层里。从洞穴里划出一条船,船由天使主导航行。金色的船头与两侧被雕刻成天使的形象,船头的雕像手中高捧计时器,船上装满花蕾与花朵,船中乘载着一个带笑的婴儿坐在天使的前方,航行中的船不论朝哪个方向、哪条路线去,都将受阻于两岸茂密的牧草和遍布的鲜花。前方太阳冉冉升起,绚丽的光芒照射着群山与金色的航程。

黑暗的洞穴,是我们尘世的起源和神秘过往的象征。

有“沙漏计时器”领头的“船”,描绘了我们在时间里所承受的流年偷换。“船”在这四张图里是不变的主题。童年之船沐浴在清晨的玫瑰色光中,繁茂的花朵植物是儿时生活欢乐的象征。密集的小沙洲和局限的场景,表达了童年的狭隘经历及其快乐与欲望的本质。画中前景是埃及莲花象征着人类的生命。欢乐和惊喜是童年特有的情境。

生命之旅的青年 (Youth)

这条溪流来到一个场景,富裕的树木遮蔽了河岸,青翠的山丘形成了高山。前一个场景的婴儿已成为一个稚嫩又带有些男子帅气的青年人。他现在独自驾驶着船,并且自己掌舵。守护天使在岸上,跟他挥手告别。男子信心十足和热切期望的身形,朝向前面上方一座云气建造的城堡,那是青年的梦想国度。守护之灵在溪流的岸边,带着严肃而温和的神情,似乎正在呼唤浮躁的旅行者“放慢速度”。美丽的小溪带着船只向空中的宫殿而去,远方有个转弯处,在树下惊鸿一瞥处,有个迅速直行而下的岩石峡谷。而年轻的旅者却只顾凝视着上方那云气结集的圆顶建筑,无视于未知与险恶正在转弯处等候他。

这幅画描绘的风景是——清澈的溪流,高耸的树木与山脉,无限的距离和透明的氛围——青春的浪漫之美。但什么是真实的?华丽的云朵宫殿,其最辉煌的圆顶也只有一半显露出来,在青年眼中它却真实而高大,是青春追逐的梦想。云中水晶般的圆顶是向往荣耀和名望的标的,然而在名利的追逐过程中,往往忘记了时间是如此的快速,当时间之流一扫而过,只能随着急流流向永恒的大洋。

Thomas Cole,《生命之旅-青年 》(The Voyage of Life –Youth), 184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Washington DC, 133 X 198 cm ,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公有领域)

生命之旅的中年 (Manhood)

风暴和云层笼罩着崎岖而沉闷的景观。在令人惊悚的光线中,船身正趋近即将到来的悬崖。湍急的溪流猛烈地冲向黑暗的峡谷,卷起层层浪花,飞向薄雾笼罩的海洋。船在湍急的水域中浮沉,航行者已是一个中年人,正在恳求上天施予援手帮他摆脱险境。乌云中隐现的恶魔在空中盘旋,守护天使却平静地坐在云端,看着这位受到惊吓的航行者。

“麻烦”是成年时期的特征。在童年时代,没有挂念与责任;在青年时代,没有绝望一词。只有当经验告诉我们世界的现实情况时,才能领会到早期生命的金色面纱,以及人到中年的深刻而持久的悲伤。在这张图画中,阴沉黯哑的音调,相互冲突的元素,被暴风雨撕裂的树木,都是寓言;依稀可辨的海洋,描绘了航行者正在接近生命的尽头。生活中的各种诱惑使人陷入了困境。旅行者谦卑的向上苍祈求,表明他依赖一个高级生命的援助,信仰使他相信能免于近在咫尺的灾难。

Thomas Cole,《生命之旅-中年》(The Voyage of Life – Manhood), 184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Washington DC, 133 X 198 cm ,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公有领域)

生命之旅的老年(Old Age)

茫茫云彩在浩瀚的午夜中肆虐。在世界最后一片阴霾的海岸中,可以看到几块贫瘠的岩石。这些形成了河口,被风暴打碎的船,破碎了的沙漏计时器在深水中滑行。航行者现在是一位老人,云层中有一个开口,老人仰望着一道从云层中直射出来的辉煌光芒,天使们看着下方阴深的地界,仿佛是欢迎老人来到不朽生命的避风港。

生命之流现在已经到达了海洋,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里安歇。到了晚年,对世界缺乏兴趣,画里的周遭不再有任何绿意生机。破碎的船只和沉落水中的计时器,显示时间将结束。肉体存在链正逐渐消失,心灵却瞥见了不朽的生命。天使的现身,直到航行者失去知觉,向他显露出来是满脸喜悦的面容,老人终于到达从未见过的奇异场景。

Thomas Cole,《生命之旅-老年》(The Voyage of Life – Old Age), 184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 Washington DC, 133 X 198 cm ,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公有领域)

结语

看这四幅画让我想到南宋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短短几句就把人生三个阶段的情境说完,只是说得太透了,少了留给读者的想像空间。在我看来,柯尔的四幅画表现的也是一种对生命的感叹,人来到尘世中的一种纠结过程,最终仰望与安息在神的救赎中。

十九世纪中叶的美国无疑是个蓄意待发的年代;在麻州(Massachusetts)有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诙谐的演说与诗文;康科尔(Concord)的华尔登湖畔(Walden)有大卫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在那里种豆子;哈德逊山谷中则有汤玛士柯尔埋头画着新大陆的锦绣山川,为这年轻的国家创造出一种有别于欧洲的新的视觉语言。柯尔的哈德逊河画派一直影响着后来的美国风景画家。虽然他从来没有以什么画派自居过。@#

Thomas Cole,《失乐园》(Expulsion from the Garden of Eden ), 1828, 100.96 X 138.43 cm, Oil on canvas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Massachusetts(公有领域)

——转载自《艺谈ARTIUM》 https://artium.co/zh-hant/node/141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漆器珍贵与耐用之特性,发展出独树一帜的漆工艺,是东方文化的精髓之一。“台湾茶文化与漆工艺结合,是翻转、是重生”,于是黄佳隆开设了“漆器茶道具制作教学”课程传承这项古老技艺。
  • 对文艺复兴艺术感兴趣的人很快就会熟悉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这个名字,他不但是佛罗伦斯的建筑师、艺术家,还是艺术史学家。1568年瓦萨里汇编的《艺苑名人传》(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是文艺复兴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著作。16世纪意大利许多顶尖的艺术家都是他的友人或熟识。朋友圈里也有很多人认识15世纪的艺术前辈。
  • 列奥纳多的离去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无比悲痛,因为从未有人给绘画带来如此高的荣耀。他俊美夺目的外表能为每一个忧虑的灵魂带来宁静;他辩才无碍的言辞可以折服最为顽固的头脑。他的体力可以压住爆发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拧弯门铃铁环或马蹄铁,就像它们是铅制的一样。他是如此宽宏大度,身边聚集了众多朋友,只要其拥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论贫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笔一画让最卑微平凡的处所熠熠生辉;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让佛罗伦萨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礼物,而他的辞世则给这座城市带来无量的损失。
  • 列奥纳多新圣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厅”(Sala del Papa)的墙上绘制《安加利之战》(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图,以表现米兰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将尼古洛‧皮钦尼诺(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构思了一群骑兵争夺军旗的场面,他设计这一场面时的奇思异想,公认此画为技巧高超的杰作。
  • 那些看到列奥纳多制作的巨大黏土模型的人发誓说,他们从未见过比这更优美、更精湛的东西;这件模型一直保存到法国人跟随法王路易开进米兰、将其打成碎片。他为这件雕塑做的一件公认完美无瑕的蜡制小模型也佚失了,同时丢失的还有他通过研究创绘的一本马匹解剖学图册。
  • 达·芬奇这位天才的想法非同寻常:为了使画作具有最强的浮雕感,他在阴影的暗度方面致力探索,寻找可以画出更深阴影、比所有黑色都暗的黑色,以衬托光的明亮。最终,这种方法让画面如此深暗,以致没留下一丝光亮,更像是为表现夜晚的效果,而不是白昼清晰分明的特点,这一切都源于对更强立体感和艺术完美极致的探寻。
  • 完成了第一个房间的《雅典学院》后,拉斐尔在教宗儒略二世心目中的地位更是无可替代。教宗请他继续绘制接近大厅(Great Hall)的第二个房间。而此时的拉斐尔,已经名声大噪。拉斐尔用油彩为教宗儒略二世摹绘了一幅肖像。这幅肖像画绘制得惟妙惟肖,须眉欲活,凡看到此画者都动魄心惊,满心叹服,有如看到真人。
  • 列奥纳多受托设计一幅门帘的图样,表现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犯下原罪的情景;这幅门帘将在佛兰德斯用金线和蚕丝织成,然后赠给葡萄牙国王。他用油画笔和明暗对照法创作,以铅白色表现光芒;草地上花木繁盛,还有一些动物;事实上,他的勤奋、忠实于自然,加之神圣的智慧,使画面完美得无以伦比。画中有一棵 ,以“前缩透视法”绘制的叶子与四面开展的枝条都如此充满爱意,让你不由心中感叹:怎么会有如此耐心的人。
  • 琅琊王氏虽是豪门世族,但家族成员并非庸碌无能之辈。他们身居高官显位,或入则为相,或出则为将,可谓东晋国之柱石。琅琊王氏既是簪缨显宦之门,也是书法名门世家。
  •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又译作:达文西)除了从未被充分赞美过的躯体之美,他的所有举动都蕴有无限优雅;他的天才如此伟大,且发展迅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能迎刃而解。在他身上集合了强大的体力、灵巧的身手,以及永远雍容高贵、宽宏大度的精神与勇气;他声誉日隆,不仅在生前备受尊崇,身后更是流芳百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