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系列连载】进化论是怎样被判死刑的(四)

作者:张维克(DNA解码科学与信仰联盟)

科学家发现,人的意念能改变DNA的状态,可能影响癌症病情。

科学家发现,人的意念能改变DNA的状态,可能影响癌症病情。(pixabay)

人气: 3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02日讯】

五.谁是欧洲人的祖先?

在寻找祖先方面,进化论者的思想方法和认定北京猿人是中国人的祖先是一样的,都是从头盖骨之类的化石的测量来决定的。

1856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Dusseldorf)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NeanderthalRiver Valley)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具类似人的骨骼化石(包括头骨和部分体骨),尼安德特人由此命名。以后在欧洲各地,发现了更多同类型的骨骼化石。在很长一段时期,考古学家认定他们是欧洲早期智人的代表,是欧洲人的祖先。

怎样确定他们的血统呢?以“形体比较”的考古学,在确定血统关系上是不可靠的,不能做出血统关系的准确判断。与其相反,DNA解码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

根据上百万的欧洲居民和居住在美洲的欧洲移民的DNA样本测试,他们的父系祖先是M168标记的男人,他们的母系祖先是L3标记的女人,如我们在本系列文章(一)中的分析,他们都是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的后裔,无一例外。这就使得寻找欧洲人的祖先有了目标。

1. 尼安德特人不是欧洲人的祖先

2000年3月,由英国的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等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们,在自然期刊上发表了题为“北高加索地区尼安德特人的DNA分析”的文章,用线粒体DNA的分析,确定了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没有关系。

该研究团队分析了两组尼安德特人的DNA样本,一个来自俄国高加索地区的Mezmaiskaya,该样本经由碳14检测,确定为2.8万年前尼安德特人的遗骸;另一个样本来自德国尼安德特河谷的Feldhofer洞穴。

将这两个样本的线粒体DNA序列与人类的剑桥序列相比较,发现有很大的差异,他们的结论是:“系统谱系的分析把德国和高加索两处的尼安德特人合并为一个支系,他们有别于现代人,表明他们的DNA类型对现代人类的线粒体DNA库没有贡献。”[1]。这就是DNA解码给出的结论。

那么,在过去曾经生活在欧洲过的古人或古猿人,他们是什么类型的人呢?那些克罗马农人是欧洲人的祖先吗?所幸,通过DNA的解码,这些问题都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2.克罗马农人是欧洲人的祖先

(1)考古发现的克罗马农人

1868年,在法国西南部的多尔多涅区、莱塞济镇(LeEyzies,Dordogne, France)附近,一个名叫“克罗马农”的岩崖里(Shelter Cro-Magnon),发现了5具人类骨骼化石,其中包含了2具男性、2具女性和1具小孩遗骸。与人类化石一起发现的还有大量的石器和海生贝壳,其上有打穿的孔洞,显然是作为装饰使用的。以后还在欧洲多处相继发现一些类似的化石,他们在骨骼形体比较上十分相似,统统被称为“克罗马农”人。

在英国、英格兰岛南端的托基镇(Torquay),有一个古老的洞穴,名叫肯特洞(Kents Cavern)。1927年,该地的托基自然历史协会的考古学家,在洞中发掘出一个人类的上颌骨化石。经比对分析牙齿的结构,确定为克罗马农人的遗骸。2011年进一步的研究结果,估计他们是生活在4.42到4.15万年以前,这是至今发现的最早欧洲现代人生存的证据。

(2)克罗马农人线粒体DNA解码

非常幸运,克罗马农人留下了他们的DNA样本。在意大利南部,有一个名叫里尼亚诺·加尔加尼科小镇。小镇的附近,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考古遗址,佩格利斯洞穴(Paglicci Cave)。在洞穴中,发现了大量的旧石器时代的工具、人和动物的遗骸以及壁画。并在这里建立了里尼亚诺·加尔加尼科博物馆。

2003年,在洞穴中发现了两个人的骨骼。经鉴定,这是一个小男孩和一名年轻女子的遗骸,他们都戴着鹿骨或鹿牙齿制作的装饰品。经考古学家的鉴定,确定他们是生活在2.8万年前的克罗马农人。更令人兴奋的是从遗骸的一片胫骨中,成功地提取了线粒体DNA的样本,这个样本被命名为“Paglicci23”。从这个样本中,得到了线粒体第一高变区HVR1的DNA序列。2008年7月,意大利的佛罗伦斯大学、费拉拉大学等研究部门的科学家,发表了一篇论文,标题是:“一个没有被污染的2万8千年前克鲁马努人的mtDNA序列”[2]。

在线粒体高变区HVR1的330个位点上(从16,037到16,366),仅仅只有8个点的突变差异。这样的差异和现代人与剑桥序列的差异也是非常接近的。结论是:“这个遗骨个体携带的mtDNA序列仍然普遍存在于现代欧洲人中,它根本上不同于那个时代的尼安德特人的mtDNA序列。这个序列展示了从克罗马农人到现代欧洲人、跨越2万8千年的连D续性家谱”[3]。

一个困扰着考古学家几百年的问题,就这样被轻易地解决了。由此可以看到,在人类学研究中,DNA解码是最有力的武器。

3.尼安德特人哪里去了?

尼安德特人是曾经活跃在欧洲的石器时代的人,在30万年到6万多年前的漫长岁月里,他们曾经是欧洲最强大的主“人”。大约在6万多年前,由非洲迁移到欧洲的现代人,其中包含了克罗马农人,与尼安德特人相遇。他们两者之间,发生了怎样的征战,我们只能进行猜测。

有些善于想像的人,根据他们的猜测写出了不同版本的故事,电影“火之战”(英文Quest for Fire,1981年制)和电影“最后的尼安德特人”(Ao,the last Neanderthal,2010年制作)就是它们的代表作。无论如何,事实是自从现代人来到欧洲之后,尼安德特人逐渐缩小了他们的活动范围,而后退到了欧洲的西南部,最终在2万年前,完全地消失了。

4.欧洲人来自非洲的DNA编码的见证

2005年,启动了一项多国合作的庞大项目:“基因地理工程”(Genographic Project)。这项计划由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等10个研究机构参与了研究。到2010年,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收集10万人的DNA,并基于这些资料,描绘出了人类的迁徙地图。从非洲以外地区现代人的DNA看到,最早走出非洲的是:DNA标记M168子孙、M130和M174的后裔。他们离开非洲的年代,大约在8万年前。有关迁徙的年代和路线,请看网站:“依据DNA编码的物种起源学”[4]。

参考文献:
1、Igor V. Ovchinnikov, et. al., Molecular analysis of Neander- thalDNA from the northern Caucasus,Nature, Mar.30 2000
2、David Caramelli, et. al., A 28,000 Years Old Cro-Magnon mtDNA Sequence Differs from All Potentially Contaminating Modern Sequences ,PLoS ONE ,July 2008
3、http://www.bydnacoding.org/CHT4-P1.html
4、http://www.bydnacoding.org/index.html

责任编辑:乔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