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与中共】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 (2)

文/吴沃

图为2017年甫落成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0日讯】面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威胁,法国人陷入了深思。“我们为何走到了这个地步?”法国著名演员兼导员林顿(Vincent Lindon)在5月6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上文(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 (1))提到法国助中共建P4实验室,过程长达14年,其中涉及的中方人物又是与法国有着种种联系。

P4实验室是什么?

在继续法国的故事之前,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P4实验室的来源。P4法语意为“第四级别病原体”(pathogène de classe 4),国际上同类的英语叫法为:BSL 4(biosafety level 4),专门针对高度危险且尚未有疫苗的传染性病毒。

1967年,德国研究人员在马尔堡(Marbourg)的贝林工厂(德灵公司的前身)里从非洲绿猴身上提取肾细胞生产疫苗时发生了意外事故,造成31人感染了青猴病病毒(Marburg),其中7人死亡。自此,国际上建立P4高度安全的实验室来研究危险病毒。

最早的P4实验室是在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中心诞生。

1999年,法国在里昂市落成了P4 Jean Mérieux实验室。该实验室下属法国国立卫生与医学研究所(Inserm),是法国唯一一个民用性P4实验室,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技术。2015年,实验室得到扩建,成为全欧洲规模最大的P4实验室。也正是在这个实验室的协助下,中共成功建成了武汉P4实验室

江派手下牵线 中共投入4000万欧元建武汉P4

武汉P4项目的中方第一牵头人是陈竺——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他曾毕业于巴黎第七大学,并在巴黎圣路易医院(Hôpital Saint-Louis)接受过培训,期间他所在的医院部门的Degos教授是希拉克的一位亲戚。随后,法国时任总理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与陈竺会面商谈P4项目。胡锦涛上台后,2004年10月,希拉克在访问北京之时,以抵制新兴传染病为目的,和中共达成了合作兴建P4项目的决定。

据法国信息台(FranceInfo)4月17日文章透露,陈竺是江泽民的“朋友”,实质上他是江泽民重用的手下。陈竺在武汉P4实验室的项目中,从提议、立项、选址、建设、直到竣工,全程参与。中共投入了4000万欧元。

法国方也有人对该项目提出反对,法国对外安全局(DGSE)怀疑中共要为其拥有的5至7个P4实验室寻求技术装备。据《费加罗》记者拉塞尔获得信息,当时一位负责跟踪该项合作的法国外交官员表示,“我们知道其中的风险,并料想到中方会很快将我们从项目中赶出来。我们估计向一个拥有极权的国家提供如此高端的技术,法国有可能遭到反击。”但这些官员的担忧并没有成功阻止项目的进行。

中共违约 武汉P4独自运作 安全不达标

2008年,项目由里昂富商梅里埃(Alain Mérieux)和陈竺成立了指导委员会推进,2010年,萨科齐政府向世卫(WHO)申报项目动工。梅里埃是一名制药工业家,兼政商于一身,他成立了梅里埃研究所和基金会,个人财产高达52亿欧元。

建P4实验室,其技术安全要求之严格,好比法国的核潜艇技术,需要高度的密封性。2018年7月29日,《巴黎人报》获得特权参观了里昂的P4实验室,该报记者形容,那里的安全措施好比一座诺克斯堡(Fort Knox,美国陆军基地),如果其中一个病毒泄露出来,就足以引起一场大灾难,那真是一个“病毒核弹”。

武汉兴建P4时,一度有15家非常专业的法国中小型公司希望提供支持,但结果是中方的公司全部包揽了所有工程,这让法国感到不高兴,全球性权威设计公司德希尼布FMC为此拒绝对武汉P4的建筑进行认证。

2015年,法方负责人梅里埃(Alain Mérieux)从项目里退了出来,但他当时表示,里昂的P4仍然会保持与武汉P4有合作联系。

2017年2月23日,法国时任总理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和卫生部长马里索·图兰(Marisol Touraine)曾宣布,法国会派出50位研究人员入驻武汉P4五年时间,法国承诺为其提供技术,并进行人员培训以提高实验室的生物安全水平和发起联合研究计划。

结果法国的愿望全落空了,不但法国的50位研究人员从未能踏入武汉P4一步,而且原计划和里昂P4之间和合作也从来没有真正履行。梅里埃后来向法国媒体解释,法国和中方自2016年起就再也没有举行过感染病毒话题的会议。中共违背了一开始的诺言,中方的研究人员避开法国专家的监督而开始了实验室的工作,但实验室的安全措施仍远远未符合全面运作的要求。

2018年,美国驻北京外交官员曾向美国政府亮出了武汉P4不够安全的信号。据《费加罗》透露,武汉P4近期出现密封问题,并证实中共于去年12月在国际市场上购买大量抗凝血剂。

法国再试图与中共合作建病毒控制中心

据法国信息台(FranceInfo)还透露,2019年,在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前,习近平希望在云南建一个更大的病毒控制中心,以防止新病毒如冠状病毒的发展。

于是陈竺又再出面与法国的梅里埃联系,提出合作建立第二个病毒研究中心项目。这一回,梅里埃向马克龙的外交顾问菲利普·埃蒂安(Philippe Etienne)提议。很快,新项目初具模型:双方联合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合作创建一个哨兵网络,准备聚集梅里埃基金会位于老挝、柬埔寨和孟加拉囯的分支机构。

2019年3月底,习近平夫妇访问法国。3月24日,马克龙夫妇邀请他们在蓝色海岸的翠鸟别墅(Villa Kerylos)用晚餐和会谈,次日,爱丽舍宫的新闻稿里并没提及的病毒控制中心之事。2019年11月,马克龙正式访问中国,亦没有提及此事。法国舆论估计,法国可能因为猪瘟的问题而暂把项目搁浅。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