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与中共】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3)

文/吴沃

图为2020年4月18日,法国全国禁足第33天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 (FRANCOIS GUILLO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1日讯】面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威胁,法国人陷入了深思。“我们为何走到了这个地步?”法国著名演员兼导演林顿(Vincent Lindon)在5月6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法国一位官员说:“这次疫情之后,法国的外交政策必须恢复其生存本能。”

截至5月9日,法国全国确诊人数138,854人,死亡人数26,310人;另外,全国医疗中心确诊72,850人,死亡人数9,737人。

从法国的疫情分布地图看,中共病毒传播整个法国,且一些地区疫情明显严重。据卫生部统计分析,全法国72%的确诊住院病例集中分布在四个大区,它们分别是:大巴黎、大东部(大东部为何成重灾区)、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以及上法兰西大区。正如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所说,“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我们必须自己生产口罩”

时至5月8日,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确诊9,231人,在医疗中心确诊11,130人,死亡人数2,680人,是法国第三个疫情最严重的大区。在疫情的肆虐下,该大区政府开始警惕自我供应医疗用品的重要性,“我们必须摆脱对中国(供应口罩)的依赖。”大区主席劳伦·沃奎兹(Laurent Wauquiez)说。

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位于法国中南部和东南部,划分12个省,省会里昂市是法国第三大城市,工业发达,拥有历史悠久的丝绸和纺织业,享有“欧洲丝绸之都”之称。里昂还是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国际总部所在地,被中共“双开”落马的原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曾于2016至2018年在里昂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他是首名中共官员担任该组织的主席。(详见:孟宏伟“双开”通报 内含落马政治原因)。

图为2018年5月8日,在里昂国际刑警组织总部,里昂市长杰拉德·科隆(Gérard Collomb,左)一旁看着孟宏伟(中)和英国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子握手。 (JEFF PACHOUD/AFP via Getty Images)

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与中共来往关系密切,其中里昂市所在的罗纳省(Rhône)自法国与中共建交以来,即与中国保持重要的经济合作关系,如河北、上海等地是该地区的主要合作伙伴。据《里昂快报》披露,目前,有超过170家来自罗纳省的法国企业驻扎中国,不过两地间的贸易逆差悬殊,早在2014年,“尽管我们在中国大量投资,本地区对中国的出口额为15.8亿欧元,相反,中国是本地区第三大供应商,我们的进口额高达39.2亿欧元,真是令人失望。”该报评论说。

于2016年上任的大区主席劳伦·沃奎兹积极支持与中共合作,他亲自多次带团到中国进行商业交易,2018年,他以帮助本地中小型企业到中国发展的名义投资了500万欧元,但令地方议员们不满的是,这些投资合作缺乏透明性。

罗纳省也集中了众多中共投资的机构,包括在2009年在里昂成立的孔子学院(全法有17所孔子学院)。在2012年时,里昂就有27家中国机构,员工人数总计2000人,其中包括电信(华为)、工业、太阳能光伏、航空等行业。为促进金融投资,2012年7月,首家中国银行在里昂开业。

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作为工业地区,疫情导致该地区经济活动显著下降。据法国国家统计局的报告,禁足期间,该地区总体经济活动骤降了34%,比率之高位居全国首位。

上法兰西大区:零号病人与中国关系神秘

北部上法兰西大区(Haute de France)划分5个省:埃纳省(Aisne)、诺尔省(Nord)、瓦兹省(Oise)、加来海峡省(Pas-de-Calais)、索姆省(Somme),其中瓦兹省是最早出现中共病毒疫情的地方,法国媒体一度调查发现法国零号病人是在那里出现的,并且与中国关系神秘。

截至5月9日,上法兰西大区死亡人数1,511人,4,642人治愈,仍有1,983人住院,223人接受重症监护。在瓦兹省,据该省的参议员奥利维尔·帕考(Olivier Paccaud)向新唐人透露,当地疫情自2月底爆发,死亡人数约400人。“对于一个人口只有82万的小省份来说,这是很多了。”帕考说。

瓦兹省的Creil镇有个军事基地,3月初,法国军方派专机从武汉撤离法国侨胞曾在该镇的军用机场降落。法国人怀疑,病毒的传播是否因为从武汉撤侨的飞机降落有关?后来,调查人员排除了其可能性。

4月8日,《世界报》刊登了一篇调查报导,该报记者获得了法国病毒专家调查的第一手资料,披露瓦尔兹省早在1月份第二周即出现感染病例。

参议员帕考表示,瓦兹省跟中国其实没有太多的经济来往活动。那麽,中共病毒是如何跑到那里扩散的呢?而且头两个感染者(一名教师,染疫后不治去世,和一名村民)是属于本地感染,非从中国输入的,事件一度引起当地人的迷惑。

为了解疫情,法国公共卫生部专门成立调查小组对当地感染者进行调查。从病患名单扩展到其接触过的人群,询问了一百多人,结果焦点落在了Creil镇的军用基地。镇上有六十多个家庭在这一军事基地工作,有的是军人,有的是非军事人员,经调查发现,第二名感染者在军事基地做后勤,他和教师均是曾接触过另一个人后被感染的,那人有可能是“零号病人”(注:目前法国有多位零号病人的说法)。

据《世界报》描述,感染者出现死亡和病毒的快速蔓延,加上军事基地的保密,让当地民众感到恐慌,人们纷纷希望了解事件的真相。调查小组根据线索曾推断,“零号病人”可能是一位军人、一位特工、一位空姐,或是一位中国游客,因为该地离戴高乐机场不远。后来,调查小组的流行病学者玛耶(Alexandra Mailles)透露,神秘的“零号病人”是当地的常住居民,既非空姐,也与机场无关系,但是,他与中国有关系。如今,此人身份仍未曝光。

巴黎地区:死亡率增高了91%

大巴黎疫情最严重。截至5月10日,大巴黎地区医院死亡人数6,474人,死亡率比去年同期增高了91%,住院人数9,373人,重症病患1,171人,治愈人数20,320人。

据法国国家统计局统计,巴黎的圣丹尼省(Seine-Saint-Denis)和上塞纳省(Hauts-de-Seine)疫情严重性最显著,其死亡率是128%。

法国政府按照解封计划,自5月11日开始逐步解封,但巴黎的疫情仍处于红色警戒。

首都巴黎作为国际大都会,是各地游客旅游欧洲的首选目的地之一,其次,巴黎与中共的关系因素也是密不可分。

结语:

5月4日,《费加罗》发表社论《法国与中共的危险关系》,反映了法国面对中共病毒疫情的严重肆虐,人们开始省思。武汉P4实验室与法国的关系是否给法国一张黄牌警告?未来法国能否摆脱华为5G?

法国一位中国问题专家说:“中国不再是世界工厂,对外的(经济)开放,让它(中共)无需完全掌握即可获得知识和技术。有些是盗取的,大多数是在(和西方企业)自由商定合作的框架下所取得。”

一位外派北京工作的法国人说:“我们都非常清楚中国(中共)会创造一个镜子工厂。然而,我们为了短期利益,任由他们掠夺我们的(技术)信息,从而掌握到他们之前仍不拥有的能力。”

一名法国外交官也提出了一系列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更早和中国(中共)摊牌?”

“为什么我们继续和一个不尊重我们价值观的国家进行经济来往?”

“为什么我们还给他们转让我们的敏感技术?”

“因为我们害怕,因为我们对中国(中共)的依赖达到了使我们的所有决定产生偏差的程度。”

他最后说:“这次疫情之后,法国的外交政策必须恢复其生存本能,必须优先与我们拥有相同价值和制度的国家建立商业关系,法国必须找到能够维护国家利益的途径。”

全文完

【瘟疫与中共】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2)

【瘟疫与中共】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1)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