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 五角大楼发展下一代导弹拦截器

人气 5579

【大纪元2020年05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Simon Veazey报导/吴畏编译)守护美国本土前哨的44个导弹拦截发射器像哨兵一样站在那里,随时准备击落来袭的弹道核导弹,但这些反导弹系统已经越来越陈旧和过时。五角大楼去年决定取消对这些导弹拦截系统进行升级改造后,现在准备从零开始,发展下一代新型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这种绝密的下一代陆基导弹拦截防御系统(NGI)细节鲜有被透露,但是新一代拦截防御系统需要能够消除朝鲜或伊朗未来导弹技术发展所带来的威胁。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为了取代旧系统,新一代导弹拦截系统是否会采用一些不成熟的技术。

新一代导弹拦截防御系统是4月24日由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宣布的,它的前身是里根时代的战略防御计划(通常称为“星球大战计划”)。

1980年代的“星球大战计划”是设计一种导弹拦截防御系统,能够摧毁数千枚来犯的洲际弹道核导弹(ICBM),但是后来(由于苏联解体)该计划失去了意义。防御局表示,此后,它已经开发出了击落数量有限的弹道核导弹能力,该防御系统拦截那些在太空中飞行的弹道导弹。

该计划被称为陆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GMD)。

日益严峻的挑战

哈德森研究所国防分析师蒂莫西·沃尔顿(Timothy Walton)告诉《大纪元时报》:“导弹防御局表示非常有信心制造和部署陆基导弹拦截系统,应付来自朝鲜和伊朗的威胁。”

“然而,未来的挑战是,朝鲜和伊朗正在发展和提高他们的导弹技术,并提高其同时发射多枚导弹的能力。”

因此,对于未来导弹拦截系统来说,每一枚发射的拦截导弹应该具有识别真假弹头的能力,并且能够同时摧毁多个导弹的能力。沃尔顿说,“当拦截导弹被发射到太空时,它应该能够自己发射出多个不同的子导弹,把那些来犯导弹同时摧毁。”

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核威慑和导弹防御政策分析师帕蒂-简·盖勒(Patty-Jane Geller)表示,对一枚拦截导弹能够摧毁多枚来犯弹头的要求,是会包括在新一代拦截导弹系统规格和属性条款文件里。她告诉《大纪元时报》:“但是我们对详细的条款还不太了解,因为RFP(Understanding Requests for Proposal)文件是几天前才公布出来的,并且是保密文件。”

五角大楼正在等待各个公司的投标书,然后在七月份将最后保留2个投标书,最终两者选一。诺斯罗普(Northrop)和雷神(Raytheon)公司已经联合提出了投标书。

尽管对目前的拦截导弹系统进行了小的调整和升级,但自2004年首次部署该系统在阿拉斯加州和加州以来,其中一些导弹便一直待在发射筒仓中没有动过。

五角大楼此前一直在努力改进拦截导弹的第三级也是最后一级部分,即“摧毁弹头”部分,它瞄准进入太空后来犯的洲际弹道导弹,并将其摧毁。但是对这种被称为“摧毁弹头”部分的升级和开发在去年突然被终止。

沃尔顿说:“在该开发和升级过程中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得出结论是,停止所有的升级开发,启动一个从零开始设计和开发更合理和有前途,而不是尝试对现有的拦截系统进行翻新。”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担心,这种新一代拦截导弹系统——通常称为“在大气层之外摧毁弹头”(EKV),可能来不及解决当前所存在的挑战。

盖勒(Geller)说:“我们遇到两个问题。”

“我们仍然有这些旧的导弹拦截系统(EKV),而且它们正在老化和过时,我们知道到2025年左右,它们将开始出现更多问题。”

“然后,与此同时,朝鲜导弹技术在进步。我们不确定,但我们估计他们能够想出办法利用真假弹头手段来突破我们的导弹防御网。”盖勒说。

她说,新一代陆基导弹拦截系统(NGI)最初部署的日期是到2030期满,现在提前到2028年。“但是,我们仍然会遇到在2020年代中期,由于防御系统老化和过时,出现短期(防御薄弱)问题。”

盖勒说,该问题应该在国会和政府部门敲响警钟。

她说:“我担心在2028年之前能否获得新一代导弹拦截系统,无论该新系统是不是符合要求,”“我认为需要在短期内解决导弹拦截薄弱的问题。”

2019年3月25日,在北范登堡基地,美军对地面中途防御系统进行测试。(美国国防部)

建立安全防御网

陆基导弹防御系统并不是导弹防御局(MDA)开发的唯一洲际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沃尔顿说:“导弹防御局还强调,他们将部署多层次立体化的国土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他们希望在陆基拦截导弹防御系统之外,还拥有多套次防御系统。”

该次防御系统将使用经过改造的宙斯盾系统和高空导弹防御系统(THAAD),来摧毁能够突破第一道防线的来袭洲际弹道导弹。

目前部署在日本的宙斯盾SM3 IIA导弹可以在太空中摧毁弹道导弹,并将于今年测试中试图击中洲际弹道导弹实验弹。

盖勒说:“我们非常有信心,这种多层次反导弹系统的部署,将能够拦截来犯的洲际弹道导弹。”

导弹防御局(MDA)还希望部署高空导弹拦截防御系统(THAAD,俗称萨德系统),这种防御系统可以在弹道导弹飞行末期(刚刚回到大气层)的阶段摧毁导弹,可以用来形成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防御网。

沃尔顿表示,如果SM3 IIA测试成功,那么“它将在2020年代早期和中期提供重要的导弹防御能力,给研发下一代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赢得时间。”

许多提倡多重导弹防御的人对于现有防御体系持怀疑态度。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9年的入门文章,“尽管陆基弹道导弹防御(GMD)受到高级军事领导人的赞誉,并且被认为是成功的项目,但该防御系统的实际摧毁飞行导弹测试记录确实有些不稳定。”

用子弹击中子弹

沃尔顿说,这种实际摧毁飞行导弹测试记录的不稳定性是在预料之中的。他说,关于测试的局限性还存在其它异议。

沃尔顿还说,“有时候,有人声称实际摧毁飞行导弹测试在操作上没有代表性,这里原因有很多。他们会争辩说,特别是没有考虑到真实的导弹发射者发射理论和技术操作。”例如,测试可能无法模拟敌对方当时发射导弹的数量和类型,例如实际核洲际弹道导弹所携带的假弹头和干扰弹头。

盖勒认同这些技术挑战所指出的现有防御系统不足。“你必须用自己的子(导)弹击中飞来的子(导)弹。因此,这非常具有挑战性,而且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但是她认为现在(导弹)拦截技术跟不上还有其它历史原因:即条约和政治的影响。

她说:“我认为这开始于1972年与苏联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

“自1960年代以来就一直存在争议:我们是否应该限制美国对苏联(俄国)的导弹防御能力,以保持对等摧毁(MAD)和战略的稳定?还是我们应该继续推进导弹防御系统的更新换代以更好保护美国,这也就是里根总统最初在其《战略防御计划》中提出的战略设想?

“目前,我们的导弹防御政策(经去年的《国防授权法》(NDAA)的修订)指出,我们的导弹防御仅适用于流氓专制国家,我们利用威慑力防御近距离的竞争对手就足以了。”

尽管《反弹道导弹条约》允许我们拥有一百座导弹拦截发射器,但美国目前仅拥有四十四座,还有二十座很快就到货了。这些足以应付流氓专制国家,甚至包括友好国家或敌人的闪失触发。

盖勒说:“当然,如果俄罗斯发动了意外导弹袭击或类似袭击,我们也将一定将它们拦截下来。”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军成功测试导弹防御系统 太平洋拦截目标
五角大楼:美军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强大
【名家专栏】导弹防御是美安全新基石(上)
【名家专栏】导弹防御是美安全新基石(下)
最热视频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