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秧子到博士后 80后的人生奇遇

人气 2706

【大纪元2020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姜琳达洛杉矶报导)从小被肺炎折磨到绝望、常年遭受校园霸凌的孩子,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呢?文长是一位80后的物理学博士,他用亲身经历讲述了这样一段故事。

提起故事的缘由,文长的思绪飘回到25年前的初冬。

文长从小生长在东北的重工业城市,当地环境污染十分严重,“从小我整个呼吸系统非常不好,从鼻炎、气管炎、支气管炎到肺炎,什么病都有”。文长说,1995年还没入冬,气温骤降,年仅10岁的他犯了很严重的肺炎,“中西医都试遍了,打针吃药根本不好使,病情逐渐恶化,一个学期基本没怎么去上学”。

文长说,当时病情严重到晚上根本无法睡觉,“一躺下来呼吸就不顺畅,只能以半躺半坐的姿势睡觉。当时每天打点滴,一瓶葡萄糖要溶解12小瓶青霉素,抗生素注射严重超标,身体其它器官功能都受损,免疫力下降,恶性循环。还一直低烧,最后几乎绝望了”。

由于身体的状况,文长说他跟着家人练了各种气功,目的是想让身体少受点罪,但都事与愿违。1996年寒假,他到奶奶家,在那里,他初次接触了法轮大法。

“奶奶当时修炼法轮功快一年了,我没想太多就跟着奶奶炼。也就一个寒假的时间吧,身体出现了彻底的变化,令我难以想像。”他说,“就在修炼不到一个月的一天,我的身体又突然出现发烧、咳嗽的反应。我父母很着急,以为要么是肺炎复发,要么是气管炎又犯了。结果医生检查了一圈说,这孩子没病,回去吧。我父母不想走,坚持让医生开药,但医生坚持说我没病,不能乱开药。”

回到家后,文长说他继续炼功,也就两三天,所有症状都奇迹般地消失了。“按照法轮功书里讲的,我认识到修炼人一开始,身体总有一个净化的过程。我亲身的经历,让我更确信了这一点。”

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文长说现在回忆起那段过程,觉得真是神奇,不可思议,“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大概不会相信”。

恢复正常上学 看书炼功未间断

寒假结束后,文长恢复了正常孩子上学的生活,但他没有间断修炼。他说,“我奶奶给我留了几本书,还有炼功的磁带,我就自己在家看书、炼功。”

虽然那时他还是个小学生,但对书中所讲的道理他能够领悟。文长说:“年龄小并不意味着我没有能力理解很深奥的东西。我最初学的是《转法轮》,看了几遍后,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法轮功明确地告诉了我,人生的目的何在,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正如中国古人几千年来一直都在追寻的那样,人要不断反省、不断完善个人修为,寻求人生更高的境界。修炼的奥妙,在于能够不断参悟出更高深一层的道理,并用他来指导人生。”

文长还说了这么一件事,由于他身体有病,加上长期服药,较同龄人相比,他身材矮小,在学校里常常被同学欺负。“我从小学到中学,一直都是受欺负的对象。常年受霸凌,心里特别委屈,愤愤不平,总想着有人能帮我报复那些欺负我的人,或是自己长大了报仇。但通过修炼,那种委屈的感觉越来越淡,慢慢的就能想得开了,用豁达的心态面对生活中遇到的不公。”

再遇到被同学欺负时,“我心里没有了那么强烈想要报复别人的想法,因为修炼人讲与人为善,以德报怨。虽然做起来难,但我有了一个道德约束,也能减少对心灵造成的伤害”。文长说他很快走出这段阴霾,学习成绩也突飞猛进。

不信中共洗脑宣传

不过,修炼的路,并不平坦。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文长说电视上24小时播放着谎言,令人窒息。

“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早在1998年就开始了,例如不让我们在公园炼功,炼功点负责人被政府骚扰,大家都感到风声鹤唳。但我和奶奶对法轮功几乎没有过动摇或疑虑,毕竟切身的感受,是谎言改变不了的。中共是在明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的情况下,蓄意迫害好人,这绝不是普通人不了解真相时的无知,而是一种邪恶了。”

在迫害之初的两年里,文长与奶奶互相鼓励,仍然坚定修炼。2004年,他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

但提起大学时光,文长却感到有些愧疚。他说,“上大学期间,由于离家很远,不能与奶奶一同修炼,再加上迫害的压力,我在修炼上有所懈怠。”不过,毕竟法轮功在心里扎下了根。

“当社会上不良风气在学校蔓延时,我可以抵制那些诱惑”,例如打电子游戏、喝酒抽烟,这些都能做到不碰。“当时学校还有很多学生,到校外同居,这些对我来说,都可以抵御得住”。

2008年大学毕业后,文长得到了赴美深造的机会。

人生陷入低谷 重回修炼有转折

然而在美国的头三年,文长却陷入了人生低谷。他说,“头三年,我一直处在适应美国文化的阶段。尤其是第三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学业压力特别大,研究上也不顺利。”由于担心自己无法按时毕业,加上感情上的波折,有点承受不住了。“人生好像走到一个死胡同当中,那个时候我又想起当初跟奶奶一同修炼法轮功的日子”。

文长说:“就在我前途非常渺茫、人生最低谷的那个阶段,我又像1996年一样,开始学法炼功。那是我人生中第二次重要转折。但这一次与小时候不同。小时候是跟着奶奶修炼,而这一次完全是我主动要去修炼。”

他说当时生活当中有很多解不开的问题,通过继续修炼,一下找到了答案。“虽然还会遇到困惑或困难,但我可以用一种相对平和的心态去面对”。

随着心态的转变,一切也发生了变化,他说,“我感觉一下子学业和生活变得非常明朗,面前有一条明确的路。”

2014年,文长顺利在美国德州大学拿下物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又去了世界著名学府卡内基梅隆大学做了4年博士后。如今,他已成为加州大学的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继续从事基础物理学研究。

无法言表对师父的感恩

时间过得太快,文长说,“修炼的路,自己磕磕绊绊地走过了24个年头,回忆过往,这么多年,师父的言传身教,让我很深刻感受到,师父的心胸非常宽广。”师父每次都鼓励我们,要用善的态度去对待别人,不能嫉恨。

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文长说:“我心里其实有很多话想要对师父说,但又难以言表。我觉得现有的词汇没有办法描述我的真实感受,它包含着对师父的感恩和崇敬,也包含着一种面对使命义无反顾的笃定。”◇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组图:庆法轮大法日 纽约曼哈顿大游行集锦
谢师恩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日
纽约各族裔法轮功学员感恩法轮功创始人(下)
贺5.13 台政要:感谢法轮功让人看到真善忍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某些媒体还是第四权吗?
【拍案惊奇】中共在美600机构 小拜登重磅录音
【西岸观察】大选最后一周 川普民调首超拜登
【十字路口】小拜登录音泄与中共间谍合作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