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探案】

孤单的骑车人

作者:柯南·道尔(英国)
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公有领域)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根据一八九五年的笔记,我们是在四月廿三日,星期六,第一次听说维奥丽特‧史密斯。我记得她的到访令福尔摩斯极不高兴……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由于我对这些案件保留的记录十分完整,而且也亲身参与过其中一些案件的调查,所以可以想像,我应该选择哪些案件来公诸于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可以遵循我以前的做法,优先选择那些不是因为案件本身的残忍,而是以破案方法的巧妙以及破案过程的戏剧性而吸引人的案件。

出于这个原因,我现在就将与维奥丽特‧史密斯小姐有关的事实公诸于世,即查林顿的孤单骑车人一案,以及令人惊讶的调查结局——这次调查以出人意料的悲剧而告终。

诚然,这件案子没怎么突显我的朋友那得以成名的才能,但是有几点却使此案在我保留的众多犯罪记录中显得非常突出,这些记录就是我写作这些小故事的素材。

根据一八九五年的笔记,我们是在四月廿三日,星期六,第一次听说维奥丽特‧史密斯。

我记得她的到访令福尔摩斯极不高兴,因为那时他正在全神贯注于一件涉及著名烟草大王约翰‧文森特‧哈登的疑案——我的朋友最喜欢准确和全神贯注,这些在他看来胜过一切,他最讨厌在忙着手头的事情时候有别的事情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但是他天性仁慈,不可能拒绝听那位苗条、优雅、庄重的美丽姑娘来讲述她的遭遇,何况她又是在那么晚的时候亲自来到贝克街恳请他的帮助和指点。看来告诉她没有时间是无济于事,因为那位姑娘下定决心要讲述她的故事;很明显,如果她自己不走的话,那么除非动武,否则没有什么能够让她离开。

福尔摩斯无可奈何,只得勉强地笑了笑,请那位美丽的不速之客坐下,告诉我们她遇到的麻烦。

“至少不会是你的健康问题。”

福尔摩斯用那敏锐的双眼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说道:“像你这样喜爱骑车的人,精力一定很充沛。”

她惊诧地看看自己的双脚,我也发现了她鞋底的一边已经被脚踏车踏板的边缘磨得起毛了。

“是的,我经常骑脚踏车,这和我今天的造访有关。”

福尔摩斯抓起她没有戴手套的那只手,像科学家观察标本一样仔细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我相信,你不会介意我这么做的——这是我的职业。”

福尔摩斯把姑娘的手放下,说道:

“我差点儿把你误认为打字员——很显然,你是从事音乐工作的。华生,你注意到从事这两种职业的人所共有的竹节形指端了吗?不过,她的脸上有一种气质。”

那位女子平静地把脸转向亮处。

“那是打字员所不具备的。所以,这位女士是位音乐家。”

“是的,福尔摩斯先生,我是教音乐的。”

“从你的肤色来看,我想你是在乡下教音乐的。”

“是的,先生,那里靠近法纳姆,在萨里的边界。”

“那是个好地方,可以使人联想到许多有趣的事情。华生,你一定记得我们就是在那附近抓到阿尔奇‧斯坦福德那个制造伪币的罪犯的。那么,维奥丽特小姐,你在那里遇到了什么事情呢?”

那位姑娘不慌不忙、清清楚楚地说出了下面这段奇怪的事情来:

“福尔摩斯先生,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他叫詹姆士‧史密斯,是历史悠久的帝国剧院乐队的指挥。我和母亲在这个世上除了一个叔父外,什么亲戚也没有了,叔父的名字叫做拉尔夫‧史密斯——他在二十五年前到非洲去了,从那时起就杳无音信。

“父亲死后,我们一文不名,可是有一天我们得知《泰晤士报》刊登一则广告——寻找我们的下落。你可以想像我们是多么激动啊!因为我们以为有人留了一笔遗产给我们。

“于是我们便立即按照报纸上刊登的姓名去找那位律师,在那里又遇到两位先生——卡拉瑟斯和伍德立,他们是从南非回来探亲的。他们说我叔父是他们的朋友,几个月前在约翰尼斯堡贫困而死。

“他在临终之前,请他们去寻找他的亲属,并确保他们衣食无忧——我们觉得很奇怪,我的叔父拉尔夫活着的时候并不在意我们,却在他临终时对我们那么念念不忘。可是卡拉瑟斯先生解释说,那是因为我叔父刚刚听到他哥哥的死讯,并因此感到对我们负有责任。”

“对不起,”福尔摩斯说道:“你们是在什么时候见面的?”

“去年十二月,四个月以前。”

“请接着说下去。”

“我觉得伍德立先生很讨厌,总是向我挤眉弄眼——他是个粗俗的年轻人,长着一张浮肿的脸,红色的小胡子,还有一头从额头两边垂下来的头发——我觉得他十分讨厌,我相信西瑞尔一定不喜欢我认识这个人。”

“噢,西瑞尔是他的名字!”

福尔摩斯微笑着说道。

那姑娘脸上泛起红云,笑了笑。

“是的,福尔摩斯先生,西瑞尔‧莫顿是位电气工程师,我们希望在夏天结束时结婚。哎呀!我怎么扯起他来了呢?我想说的是伍德立先生十分讨厌,而那位年纪老一些的卡拉瑟斯先生要好得多——虽然他皮肤很黑,面有菜色,脸刮得干干净净,沉默寡言,但是举止文雅,笑容可掬。

“他询问我们的近况,当他知道我们很穷时,便要我到他那里教他十岁的独生女儿学音乐。我说我不愿离开母亲,他说我可以在每个周末回家看她,并答应给我每年一百英镑——这可是十分优厚的报酬。所以最后我答应了,来到离法纳姆六英里左右的奇尔特恩农庄。

“卡拉瑟斯先生的妻子已经过世,但是他雇用一位老成而又令人尊敬的管家——迪克逊太太——来看顾他的家。那个孩子也很可爱,其它一切也都很如意。卡拉瑟斯先生十分和善而且热爱音乐,我们一起渡过许多愉快的夜晚,每逢周末我便回到城里的家中探望母亲。

“我快乐的生活中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一脸红胡子的伍德立先生的到来——他来了一个星期,哎呀!这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三个月。他是个讨厌的家伙——他对别人横行霸道,对我比横行霸道还要糟糕——他不知廉耻地向我求爱,吹嘘他的财富,说如果我嫁给他,我就可以拥有伦敦最漂亮的钻石。

“最后,他见我始终对他不加理睬,便在某天饭后一下子把我抱在怀里——他的蛮劲可真大——说如果我不吻他,他就不放手。这时恰好卡拉瑟斯先生走进房间,把他从我的身边拉开,这下伍德立和主人翻了脸,把他打倒在地,还在他的脸上弄出了伤口——你们可以猜到,伍德立的来访至此结束——第二天卡拉瑟斯先生向我道歉,并保证绝不让我再受到那样的侮辱。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伍德立先生。

“现在,福尔摩斯先生,我终于要谈到今天来向你请教的具体事情了。我在每个星期六的上午要骑车到法纳姆车站,赶十二点廿二分的火车进城。从奇尔特恩农庄出来的路十分荒凉,有一段尤其如此,那一英里多的路位于查林顿石楠灌木丛和查林顿庄园周围的树林之间——你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加荒凉的一段路了,在你没有到达靠近克鲁克斯伯理山的公路之前,哪怕想见到一辆马车、一个农民都很困难。

“两星期之前我从这个地方经过时,不经意回头一望,看到身后两百码左右有一个男人也在骑车——他看上去是个中年人,蓄着短短的黑胡子。到法纳姆之前,我又回头一看,那个人已经消失,所以我也没有再想这件事。但你说这有多奇怪,福尔摩斯先生,我星期一返回的时候又在那段路上看到那个人。更让我惊奇的是,接下去的星期六和星期一,和前两次一样,这一幕又重演了。

“那个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并没有骚扰我,但这毕竟很古怪。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卡拉瑟斯先生,他看起来对我的话十分重视,并告诉我说他已经订购了一匹马和一辆轻便马车,所以以后我就不会在一个伴儿都没有的情况下走过那段偏僻的路了。

“马和轻便马车本来应该在这个星期到货,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货没来,我只好再次骑车到火车站——这是今天早晨的事——你可以猜到,当我骑到查林顿石楠灌木林的时候非常警觉,果然,那个人就在那个地方,和两个星期前一模一样。他总是离我很远,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肯定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他穿着一身黑衣服,戴着布帽子,我只能看清他脸上的黑胡子。今天我没有那么紧张,只是十分好奇,决心查明他是什么人以及究竟要做什么。我放慢了我的车速,他也放慢了他的车速;我停车,他也停车。于是我心生一计——路上有一处急转弯,我便加快速度拐过弯去,然后停车等着他。

“我指望他很快也拐过弯来,并且来不及停车就超到我的前面去,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出现。于是我往回走,在转弯处向回望去——我可以望见一英里的路面,可是却看不见他的踪影,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地方并没有岔路可以让他走开。”

福尔摩斯轻声一笑,搓着双手。

“这件事的确有些蹊跷。”他说道:“从你转过弯到你发现路上没有人,这中间有多久呢?”

“两、三分钟吧。”

“那他不可能从原路返回,你说那里没有岔路吗?”

“没有。”

“那他肯定是从路旁的人行小道上走开。”

“不可能从石楠灌木丛的那一边,不然我可以看见他。”

“那么,按照排除推理法,我们得到这么一个事实:他向查林顿庄园那一侧去了——据我所知,查林顿庄园就坐落在大路的一侧。还有其它的情况吗?”

“没了,福尔摩斯先生,我只是感到十分不解,要是得不到你的指点,我会感到很困惑的。”

福尔摩斯默默地坐了一会儿。

“和你订婚的那位先生在什么地方?”

福尔摩斯终于问道。

“他在考文垂的中部电气公司。”

“他不会为了让你惊喜而来看你吧?”

“噢,福尔摩斯先生!难道我还认不出他?”

“还有其他爱慕你的男人吗?”

“在我认识西瑞尔之前有几个。”

“那以后呢?”

“以后就是那个讨厌的伍德立,如果你把他也算作爱慕者的话。”

“没有别的人了吗?”

我们美丽的客户看起来有点难为情。

“他是谁呢?”福尔摩斯问道。

“噢,这可能只是我的胡思乱想;可是有的时候我似乎觉得我的雇主卡拉瑟斯先生对我十分有意——我们常常待在一起,晚上我和他做伴儿,可他从来没说过什么——他绝对是一位绅士。一个姑娘对这种事总是能够察觉到的。”

“哈!”福尔摩斯看上去十分严肃,“他以什么为生呢?”

“不知道,但他很富有。”

“可是他并没有四轮马车或者马匹呀?”

“啊,至少他家里看起来相当富裕。他每个星期进城两、三次,十分关心南非的黄金股票。”

“史密斯小姐,你一定要把事情的新进展告诉我。我现在很忙,不过我一定会抽时间来调查这件案子的。在这期间,不要不通知我就采取行动。再见,我相信一定会有好消息的。”

“这样的姑娘会有一些追求者,这很自然。”

福尔摩斯一边思考,一边抽着烟斗,并说道:

“不过也不要在荒郊野外骑脚踏车追嘛——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偷偷爱上她的人。可是这件案子有些细节倒是很奇怪且值得深思,华生。”◇(节录完)

——节录自《归来记》/ 好读出版公司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 彼得和乔留下了两则传奇。一则是他们伟大的努力,以大胆、轻量的创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为持久的成就是他们写下并流传的书。从他的登山生涯开始到最终,彼得的写作天分显露无遗。
  •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 拥有一切杰出家事女仆特质的菲莉希黛,办事俐落、进退有度、诚实忠心。可是,伴随她的却是一次次的挫折。她在失去依托与寻找的过程中却仍保持着简单的良善之心……
  • 美,就是对编年纪事的弃绝,就是对时间概念的反叛。
  • 在这个无所不卖的国度,只要放弃自由,你就能享有一切。
  • 在环境崩坏、失业率飙升的近未来,失能政府把统治角色拱手让给名为“云商城”的巨兽企业。云商城监控员工的心跳与行踪,以大数据达成最高效率管理。
  • 1905年,日俄战争正激烈,英国轮船“依尔福特号”载着1,033名朝鲜人驶离济物浦港,朝着他们心目中的世外桃源墨西哥驶去。这些朝鲜人中有王室贵胄、巫师、神父、职业军人,出身各异。他们离开即将灭亡的国家,期待着更好的生活和更美好的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