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美边境关闭 夫妻相见难 亲朋相聚亦难

加美边境绵长,自疫情爆发边境关闭以来,给住在边境附近的居民生活带来很大不便。(加通社)
人气: 1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4日】(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南部与美国有着绵长的边境线,靠近边境的小城镇居民,通常最得意能够轻松往来两国。不过,当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造成加美边境开始限制非必要旅行后,一些夫妻成了牛郎织女,一些亲朋好友也很难团聚。

夫妻天各一方

据加通社报导,加拿大新布伦瑞克省的伍德斯托克(Woodstock),与美国的缅因州相邻。洗牙师贾米.胡德(Jami Hood)说,她与其他居民习惯了越境到班戈(Bangor)购物、加廉价汽油和搭乘廉航做便利旅行。

班戈国际机场是贾米重要的交通站,她通常坐廉航,与结婚近一年半的美国丈夫克里斯.胡德(Chris Hood)相见。

克里斯居住在南卡罗来纳州的哥伦比亚市,是一名机械工程师。自去年,贾米一直在努力获得绿卡,希望与丈夫早日团聚。

贾米上次到哥伦比亚与丈夫相会是1月初,原计划休3月春假时再见,但疫情阻断了这一切。

家人难相见

安省温莎市女子艾莉.萨法里(Ellie Safari)与其美国男友詹姆斯.达登(James Darden)做出了令人心碎的决定:达登留在温莎,支持萨法里及其两个年幼(4岁和9岁)的孩子,让自己18岁的大女儿与母亲在底特律生活。

“很高兴他在这里帮忙照顾孩子们。” 萨法里对加通社说:“但有些内疚,因为我知道他想念他的大女儿和妈妈。”

达登在底特律的一家赌场工作,与萨法里一直过着在往返边境两边的生活,他每周在温莎住4天,在底特律待3天。萨法里是温莎一家酒店的客服主管兼职私人教练。

温莎市长德鲁.迪尔肯斯(Drew Dilkens)说:“人们建立的关系有家庭关系,儿童监护关系,已习惯了很多事情。在温莎,我们把底特律和大底特律地区看作是我们后院的延伸。”

虽然可以通过FaceTime和游戏应用程序与女儿、母亲保持联系,但达登还是有点抓狂。

朋友难相聚

还有不少人同病相怜。距离卑诗省阿伯兹福德(Abbotsford)边界3个街区,位于华盛顿州苏马斯市(Sumas)的墨西哥餐馆El Nopal,由于加拿大顾客不能步行或开车过去,业务急剧下滑。

老板娘温迪.冈萨雷斯(Wendy Gonzalez)说,自1988年开业以来,他们70%的生意靠卑诗省的越境顾客。

多年来,习惯了到卑诗省购物或拜访加拿大朋友的冈萨雷斯,现在才意识到美加边境的存在。她说:“我很担心,但我知道,必须(关闭边界),并且在必要的时间内保持下去。”◇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