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隐瞒中共肺炎疫情大事记(四)

——已经感染的患者挤爆医院(2020年1月下旬)

人气 479

【大纪元2020年05月15日讯】接前文

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1月下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1月21日

1月21日,世卫组织终于确认武汉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全球报告共313宗确诊病例;死亡的6例均来自中国的报告。前一天,钟南山在中共授意下,刚刚公布了中共肺炎“人传人”。

同日,据德国媒体(Der Spiegel)5月份报导,德国联邦情报局(BND)的情报显示,1月21日,习近平曾亲自要求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不要发布病毒人传人的讯息,以及延后疫情大流行的警告。德国情报局认为,中方的举动令全球失去4至6个星期的抗疫时间。但中共外交部随后否认习近平与谭德塞当天通过电话。

同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宣布了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该居民六天前从武汉返回。表明武汉封城前,成千上万的人已经离开武汉,将病毒携带到中国各地和其它国家。

1月22日

1月22日,大纪元记者采访武汉社区魏医生,他说,“现在要去医院看病排队要排到晚上,医院人太多了,所有发热门诊都这样”。魏医生说自己暂时未被确诊,但是肺部出现感染、喉痛症状。魏医生介绍,目前武汉第四医院、第五医院、第七医院、第九医院,武汉汉口医院、武汉红十字医院全部都腾出来,只看发热病人,都作为发热门诊。魏医生所在的社区医院有五十多人,但出现肺炎症状的已经有5人了。可是,他们所在的社区现在只公布了2个感染者。

同日,全球报告556例中共肺炎确诊,其中有17例死亡,均来自中国。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继续称赞中共处理疫情得力。在世卫组织紧急事务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小组成员就此事件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谭德塞在会后表示,由于需要更多信息,目前需要推迟做出决定。谭德塞果然按照中共的要求,延后公布疫情风险等级,此后又多次发生。

同日,青岛市公安局发布通报,“青岛四人编造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处理,一人被刑拘”。其中三人被处以行政拘留七日、五日的行政处罚。但没有说明这些人究竟编造或传播了什么谣言。

同日,第一财经发表文章表示,“新病毒传播渠道都没搞清,慎言‘可防可控’”。

同日晚,距武汉封城的“1号通告”颁布前几小时,央视《新闻联播》的主要内容与疫情毫无关联:看望老同志,与外国领导人通电话;在青海考察;欢迎中外记者采访两会;备年货,过大年……另一方面,武汉病患无人探望,家属无人慰问,“菜篮子”无人问津,但是,出城的路口严密关闭了。

1月23日

1月23日,中共宣布武汉“封城”,但1月份约五百万人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23日“封城”前,从武汉出发的人群中,发现六七成人前往湖北省内其它城市;有约2万多人从武汉飞往曼谷,其次是新加坡樟宜机场、日本成田机场。往港澳台航班方面,武汉出发飞往香港机场7078人,飞往澳门6145人。

同日,《人民日报》重头要闻与央视前一晚的内容重合,还包括了“中国梦的云南篇章”、“阿佤人民唱新歌”、春晚准备就绪等多条“喜讯”,只有第4版刊登了两条疫情的报导,文章突出表现官方加大控制力度,称“近日,病例数量变化较大,与我国对疾病的认识不断加深,完善了诊断方法,优化并向全国下发了诊断试剂有一定的关系”。

同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虽在中国成为紧急事件,但未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卫亦在23、24、25日的报告中指全球风险一般,引起各界争议。

同日,新加坡和越南报告了他们发现第一个确诊病例。

两个月后,3月23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陆媒采访,他表示,封城的决定不是某个人提出的,是专家组共同讨论的结果。曾光说,“我们高级别专家组,那时候也有一点遗憾,因为到了武汉没有见到主要的负责人,没有见到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有些建议没能让这些拍板的人听到”。曾光表示,刚提出武汉封城的建议时,全国病例只有三百多宗,但封城时已翻了一倍,最终才引爆疫情扩散。

1月24日

1月24日,武汉市民方斌向美国之音证实,他家附近的汉口医院每天都人满为患。“真实的患病人数没法统计,很多人还没有确诊就匆匆死了”,“有的本来身体就不好,得了病扛着,走在路上就倒了。”

同日,脸书账号“龙灿”帖文说,“我是武汉中南民族大学的袁誉洪,我现在非常无助,恳请各位志士仁人帮忙”,“我的亲家公俩口子都不幸感染了肺炎,现在已经CT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RNA检测确诊为阳性,但我女婿拉着他们满世界跑,就是没有一家医院收治,这不是要让人等死的节奏吗?”袁誉洪质疑:“说好的可控,住院都不接受,怎么控啊?”有网民回应留言:“这封城就是任由自生自灭的节奏吧。”

同日,中共阻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共享分离病毒株的样品。

同日,大陆时评作家王亚军从上海给武汉捐赠了四千多箱的口罩、护目镜,但下午4点半就接到来自湖北方面的威胁,让他闭嘴,不想在拘留所或某些地方过年的话,就应该闭嘴。他在视频中含泪表示,自己很不开心。

同日,越南报告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日本、韩国和美国报告了第二起确诊病例。

同日,世卫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目前将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界定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还为时过早,暂时不将疫情确定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同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聚焦中共团拜会,口号是“团结一心、艰苦奋斗,风雨无阻向前进”以及“奋斗创造历史,实干成就未来”。在第4版最下方,有一篇《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全文强调有关部门加强救治、保障医护人员权益和安排退火车票等。有关封城的部分排在第8自然段,总计162字。

1月25日

1月25日,公民记者、律师陈秋实记录大年之初一在武汉的见闻。金银潭医院变成只有住院部,没有门诊部。晚上十点,武汉十一医院,仍有上百人排长龙等待打吊瓶的患者。其中一个专门打吊针的房间坐满了正在打吊滴的病患,病情严重的在里面的急诊室病床上上呼吸机,走道上有几十个氧气瓶。他在急诊室还看到两具尸体,一具是一个老人,刚刚从救护车上送下来,就已经去世了,他被用白色的裹尸体布包了起来。另一具尸体是躺在急诊室门边用小屏风挡住,但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尸体。他从护士那里了解到,现在上百人还算好的,前几天,有上千人挤满了走廊,挤都挤不动。太吓人了,所以护士天天哭。

同日,中共官方将“疫情、舆情、心理”列为三大战场。当天,微信安全中心跟着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专项治理的公告》,威胁违规者可判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

依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1月22日、24日和25日的确诊人数分别为542、830和1287,而死亡人数则分别为17、26和41。若将这三天的死亡人数除以确诊人数,得到的死亡率“刚好”都是3.1%。

同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决定成立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李克强任该小组组长,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任副组长,小组成员丁薛祥、孙春兰、黄坤明、蔡奇、王毅、肖捷、赵克志。成员多半是专职宣传、维稳官员,没有医疗卫生系统专职官员和专家。

同日,中共官方媒体报道,“(天津)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奚某某(女,29岁,天津市人)于2020年1月24日11时至14时期间,在微信朋友圈内编造涉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人数的不实言论。1月24日19时,公安和平分局将奚某某抓获。奚某某对上述违法事实供认不讳,现其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1月26日

1月26日,大陆腾讯及网易公布的疫情即时统计数据均为“确诊15701例、死亡2577例”,随后数据被修正。有网民质疑说,这或许是不小心公布的正确数字。

同日,《财经》报导,刘梅一家接到了一张火化单。她的婆婆、73岁的老人在家中没了呼吸,送去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刘梅告诉《财经》记者,老人在1月21日出现疑似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的症状,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检查后诊断结果显示肺部高度感染。但老人辗转数家医院仍未被住院收治,只能在家自我隔离,直至病危。老人被送上救护车后,家人再没见过她。他们最后收到的只有一张火化单,显示老人的死亡原因是:病毒性肺炎。但据家人说,老人的离世并未被计入新冠肺炎的确诊死亡数字中——因为直到去世,她也没有得到住院资格,也没有被确诊为中共肺炎,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而去世的不幸者。

同日,加拿大多伦多地区居民王先生(Jason Wang)的母亲在武汉感染后病危,武汉市第四医院却隐瞒王母的病情,不向她提供床位。王母向社区中心提出需要医治的要求后,一直杳无音讯。王先生1月26日致电武汉市社区中心主任,对方答复“已经向我的上级报告这件事,现在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只能等着。怎么办?我也没有办法”。《大纪元时报》1月28日刊登题为《营救武汉患病母亲 儿子多伦多求助大纪元曝光》的报导后,次日,社区主任主动跟王父打电话说,“你们这个事,我们领导已经知道了,市领导都知道了,很关心这件事。我们领导很关心床位和病房的事,如果有的话,马上就给你们腾出来”。她还请王父到社区医院拿药,并表示,如果再遇到问题,尽管直接找她,还嘱咐王父,“家丑不可外扬”。

同日,中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少将坐镇武汉,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她也被称作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

同日,中共开始新一轮的“封口”行动,网信办、公安通知,中共威胁要将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的民众抓捕、判刑。

同日,自由亚洲粤语台(RFA Cantonese)在脸书发布视频显示,医护人员从卫健局领到的防护服和口罩,都是劣质产品——防护服到处开线,还没开始工作就已经破裂。医护人员说,这防护服跟口罩一样都是假的。

同日,湖北省政府召开有关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湖北省长王晓东在介绍医用口罩时,刚开始说湖北省生产医用口罩有“一定优势”,湖北省仙桃市年生产108亿只;过了一会下面递上来小纸条,王晓东改口说,刚才说的是口误,是18亿只;放下纸条,他又读稿件时,再次改口说是生产108万只,是万只不是亿只。当时记者都戴口罩,但台上的省长王晓东却不戴,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错了,露着鼻子,武汉市长周先旺戴反了。

同日,财新网报导,多个信源显示,武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正局级官员王献良,因感染武汉病毒肺炎,抢救无效,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北区)去世。

1月27日

1月27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1月23日至27日,已累计检测样本4086份,其中阳性712份”。按此换算,检测确诊率17.43%,与武汉疫情爆发的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当天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1590例,是累计检测阳性712份的2倍还多,可见核算检测不是病例确诊的主要手段。

同日,《新京报》发表评论文章《500万人离开武汉,疫情蔓延的责任该如何承担?》。文章称种种迹象表明,至少从(去年)12月中下旬开始,疫情就已变得很不乐观。而从1月1日开始,外来务工人员与大学生就开始陆续返乡。这500万人口就是在1日到23日之间的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离开武汉的,而这个时段,正是疫情快速蔓延扩散的阶段。

同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针对外界批评武汉隐瞒疫情信息,周先旺改用了“披露不及时”的说法。他透露背后的原因:不是隐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权。他称传染病必须依法披露,但他没有上级授权,无权披露。

同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新冠肺炎事件现况报告中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的风险“非常高,在区域层级上高,在全球层级上也高”,同时承认,在1月23日、24日、25日的报告中曾表示全球风险“一般”,是做了“不正确”的陈述。

同日,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将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换成五枚“冠状病毒”。中共驻丹麦大使馆要求该媒体道歉,遭拒绝。

1月28日

1月28日,大纪元报导,多个武汉医护人员告诉家人的视频爆料:医生估计大概有九万、十万人感染,千万不要相信政府,得靠自己。湖北航天医院医生胡电波冒险向外界披露:湖北总发热的人群超过十万,医院像地狱,四处喊救命。经济时政评论人秦鹏转发“武汉医护人员”的视频说:第三个信息源(武汉本地医生视频)称感染人数九万人,前两个称十万人,10万数量级可信度非常高了。之前的视频,武汉医护人员告诉家人:“他们医生出来的估计大概有十万人”,“政府让我们治,可是什么物资都没有”,“他们想办住院都办不了”,“我们上一天班,整个人的心里都快崩溃了”,“他们在那儿求我们,我们一点办法都末得,看着一个好生生的人慢慢就不行了”,“千万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网上传出多个医护人员崩溃大哭的片段。“我不需要加油,我需要全国都知道武汉在发生什么!”一位医生说,很多患者死后都无人收尸。

同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逐日增多,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当时公布累计检测4086份。

同日,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中共政府高度重视这次疫情,“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等。但中共喉舌新华社报导该消息时,却改为“我在中国农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对加强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删去了“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同日,世卫组织承认对中共肺炎疫情犯有轻视忽略错误,没有适当估量武中共炎疫情扩散的危险。

同日,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披露,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些中国人大多数被扣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或“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罚金或是教育训诫等处分。

同日,美国从武汉撤侨。

同日,中国官方报道谭德塞在北京访问时宣称,不主张各国从中国撤侨,并表示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并不那么严重,不需要过分反应。世卫组织发言人贾撒列维克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关于各国想从武汉撤侨,世卫的立场是:这是由各国政府自主做决定的事”。

同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消息人士援引湖北国资委内部消息称,湖北前黄石市市长杨晓波,在参加省政协会议期间感染重症肺炎,会议结束后发病,仅两天后即去世。

1月29日

1月29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由于该病毒的高致病性,科研人员要开展预试验有一个逐步熟悉的过程,因此检测样本不会一开始就每天2000份,会逐步增多”。这表明每天核算检测不会超过2000份。

同日,在大陆电视节目中,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说,作为一间收治传染病的医院,院方已有一套处理该类遗体的方法。疫亡者遗体直接由医院工作人员和殡仪馆对接处理,只是这些病人的家属不能见到他的亲人,家属可能需要签字。

同日,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45名医学专家在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简称NEJM)联合发表论文《新冠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态》(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论文对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22日,中国境内确诊的共425例中共病毒肺炎患者进行分析,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55%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此后发病的病例中,仅8.6%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数据显示,1月1日至22日,武汉共有15名医务工作者感染,分别是1月1日至11日有7名,1月12日至22日有8名。

同日,上游新闻从江西省上饶市政协一副秘书长处获悉,该市政协副主席黄统征“高度疑似”感染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另外,因湖北连续出现厅局级官员感染肺炎去世,当地医疗机构正在给一些中共官员注射提高免疫力的药物。澎湃新闻也报导了这一新闻,但很快被删除。

同日,大陆第一财经报导,距武汉不远、疫情严重的黄冈市,物资短缺非常严重,一些医务人员不得不穿雨衣当防护服,用垃圾袋当鞋套。根据中共海关总署的数据,北京在1月24日至2月29日期间进口了25亿件防疫个人防护设备(PPE),其中包括超过20亿个口罩。从海外采购医疗用品的做法,获得了中共驻海外使领馆和驻外公司、机构的全力执行。但武汉各医院始终得不到足够的防护服和口罩。

同日,日本从武汉撤侨,最初准备1次派2架包机前往武汉,而中共仅同意派遣1架。官员认为此次“撤侨作战”最大的障壁是中共的应对,迟迟未能批出机场使用许可。

1月30日

1月30日,据法新社(AFP)报导,该社记者早晨看到一名戴着口罩的灰白头发的男子,直挺挺地倒毙在武汉一家关闭的家具店门前的地上,这个男子一只手还拿着一个塑料购物袋。现场有几个路人,但他们不敢靠近倒在地上的老人。不久,一辆紧急救护车搭载着身穿全身防护服的警察和医务人员赶到现场。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用一条蓝色毯子包裹住男子的遗体。在救护车离开后,同样配有全身防护服的警察拿着超市纸箱以掩盖现场。此后,不断有网友爆料图片、视频,显示各处均发现有人突然倒地身亡。

同日,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在个人微博上撰文,“我已经出离愤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实锤看到明白无误的证据,新冠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地隐瞒了!”王立铭在其微博中写道,“我的问题很简单:从这篇论文的数据来看(指1月29日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45名医学专家在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论文),国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从那个时候一直到1月20日这三个星期里,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他写道,“我已经快爆炸了,我需要论文的作者们给我一个解释!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同日,世界卫生组织将中共肺炎暂时命名为2019-nCoV急性呼吸疾病(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将武汉病毒肺炎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不过,世卫总干事谭德塞称,“这一宣布不是对中方的不信任,而是担心疫情在卫生条件不佳的国家扩散”,他还说,“中方在发现疫情、分离病毒、测序基因组并且与世卫组织、全世界共享的速度令人赞叹,令人难以言表”,“中共承诺要确保疫情透明度以及保护世界人民,我对此毫无质疑。”

同日,美国国务院将中国旅行警告升至最高的第4级,即请勿前往中国,同时授权美驻华使领馆非紧急雇员及家属撤离中国。

同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原定当日飞回英国的撤侨包机未获得中共许可,未能按原定计划起飞。中共不承认双重国籍,不允许有中国籍的家属登上撤侨飞机,英国外交部提出交涉,翌日,飞机成功起飞。

同日,Channel A报导韩国原定白天连续派出2架飞机撤侨,而中共仅同意在夜间派出1架飞机撤侨,并指美日韩都是如此。韩国政府官员透露,唯一原因是中共不想撤侨画面伤及自身威信。翌日,《朝鲜日报》报道引述大韩民国外交部官员指,这是因为中共想降低大量外国人离开中国大陆的受关注程度。日本放送协会(NHK)此后报导日本撤侨情况时,访问的政府人士亦做出类似表述。

1月31日

1月31日,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对央视说,2019年12月30日至31日,武汉还有其它医院也发现病患,所以上报了中共卫健委。

同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报导称,武汉病毒所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的研究团队透过实验室“体外试验”证明,双黄连有抑制武汉病毒的作用,引发了民间抢购潮,市民冒着被交叉感染的风险,出门去药店抢购。据称,当晚2小时内,各电商平台上,双黄连口服液显示无货或下架,甚至连兽用双黄连也卖断货了。

同日,《红星新闻》获悉,湖北省民政厅前副厅长、巡视员文增显,当天下午,疑似因感染肺炎去世,终年68岁。

同日,澳洲政府决定,从中国武汉撤出的侨民须在距澳洲本土二千多公里的海外领地圣诞岛隔离14日,这些侨民大多是澳洲籍华人。

《纽约时报》后来根据从美中两国收集来的数据分析得知,1月份,至少有43万人从中国搭飞机抵达美国。

小结

2020年1月下旬,中共公布武汉病毒“人传人”后,很多已经出现明显发热症状的患者,开始大量到医院看诊,各级医院系统崩溃。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逐日增多,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当时公布累计检测4086份。说明当时武汉市内,有明显发热症状的疑似感染者去医院看诊的,至少75221人,其他更多症状轻微、或暂时没有症状的感染者,无法统计。

中共肺炎患者死亡已经大量发生,医院开始直接将患者遗体送火葬场焚烧,不经过家属,有多少计入中共肺炎死亡名单,无法统计、证实。

至少在2019年12月1日,已经发现中共肺炎病例,至1月20日中共公布“人传人”,武汉疫情早已爆发。武汉封城后,医院无法接纳大量出现明显症状的感染病患,也无法通过核算检测确诊。近2个月的时间,核酸检测试剂严重不足,很可能一直没有开发成功,准确率很低,无法大批量生产、使用。3月份起,中国出口各国的检测试剂,仍然爆出准确率低,被纷纷退货。武汉医院实际依靠发热等明显症状进行判断,再依据是否重症,收治病人。

中共除了下达封城的命令,没有做好任何有效防疫、抗疫的准备。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程晓容:武汉疫情 中共必须下台的六大理由
程晓容:汶川地震和武汉瘟疫 我们看懂了什么
沈舟:赵立坚变成中共外交部最怂发言人
中共病毒肆虐东北三省 沈阳再现确诊病例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日峰会台海变局?日本隐藏军力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财商天下】注册制失败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遇阻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818莫须有结案 港人自由花相撑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