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星报:击败中共病毒的台湾与加拿大的不同

5月16日,多伦多星报专栏记者Lorrie Goldstein发表文章,分析了台湾成果抗击中共病毒,以及加拿大不同。该文强调重要的区别是,台湾吸取非典的经验,不再信任中共的对疫情的掩盖。而加拿大并未吸取教训,为此,加拿大人付出了可怕的代价。(Shutterstock)
人气: 68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陆清风渥太华报导)5月16日,多伦多星报专栏记者Lorrie Goldstein发表文章,分析了台湾成果抗击中共病毒,以及加拿大的不同。该文强调重要的区别是,台湾吸取非典的经验,不再信任中共的对疫情的掩盖。而加拿大并未吸取教训,为此,加拿大人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该文回顾,2019年12月31日,中共通知世界卫生组织,武汉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的新型肺炎,但却隐瞒了该病毒可以通过人传人进行传播的信息。然而从这天起,台湾政府尽一切努力保护其公民,但加拿大政府却没有。就在同一天,台湾通知世卫组织,称有理由怀疑该病毒是人际传播的。也是在同一天,台湾开始针对从武汉登机飞往台湾的所有乘客进行发烧和咳嗽症状的检测,没有问题才能下飞机,若发现出现相关症状的人员将被隔离。

该文称,台湾使用了2003年中国爆发SARS期间(当时,台湾72人死亡,加拿大44人死亡)开发的经验技术,有效追踪中共病毒疫情传播;并利用政府拨款和军队提高了口罩的国内产量,同时严格控制口罩价格上涨。

该文称,然而加拿大政客和公共卫生专家于1月29日在公开演讲时声称,对来自武汉的乘客进行隔离是种族歧视,边控行不通。加拿大境内的中共病毒将会是很“罕见”的。1月20日,台湾启动了在非典疫情之后建立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并采取了124项措施以保护台湾人民。

3月3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健康政策研究专家Jason Wang教授和他的两个同事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发表论文“台湾对中共病毒(Covid-19)的反应”,其中进行了如下描述:从航运和海运进行边境管制,使用新数据和技术进行病例识别;隔离可疑病例,主动发现病例,合理分配资源……,广泛宣传预防措施、提升民众信心,打击虚假信息传播,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协商,制定学校和育儿政策,并减轻企业负担等政策。

该文强调,决策或缺乏决策都会产生后果。台湾位于中国大陆海岸外130公里处,每年有271万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拥有人口2378万人。截至周六上午,仅出现440例中共病毒病例(每百万人口中有18例)和7例死亡(每百万人口0.3)。现在,台湾被广泛认为是遏制中共病毒传播的世界领导者。

该文称,然而拥有3759万人口,去年来自中国的游客57.1万人的加拿大却发现中共病毒病例75,004例(每百万人口1,989例)和死亡病例5,595例(每百万人口148例)。

该文称,加拿大疫情要好于受中共病毒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比利时每百万人中有777人死亡,西班牙590人,意大利525人,英国508人,法国422人),但比采取了有效措施的国家要差(台湾每百万人中死亡仅有0.3人,香港0.5人,新加坡4人,日本6人)。

该文称,加拿大和台湾之间的情况有很多不同,台湾是一个36,193平方公里的岛屿,其入境点远少于加拿大(998万平方公里),而加拿大与美国之间有4,800公里的无设防边界。

该文分析,由于历史原因,台湾政府比特鲁多政府对中共政权持更多怀疑态度;考虑到对公民自由的关注,加拿大对抗中共病毒传播在台湾采取的一些措施在加拿大是不现实的。但最关键的是台湾从2003年非典疫情中的失误中吸取了教训。

该文称,加拿大却没有。在2003年的SARS流行病和2009年H1N1大流行之后所有暴露出的过失都在抗击中共病毒疫情上再次发生——前线工作人员的个人保护设备短缺、数据收集差、测试不足、医疗防护系统人满为患。为此,加拿大人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