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家杰:监警变撑警 专家将揭真相

人气 774

【大纪元2020年05月1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报导)日前香港监警会就去年反送中大型公众活动及相关的警方行动,发表审视报告,引发外界抨击其为港警暴力进行洗白。

香港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对报告内容感到痛心,“就是做到撑警,继续包庇、纵容警暴的报告。”他说,已辞职的前监警会国际专家小组成员斯托特(Clifford Stott)表示,将就掌握的数据资料,另拟一份报告,“我希望,这可以帮香港人拿回一个公道。”

“监警会这个报告,一言以蔽之,不但回答不了香港人的疑问,无法让香港人觉得(港府)没有包庇、纵容警察,也不可能给香港人找到事实的真相。”梁家杰说。

他以报告里的“7.21”元朗事件为例,“报告竟然说看不到有人打斗”,“如果监警会有独立调查权,看一下当天网上拍到的片子,看一下大纪元的片子,珍姐(记者梁珍)拍到的东西,就可以传召证人。”

曾任监警会前身“警监会”副主席的梁家杰表示,监警会的“先天缺陷”即是没有独立调查权,“只能从警务处长那里得到多少资料,就有多少资料。”

“这个人(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是个无牙老虎,PK邓(警务处长邓炳强)给他多少资料,他就有多少资料,他不可以派人去调查,也不可以自己去见证人,也就是不可以传召证人。”

“他(梁定邦)说,‘这个就是PK邓告诉我的,我不信他,信谁呢?’”梁家杰说:“这不只是回答不了香港人过去八、九个月以来,一直抑压的不公义,觉得你是包庇、纵容警察与乡士的勾结。”

“梁定邦主席,他真的是一世英名清誉尽丧,我也很痛心,因为他也是我的前辈,也是在法律界深受尊重,他70多岁的人,居然‘临尾香’(晚节不保)。”

与多数港人坚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队涉嫌滥用武力的问题,梁家杰说,因为“根据香港法例86章独立调查委员会,是有法庭的传召权。”他说,参与调查的5人国际专家小组,去年底鉴于监警会欠缺调查权力而退出,“他们犯不着押上自己的公信力和清誉,去赢得一个身后的恶名。”

他还痛斥林郑月娥15日站在“香港的真相”布景前,召开监警会报告的记者会,“我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真的不知羞耻,她站在‘香港的真相’的屏幕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

他希望退出的专家小组成员斯托特以搜罗到的资料,进行分析后发表的报告,“可以帮香港人拿回一个公道。”

梁家杰还表示,监警会的报告显示香港当前面临“京人治港”、“低度自治”,“一国两制崩坏”的现况,“‘两制’剩下多少呢?我想剩下一半都没有。”“整个香港好像礼崩乐坏,真是阿妈都不认识(完全走了样),大家觉得真的很痛心。”

但他呼吁港人不要气馁,并以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著书《无权者的权利》,鼓励港人,“极权是靠讲大话骗来的。用威胁威逼为由,让所有人都不断重复这个极权的那一个讯息,当人们讲真话,坚持活在真实当中,各个都会做‘皇帝的新衣’里指住皇帝说:‘哎呀,皇帝,你赤身裸体呀。’那个小孩子。那个政权就会怕你。”哈维尔率领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非暴力“丝绒革命”,推翻共产党统治。

梁家杰说,当众人盲从中共不断讲假话,讲真话的人当然被打成异类、被迫害,但是“证诸历史,真理最后一定会胜出。”

“我没有见过在历史之中,有一句假话可以在全时间骗到全部的人。你可以讲一句假话,在短时间,骗到全部的人;或者长时间,骗到小部分的人。但是,你不可能讲一句假话,长期骗到所有的人。”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监警会无实权 梁定邦是无牙老虎

记者:最近香港一连串的风波,请先讲监警会报告。

梁家杰:监警会报告真是令人很痛心,因为我在2000至2003年,是监警会,当时叫警监会副主席,所以我知道警监会,就是现在监警会的前身是怎么回事。

香港警察一直都坚持由投诉警察科,自己查自己人,这么多年来都不肯给外面的组织有调查权来监察他们,所有调查都是由警察内部去做。殖民地时代的总督为了使公众对投诉警察科,自己人查自己人这个制度有一些公信力,就成立了监警会。第一任主席是当时的行政会议成员张健利资深大律师,为什么要用这么高规格的人来做呢?第一因为张健利御用大律师在行内享负盛名,公信力不会有人质疑,他有法律的背景,加上他是行政会议成员,是在总督的内阁里,除了主席之外,也邀请了很多极具公信力、在社会上有分量的、德高望重的人,有医生,因为有时投诉是关于警察打人,另外有一些法律界的或社工。

当时总督就是靠警监会使一个封闭的、自己人查自己人那个制度有一丁点公信力,换句话说,就是用张健利御用大律师、或其他享誉盛名的一些专业人士和社会贤达来压注他们的诚信到监警会里,而使市民有些信心,这就是渊源。

由于警方的坚持,使警监会,现在的监警会是没有独立调查权的,关键是因为他们只能够从警务处长那里得到多少资料,就有多少资料,最多能做到的是可以看一些资料,觉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或他们写报告交给警监会的时候,有一些前后矛盾,我们可以指出一些程序上的问题,就这么多。到惩罚警员,全部是由警务处决定,他提交报告上来说我们已经警戒他了或现在会记他一个过失,当我们提出一些异议,警务处长不一定接纳的,他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这就是当初叫警监,现在叫监警会的机制,它有先天的缺陷的。

当林郑说要找梁定邦(香港执业资深大律师,2018年6月1日起,出任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主席)去查,用现在监警会机制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是个无牙老虎”,PK邓(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给他多少他就多少的,因为他不可以派人下去调查,也不可以自己去见证人,也就是不可以传召证人。所以我当时就说这个是救不了的缺陷来的,而我为什么一直坚持与香港人一样,根据香港法例86章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是根据法例去做,是法庭的传召权的。

很简单,现在它的报告有讲元朗“7.21”黑夜那三个警察说见不到有人在打斗,只看见很多人在吵架,觉得民情汹涌,他们两三个不行,去找支援。如果监警会有独立调查权,看一下片子、看一下网上、大纪元上面的片子,看一下珍姐(梁珍)拍到的东西,就可以传召证人,看一下这两三位警员是否临阵退缩。我记得包括大纪元的报导都有讲,那两三个警员走到元朗站,看到有人已拿出凶具,他觉得自己顶不顺,势孤力弱去找增援,但现在监警会出的报告竟然说没有人打斗,看不到有人打斗,而梁定邦由于它的先天缺陷,他不可以调查,他说,“这个就是PK邓告诉我的,我不信他信谁呢?”这个事我觉得不只是回答不了香港人过去八、九个月以来,一直抑压的那些觉得不公义,觉得你是包庇、纵容警察、纵容警察与乡士的勾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还有其它的,比如太子站“8.31”。

他们现在的结论就是有一个本土恐怖主义的势头出现,听到记者问梁定邦主席,“这是你的结论吗?”他说,“不是,本土的恐怖主义不是我的结论,是PK邓(邓炳强)说的,那我不相信他,我相信谁呢。”

林郑假意开记者会 “香港真相”前大讲假话

梁家杰:所以我想这次的这个报告呢,一言以蔽之,不但回答不了香港人的疑问,不但不可以让香港人觉得,没有包庇没有纵容警察,也不可能给香港人找到事实的真相。那天我看到林郑出来开记者招待会,后面的屏幕打着“香港的真相”五个大字,我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真的不知羞耻,她站在“香港的真相”的屏幕面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

大家都可能听到,林郑曾找了五个海外的专家,其中一个声誉最响的就是Clifford Stott,他有调查过这些警民冲突,他经验很丰富的,他是一个教授,以他为首的这五个专家,几个月前辞职了,我当然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辞职,因为他们犯不着押上自己的公信力和清誉,去赢得一个身后的恶名。看看梁定邦主席就知道了,他真的是一世英名清誉尽丧的,我也很痛心的,因为他也是我的前辈,他自己是AO(政务官)出身的,也是在法律界的行头是深受尊重的,他是70多岁的人,居然“临尾香”(晚节不保)。这几位专家就警觉啦,一早就回避了,就是“我不会跟你蹚这个浑水的,我也不需要给面子给中共”,所以他就保持了清誉。

监警变撑警纵容警暴 海外专家将揭真相

梁家杰:现在就有个期待了,因为Clifford Stott教授,他在自己的推特里面讲了,他时不时就会发条推文,说一说调查的问题,他在出了这个监警会的报告之后,第一时间他说,“既然现在监警会都报告了,那我就可以用报告里面的一些事实,我可以用我们几个专家辞职之前已经搜罗的一些资料,再进行一个另类的分析。”听他说好像将反送中运动分为3个阶段,在6月9日之前就会面世了。我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帮香港人拿回一个公道。

想起来其实是很难过的,因为在任何一个充分问责的自由民主国家里的政府,如果自己去委任一个调查,监警会也好独立专家也好,终于的结果,就是做到撑警,继续包庇、继续纵容警暴的报告,加上被这些海外专家刮了你几巴掌(下了台好久的了),但这就是香港目前的现状了。我只能说,这个监警会的报告,我觉得是一个非常能够显示目前香港是一个什么状态。现在中共,当然是京人治港,香港是低度自治,已经没有“一国两制”了。当然我也不敢说是“一国一制”,现在至少还可以接受珍姐的访问。但是“两制”剩下多少呢?我想剩下一半都没有的啦。黄之锋说一国1.5制度,我相信到今天,一国1.5制是没有,究竟1.2还是1.1呢?大家自有公论。

中共从历史入手搞群众运动 或控民主派人士煽动罪

梁家杰:不过我觉得大家也不需要太气馁,因为如果将监警会的这个报告再加上DSE历史科这个试题风波,杨润雄局长第一时间向中共下跪,其实这件事大家如果认识中共的历史都知道,好多时候它搞群众运动都是从历史入手的。最出名的大家认识比较深刻的,当然就是“文革”用“海瑞罢官”来开展整个文革运动。加上听说有15位民主派人士,可能其中有几位,会被加控一些刑期比较长的,叫做“煽动”的罪。而且将那条罪转入区域法院去审。区域法院最高的判刑是7年,就不是裁判法院的两年。而且不止的,一天之内还有很多其它的事情发生,立法会内部委员会打架。

极权靠讲大话维持 坚持讲真话真理必胜

记者:我们已经被暂停采访。

梁家杰:没错。整个香港好像真是礼崩乐坏到真是阿妈都不认识(完全走了样),大家觉得真的很痛心。这个时候我一定想起一个人,就是哈维尔,他是捷克共和国第一任总统,是一个名人,一个诗人。他是1979年在天鹅绒革命之前10年,他出了一本书叫做《无权者的权利》,其实信息你记住一个就够了。他说,极权是靠讲大话骗来的。用威胁威逼为由,让所有人都不断重复这个极权的那一个讯息,当人们讲真话,当人们坚持活在真实当中,各个都会做“皇帝的新衣”里面个指住皇帝说:“哎呀,皇帝,你赤身裸体呀。”那个小孩子。那个政权就会害怕你。其实讲大话的是知道自己讲大话的,正如一个前苏联一个作家索赞尼辛讲,他知道他自己讲大话,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在讲大话,然而他还继续讲大话。

当大家都跟中共那个信息,不断重复讲假话,讲假的话的时候,当然讲真话的人,是会被打成异类,是被迫害的,但是真话,我深信,最后一定是会胜出的,因为我没有见过在历史之中,有一句假话可以在全时间骗到全部的人,你可以讲一句假话,在一个短的时间,骗到全部的人,或者在一个长时间,骗到小部分的人,但是,你不可能讲一句假话,长期骗到所有的人。所以当真相出现,捷克1989年天鹅绒革命成功,由捷共的统治,变成后来哈维尔当第一任总统,捷克共和国的时候,那些跟捷共不断重复假话,不断生活在虚妄、虚假生活世界里面的人,自讨没趣,甚至可能下场是很悲惨的。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我只能够讲,很多人会问,那怎么做呢?有什么可以做?我就会用《无权者的权利》来鼓励大家,而事实上,这个鼓励是,真是证诸历史,是真的发生了的,真理最后一定会胜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吴明德:习扫除江派 李小加离职自保
【珍言真语】梁家杰:港警须借鉴红卫兵下场
【珍言真语】气功师见证12实例 九字真言显奇迹
【珍言真语】黄湛深:海洋公园衰落如香港缩影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细思极恐!大陆手机记录日常对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