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奋斗多重奏

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 (5)他坐箩筐 兄弟抬他走两天两夜去求医

作者:农本木
台湾淡水沪尾偕医馆,是台湾“北部”第一家西式医院。(shutterstock)
  人气: 8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得承是我的曾祖父,五兄弟中他排行老二。他体型高大,长手大脚,喜欢与人辩论,声音宏亮,人称“三国得承”。育有三子。

有一年,得承右脚患疾,间歇性的剧痛让他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行走,痛苦难耐之际,中医、西医,跌打损伤、草药、针炙……凡是有人介绍哪家高明,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医均无济于事。在几臻绝望的情况下,不免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这一生就是这样了,前途渺茫,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过一天算一天了。

情绪低落是很难熬的,而且也可能是病痛老是缠身的主因之一。眼看得承就要落入那样的窼臼中去了,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也是莫可奈何。幸好不久就出现转机,从朋友那儿得知,沪尾(今台北淡水)有个马偕牧师,有治疗腿脓疮的特效药。

听闻这样的讯息,无异于聆赏圣音雅乐,灰暗的心一下就明亮起来。虽说只是一道讯息,只是传闻,不知真假,但他总是不愿放弃任何机会和希望,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前去医治,死马就当活马医吧。

他请兄弟再去向朋友打听一些更具体的事项,包括详细的地点,大约要准备多少钱,没有交通工具,走路去要怎么走,大约要走多久…….

其中比较伤脑筋的是医疗费用的筹措,当时家中经济情况很差,筹不出那么大一笔钱。无奈之下,也只有求助于兄弟,幸好兄弟都支持他,不是出钱就是出力,甚至帮他借贷。向远亲、近邻各商借了一些,父母也资助了点,勉强筹措得差不多了,他就准备尽早出发,尽早就医。

那么怎么去呢?受限于经费,只能走,走路去!

他和兄弟们商量,打算坐在担米的箩筐中(大型竹编农具,专用来挑米谷),由两个兄弟抬着走,(第三位候补,挑着行李、饮水、食物)。当大家看到得承强忍痛苦,硬把脚塞进箩筐中,不一会又急急搬出来的模样,他们都明白,只有尽早医治才是正途,也是当务之急。他们因此有了共识,不管多苦多痛多累,就是赶路,不作其它想法。

大家可以试想一下,担米的箩筐能有多大?小孩坐进去可能还行,一个高个儿,长手大脚的成年人怎么坐?勉强坐上去,那两条比别人都长的大腿大脚,特别是一碰就痛得呲牙裂嘴的右脚,不能走路的脚,要怎么安放?如果能打坐的话,还可以弯曲盘,变换着姿势。但他不会盘也不能盘,可是他又不能不去。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忍,千忍万忍,忍完还得继续再忍。痛,就让它痛;忍,那得自己忍。

再看几位兄弟,两人合抬一个成年男子,一口气走了两天两夜。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绝大多数都是傍海而行,许多路段是荒凉的旷野,干燥炙苦的土坡和沙地,还有到处可见的,荒烟蔓草中的乱葬岗。放眼望去,一片片凌乱的土石间杂着长年暴露在劲冽的海风中,形貎丑怪的矮木麻黄。没有路时,只能挑比较平坦的沙地来走。然而,大家都知道,夏日中午时分的沙地,温度相当高,用“炎热”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夏阳的毒与辣。可是,他们无视骄阳当空,人都快烤焦了也不稍事歇息。

晚上赶路,相对来讲是比较好一点。但是晚上视线不佳,容易跌倒。加上走累了会打瞌睡,所以进度就慢多了。

就这样,他们餐风宿露,没吃少喝的,除了问路,也几乎没什么休息。然而再苦也没听到哪个兄弟说一声累,喊一声苦。

一步一脚印,四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走到沪尾,找到现在的淡水区马偕街8号(原来是6号),在公元1873年,由马偕博士所筹建的“沪尾偕医馆”就医。当时由几位医师会诊,发现是腿骨头蛀蚀,决定立刻开刀,及时得到治疗,最后终得痊愈。

得承幸得家人大力支持,又选对了医院,碰到仁心仁术的医师,术后又受到极好的照护,真是幸运至极。只要好好待在医院里,遵照医师的嘱咐去做,很快就能恢复健康,出院回家。事实也真是如此。只是人各有命,抬他、陪伴他的几位兄弟又如何呢?

大弟秋方生性顽皮,在得承被送进开刀房时,他受好奇心驱使,在开刀房外探头探脑,打扰医生作业,医生数度请他离开,他都当耳边风.依然故我。不堪其扰的医生,为免节外生枝,就手沾药水往他脸上弹了一下,秋方感到一阵晕眩,赶快找张椅子坐下,接着就昏睡过去。醒来后还对旁人说,医生太厉害了,以后再也不敢不听劝告了。当时医生手上沾的药水应该是麻醉药,才能将他迷昏,让他不省人事。

另一位弟弟秋成就没那么幸运了。那年他十八岁,正是他人生中最好的黄金岁月。抬得承到沪尾、淡水就医,在他来说,也不是多难的事情。虽然吃足了苦头,但自己身为弟弟,为哥哥吃一些苦头,也是理所当然的。正因为他觉得一切都很顺利,开刀完毕后,他就想,应该回家向父母报讯报平安,他把这个想法讲给兄弟们听,没想到,兄弟们也都这样想。

秋成因此受命回家报平安。一路上,他只有一个想法,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赶到家,好让阿爸阿母放心,他们一定很担心,一定一直在挂念着,特别是阿母,她会因为担心某件事而连续几天睡不着觉。

对一般人来说,一百多公里路,一天一夜根本走不了的,但是他走完了,为什么?他背后应该是有这样的驱动力:一是,正值年轻力壮,初生之犊不畏虎,一路上都半走半跑,这可是不顾身心的超负荷做法。另一是,他心中一直记挂他的阿母,只想早点让阿母放心,看到阿母的欢颜。

可是谁也没想到,秋成回家后却开始发烧,可能因天热中暑,又过于劳累,体力过度透支,内外交煎所致。接着又出现频拉肚子的病况,下痢不止。母亲给他煎服青草药,但草药性温和,作用缓,不能止泻。本应该到小镇上找医生看的,但是秋成觉得去淡水看腿已经花了一大笔钱,不赞成再为他多花钱,因家中只剩老人和小弟,也就由他自己作决定了。

连续严重下痢,次数太频太猛,很快的,秋成的身体就虚脱乏力。再翌日,在家人割心的不舍中,在阿母的号泣声中,十八岁的年轻生命,就此撒手西归。

我这一辈的应该称秋成为曾叔公祖。作为祖先,这样的事迹与风范是后辈喜欢提出来讲给再后辈们听的,我就曾听家中老人、长辈说过无数无数次。@(待续)

(点阅【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成功的人士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这是西谚。意思是,不管你在哪一领域,男人之所以能够成功,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不离不弃地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能够全心全意地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 我祖父从小就很聪明,很多东西能无师自通。没真正上过学,却买眼科书籍来研究,医好自己的白内障。没学过书法,却透过抄写借来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贵的书,又练出一手好字。
  • 先民们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还开发一种“牵罟(音谷)”的活动,这是一种群体拉网捕鱼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产生更好的群体性社会关系。
  • 石沪捕鱼是利用潮汐的升落来进行自然圈鱼,水涨时,鱼儿可随着水流乱走,退潮时,水退得浅了,水位比石墙低,鱼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瓮中捉鳖”,他们是“沪中捉鱼”。
  • 海滩
    我家祖先飘洋过海,千里迢迢地,选择在台湾西海岸落脚,这真是一个上上之举。当年这些有智慧的祖先们必定是考虑到大海孕有无限宝藏,只要努力经营,收获是必然的。这是古人对待世事的质朴正信。
  • 某日,父子俩一如既往地到田里工作,不料风云突变,在一场雷电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们这支因此无后。这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族谱上,是否就是想让世世代代的子孙都引以为戒?我问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