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死神后 执迷老人终于醒悟

生命的希望(pixabay)
  人气: 17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7月16日讯】什么原因能使一位九旬老人从两次病危中走过来呢?当医生的女儿讲述了老父亲转危为安的神奇经历。

第一次,患心肌梗塞的父亲疼痛难忍,使用麻醉药、催眠药已无济于事。在女儿的劝导下,父亲和她一起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分钟后,父亲说不疼了,几天后就出了院。

第二次,老父亲处于深度昏迷中,家人开始为他准备后事。女儿给他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再次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儿,父亲睁开了眼睛,一个月后又恢复了正常。

女儿修炼法轮功,在农村一直当干部的父亲曾听信了中共的谎言欺骗,竭力反对女儿和另外两个孩子修炼,对他们训斥、打骂,甚至要举报。

如今老父亲每天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

女儿写下了父亲神奇的故事,发表在明慧网上,全文如下:

我父亲今年93岁。1999年7月20日以前,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父亲知道法轮功好。那时,父亲听过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他曾赞不绝口,情不自禁地说:“讲得这么好啊!”父亲听了几次师父的讲法录音,还炼过一段时间的动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后,父亲听信了政府宣传的谎言,也为了自保,父亲变了。父亲从十几岁就开始为中共卖命,担任区青年团干部、村里大小干部,再到后来在乡计划生育小分队当领导。法轮功遭到迫害之后,父亲只相信政府的话,最终,他放弃了炼功。

我父亲有四个子女,其中三个是公职人员,这在当时的农村里算得上是比较显赫的家庭了,而我又是父亲最引以为荣的一个。我是1977年中国大陆恢复高考后第一年考取医学院的,是当年我村唯一考上大学的学生,是全乡镇几千考生中十几个中榜人之一。毕业后,我成了一名县市级医院的医生。只要回老家探亲,都有乡亲们上门让我看病。我哥从部队转业后,也成为一名乡镇医院的医生。

在一个农民家庭中,出了好几个“国家干部”,父亲感到自豪和荣耀。1999年7月20日之前,父亲有三个孩子都修炼法轮功,在不同的岗位上做着好人,都是单位有目共睹的优秀员工,这让父亲非常安心、满意。

迫害发生后,我也面临被非法关押、开除公职、非法劳教、判刑等威胁。让父亲感到自豪和骄傲的三个好孩子,一下子成了中共打压的对象。这样大的落差,父亲接受不了。残酷的迫害给我们家所造成的巨大压力,对父亲来说,就像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经历过形形色色的政治运动,父亲深知中共害人的残酷手段。在害怕恐惧中,他选择了逼迫儿女放弃修炼,让我们当“墙头草,随风倒”。他认为,他教育出来的孩子应该和他一样,关键时刻,要听话,否则所有的被迫害都是自己招致的。面对造谣宣传,他没有一丝自己理智清醒思考的能力,开始抵触法轮功,还拒绝听法轮功真相。

我们多少次尝试给父亲讲大法真相、劝三退,父亲非常不理智,根本不听,还训斥我们,有时连嘴都不让我们张,甚至要举报我们。

之后,我们姊妹同修商量,父亲思想中根深蒂固的对中共的认识,是多年来生活经验和灌输所致。父亲非常信赖和依赖我这个当医生的女儿,这就是我给他讲真相的有利条件。

父亲诚念“法轮大法好” 转危为安

作为一个年岁大的人,不可能不得病。2017年7月上旬的一天,90岁的父亲突发心肌梗塞,住进了当地的医院,当时他胸疼得非常厉害,反复用麻醉药品杜冷丁、吗啡及镇静催眠药品地西泮等,但是效果都不理想。父亲处于昏睡中,只要稍醒,就疼痛难忍。父亲自述:“生不如死。”父亲持续吸氧,留置尿管导尿。

有的医生建议做手术治疗,但是老人岁数大,风险就更大。那时我在外地上班,父亲命令我一刻不能耽搁,马上坐飞机回来,给他治病,还反复念叨说,就我能治他的病。

心肌梗塞,在现代医学来讲,是一个大难题。如果年纪轻,可以在心脏里下上支架,但是需要终身服药,副作用也很多。父亲这么大岁数,得了这个病,并不会因为我是他的女儿,就会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他得救的机缘。

我按父亲的要求,急忙请假回老家。父亲见我回来,像是有了盼头。我和主治医生简单探讨了一下病情和治疗方案。主治医生表示,该用的药都用了,但是药效不佳,让我们有个思想准备。

听医生说了父亲病危的情况,我把家人召集到一起,告知亲人们父亲的实际病况,目前没有好的医疗方法,但是如果父亲要能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就会有希望。我和家人说,我负责跟父亲说,其他亲人也要支持,不要有负面思维。他们没有反对。

然后,我对父亲说:“你用了这么多的药,效果不好。药量再大,就要中毒,麻醉药用多了,就成瘾了。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效果的。”我对父亲说:“我知道你这些年所承受的压力,也知道你非常不愿意听到说共产党不好,我们都理解你。但我们是你的儿女、最亲的亲人,告诉你真相,是真心地为你好啊!这一点你不应该怀疑。为了你的身体能真正好起来,现在你就按我说的去试试,我们也一起帮你。”

我还告诉父亲,可以不用亲口答应,默认就行,结果父亲默认了。顺势,我又提出一个条件:“如果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疼痛明显减轻、症状减轻的话,就说明有效;接下来,你可以继续不断地去默念。但是,从此以后,你不要再听信任何说大法不好的谎言了,不要再说大法不好的话了,头脑里也不要再装着对大法不好的念头了,因为大法救了你的性命,你自己亲身体验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了。”

我说的这些,父亲都没有表示不同意。

我们和父亲一起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修炼的亲人也都静静地坐在周围,见证着这一切。就几分钟的时间,父亲脸上痛苦的表情消失了,眼神明亮起来,说胸口不疼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也有力气说话了。几分钟前,父亲还蜷缩在病床上,痛苦难耐、奄奄一息的呢。

同室病人及家属、医生都感到震惊,其中一个病人感慨地说:“哎呀!这个老人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好呀?!”父亲听了非常高兴,和先前判若两人,很自然地和她拉起呱来。我们给她讲了真相,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

此后,父亲没有再使用任何麻醉和催眠药。症状缓解了,父亲要求出院,医生不准,因为得了心肌梗塞的病人,没有这么快就出院的,最少住院半个月以上。两三天后,父亲已住院一周,他坚持要求出院,医生看父亲病情稳定,也就同意了。

出院后,我们给父亲听(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又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也让他写下了郑重声明。此后,父亲一有心绞痛或不舒服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听到他念出声来,也曾听到他说:“法轮功师父救救我吧!”父亲的身体逐步好转。

随后,在陪伴父亲的时候,我发现,渐渐他的党文化、无神论的念头又翻出来了,不愿听师父讲法了。没过多久,父亲双腿疼痛、行走困难,又让我给他治疗。我如实地告诉他:“这是老年病,医学上没有好的办法。”

我鼓励他连续看三遍以上《九评共产党》,转变以前的旧思想,就会有希望好转。他答应了,他说只要能让病好就行。结果,他看了多遍《九评共产党》和大法的真相视频,内容有《我们告诉未来》、《未来人的神话故事》等。

生死关头 父亲再得大法救命

2019年11月份的一天早上,老家我哥哥打来电话,说父亲从凌晨近2点的时候,出现呕吐,随后不省人事。找村医和村里有经验的人都看了,说是真的不行了,应该准备后事。“看样子,你们不及时赶回来,就见不上最后一面了。”

我和妹妹两家人开车火速赶回了老家。到家,看到老父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四肢没有一点活动的迹象,只有一点微弱的心跳和呼吸,那情势很像是严重脑溢血。面部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没有了原来的模样了,抬头纹都开了,人们都说这是好不了的征兆。我也感觉父亲是真的不行了,所有人都说不能再送医院了,没有用了,得赶快准备后事。然后,各路亲戚陆续赶来,本家堂叔亲自给父亲洗脸、剃头、刮胡子。接下来,就准备穿寿衣了。

这时我和妹妹商量后,拿来播放器,给父亲播放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我在心里默念:“这是你生命最后选择的机会。现在我再次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非常关键的时刻,你一定要记住!”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的功夫,父亲就开始有了反应,眼珠动了一下,像有了知觉。紧接着,就开始睁眼睛。父亲一睁开眼睛就笑,而且一直笑,虽然不说话,可就是满脸笑容,这可真是生命得救后发自内心的笑啊!

我说:“老爹啊,你这走了一圈,又回来了?”他含糊地回答:“嗯!”,还模模糊糊地表达了自己曾经和死神挣扎过。

这时父亲的全身还是不能动,扶他起来,老向一边倒,得几个人一起用力才能扶住他。当时我想,会不会是偏瘫了?我们继续让父亲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眼看着父亲一会儿一个变化:用小勺往嘴里喂点水,能咽下去了;接近午饭时,他可以结结巴巴地说话了,虽然别人听不清楚;肢体也开始有活动的迹象了。

我们让父亲继续不间断地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晚饭前,他就能够和人对话了,大部分说的话叔叔都能听懂。到第二天早上,父亲说话就清晰了很多,基本能听懂了,但是舌头还是有点僵硬的感觉。不到一天的时间,父亲就脱离了生命危险。

第二天夜间,父亲突然出现了严重的咳喘,像支气管哮喘大发作,口唇青紫、呼吸困难,用听诊器听到肺部布满了罗音。可父亲以往从没有得过支气管炎、肺炎和哮喘的病。再听听他的心脏,明显的心律不齐,当时心律超过一百多次,而且快慢不一,心音强弱不一,脉搏短绌(脉搏率比心律慢),这些是符合医学上诊断快速型心房纤颤的标准的。看来老父亲心肺功能都有不全的表现,哮喘可能是来源于心源性的。这些都是风险很大的病症。

大约晚上8点,我堂弟来了。看到上述情况后,焦急地让我们把父亲送医院。当时我们兄妹三个去附近医院拿了袋氧气和一点止喘药,可是不管用。可到了午夜12点以后,父亲一下子就好了,喘息戛然而止,缺氧也缓解了,口唇青紫消失了,心脏听诊,一切正常。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父亲就能下炕吃饭了。一个月的时间,身体恢复到了此次病前无病的状态。

父亲的起死回生是个奇迹,未修炼的亲朋和一些街坊邻居都知道是法轮功的超常。

父亲的生命真正的得救了,不只是身体恢复了,在思想上也有很大的转变。现在,他老人家几乎每天都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还喜欢看新唐人电视节目。#

责任编辑:李洁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性命双修。简言之就是以真善忍指导日常生活,提升人的道德品质,同时通过五套功法强身健体。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以来,各方面正面效果显着,深受社会各界欢迎。
  • (大纪元记者朱孝贞台北专题报导)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于5月12日、13日于高雄、屏东、台中、新竹、台北举行庆祝活动。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并恭贺创创始人李洪志61岁华诞。全球目前约1亿余人炼法轮功,专家估算每年为国际社会省下医疗费用高达6,840亿台币。
  •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河北省迁安市扣庄乡唐庄村年仅二十二岁的姑娘翠爽被诊断为“突发性的重症肝炎”,医生称此病治愈率几乎为零。万般无奈的翠爽,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和妈妈学起了法轮功。在亲历奇迹后,她彻底信服了,也明白了这群修炼者为何历经十三年的残酷迫害却依然坚信。
  • 双肺75%化脓坏死,呼吸已经极度的困难,他已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医学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人生的路似乎走到了尽头,生死存亡间,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Joseph绝处逢生,躲过了这一大劫。让我们听听他的人生经历。
  • 二娘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一件件神奇事发生在她和村里人身上,穷棒子村变得有福气了。为庆祝今年5.13第21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她把这些故事写下来,发表在明慧网上。
  • 人们谈论的濒死体验通常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而一名自称克里斯(Chris)的男子所经历的却是母亲濒死的体验。他表示,在他母亲临终前,他见到非比寻常的事情发生。他相信他已经往生的两个姨妈来带他母亲去天堂。这件事情让他坚信,人是有来生的。
  • 半年后,老天送来喜讯,喜获麟儿,固然是皆大欢喜。妊娠时期常感冒,孕妈也没时间去看医生。随着时间成长,出生6个月大的宝贝儿子,却面无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点不对劲。小俩口忙生意,也没多想。但儿子2岁了,动作迟缓,反应慢半拍。小夫妻的忧心,在残酷的现实下,默默的承受着。
  • 日本筑波大学与兵库县立人与自然博物馆的研究团队日前宣布,在兵库县丹波市的白垩纪早期地层中发现了全球最小的恐龙蛋化石,已成功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有望为今后的恐龙研究做出贡献。
  • 有的人聪睿灵巧,一生没有做过大恶,但巧于算计,从不吃亏,却落得“身死心活”的下场。应了《红楼梦》中的一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乾隆时期,四库全书总编纂官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的故事,给后人留下了不少借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