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4月中旬武汉疫情未平 黑龙江又起

——中共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大事记(十二)

人气 490

【大纪元2020年05月24日讯】(接上文)

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4月中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4月中旬疫情趋势

2020年4月中旬,中共继续隐瞒各地病例,还以“无症状感染者”搪塞,但武汉疫情并未平息,小区继续封闭,民众不敢出门。

同时,黑龙江疫情蔓延,重新封闭。

遭受瘟疫的世界各国,纷纷质疑中共隐瞒疫情,明确表示要追责中共。中共却继续抵赖。

4月11日

4月11日傍晚,广州市诺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一份《通知》在网上流传,通知称,“接最新防疫通报:昨日(10日)白云区三元里、越秀区矿泉街,对非洲籍人员核酸检测,有一千多人为阳性,在实施隔离工作中,大量的非洲籍人员逃离,请各位家人相互转吿,做好防范措施,如发现有非洲籍人员,立即告知村委会”。公告还说,4月12日放假期间,请住宿家人们进去工厂一定要自行消毒、测量体温,登记!4月11日0时至24时,广州市仅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例,均为境外输入(入境口岸排查发现)。

同日,长期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寒冬》杂志报导,小刘(化名)是大陆某知名网络平台的删帖员,据小刘说,他所在公司还有二百多个删帖员在夜以继日地审查网上的评论。但他并不清楚负责审查文章、音频、图片的还有多少人员。小刘接受采访时正在删除当天的第9450条信息。跟他的所有同事一样,他每天要删除一定数量的帖文,才算完成定额。电脑已筛选出所有包含敏感词的网络言论,如“病毒”、“警察”、“政府”、“国家”等,这些敏感词都被系统用不同颜色标注出来,方便小刘这样的删帖员迅速找到需要审查的部分。小刘说,“删除的主要是那些批评、反对政府的言论”。疫情期间,小刘比平时更忙,因为那些质疑政府公布的确诊、死亡数据、批评政府领导人抗疫不力的帖文、批评中国医疗体制等帖文,他都要及时删除。小刘说,“说美国好的,说西方社会好的,说他们医疗制度好的也要删,其实这类评论属于重点删除讯息。”

4月12日

武汉解封前后,武汉继续严管小区,透露出疫情仍不明朗。武汉大学一位医学专家提出警告,从最近普查数据来看,武汉的无症状感染者占0.15%-0.3%左右,亦即有一两万的无症状感染者。有民众质疑,既然担心这么多潜藏的感染者,为什么不进行全面性排查呢?大纪元采访异议人士张展,她认为,“政府官员的眼睛里是上级意志,而最高领导人的眼里是为了继续执政,而不断补充的国内幻想(如清零等),这些只有掩盖和造假才能完成。如果排查大规模的人数曝光,会引起公愤,这会影响到他们认为的‘政治安全’”,“这不是能力的问题,是官员‘唯权是利’的价值观问题;是对上帝没有敬畏的问题,是品德问题”。当局一方面庆贺解封,一方面又严控小区,张展说,“我理解为多目标冲突”,一方面湖北和武汉必须向中央交代这么久的“战疫成效”,“另一方面这病毒客观上无法通过单一行政管控实现真正控制,信息的流动和武汉人的自由,也令地方政府感到恐惧,面对现实,是令官员不能接受的”。张展认为,“甩锅美国是担心国内民众追究官员责任,因为已经造成国内数万亿经济损失和数万条人命,没有人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刑事责任,但这是必须的”,“呼吁中美合作抗疫,我理解还是基于现实,中国(中共)过去的发展和执政的合法性,都仰赖于美国的支持,而在现在和未来,国内矛盾严重激化的情况下,中国(中共)对美国的依存度将有增无减”,“但这只是一种空想,因为中国(中共)一开始从隐瞒疫情,到现在的虚假宣传等等,这些极端自私和不负责任的做法,都令世人震惊。”

同日,大纪元采访武汉互助共济会(群)志愿者张毅,他因多次接受外媒采访,被警察十多次警告,训诫、威胁,要其闭嘴。据悉当局正在收集资料,欲构陷其金融诈骗罪名,让其噤声。张毅说:“(封城后)有的出不了门,有的愿意在外跑,大家发起一次小额募捐,给在外收集信息的一点资助,信息包括哪里有菜卖,哪里有防疫物资,哪个医院可以打针等信息,大家互助自救,此前被抓的公民记者方斌也是互助群成员。”张毅对大纪元表示,方斌在武汉封城之初,就在外面跑。他们在网上看到消息,说红十字会在武汉国际博览会中心有个临时仓库,货物堆积如山,红十字会说是人手不够,无人派发。方斌得知消息,找到红十字会的临时仓库,想要申请当义工,帮助分派物资,但是被拒绝了。张毅介绍,在社区医院当护士的一个群友的女儿,刚开始接收确诊病人时只有一只口罩,没有防护服。当时中心医院病人太多,就把部分病人分流至社区,一个医护要照顾5个病人,都不允许回家。他说,“他们想把我们这个临时的、自发的群友,互助共济的这一块,小额的捐款,他们想把它办成金融诈骗案”,“也有可能你会翻出慈善法来,说我们是非法募捐,但是我的金额是没超过15,000块钱的。而且我张毅是没有掌管这笔钱的,我自己也没从这里面领过一分钱,我还捐了钱”。综合治理办的陈敬美和常青花园派出所所长曾剑飞也找上门来,要张毅噤声,要他闭嘴,不要接受任何采访。当局一直在收集张毅的资料,一直紧密监控他。张毅接受采访时,电话就经常被掐断。张毅希望通过媒体曝光当局想要诬陷他搞金融诈骗,正告武汉警方不要想方设法打压自救的人,为疫情发声的人。

张毅还说,前期有武汉医生说零新增确诊是“政治治愈”,3月10日前关闭方舱医院,病人也是“政治治愈”,但是有很多病人还是携带病毒的。他说,大约半个月前,有个群友的表哥听信了当局的宣传,跟一个小区的朋友,是从方舱出来已经“治愈”的人戴着口罩聊天。结果第二天跟他妹妹打电话,说他有感冒、干咳的症状,“到了第三天晚上11点,给他妹妹打电话说,他非常难受。妹妹建议他马上去医院,当晚12点妹妹打电话过去问他情况如何,结果医院的医生告诉她,她哥哥已经死了。妹妹听了这个情况也不敢去医院,高度怀疑她哥哥是死于武汉肺炎,但是到死也没有确诊”。4月8日,张毅听朋友说,“汉阳有一个小区(十里景秀小区),前两天去的时候还可以随便进出,昨天开始管严了,为什么管严,因为发现了几例确诊的,但是这些是不会报上去的,因为是清零嘛”。张毅还透露,一位女教师在微博披露,当时同济中法医院为了清零,配合“政治治愈”,把她父亲使用的医疗设备全部拔掉,转到了蔡甸人民医院,“她(女教师)在微博上发了,才又把她父亲搞到中法医院去。清零,哪来的零,不可能有零。”

同日,大陆媒体纷纷报导“湖北首次公开一市委书记曾患新冠肺炎”。报导称,湖北省委组织部拟提拔重用4名在疫情防控中表现好的官员。其中提到松滋市委副书记、市长伍昌军在市委书记染疫期间指挥工作,拟任县(市、区)委书记。这是官方首次公开松滋市委书记黄祥龙曾染疫。早在1月30日,大陆上游新闻曾报导黄祥龙“疑似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在医院救治。此次是中共官方首次证实这名市委书记染疫。

4月13日

4月13日,湖北宜昌市儿童公园管理处公务员谭军到宜昌市西陵区法院递诉状,公开起诉湖北省政府隐瞒疫情,导致人民财产损失,成为因疫情公开起诉政府的中国第一人。晚上六七点的时候,西陵区分局国保大队传唤他到辖区派出所,让他写承诺书,要求他不要再在网上发布起诉的相关资料、照片、截图等,但是说“可以按法律程序起诉”。国保称,境外的媒体对中共政府“不友好”,怕影响国家安全。谭军告诉大纪元:“我搜集的证据都是官方发布的文件,也不是我捏造的,他们就怕。原因一是方方日记在境外出版,他们很恼火,我是宜昌人,作为肺炎疫情的受害人,我是第一个起诉政府的,他们说这个事情比较严重”。谭军赴西陵区法院递交诉状的时候,法院人员告诉谭军,他们没有权力审理此案,起诉政府的话要去武汉市中级法院。他已经将诉状邮寄到武汉市中级法院。谭军告诉大纪元,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早已知道人传人,有大量人死亡了,仍不制止,“这个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作为一名湖北人,认为有必要站出来呼吁,让湖北省政府出来负责”。根据诉状,谭军的诉求有两个:第一,湖北省政府在《湖北日报》登报道歉一天。第二,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同日,武汉市黄陂区杨琴(化名)对大纪元表示,她的丈夫1月10日左右,因糖尿病到武汉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疑似感染了武汉肺炎,于1月25日死亡。去世之前,她丈夫的手脚都被绑在床上,整整捆了三天,他一直喊着难受,直到去世。杨女士难过地说,先生才40多岁,死亡证明书上写的是“重症肺炎”,不是武汉病毒感染。

同日,大纪元采访了武汉硚口区长丰街道某社区的高先生,他说,“到9日为止,我们小区已有三例了”,“小区照封不误,小区的物管人员叫大家都待在家里,都别出门,即使外出,进出门都要量体温、刷健康码,证明你健康了,才能进来、才能出去,武汉市小区没有解封”。高先生表示,3月底申报的无疫情小区已被取消,“我们小区就取消了,取消的几十个无疫情小区全部都是有确诊的”。据报导,武汉已被取消或暂停“无疫”命名的社区有87个、村(大队)2个、街道(乡镇)11个。

同日,武汉市青山区的蒋先生也对大纪元表示,“小区还是封着,上公共汽车还要扫码,去医院开药也要扫码,而且一般的医院不开放,除了重病的,一般的病不让进去,普通得病的就是打120要求必须看病,或找社区联系,或找熟人医生才能进去”,“它把什么消息都封锁死了,就这样宣传,就像以前江泽民说法轮功是X教一样,还搞个天安门自焚,从地方报纸到中央电视台都是一个声音,老百姓也看不到真的假的,也没有反对它的报纸,一点真相都没有,老百姓就相信它,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每次发生经济矛盾、内部矛盾,就宣扬爱国,爱国爱党嘛,(煽动)仇恨美国、仇恨日本,转移视线,稳定它的统治,这是它的老套路了。”

同日,“黑龙江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的内部“警示函”称,哈尔滨市疫情呈现聚集性爆发态势,落实院感防控措施不到位,关联性病例不断增多,“内防反弹”,工作落实不力。这份文件注明“不予公开”。文件承认,哈尔滨市社区(村屯)由封闭式管理转入流动式管理后,未能因地制宜精准管控,致使一些村中和开放式小区处于“真空”、“失控”状态,流动式管理措施不到位,“测温、扫码、戴口罩”管控工作流于形式,社区(村屯)管控一再“跑粗”、形同虚设。大纪元4月21日获得此内部文件并报导。

同日,大纪元报导,据德国媒体消息,中共外交官企图游说德国官员,要他们公开称赞中共的防疫措施,不过遭到德国政府官员的回绝。德国之声引述该国《世界报》(Welt am Sonntag)4月13日的报导,德国外交部早在3月致函政府各部门,警惕来自中共的此类游说企图。外交部建议:不要满足中方的要求。报导说,中共企图改写武汉肺炎的历史。德国对内情报机构联邦宪法保护局(BfV)指出,中共官员极力打资讯和宣传战,例如否定中国是病毒的源头,或凸显中共为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以塑造中共所谓“可靠伙伴”的形象。

4月14日

4月14日,川普宣布美国将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世卫组织在处理新冠疫情时表现欠佳,没有及时公布疫情信息,没有出台有效的防疫措施。

同日,大纪元报导,北京门头沟一社区管理人员透露,“最近开会接到上面通知,小区封锁提高到最高级别,所有人都要查出入证,测体温,严格检查,车里要查后备箱看看有没有藏人。上面有人定期检查。不过这些通知不允许留下书面文件,全部口头传达,看来现在又厉害了”。天通苑一位小区管理人员表示,“原来都不怎么查了,现在不行,又要严了,后备箱都得一个一个地看”。

4月15日

4月15日,有武汉知情人向大纪元曝料,湖北建设银行组织所有分行、支行人员分批进行武汉肺炎检测,结果包括分行行长在内,超过10%的人员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湖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4月15日24时,湖北新增确诊病例为0,还称湖北除武汉外连续4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而武汉自4月9日至今,确诊数字也被归零。曝料人吴先生(化名)称,“我朋友是银行高管,银行复工(进行)病毒检测,一堆阳性,包括分行老总、部门老总、司机等”,“现在还在继续查,已经超过10%了。全部被隐瞒,封锁消息,不报数字,继续停工。国有银行都不开工,只有几个网点对外”。他表示,目前消息全部被封锁,医院检测后都不上报,“然后踢皮球,因为谁都不想增加自己的数字,所以,人民医院要建行去协和(医院)查,就是不想自己的数据变大。”

同日下午,湖北省一副省长去青山红钢城的一个建行办理业务,柜台人员没认出他来,让他排队,他大怒,并约谈了省建行的行长,行长于当天深夜紧急开会,要求所有建行网点第二天都要上班,“不管阳性不阳性了,省领导今天不爽”。

同日,中国历史学专家李元华对大纪元说,“中共明知道俄国在驱赶华人,却把这个海关给封了,不让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最主要是,他们是回自己的国家,不是说这个时期去偷渡、去闯关、去到其它国家,那么回自己的国家却给他设置重重障碍,这就让人很难理解”,“这和民主社会在当初中国疫情大爆发的时候,(各国政府)克服各种困难派飞机去接回自己本国侨民形成鲜明的对比”。黑龙江哈尔滨的俞先生对大纪元说,“这就是国家(中共)不负责任,应该主动去把国民接回来,不要让人家去遣送。都是中国人的血统,无论他们在外国经商、学习,他们在国内有家,有父母兄弟姐妹,回来是理所当然,应该把他们接回来,毕竟是华人”。黑龙江边境城市密山市政府的警示牌写着:“越界就抓捕,抓捕就判刑,逃跑就开枪,反抗就击毙。”

4月16日

4月16日,大纪元记者梳理了20个国家首例确诊病人的相关报导,发现这些患者都是在武汉封城前或封城后14天内被确诊的,并都来自武汉,或在那前后到过武汉。这20个国家和地区分别为:泰国、日本、韩国、美国、新加坡、越南、法国、澳洲、加拿大、马来西亚、尼泊尔、柬埔寨、德国、阿联酋、芬兰、印度、菲律宾、意大利、瑞典、比利时、香港、台湾、澳门等。

同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专访中说,“不要天真地以为,此事处理得很好(指中共处理疫情),我们不知道是否是那样,甚至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马克龙还说,“中国无信息透明度”,“没有自由的社交媒体”,“我不希望和中国(疫情)比较,因为那完全是两回事。”

同日,《澳洲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驻中国记者麦可·史密斯(Michael Smith)发推特说,武汉医院已经提前给各科室下令,不得个人接受外媒采访。麦可·史密斯附上了一份来自武汉某医院发往各个科室的文件。内容称,随着4月8日武汉解封后,世界各国媒体将来到武汉进行采访报导。对此,省防控指挥部“极为重视”,特别召开专题会议进行安排部署。文件强调,外媒的采访接待部门为党办,全院职工都不得私自接受采访,“如遇记者采访,要第一时间向党办报告”。此外,个人也不允许在自媒体和其它媒体发布所谓“未经证实”的消息。

同日,英国外交大臣兼代理首相拉布(Dominic Raab)在记者会上说:“毫无疑问,在这场危机之后,我们将无法与中国保持过去的贸易关系,我们将不得不问一个尖锐的问题,疫情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如何不能更早地停止。”

同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五角大楼现场接受“Today”采访时表示:“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东西大多难以让我相信”,“它们(中共)一直在误导我们,它们一直是不透明的”,“因此,我也不相信它们现在会对我们诚实”。

同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共和党首席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接受Fox News“美国新闻室”采访时说,“我们知道这种病毒于12月1日首次出现,但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1月中旬”,“当八名医生正在发出警讯,说这里有一种不同以往、更致命的病毒时,当局先是拘留了这些医生,接着又将他们释放。在那之后,当局进入了实验室,销毁了实验室样本,试图掩盖消息并控制调查”。麦考尔说,到了1月份,武汉的医务人员、医生与台湾,都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警告。在一份我们刚发现的共产党内部的备忘录中,也提到病毒可能会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然而,当消息传达到WHO之后,即使面对所有证据,WHO却对是否应发布国际公卫紧急事件陷入僵局,在总干事谭德塞的主导下,WHO决定不发出警告,最终导致了全球性的大流行。麦考尔告诉主持人埃德·亨利(Ed Henry),当时恰逢中国新年,有500万人离开武汉在中国各地旅行,然后又有数百万人出国旅行,“这本来是可以制止的,是可以控制住的。但是现在我们却遇上了一个全球性的流行病。”

同日,澳洲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接受第九频道新闻网(Nine Network)的访问,达顿说:“中国(中共)是责无旁贷的,必须要回应各种疑问并公开资讯,以便让人们能够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希望事件重演,我们都要诚实面对”,“我认为全世界和中国(中共)的互动方式,将会重新调整,大家都会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达顿接受天空新闻(Sky News)强调,这与“中国人和澳洲的华人无关”,而是针对“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报导称,达顿在3月13日被确诊感染武汉肺炎,他介绍自己被确诊后,一度被隔离长达26天。达顿忆述自己发病初期只是发烧,吃药退烧后的第五天,他一度觉得自己身体状况不错,虽然当时呼吸有点困难,但因为本来就有哮喘,所以没有太在意。他坦承这是一个错误,到了第八天,随着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才意识到自己病情严重。

4月17日

4月17日,武汉市官方突然发通报,修订当地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数及死亡数,修订后确诊病例多了325宗;而原来公布的2,579死亡人数,则订正为3,869宗,即多了1,290人死亡。

同日,哈尔滨居民李惠(化名)对大纪元说,“4月15日哈市道里金色城邦3号楼二单元整个被封上了,并被拉上了绳不让进入。旁边的微利超市也被迫停业。原因是这个单元内,有一家三口被确诊,两口子是哈医大医院大夫和护士,孩子也确诊了”,“这个小区很多人都是回迁和商业房(住户)。现在是各小区外来人员车辆都不能入内了,下班回去就发出门证了,也扫码测体温”。她也听说哈尔滨市二院有医护人员被感染,“但官方为了掩盖疫情,这些消息传出后,马上就开始‘辟谣’”。大纪元记者向当地的工作人员进行电话调查获悉,金色城邦被封的不止一个单元,一共有二十多栋楼全封闭了。对方介绍,小区有一个人确诊,其他几个结果没有出来,所以小区重新封闭式管理,任何外人不得入内,小区进出需要出门证。如果有外人来送东西,只能是打电话叫里面的人出来到门口来拿东西。另外,香坊区黎明街道办事处一则12日“告知书”通报出现与确诊者密集接触者,要求格兰云天小区的居民尽量减少外出、不聚集、不聚餐。即日实现封闭式管理。告知书还特意指名,“解除时间另外通知”。由于疫情问题,道外沿江社区人员不断在清理聚集的人群,而哈尔滨服装批发市场也再次封闭,另外哈尔滨马克威批发市场也关闭。

同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对福克斯主播休伊特(Hugh Hewitt)说,“我们知道,最开始发生这件事的地点距离病毒研究所只有几英里,我们知道该实验室是中共第一个进行高端病毒研究的四级(BSL-4)实验室”,“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在开始评估武汉市发生什么事(疫情)时,曾考虑过病毒是否实际上来自该实验”,“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它们(中共)不允许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进入该实验室,以评估过去那里发生了什么事,那里正在发生的事,以及就在我们现在谈话时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4月18日

4月18日,哈尔滨整个天空呈现昏黄色,大陆新浪网援引气象部门的数据,哈市城区部分站点测到PM2.5浓度超过4000,有市民怀疑“毒霾”可能源自“焚尸炉”。今年2月8日,国际数据提供商“Windy”追踪的数据显示,武汉当时空气中,含有大量有毒物质二氧化硫(SO2),浓度远远超过其它城市。当时有记者调查认为,二氧化硫增多,很可能是焚烧尸体使用煤和柴油等燃料的原因。

同日,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表示,12月31日时,以“国际卫生条例(IHR)”名义,将疫情讯息通报给WHO窗口,同日行政院也立刻宣布对武汉入境班机乘客执行登机检疫,WHO回复已收悉后便石沉大海。这一次的全球疫情,人祸是主因,而关键正在于世卫的无所作为。4月17日,美国总统川普推文质疑WHO忽略台湾卫生官员警示武汉肺炎有人传人的邮件,对疫情做出误导性主张。陈其迈表示,直至1月24日,台湾已于前一日将疫情提升至第二级时,谭德塞仍睁眼说瞎话,拒绝宣布“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并坚称没有证据显示武汉肺炎在中国境外人传人,因此延误了疫情防治。台湾在1月28日将中国旅游警示提升至“第三级红色”,WHO则不建议各国对中国撤侨。直到1月31日,WHO才宣布武汉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4月19日

4月19日,哈尔滨的李先生对大纪元说,“哈尔滨市有很多小区都已经查封了,甚至有些小区的单元楼查到有肺炎的,他的单元楼门又用特殊方式加封了。现在整个道外区(警戒)级别都提到很高、很高了,感觉很是恐怖”,“警戒级别远远高于疫情最初的发生期”,“前几天,我去了一趟南极批发市场,批发杂货的地方,现在批发市场已经给封了”,“道外区华南城住宅区已经封了,一栋居民楼都封了,他是封区域”,“现在黑龙江省人出去到一些地方,都像湖北人和武汉人到其它地方,就像去送瘟神一样,到处都在防范黑龙江人。”

同日,加拿大保守党领导人熙尔(Andrew Scheer)接受CTV采访说:“中共对此次疫情的处理表明,‘共产主义政权’是不可信任的。我们现在正饱受疫情折磨,中共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信息不可靠,不负责任,影响加拿大对抗疫情。越来越明显的是,我们不能将中共视作一个可靠的盟友,从价值观上来看,我们也不是伙伴,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我们与中国的关系。”

4月20日

4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被中共定义为高风险等级,也是全国唯一的疫情高风险地区。中共称是因为朝阳区爆发聚集性疫情。尽管北京当局并不公布被隔离观察人员的数据,官方通报也只是坚称“无处于医学观察期的无症状感染者”。然而,大纪元获得朝阳区4月19日的《四类人员管理汇总表》,表格披露了4月19日朝阳区被隔离或密切观察的人数高达3357人。

同日,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纪监委发布了该市党员、公职人员疫情期间的纪律规定,不准通过互联网、社交软件等谈论当地的疫情,违者以散布“谣言”论处。

同日,前美国国土安全部(DHS)部长杰·约翰逊(Jeh Johnson)在福克斯新闻的“福克斯与朋友”(Fox & Friends)节目说,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规模是美国的“四倍”还多,那里的武汉肺炎案例不可能只有中共公布的83,000例。“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数字”。经过对(中共公布的)中国染疫数字数周的观察,他认为很难相信有14亿人口的中国大陆只有81,000至83,000例病患。

同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福克斯新闻“Sunday Morning Futures”独家专访中表示,“中国(中共)在这件事上做了(几件事)”,“这导致了全世界许多人的死亡”,“首先,该病毒在中国首先被发现;第二,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保护下,它们(中共)隐藏了病毒(信息);它们(中共)所做的第三件事基本上是囤积个人防护设备,现在它们正从中牟取暴利”。纳瓦罗还指出,美国许多州在应对中共病毒危机期间,面临卫生保健人员缺乏个人防护装备的困境。纳瓦罗补充说:“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在关键的六周时间内,中国(中共)利用其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将这种病毒(信息)‘隐藏’在世界范围之外。那个时候,武汉可能已经含有这种病毒。相反,有500万中国人从武汉出去,并在全世界传播了该病毒。”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五一长假首日 哈尔滨紧急叫停餐馆堂食
【一线采访】东三省告急 沈阳疑隐瞒疫情
钟原:3月下旬武汉发放数万骨灰盒
钟原: 4月上旬武汉解封 疫情扩散其它省市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