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星岛》老板美加登报挺港国安法 引关注

2020年5月22日星岛老板何柱国至少在多伦多和纽约《星岛日报》登了一个整版的署名文章。支持中共用国安法统治香港。(大纪元)
人气: 2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中共强加给香港的“国安法”,不但在香港引起激烈反弹,由此引起的论战之火,已经烧到北美。

中共当局在5月21日宣布香港版“国安法”,第二天(5月22日),星岛老板何柱国至少在多伦多和纽约《星岛日报》登了一个整版的署名文章。该文重复中共去年对香港人争取民主、自治运动的说辞,并高调挺共立此“国安法”统治香港。

同一天,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对中共当局计划在香港推行国家安全法“深表关注”。

该声明强调:“在没有香港人民,立法或司法直接参与的情况下,(中共)代表香港制定此类法律,显然会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该原则授予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加拿大主流大报《环球邮报》5月24日发布社论,说去年香港试图设立“引渡条例”引起的反抗,看起来已使中共当局下决心,去违反它在1997年同意遵守的“一国两制”原则。去年国际社会强烈批评中共试图压服依法抗议的香港人,也没能阻止中共再试一次(订立香港版国安法)。

该社论说,中共宣布的该国安法,将以打击恐怖主义和颠覆活动的名义,打击在香港的异议人士,并将在香港境内部署中共的安全部队。中共自称此举是为了保护香港人民免受海外威胁,真正的原因是北京当局一直为香港的自由感到难受,比如最近香港媒体报导了中共试图掩盖武汉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发的所为。

“如果允许中国(中共)这样介入香港,将意味着‘一国两制’的终结。”《环邮》的社评说,中共怎么可以谎称,香港版的国安法“是为了维护‘一国两制’?”

据《大纪元》之前的报导,力挺中共的何柱国,在前业主胡仙于1999年出售《星岛》股份后,获得了对《星岛》的控制权,那时他已经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

来自香港的重量级政论家苏赓哲2014年在多伦多向《大纪元》披露,何柱国接管《星岛日报》后,一名《星岛日报》工作人员告诉他,香港《星岛日报》新的管理层曾在开会时宣布:任何星岛的员工,要是发表反共的言论,就是“倒我的米(害我的意思)”。

担心失去香港故乡

在香港长大的加拿大人王卓妍对《大纪元》说:“我担心‘一国两制’被‘国安法’损害,因为中国共产党现在是绕过香港立法会去立这个法,这是直接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以及‘一国两制’的原则。”

“一旦这法律被实施,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将面临失去的危险。”她说,“我们在过去看到中国大陆的情况是,有不同政见的人遭中共当局惩罚、迫害。我相信这些(状况)将在香港出现。”

王卓妍是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加拿大香港联盟)的行政总监。她说,去年看到很多香港抗议者在被警方拘留期间遭虐待、攻击的故事。香港警队曾被誉为亚洲最好的警队之一,现在堕落到这样的程度,“我们感到震惊”。

“当此国安法实施时,我们不但要面对香港腐败的警察,我们还要面对中共派来的人。”她说,因为根据这法律,中共可以在香港本土设立机构去实施这法律。“过去一年看到警察在香港的暴力趋势,已令人很担心。我无法想像这状况会如何变得更糟糕。”

2020年5月24日,温哥华香港社区成员抗议《港版国安法》。(王卓妍提供)
2020年5月24日,温哥华香港社区成员抗议《港版国安法》。(王卓妍提供)

中共怕香港精神延烧大陆

前中国律师赖建平认为,中共要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原因很简单,它一直都想加强对整个华人世界的控制。另一方面,它也很怕香港的抗议精神输入大陆。

赖建平对《大纪元》说:“它(中共)怕香港人像西方人一样,敢于反抗,勇于反抗;它怕香港的这种反抗精神,争民主、争自由的这种浪潮蔓延到中国大陆;它怕中国大陆的人民学习香港这种自强自立、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所以它要尽快拿下香港。”

他说,去年中共还有点顾忌,但是,“香港人不愿意做其顺民,不愿意做其政治奴隶的这种勇气,他们已经深深感受到了,也深深地刺激到他们了。”

对于何柱国在美国政府对中共代理人采取特别对待政策时,还在美国的《星岛日报》公开挺中共的做法。赖建平说:“他们现在豁出去了。”

他说,中共现在是一个亡命之徒的心理,“它知道此举是一定会激起香港人民的强烈反弹,它知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定会对这个事做出严厉的反应。但它不怕,因为它没有底线。”

赖建平解释说,中共的想法是:“反正死的都是老百姓嘛,保住的是我的江山”。如果它不这样做,它的江山“可能会逐渐失掉”。

王卓妍称,中共践踏人权的事已做到加拿大土地上来了。她说,她今年1月在温哥华帮助设立她的新组织时,公开批评了中共当局践踏人权的行径。几天后,在一个朋友帮订的旅店房间(写的是朋友的名字)里,一名陌生男子打房间的电话,威胁她马上收拾东西,说有人要过来把她带走。

王卓妍当时报了警,陌生人威胁的事最终没发生。她说:“中共当局不在意在哪里做那些肮脏的事,他们可以在加拿大的土地上做,他们已经在做了,在监视、威胁批评中共的人。”

中共再次迫使世界反弹

《环邮》的社评称,对于中共来说,失去控制很可怕。“北京当局要香港像大陆任何一个城市一样服从它——这种服从是通过武力和恐吓来强制执行的。

该社评说,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都在谴责中共的所为。美国也提出了抗议,而且美国还可以在香港自治权受到损害时,终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北京再次迫使民主世界起来捍卫香港,并要求中国(中共)信守诺言。如去年所见,反击还为时不晚。”

责任编辑:文风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