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国安滋扰30年 妻子曾被抓

【珍言真语】共党无底线 刘达文吁港人反抗国安法

人气 1916

【大纪元2020年05月27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采访报导)中共人大上周五(22日)突然推出“港版国安法”,并将于本周四(28日)以“快刀斩乱麻”方式在两会闭幕日表决通过。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国际社会纷纷谴责中共破坏“一国两制”,大批香港市民亦在警暴及疫情阴霾下走上街头抗议。面对中共撕破脸,《前哨》杂志总编辑刘达文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详细披露被中共国安胁迫多年、妻子甚至在东莞被捕的亲身经历,揭中共黑社会治国手法,吁港人站出来反对恶法。

1989年,前中共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指“香港是反共前哨阵地”,两年后,《前哨》创刊,至今近30年。作为香港硕果仅存的反共杂志,《前哨》一向被中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早在2005年就被五名刀手找上门恐吓,其后中南海领导人也开始阅读《前哨》。2012年,杂志记者姜维平因揭露薄熙来黑幕而获新闻自由奖。

2015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后,禁书老板纷纷离港避难。因与先后被捕的桂民海、李波等人有业务往来,《前哨》杂志一度被牵涉在内。刘达文除了在杂志上发表“员工在大陆被问话”以及声明“《前哨》员工及其亲属、作者有何不测,一定是中共特工黑警栽赃嫁祸所为”外,近年来也开始转向低调,闲时务农,种菜怡情。

2015年铜锣湾书店事件后,因与先后被捕的桂民海、李波等人有业务往来,《前哨》杂志一度被牵涉在内。图为2016年1月19日公民党成员在中联办外声援失踪的书商李波及桂民海。(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近年来也开始转向低调,闲时务农,种菜怡情。(余钢/大纪元)

面对“港版国安法”突然杀到,刘达文主动致电大纪元记者表示“有话要说”,并在办公室台面上备好手写讲稿,希望透过自己亲身经历,告诉港人不要怕,勇敢站出来反恶法。

中共最后疯狂 港人不要怕

“我觉得这是中共最后疯狂。”刘达文一开腔就谈到对“港版国安法”的观察。虽然外界普遍认为今次法案很突然,仅由港区人大代表陈曼琪,上周在两会提案中提出绕过香港立法会、将《国安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实施,随后数日内就上马,但刘达文认为,中共一早就部署了今次事件,从中联办、港澳办两办换上手段狠辣的骆惠宁、夏宝龙开始,注定中共治港政策日趋强硬。

中共想要快刀斩乱麻,在两会闭幕日表决通过港版《国安法》,《前哨》杂志总编辑刘达文形容这不是“快刀”,是“钝刀”,他说:“它为什么那么急切呢?就是因为一党专政,已经最后到了悬崖边。”(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主管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25日接见港区人大代表时表明,去年10月底四中全会时,已决定制定香港《国安法》。

究其因,刘达文认为是因中共一党专政面临崩裂,拿港人开刀。“始作俑者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政。其实香港根本就没有国家安全的问题,这是个伪命题。”

为何一定要动香港?“因为去年反送中运动的时候,在深圳屯兵十万恐吓香港人,香港人没怕过。它不敢真正出兵,美国讲明你(中共)如果这样就会武力干预,它(中共)没招。虽现有疫情,中共以为香港政府领导的抗疫,很多香港市民很认同、会配合,它以为反送中运动告一段落了,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它不处理不行了,为什么呢?因为香港这样搞下去,一定会影响大陆政局,它关心的不是香港安全,关键是大陆政局不稳,这个时候它不这样搞不行了。”

虽然中共想要“快刀斩乱麻”,但刘达文形容这不是“快刀”,是“钝刀”,“怎能斩乱麻?”他反驳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声称“不立此法,香港永无宁日”是谬论。

“要香港安宁、安稳,只要回应市民、给香港人真普选,真正自己行使自己的权利就行了,根本没有那个问题。现在问题是因中共违反民意,行不通,它又要这样做。民意就是要社会进步,向文明体制看齐,它(中共)不想这样,想一党专政坚持下去,就这么简单。它为什么那么急切呢?就是因为一党专政,已经最后到了悬崖边。”

《星岛》何柱国等刊文站台 刘达文:他讲话无人信

为配合中共舆论推《国安法》,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法案22日推出前夕,史无前例向在京港区政协委员开“通报会”,打破以往只参与代表团分组讨论的惯例外,会议期间更逐一个别对港区委员面谈。

香港的红色富豪、亲共富商、人大代表随即纷纷表态,力挺恶法。

亲共的《星岛日报》老板何柱国,率先22日在《星岛》刊全版文章“理所当然”为法案护航。文章还同步刊登在美国《星岛日报》,高调挺共。

何柱国的文章开篇说,“为什么西方国家在捍卫自家的国家安全法的同时,却又反对香港订立同类的法例?”又称,“经过一年的黑暴侵扰,愈来愈多港人渴望回归正常生活,因此支持立法维护国家安全”。

对此,熟悉中共内情的刘达文认为,“他(何柱国)的东西已没有人相信了,便只好向中央表达立场,反正他有钱。”但刘达文认为经历反送中运动,这些所谓亲共媒体已经起不到作用,“香港现在整个舆论场都给中共主导着,包括无线电视等,全部都对那些民主派、反对派进行污名化,所以香港人,现不单止香港人,大陆人都不相信那些主流媒体的,基本上倒过来看的。”

亲共的《星岛日报》老板何柱国22日率先刊全版文章“理所当然”为港版国安法护航。刘达文认为,“他(何柱国)的东西已没有人相信了,便只好向中央表达立场,反正他有钱”。(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25日刊文称,《国安法》是香港的护身符、避邪剑;喉舌报《大公报》则说是“稳定了投资者的信心”,前特首董建华25日也在香港高调开记者会,否认《国安法》令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损,声称是救助“香港走出困局的良方”。亲共团体近日更纷纷在街头大搞“撑《国安法》”签名,有文革再来、搞人人表态过关之势。

刘达文表示,中共越高调挺恶法,越说明自己虚怯,“好像《人民日报》骗人骗不到,只好骗自己了,有时它说‘自信’,久而久之,它自己说的谎言,自己也相信了,这就是‘自信’。”

“香港到底稳不稳定呢?股市是晴雨表。你(中共)一提出(港版国安法),股市马上受到重挫,是不是?怎么稳定香港,怎么稳定那些投资者的信心?你看看,(如果)美国一制裁,(投资者)就全都走的了。哪有可能(稳定香港)?”

国安是伪命题 “国安”实质是“党安”

对于中共高调谈《国安法》,还声称其它国家也有《国安法》,刘达文指,香港根本就没有国家安全的问题,“这是个伪命题”。他指,九七前,英国人统治香港,香港是国际的间谍中心,“为什么那时中共没有说香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那么严重呢?英国人统治啊,外国间谍横行啊,为什么那时没有那个问题呢?因为80年代时,中共开始改革开放,想要西方社会投资中国,香港对于它是利多于弊,那怎么会有国家安全(问题)呢?九七之后,(香港)主权收回给中央,是自己的地盘了,也驻军了,外交部也在香港设立机构了,(中共)牢牢控制住(香港),那还有什么国家安全(问题)呢?你(中共)说香港对国家安全有威胁,你要拿出证据来。涂污一个国徽,践踏一面国旗,就叫做(威胁)国家安全吗?那个是属于表达自由。打警察的是警民冲突的问题,不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嘛。林郑月娥成了‘跛脚鸭’,这个是什么国家安全(问题)呢?政府(官员)换掉了就没有问题。你(林郑月娥)违反民意,不去换政府(官员)。所以国家安全根本是个伪命题,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刘达文指,中共所谓的国安其实就是党安。“中共军费、维稳费都超过一万亿(人民币),这样它(中共)都还觉得不放心,这个不是国家有安全(问题),国家是没有安全问题,只有一党专政、共产党统治的安全(问题)。共产党就变成王朝一样,世袭它的统治权。共产党所谓的国家安全是假的,其实是党的安全,因为党已感觉到它很难生存了。所以这个其实是‘党安法’。”

刘达文指,香港没有国家安全问题,只有共产党一党专政统治的安全问题。中共所谓的国安其实就是党安。图为5月24日港人游行到中联办抗议“港区国安法”。(宋碧龙/大纪元)

《国安法》难实施 港人要发动不合作运动

“港版国安法”即使火速立法,在香港以《基本法》附件三形式登陆,但刘达文指,要真正实施其实很难。

刘达文解释:“为什么呢?因为它(中共)真的立了法,实际上香港现在都有很多恶法,但有一些恶法为什么推行不了?就是因为第一,它没有本事使市民配合;第二,(如同)当年(印度)甘地兴起那个不合作运动,我们就是不配合这个政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上街),这样你说我非法集结也不行。”

刘达文认为香港今天的乱局,关键在于暴政。图为2019年香港“七一”游行55万人上街,抵抗中共暴政成为游行民众的主要诉求。(余钢/大纪元)

刘达文认为香港今天的乱局,关键在于暴政,“去年反送中运动搞了这么多(东西),永无宁日,正因为政府暴政没改变。搞出这么大问题,没有一个人(官员)问责,这个共产党怎么会得到人心,怎么会得到民意的支持呢?全部都是违反民意,违反人心的,就这么简单。”

遭国安滋扰近30年 以其妻胁迫做线人

《国安法》如果通过后,中共有可能在港设立国安部,直接派国安在港执法。未来港人如何应对?

有数十年与国安打交道经验的刘达文,主动提到亲身经历,揭露中共黑社会手法,呼吁港人拒共、不要退缩。

刘达文1981年从东莞来港,在香港老牌政论杂志《争鸣》工作十年,1991年创办《前哨》,揭中共内幕。他指,早在1985年国安部成立次年,就有国安人员找上门。因当年妻子还在大陆未申请来港,国安就逼迫他做线人,帮他们调查提供情报。但刘达文自小受《三国演义》影响,立志做好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下就拒绝了。

当时国安就要挟他,有几年不批他妻子来港,要他去深圳和他们见面。后来刘太来港后,刘达文就推工作忙,拒绝上深圳。九七之后,中共国安来港更方便,刘达文因为家人还在大陆,就采取“要对话不要对抗的方式”和他们周旋。

这些国安就进一步滋扰他,从2005年起每个月都到他杂志社,以老朋友为名找他“谈话”、“吃饭”、“了解情况”。刘达文形容很受滋扰,但也和他们谈,讲香港真实情况,开导他们,试图改变他们的看法。这样的局面持续了十年,直到2015年发生铜锣湾书店事件后,上个月落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主导的中央专案组,指使手下拘捕了铜锣湾书店五人,其中张志平在东莞被捕时,有国安人员发现刘达文妻子也在东莞,就在2015年10月24日同一天,刘太被东莞公安人员禁锢及问话四个小时。

共产党没人格 翻脸不认人

刘达文形容自己“气急”,“那么多年的所谓老朋友,这样对自己朋友的老婆?”刘于是透过中南海的关系,找到比孙力军更高级的公安部领导,对方回应:“审问刘太不是上面指名的。”后来刘太被释放回港,中共不敢动她。刘达文指,孙力军和他的手下都表示要和他做朋友,但从此事可以看到,“共产党是没有底线的。我都看不起他们的人格”。

刘达文还举了另外一个例子。公安部驻港特派员、中联办一个前保卫部部长,来香港前已在深圳和刘达文认识。此人想要统战刘达文,就安排一个饭局,在尖沙咀一间酒楼和江湖人物碰面。该酒楼总经理原来是一个总参特务,席间听到该部长介绍刘达文,是《前哨》杂志总编辑,就打小报告回总参,指责此部长和反共人士吃饭,差点令这个部长丢官。“所以你看到共产党翻脸不认人,互相之间狗咬狗,没有协调,国安、公安跟我做了几十年老朋友了,为什么突然捉了刘太太去审呢?上面没有布置你(去做)的啊,所以共产党没有底线,是比黑社会更加黑的,黑社会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

倡学蒋经国 拒绝与中共来往

对于港人未来可能面临更多中共的侵扰,包括国安人员直接在港执法等,刘达文认为,港人不需要害怕,面对中共最好的办法就是“拒绝来往、拒绝接触”,“和中共割裂”,这样中共也就无从威胁和统战你。

邓小平说,“一国两制”50年不变,现在23年已变色。刘达文指,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一个谎言,“一国两制,实际一制就是香港的文明的资本主义,另一个就是李怡先生称的黑社会主义。你说黑社会主义和文明的资本主义,有没有可能协调、处理好呢?是吧。所以,中共一味去指责香港人只要两制,不要一国。因为你的一制太黑了,我怎么跟你调和呢?”

相反,当年蒋经国没接受邓小平统战,坚决拒绝“一国两制”;更立下“三不政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拒绝与中共的一切往来,台湾因此保住福祉。

刘达文相信今次国际社会会出手制裁中共,中共现在面临四面楚歌。港人只要坚守不放弃,如当年蒋经国一样,拒绝与中共的一切往来,认清中共的邪恶,揭穿他们的黑社会手法,自然也就能够抵抗中共的侵扰。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达文:中共对港有两歪招
【珍言真语】刘达文:中南海系统失灵
【珍言真语】刘达文:孙力军派粤警镇压港抗争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白兵:拒当中共奴隶 不自我审查
【直播】白宫媒体简报会:单日确诊超6万
【重播】川普签署《拉美裔繁荣倡议》行政令
【珍言真语】何启明:坚持抗争 与极权比寿命
【重播】彭斯在“支持警察”集会上发表讲话
【新闻看点】习再设安全组 李克强又出绝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