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祖仁皇——康熙大帝传记之十一

【康熙大帝】毕生治河 天下安澜二十载

大纪元文化小组
自秦始皇创立中华帝国以来,几乎每一个大一统的王朝,都会诞生一位雄才大略的明君圣主,为普天臣民开创或奠定一个经济、军事、文化的全盛时期。图为开创康雍乾盛世的康熙大帝。(大纪元制作)
  人气: 19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俗话说,乱世治兵,盛世治水。黄河清、圣人出,黄河宁、天下平,是历代帝王治国安邦的理想。在葛尔丹之乱平息后,清王朝呈现出太平安定的局面,康熙帝也能够将治国的主要精力,重新放在治河大事上。

康熙三十八年(1689年)起,治理黄河从专才治河进入皇帝亲理河工的阶段,也有了康熙帝后四次南巡的壮举。

这时,康熙帝对治河又有了新的见解,认为治理上河最为紧要,正是“上流既理,则下流自治矣”[1]。而上河恰好是解决黄河倒灌的关键。洪泽湖水位低,淮河势弱,不能抵住黄河水势,只能和其一同注入运河,导致下河地区泛滥成灾。因此,康熙帝治理的理念是:“只有让淮水三分入运河,七分入黄河,运河河道才能安定。”[2]

亲理河工

如今关闭六处拦水坝,让洪泽湖水位升高,淮水之势与黄河相当,运河不至于有倒灌的隐患,这是河工告成的原因。——康熙帝

(出处:今将六坝堵闭,洪泽湖水高,力能敌黄,则运河不致有倒灌之患。此河工所以能告成也。——《康熙朝实录》)

康熙三十八年(1689年)起,治理黄河从专才治河进入皇帝亲理河工的阶段,也有了康熙帝后四次南巡的壮举。图为清 王翚等作《康熙南巡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三十八年,康熙帝展开第三次南巡,重点考察沿河工程,提出四项具体措施:一是挑直黄河河道,加强刷沙能力,降低水位;二是东移黄淮交会的清口,防止黄河倒灌入淮;三是拆除误建的拦黄大坝,促成急流刷沙;四是通过茫稻河、人字河引下河水入长江。

在回銮途中,康熙帝亲自登上清口附近的黄河南岸,钉下一处木桩,下旨从此往东修建排水坝,起到防倒灌的作用。这条水坝也称“御坝”。

就清口改移问题,康熙帝更是独出心裁,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认为之前河臣制作的河图是平面的,看不出地势、水位的高下。于是他运用西方的立体几何知识,命人制作一幅立体的清口改移模型。这样,河流的走向以及水势就一目了然,有助于制定更切实际的治河方案。

由于总河于成龙病重,未能落实康熙帝定下的措施。他病故后,继任的张鹏翮成为康熙帝最得力的助手。康熙帝多次告诫张鹏翮,今日治河与古人不同,河水的情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因此一定要身体力行,详加考察,才能找出正确的治理方法。

张鹏翮其人,并不精通水利,但是他谨遵帝命,恪尽职守,按照康熙帝的指点先后拆除拦河坝,深挖入海河道。之后黄河再次发生特大洪灾,大水旬月不下。康熙帝密切关注各项工程的抗洪能力,张鹏翮也日夜守护在河堤上,巡查各处险情。

结果是令人欣慰的,几处堤坝出现较小的险情,但并未发生决口事件。经过康熙帝君臣几十年的努力,治河工程终于抵住了大洪水的考验。康熙帝的智慧加上张鹏翮的行动力,成就了历史上新的治河传奇。

四十二年(1703年)初,康熙帝又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第四次南巡,阅视即将告成的工程。结果自然是非常满意,康熙帝赐张鹏翮两篇诗文,嘉奖他的功绩。一首是《河臣箴》:

自古水患,惟河为大。治之有方,民乃无害。禹疏而九,平成攸赖。降及汉唐,决复未艾。渐徙而南,宋元滋溢。今河昔河,议不可一。昔止河防,今兼漕法。既弭其患,复资其力。矧此一方,耕凿失职。泽国波臣,恫鳏已极。肩兹巨任,曷容怠佚。毋俾金堤溃于蚁穴,毋使田庐沦为蛟窟。毋徒糜国帑而势难终日。毋虚动畚筑而功鲜核实。务图先事尽利导策,莫悔后时饬补苴术。勿即私而背公,勿辞劳而就逸。惟洁清而自持,兼集思而广益。则患无不除,绩可光册。示我河臣,敬哉以勖。

另一首是《览淮黄成》一诗:

殷曲久矣理淮黄,几度风尘授治方。

九曲素称天下险,四来实为兆民伤。

使清引浊须勤慎,分势开流在不荒。

虽奏安澜宽旰食,诫前善后奠金汤。

康熙帝还御书“澹泊宁静”匾额,特赐张鹏翮。第四次南巡恰逢康熙帝五十大寿,此时四海奠安,民生富庶,加上河工告成的大喜事,康熙帝的心情非常愉悦畅快,于是他昭告并施恩天下,让普天臣民共同庆贺盛世的繁华与美好。

晚年治河

皇上顾念百姓遭受水患,多次亲临河边,指示修治黄淮的方略。因此这些治水的工程才能大功告成,再没泛滥决口的担忧。——江南百姓

(出处:江南绅衿军民,夹道跪迎。奏称:“皇上轸念万民罹于水患、屡临河上指示修筑淮黄方略。故能丕告成功、永无冲决之虞。”——《康熙朝实录》)

清 谢遂《仿唐人大禹治水图》局部(公有领域)

两年之后,治河工程进入尾声,五十多岁的康熙帝进行了第五次南巡,亲阅中河南口的改建以及整个工程的善后工作。途中,博学的康熙帝又作《春日田间》、《南巡词》、《皇船记》等诗文。这一路走来,百姓无论老少夹道跪迎,欢呼雷动,每日感恩叩谢者络绎不绝,场面非常壮观。

到了江南境内,乡绅军民恭迎圣驾,奏称康熙帝挂念百姓饱受水患,不辞多次巡视地方,研究治理方案,这种为百姓操劳的精神真是“亘古未有”。康熙帝欣慰之余,还想到此时正值春季农忙时节,未免耽误农事,吩咐地方官免去百姓叩谢之事。

康熙帝看到高家堰的石堤尚未完工,立刻召张鹏翮询问。张鹏翮对现有的“草坝”很有信心,对石堤工程不甚上心。康熙帝却说,因为两三年来草叶腐朽,难敌洪水,必须“日夜谨慎守护”。康熙帝继续苦心告诫他:“你们只看到清口的水流出了,就以为大功告成,不思考防御的事。如果高家堰的河水泛滥,黄河一定会再次倒灌。所以高家堰是要紧之处,一定要谨慎防护,不要疏忽大意。”[3]

之后康熙帝来到惠济祠附近,亲阅周围河堤。这里在五六年前,还是一片汹涌的黄河水,几乎与岸持平;如今经过修治,清水畅流,抵住黄河水势,黄河仅在自己的一线河道中滚滚流淌,河岸高过水位一丈有余。康熙帝君臣数十年治水,此刻已经卓有成效。

于是,康熙帝就在堤坝上席地而坐,和众河臣回顾治水经历,踌躇滿志地说道:“观此形势,朕之河工大成矣。朕心甚为快然!”[4]他还赋诗《杨家庄新开中河得顺风观民居漫咏二首》,其中第二首写道:

春雨初开弄柳丝,渔舟唱晚寸阴移。庙堂时注淮黄事,今日安澜天下知。

这首诗表达了康熙帝畅快的心情。

时隔两年,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河臣就是否在洪泽湖附近另开河道,以保护高家堰而争论不休,奏请康熙帝亲临考察。那时候康熙帝年过半百,本不愿再劳师动众,但是治河工程都仰赖康熙帝的决策,加上大臣们一再请求,康熙帝决定进行第六次南巡。

在清口,康熙帝来到准备开河道的溜淮套工地,举目四望,发现这里地势甚高,即使开通河流,河水也不能流到清口。况且新河道流经坟塚,对百姓的生活也是一种侵扰。康熙帝立刻降旨停工,“此河断不可开”,并严厉斥责张鹏翮与一众河臣。

同时,康熙帝也提出了修治之法:“不如疏浚洪泽湖的出水口,令其拓宽加深,这样清水就能顺利流淌。”[5]他还对其它工程提出具体建议,这才返回京城。此后十多年,黄、淮、运河按照自己的河道,安然流淌,即使遇到洪水爆发,在河臣的小心防护下,各处堤坝也经受住大水的考验,保障了国家基业。

康熙六十年(1721年),年事已高的康熙帝仍然关心治河大事,告诉臣下:“黄河关系最大,元明时期经常决口,没有像今天这样安澜二十多年。虽然河工告成,但是‘图治于已治,保安于已安’。你们要继续加强巡视,不可疏忽大意。”[6]

浑河永定

官员不清廉就是祸害百姓,河水不清澈,也对百姓无利,天底下混浊之物都是这般。——康熙帝

(出处:官不清则为民害,水不清亦无利于民。天下之浊者皆如此也。——《圣祖仁皇帝圣训》)

勤政爱民的康熙帝,四十多年来他夙兴夜寐,不忘初衷,为治水付出无数心血,终于开创了河清海晏的盛世景象。图为清 徐扬绘 《姑苏繁华图》局部。(公有领域)

除了治理黄淮及运河,康熙帝也十分重视其它河流的治理。其中对永定河的治理,堪称康熙帝治水生涯中的又一杰作。

永定河旧名“无定河”,发源于太行山,流经内蒙古、山西、河北、北京等地,明代起称“浑河”。它的上游是桑干河,流经北京又叫卢沟河,河流湍急并携带大量泥沙,河床淤积严重,导致下游经常改道。因此这条河又有“无定河”“小黄河”之称。

这条河与保定府南的河水,汇流一处,经常暴涨,泛滥成灾,不仅严重影响了京城的漕运,也给沿河州县带来灾难。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康熙帝下旨,着官员赴实地勘查,制定修治措施,开启对浑河的治理。

就在当年,于成龙奉命修筑长达一百八十里的河堤,疏浚一百四十五里的河道,完成了导浑入海的工事。康熙帝亲自赐浑河为“永定河”,并建庙立碑以供奉。永定二字,彰显出康熙帝治水的宏图壮志。

三十八年,康熙帝亲自巡视永定河堤,一直到卢沟桥以南。他指点总河王新命:“这条河无定性,河流急、易淤沙,那么水位变高后,堤坝就相对变浅了,河流就容易决口。”同时指出方略:加深并收束河道,加强奔流冲沙之势,这样河水顺道安流,无泛滥之虞。康熙帝又谆谆告诫他,两岸河防一定要认真修筑,逐一审核。[7]

紧接着,康熙帝又阅视其它几处工事,在郭家务村的堤坝上,他更亲自用仪器测验,分析修治计划的可行性。康熙帝以务实的精神,几乎走遍永定河的每一处堤坝,针对实际情况作出具体的指导和规划。

之后,康熙帝继续跟进永定河工程的进度,多次到现场阅视。到了三十九年,大部分修筑工事完结。两年后(1702年),康熙帝见治理永定河的方法很成功,准备依照此法治理黄河。直到五十五年(1716年),永定河仍然堤岸牢固,河流平稳,昔日沿河的泥村水乡,变成高楼新宇和遍地稻粱,百姓安居乐业,这片地区真正实现了的永久安定。

康熙帝一生心系河务,把治水视为和军事同等重要的治国大事。他既是一代明君,也是水利专家:治河官员,由他选拔专才,唯才是用;勘查验收,由他六下江南,细查周访;修筑方略,由他亲自指授,严谨周详。特别是他南巡过程中,亲登堤岸、徒步远涉,一心为民不辞劳苦。

勤政爱民的康熙帝,四十多年来他夙兴夜寐,不忘初衷,为治水付出无数心血,终于开创了河清海晏的盛世景象。康熙帝,也成为大禹之后又一位以治水功绩名垂青史的君王。

点阅【圣祖仁皇——康熙大帝传记】连载文章。

注释:

[1][2]《康熙朝实录》卷190:康熙三十七年十二月辛丑条。
[3][4]《康熙朝实录》卷219:康熙四十四年闰四月癸卯条。
[5]《康熙朝实录》卷227:康熙四十六年二月癸卯条。
[6]《康熙朝实录》卷291:康熙六十年四月庚子条。
[7]《康熙朝实录》卷194:康熙三十八年十月甲戌条。@*#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宴请天下老人,践行孝德,始于康熙帝。在中国古代,认为长寿是五福之先。因长寿不易,所以古时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说法。
  • 大清王朝一代圣主康熙大帝在位六十一年间,曾六次到江南巡游,时间分别在1684年、1689年、1699年、1703年、1705年和1707年。一说到皇帝下江南,很多人受现代人拍的古装电视剧影响,第一反应大概是江南的美景和皇帝的吃喝享乐,顺便体察民情。然而,史书和清宫档案却显示,勤政的康熙帝南巡最为主要的目的是治理黄河与淮河。
  • 皇太子两度废立的风波,是康熙帝晚年时期发生的一件大事。才华出众的几位皇子,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夺嫡之战,酿成了父子恩断、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剧。“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当年的“七步诗”,道出了皇子们的真实心声。康熙帝在处理皇权与储君,以及皇子之间的矛盾时,越发体悟到册立太子的弊端。最终,他采取遗诏立储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让皇权平稳过渡,盛世得以延续。他的对策,也成了一次创举,开启清王朝秘密建储的先河。
  • 清圣祖仁皇帝康熙,一生勤政审慎,在位六十一年开创清初承平盛世,成为历史上唯一集圣、仁于一身的贤明君主。当步入人生的暮年时,他在处理国政之余,一个重要的问题萦绕心头,那就是如何为清王朝选择最合适的继承人。
  • 清朝,作为最后一个传统的中华王朝,在文学史上有着集大成的特点,是古代文学的一个完美总结。在最繁盛的康熙朝,国力的强大、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斐然灿烂的文化。热爱儒学与诗文的康熙帝,就像一位开拓者,打开清初文坛的局面,也奠定了整个清朝文学的繁荣。
  • 清初,因战乱、圈地、重税等原因,国内耕地荒芜,百姓四散流亡,导致国赋不足、民生困苦。加上康熙帝亲政不久,三藩作乱,这种境况更加严重。自听政以来,康熙帝就非常关心民间疾苦,关注各地农业丰歉情况。有学者统计,康熙朝四十多年来,内外大臣留存下来的奏折中,约有半数包含了气候、粮食收成有关的奏报。
  • 历法,不仅是关乎古代农耕的国本重器,也是一个朝代的象征,具有重要意义。传统的历法,经朝廷专业的司职官员修订,再由皇帝钦定,以诏书的隆重形式颁行天下。定正朔、颁历法,往往昭示着国家一统和秩序的砥定。
  • 晚明时期,一个叫利玛窦的意大利人踏上中土,从此开启“传教士”在中华王朝的传奇经历。到了清初,其中的佼佼者更和圣祖皇帝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大清盛世下,万千气象中别开生面的奇景。
  • 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河水在灌溉良田、孕育文明的同时,也因为频繁的泛滥、决口和改道,给百姓带来深重灾难。传统中国以农业立国,黄河的安定是关乎粮食、漕运、财赋等国计民生的大事,因而治河也成为历朝君王施政的重头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