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 串起俗世与天界 系列文章之二

巴洛克艺术 丰富自由 广大无尽

作者:陈尚原
彼得·保罗·鲁本斯的《自画像》,1623年。油彩、画板,85.7 x 62.2公分。王家收藏信托,白金汉宫,伦敦。(公有领域)
  人气: 504
【字号】    
   标签: tags: ,

(原标题:丰富自由 广大无尽)

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在技法上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

鲁本斯是位热情澎湃,丰富多产的画家,邮票中的图画,为他在一六零九年为结婚而做的作品:“画家与妻子”,油画,178 x 136.5cm,现藏于德国慕尼黑旧美术馆(Alte Pinakothek)。(shutterstock)

讲起巴洛克艺术,最具代表性的画家非鲁本斯莫属。鲁本斯(Rubens,1577年—1640年)是法兰德斯人(今比利时,当时是西班牙属国),像当时许多画家一样,他们年轻的时候,都会到代表文艺复兴核心的意大利学画。鲁本斯1600年前往意大利,经过八年,1608年回国,回国后在安特卫普盖起巴洛克式样的豪宅(今已成为著名的观光景点),开始他绘画的生涯。由于技法高超,求画的人络绎不绝;并受法兰德斯大公聘为宫廷画家,加以外交家的身份出使欧洲各国,所到之处形成旋风,是当时人所景仰的“国际”大画家。

鲁本斯刚回国时仍谨守文艺复兴的风格,如1609年与妻子结婚所画之画像,华丽高贵、气宇轩昂。随着时代风气演变,他在技法上领悟到动势与色彩的一体性,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为巴洛克艺术做了最好的代言人。

鲁本斯位于安特卫普盖的典型巴洛克豪宅,已成观光景点。(shutterstock)

鲁本斯善用动势强调光线

1622年,鲁本斯开始为巴黎的卢森堡宫制作著名的“玛莉.麦第奇的生平”二十一幅的系列作品,这系列的连作,长期以来被认为是鲁本斯作品的精华,现在在巴黎卢浮宫,特辟鲁本斯专厅展出,游卢浮宫千万别忘记前往参观。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都可以从这些鲁本斯的作品里看出端倪。例如其中“玛莉.麦第奇王后在马赛登陆”,描写玛莉王后正从船板上走下来,天上有天使吹号,海里有海神率领族群护送,把一件上岸的平常小事,烘托得壮观无比。

卢浮宫特别为鲁本斯所绘制的巨幅系列油画“玛丽.麦第奇生平”开辟一间专属展厅。(史多华提供)

鲁本斯在法国受到欢迎,其实当时法国的巴洛克艺术也正方兴未艾。最著名的凡尔赛宫就是这时盖起来的,巨大的建筑和花园形成统一的大格局,仿佛可藉以测量出宇宙的奥秘。巴洛克建筑不只是外部壮观,内部的装饰更是华丽,包括王宫与教堂,大壁画、天花板、拱门,踵事增华,美不胜收。

鲁本斯为巴黎的卢森堡宫制作的“玛莉.麦第奇的生平”系列作品,此为其中一幅“玛莉.麦第奇王后在马赛登陆”,油画,1623—1625年,394 x 295cm,现藏于巴黎卢浮宫。天上人间浑然一体。(公有领域)

俗世与天界多重空间

凡尔赛宫内许多的壁画和天顶画,出自于宫廷首席画家以及具有王家艺术学院院长身份的勒布伦(Charles Le Brun,1619年—1690年)之手笔。天顶画引人直上云霄,让人有置身神界之感。

凡尔赛宫的天顶壁画“法兰西女神与战神和正义女神”。(史多华提供)

勒布伦是路易十四的艺术总管,连餐具、服饰、舞台设计他都参与。勒布伦作品“牧羊人的仰望”就有热闹非凡的感觉,画家画牧羊人膜拜在马槽出生的耶稣,现实原本凄凉的马厩,聚集很多人,还有天上众神与天使前来祝贺,将马厩挤的水泄不通。这种将俗世与天界联系起来的多重空间表现,可说是巴洛克艺术的一大特色。

法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勒布伦作品“牧羊人的仰望”,1689年,油画,151 x 213公分,现藏于巴黎卢浮宫。(公有领域)

法国王家艺术学院专门培养艺术人才,巴洛克时代(1600年—1750年)到了后期,国际的艺术中心逐渐从意大利移转到法国,艺术学院可谓功不可没。有人说巴洛克始于意大利,却终于法国,法国将欧洲艺术的伟大传承——文艺复兴(古典主义)与巴洛克风格延续下来,这是因为有了学院的存在,能善尽研究与保存的作用。

反矫饰主义成巴洛克艺术先驱

意大利为什么是巴洛克艺术的开端,这要从文艺复兴说起。文艺复兴的表现,到意大利三杰达芬奇、米开兰基罗、拉斐尔的时候,几乎到了登峰造极,致使后来的艺术家只能被笼罩在其阴影底下,他们失去做画的信心,产生一种后世称为《矫饰主义》的风格(1520年—1600年),依照前贤(特别是拉斐尔)的节奏进行不敢逾越,顶多在造型上下功夫,例如拉长比例而予人纤巧的感觉。矫饰主义这种过度形式化的作风,缺乏热力,作品给人冰冷的印象。当时就有反矫饰主义画家科雷吉欧(Correggio,1489年—1534年)出现,站在相反的立场,用纯真的感情注入结实壮观的形象中,使画面充满生命力,具备不可思议的丰富性与自由感,独树一帜的作风,开启了巴洛克风格。

接着卡拉瓦乔(Caravaggio,1571年—1610年)更发扬光大,他大胆运用“明暗对比”法,表现强烈的空间感、形成戏剧性的张力,奠定巴洛克艺术的基调。卡拉瓦乔画人物脱离形式主义的窠臼,从活生生的现实里那些农人、工人身上写生,产生粗犷有力的生命力。传说卡拉瓦乔个性暴躁,然而他是个有深刻宗教精神的人,他认为神性存在于现实之中,自现实中提炼出神性、升华出神性才是艺术真正的意义。有人只把他的画形容成戏剧性的、幻觉效果的,其实是将他窄化了。

卡拉瓦乔的画法,并不被当时的一般人所能接受。然而许多艺术家都明白他的价值,并深受其影响。如:鲁本斯(法兰德斯人)、林布兰特(荷兰人)、委拉斯盖兹(西班牙人)、拉突尔(法国人)、维梅尔(荷兰人)等皆是,这些都是巴洛克艺术大师级的人物。

巴洛克随资本主义传遍世界

巴洛克绘画能创造出一种自壁面跃出,令人惊叹的立体视觉效果,同时又扮演着将雕塑、建筑不同类型的艺术给予综合的角色。平面、立体浑融成一体,透视法与光的四射效果,能表现无限的概念,产生“世界是无止尽”的感觉。

建筑师兼雕刻家贝尼尼对这种“幻觉”有很深的体会,他的雕塑善于表现激动、炽热的情感,情绪推到戏剧性的高潮,如有名的雕刻“圣德雷莎的幻觉”。

另外,在建筑上,像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前的柱廊及其上之雕刻,是由贝尼尼制作的,列柱形成的回廊围绕住广场,如同一双手臂环抱的样子,使得教宗的殿堂产生与人相接近的亲切感。他还设计了许多喷泉和祭坛,如罗马拿佛纳广场“四河喷泉”,全组雕刻充满了巴洛克动态之美。

贝尼尼的雕刻“四河喷泉”。(shutterstock)

巴洛克艺术在意大利形成后,传遍欧洲各地。当时西班牙国势强盛,船坚炮利的推进,将巴洛克艺术带到南美及世界各地,至今仍可见到这些遗迹。擅长做生意的荷兰人也随其航运,吹起巴洛克风。◇#(待续)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072期封面故事

(点阅【巴洛克 串起俗世与天界】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晚上,一弯上弦月出来了,乌云在月亮四周涌动,月儿时而露脸,时而被遮掩,天空颇不宁静。
  • 大约在创作《三贤士的朝拜》的前后,达文西也在进行另一幅油画《圣‧杰洛姆》的创作,但是确切的时间、创作的背景与委托人至今不详。虽然几世纪来的学者经常为达文西作品的真伪争论不休,但这一幅却从来不曾被怀疑过。
  • 《兰亭集序神龙本》
    过去的历史能够给我们教训与参照,使人不重蹈覆辙,明心正见,洞悉宇宙的智慧与奥妙,这也是人类研读历史的诸多重要意义之一。
  • 旧皇家海军学院, Old Royal Naval College, 彩绘画厅, Painted Hall, 詹姆斯·桑希尔爵士, Sir James Thornhill, 王室
    在旧王家海军学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彩绘画厅(Painted Hall)内欣赏天花板上的壁画,就好比水手们在海上仰望天际掌舵航行一般,让观者穿越时空,航行在18世纪初英国的历史之舟上。
  • 维斯教堂
    科学与思想的变革对美术的影响是巨大的。最明显的现象就是宗教主题作品在比例上呈逐步减少的趋势,包括在鼓励宗教题材创作的天主教国家里也是如此。进入十八世纪后,这一趋势在整个欧洲可谓愈演愈烈。
  • 瓦萨里说,达文西未完成画作是因为碰到困境、眼高手低——他的构思“如此精妙,如此令人惊叹”而无法完美执行;“想体现他想像的东西时,他觉得他的手无法达到完美的地步。”另一位早期传记作家洛马奏也认为:“他一直画不完手上的画作,是因为他对艺术的想法太崇高了,别人眼中的奇迹在他眼里仍有缺陷。”
  • 启蒙运动是针对当时所有具备正常传统思想的人进行的一次大洗脑运动,希望借助实证科学知识和无神论观点在意识形态上取代宗教信仰,为颠覆传统的社会秩序打下思想基础。其用意在于通过洗脑宣传打掉人的正信,并为从十八世纪末开始策划的一系列大规模杀人革命提供理论支持。
  • 正如法国在美术上所承载的文化使命那样,1648年,王家绘画与雕塑学院(Académie royale de peinture et de sculpture)的建立奠定了此后三个世纪法国在西方美术界的领先地位。
  • 灿烂辉煌的文艺复兴可谓是西方艺术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个时期了,其影响之深远,犹如历史篇章里的黄钟大吕,震古烁今。本次人类文明中的美术在文艺复兴时期走向成熟,并对其后两百年的西方艺术有着直接的影响。
  • 《三贤士的朝拜》讲述的是耶稣诞生时,三位东方的长老(注四)观察到异象——天际出现的闪亮新星,得知圣者出世。他们循着星星的方向找到了伯利恒的圣家族,向圣婴献上黄金、没药和乳香。这个主题在古基督教义中代表着人类对救世主的期待和敬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