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5月中旬大陆疫情反复 国际一致追责

——中共隐瞒疫情大事记(十八)

人气 333

【大纪元2020年05月29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5月中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中旬趋势(5月16日-20日)

2020年5月16日至5月20日,世界卫生大会成员国一致通过,对中共隐瞒疫情进行独立调查

武汉市民继续质疑全民检测,民众反映走形式,中共称政府买单,实际部分民众仍需付费,民众继续质疑检测的低准确率,中共不敢公布检测结果。

东北疫情继续蔓延,约1亿人被迫封闭,民众不相信官方公布数据,陷入恐慌。

5月16日

5月16日,署名“Voice From Germany德国之音”的网民披露,武汉核酸检测了两天,武大、华科、汉理工大三所大学都发现中共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其中武汉大学发现7人核酸阳性,该数字并未出现在国家卫健委每日报告病例数之中。另有网民“北美南哥”发帖披露,根据武大检测结果,如果按武大5100人就有120人阳性(包括核酸阳性7个,抗体双阳性9个,lgM单阳性24个,lgG单阳性81个)看,武汉1100万人,就还有阳性人数=1100×2.35%=25.88万人。纽约市2200万人口,目前阳性人数19万。武汉目前阳性人数比纽约还多。

武汉青山区蒋先生16日对大纪元表示,他所在社区从昨天开始陆续检测,已检测出有阳性的患者,“我们小区还没检测完,到目前为止已经检测出近10例阳性,都是无症状的,挺吓人的”。市民高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我们硚口区、东西湖区和其他的小区都有无症状确诊的病人复发。硚口区最近复发的比较多,至于什么原因都不知道,现在无症状感染者也很多,现在是人人自危”。高先生表示,这次之所以紧急全员测试其实是因为疫情比较严重了,以前还报一下,现在都不报导,东西湖三民小区是网上爆出后,事情闹大了没办法才公布的,“三民小区发现了6例,说感染源比较多,有说是捡垃圾的老头,也有说这个老头以前确诊过,后来好了出院以后回小区住,他是小区的业主,每天坐在门口洒太阳,跟人打招呼,所以,感染的人数比较多,真实的数据谁也不知道,现在把小区封了5、6米高”,“做一次只有30%的合格率(阳性率),只怕是走过场”,“天天想着清零,对老百姓生死不管。为什么厂家生产测试盒只有30%的合格率,没有人去管这个事情,都把老百姓的命不当命”,“我(做生意的)朋友还说,他宁可关门,没有客源,请员工还要付钱,材料还浪费,还有租金,现在商场都没有什么生意,没钱的老板现在都着急”,“现在武汉满大街都是卖菜卖水果的,老百姓为了能维持生活,赚点钱吃饭。”

前日,有小区业主突然接到政府紧急叫停通知,称从16日开始核酸检测暂延,具体日期另行通知。消息未得到证实。武汉市民蔡先生对大纪元说,“假如测出来的(包括无症状感染者)数字很多,它可能是不敢公布的,因为害怕恐慌,大家就不复产了,不复产,哪来的税收,经济不好,让老百姓没有饭吃就严重了”。蔡先生表示,由于核酸检测率不到30%,他相信官方只是在走过场,“这样瞎折腾已民怨沸腾,官民之间不相信,民与民之间也不相信,大家现在都带着口罩,敬而远之”。由于在武汉找不到工作,目前蔡先生已在黄冈开始工作,而武汉的疫情也影响到黄冈,“武汉发现6例封了一个小区后,黄冈这边要求所有餐馆不能堂食,公交车停用。这边小道消息说,当地也发现确诊的,但不允许上报,也不敢上报,有病现在就是马上偷偷抓到医院去,偷偷治疗,不让他传播,他们也知道这个病的厉害”。蔡先生说,隐瞒疫情中,如果疫情控制不住,大面积爆发感染所有人,那就更可怕了,“那共产党也就死翘翘了”。

有网民在推特发帖说,据《财新网》早期的报导,武汉在4月份进行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中,大约有5-6%的取样者出现抗体阳性,也就是说,武汉整体的感染率在5%到6%左右。那么,1100万武汉人至少有50万人被感染,而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到达90%。

同日,沈阳市市民卞先生对大纪元表示,当地疫情严重,一家军工医院的一名护士得病然后传染给了他人,医院已经被封院,“这个医院是护士感染,这个护士是被她的对象感染了,她的对象是沈阳的,因到吉林出差几天,回来就感染。而护士感染后当时没有症状,然后她在医院里也感染给了别人,把这个医院给感染了,现在这个医院不许进不许出了”。卞先生所说的军工医院就是“463医院”(北部战区空军医院),“是部队的(医院),不算什么大医院,也对外(就医)”。卞先生说,这波疫情是从黑龙江传过来,之后传染到吉林,由吉林再传染至沈阳,“沈阳现在基本上也中枪了,大概两天前(10日)还有一例,也是从吉林传过来的,离我们沈阳还有一段距离,属于郊区,叫苏家屯区”。其实,在463医院再往前还有一家医院爆发疫情,卞先生说,“就是咱们叫辽宁省医院,有一个医生到黑龙江去探望他女儿,他回来后没有说去黑龙江,但发烧后核酸检测呈阳性”。卞先生认为,沈阳的情况肯定会有一个反复,“因为沈阳的疫情比较密集,另外,人也挺多,去医院的人也挺多”。卞先生表示,现在官方只是公布了一些密切接触人员的情况,但是病毒来源不清楚,“像苏家屯的,都是流动源,流动源就不清楚人员往来的情况。”

5月16日,《悉尼晨锋报》发表文章题为“中共无法迫使我们屈服 总理有澳洲人的支持”,文章中说,当澳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宣布澳洲政府对中共病毒的起因进行国际调查的提议时,澳洲是世界上唯一发出这类声音的国家。现在,几乎所有西方世界都表示了支持。澳洲总理在国内不仅获得反对党的支持,而且获得澳洲人民压倒性的支持,因此,中共无法迫使澳洲屈服。

5月16日,加拿大多伦多星报专栏记者Lorrie Goldstein发表文章,分析了台湾成功抗击中共病毒,以及加拿大的不同。该文强调重要的区别是,台湾吸取非典的经验,不再信任中共对疫情的掩盖。而加拿大并未吸取教训,为此,加拿大人付出了可怕的代价。该文回顾,2019年12月31日,中共通知世界卫生组织,武汉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的新型肺炎,但却隐瞒了该病毒可以通过人传人进行传播的信息。然而从这天起,台湾政府尽一切努力保护其公民,但加拿大政府却没有。就在同一天,台湾通知世卫组织,称有理由怀疑该病毒是人际传播的。也是在同一天,台湾开始针对从武汉登机飞往台湾的所有乘客进行发烧和咳嗽症状的检测,没有问题才能下飞机,若发现出现相关症状的人员将被隔离。该文称,然而加拿大政客和公共卫生专家于1月29日在公开演讲时声称,对来自武汉的乘客进行隔离是种族歧视,边控行不通。加拿大境内的中共病毒将会是很“罕见”的。1月20日,台湾启动了在非典疫情之后建立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并采取了124项措施以保护台湾人民。

5月17日

5月17日,大纪元记者拨打北华大学附属医院咨询电话,咨询人员说,“门诊和急诊可以接诊,但是不能住院”,门诊患者必须先前往急诊门口临时搭建的棚子登记筛检。某位肝胆科医师说,“这一两天开始,根本不收(住院)患者了”,“现在如果没有核酸检测,你根本进不来医院”,“必须先做门诊预约,做核酸检测,等结果回来以后,才能进医院”,“这是市里面给我们的规定。不是我们医院自己订的”,“没办法,现在就是这个时期,我们也不想”。一些目前在北华大学附属医院住院的家属,听到这个消息感到恐慌。一名家属发微博说,“我母亲还在内科住院部,治疗半月余,就快出院了,忽闻这消息,真叫人发疯”。另一名家属回说,“附属医院住院部这几天没接收啥新病人入院,各科室都在清库存呢,估计内部前几天就知道了”。16日,吉林市免去了5名官员职务,包括吉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刘世君,舒兰市卫生健康局局长、党委书记岳晓燕,舒兰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耿建军,舒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刘韩印,吉林市丰满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徐子彪。吉林市已关停所有个体诊所和门诊部,各药房已停止销售退热药,发热病人必须去定点医院就医。

同日,德国《世界报》报导,德国政府早就不信任来自中国的信息了,比已知的早很多,但是很晚才意识到病毒的危险。实际上,1月底,罗伯特‧科赫研究院院长维勒(Lothar Wieler)在一次卫生委员会会议上就谴责中共不透明的信息政策。联邦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在2月一个会议上也提到,来自中方的数据“不可信”。当时斯潘还解释说,为了从中国那里得到更多关于中共病毒的信息,联邦政府在外交问题上也有过失:就是在台湾被世卫排除在外这件事情上,联邦政府没有特别强调,就是担心影响与中国的合作。尽管联邦政府内部存在许多担忧,德国2月初还是把国家储备的应急用防护物资出口到武汉。直到2月底,才意识到中共病毒也危及到德国。疫情爆发头几个月,情报部门就召开过一个特别会议专门讨论过中方在疫情中的角色。联邦议院委员会也讨论过。联邦情报局(BND)认为,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国际社会失去数星期时间来为应对中共病毒做准备。

5月18日

5月18日,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洗衣女工母亲染疫去世多日,官方隐瞒至18日才披露。当地居民雯雯(化名)女士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里的疫情太严重了,这事儿就给舒兰整上了,你说闹心不闹心。现在全城封了,里不进、外不出。因为疫情已经全国出名了”。她介绍,这波疫情是从公安局的洗衣女工开始的,“他们家是一个大家族,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及一个妹妹,兄弟姐妹共五人。有的在公安局上班,有的在政府机关上班的,有的在医院当检验师,还有家人在吉林市疾控中心上班的”,“当时这名女工身体出现问题时,她在县医院上班的姐姐陪着她多次在县医院就诊,但一直查不出问题,然后她才到处去药房买药。因为病情被耽误治疗,才导致她把家里人都感染了,又感染一大圈。年纪最大的要算她母亲八十多岁了,也因为这个病头两天走了(去世),但没有报导,他们家族感染年纪最小的是一名五岁的女孩。至于她本人是怎么传染上的还不清楚。目前他们整个家族都被送到长春隔离”。雯雯还介绍,“现在舒兰公安局大楼的所有人及其家属于8日就被全部隔离了,他们目前都集中隔离在吉林市。现在从吉林全省调动公安人员、机关人员来舒兰上班,舒兰本地公安几乎都不用了。就是舒兰的政府大楼三楼办公的也通通隔离了,因为三楼也有一个确诊病例”。

雯雯还表示,“现在舒兰的市委书记被免职上了头条,他还兼职吉林市副市长,我估计市长、公安局长都得免,都得下课。县医院一直没有给人查出病来,也会有人被整下来。孙春兰13日也来了,她是从黑龙江来舒兰的,半夜到的,由省长巴音朝鲁陪着,这名洗衣工的亲属在疾控中心上班的,也全程陪同。现在舒兰成了第二个武汉了,孙春兰视察一下就走了。谁愿意在疫区待着”。她介绍,舒兰原来的矿务局的医院也改成方舱医院,头几天还进了好多仪器,现在舒兰查出来二十多个病例,以后估计在隔离当中的还会有一些确诊的,估计轻症患者得送往方舱医院。官方报导承认,舒兰疫情已跨省扩散至沈阳的浑南区及苏家屯区。吉林市已征用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465医院)为治疗中共病毒定点医院,该院的患者也被全部转移至其它医院,专门用来接待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感染者。另外中海剧院、吉林市体育场正在建方舱医院,很快投入使用。

5月18日,彭博社报导,中国东北地区新感染病例出现不断增长,很多市县被封锁,约1.08亿人再次陷入禁足状态。在中国准备重新开放的过程中,吉林省的市县切断了火车和公交车、关闭了学校,并隔离了成千上万人。再次严格的封锁措施让很多原以为疫情已经过去的居民感到沮丧。沈阳一家贸易公司工作的樊佩(Fan Pai,音译)说,人们再次谨慎起来,外面玩的孩子们再次戴上口罩,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走动工作,“这令人沮丧,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结束”。彭博社报导说,中共政府这次快速强制的反应表明,在为遏制病毒传播付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代价之后,它也担心第二波疫情爆发。同时,这也表明,在中国及其它地区的重新开放过程将非常脆弱,因为即使有丝毫的疫情反弹迹象,都可能促使人们重新回到严格的封锁状态。

5月19日

5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194个成员国,在世界卫生大会上无异议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对全球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上的反应进行“独立评估”,同时也包括调查世卫本身在这场疫情中的作用。决议案由欧盟提出,要求世卫的调查应独立和完整,包含每一个时间段的评估,且应尽快公正展开,以期提高应对大流行病的全球预防能力。

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公布了一封他写给世卫总干事谭德塞的信函,明确要求WHO应承诺“在30天内进行重大且实质的改革”,否则,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的资助,并考虑美国是否要从世卫中退出。川普在信中说,“世界卫生组织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世卫未能独立调查与中国官方数据冲突的可信报告,甚至包括那些来自武汉内部的消息”,1月14日,世卫重复了中方的说法,声称病毒“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世卫“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选择不与世界其它地区共享任何重要信息。谭德塞在1月28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仍赞扬中共当局在疫情上保持“透明”。川普对谭德塞说,“你没有提及,中国已处罚了公布病毒消息的医师,并限制中国内部机构发布有关病毒的信息”。

川普在信中指出,谭德塞直至1月30日才宣布疫情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卫事件。宣布后,谭德塞仍未对中国施压,让世卫的专家团队及早进入。2月3日,谭德塞说病毒在中国境外“规模小、传播速度缓慢”,呼吁各国不要实施旅行限制。直到2月16日,世卫的专家小组才得以到达中国。当时中共更拒绝两名美国队员进入武汉,世卫组织也对此只字不提。川普也强调,“世卫多次提出相当不正确或误导性的主张”,3月3日,世卫再度引述了中共数据,低估无症状者的传播风险,告诉世界“COVID 19传播效率不如流感”,“现在很明显,世卫不断引述的中国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川普在信中也提到了前世卫总干事布伦特兰(Harlem Brundtland)在2003年应对SARS的表现。川普说,布伦特兰不仅发出了世卫55年以来的第一份旅游警示,建议不要往返于中国南方的疫情中心,更毫不犹豫地批评中共当局,试图以逮捕吹哨者、媒体审查的方式来掩盖疫情,对全世界人的健康造成威胁。川普对谭德塞说,“如果你能与布伦特兰博士一样,本可以挽救许多生命”,“但你和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中一错再错,对世界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5月20日

5月20日,大纪元报导,吉林舒兰矿区的吉舒地区,当地居民向大纪元介绍,吉舒矿务局医院已改建成方舱医院,当时就拉进来8百人。原来医院工作的人都回去了,多数老家在农村的都回农村去了。在农村的不用每天量体温,但是不能出村。他说,“凡是外地回来集中隔离的都要自己花钱。不集中隔离的,不上吉舒方舱的,也要在自己家隔离”。当地居民李先生向大纪元介绍,舒兰的医院都封了,“因为舒兰市公安局长传染上病了,上舒兰医院去检查,后来整个医院和公安局全封了”。他还介绍,公安局的洗衣女工传给她老公,她老公在公安局开车又传给其他的人。公安局长在5·1期间还带着老婆去旅游,吉林、长春走了个遍。他说,“这次得病的当官的多,而且有很多是大官,因为他(局长)接触的都是当官的,不接触咱老百姓。现在除了舒兰市委书记下台外,公安局政法委书记也都因疫情下了”。舒兰当地一名张女士也向大纪元披露,“因为现在吉林医院被征用专门集中收治感染者,这些逗留吉林的舒兰病患和家属面临窘况,在吉林租房租不到、打车打不到,回不来,所有的车,人家一听是舒兰人都不拉”,“现在舒兰人跟武汉人差不多了,上那儿都上不了了。现在他们听说舒兰人都恐慌,有好几十例感染,都不想接触舒兰人”。吉林市李先生的企业,就在疫情比较严重的丰满区,他向大纪元介绍,因为疫情严重开不了工,企业今年损失都有一百万了。哪个行业也不好,没有任何国家补助,没有人管。

同日,大纪元报导,中共《湖北日报》称,根据湖北省相关部门测算,武汉全员完成核酸检测所需费用超过10亿元,“这些费用很可能由武汉市、区两级财政承担”。大纪元采访武汉市民文涛(化名),他认为政府搞全民检测的目的是赚钱,“目前我知道的一个采样是130元,分到社区医院是30左右,这种用的管子是卫生局下拨的。如果采用第三方提供的管子,一个采样可能都不到10元,如果是第三方提供管子,第三方就要拿走120元,这个利益相当大了,如果1000万人,就是十多亿”。陈女士指,“层出不穷的新招、昏招都是某些人发国难财的大好时机”。市民李先生披露了武汉推行全民检测的另外一个原因。中共当局出口的检测试剂盒大量被退回,武汉政府就用在武汉市民身上,还美其名说给民众免费做了检测,其实钱都让它们得了,“一个人260元,还要抽血,摊在我们每一个人头上,然后武汉政府可以从中央财政拿到好处,政府得了,我们武汉老百姓被他们做了试验”。他说,他们小区是一栋楼一栋楼地做,每个人有一个试管,采样后单独放在里面,但是有一部分样本是混装在一起的。市民王先生说,他和家人都抵制参加全民检测,“做核酸检测就是把我们当小白鼠,做试验的人赚了钱,得了利,名利双收”。他反问社区人员:“这个东西准不准?准就做,不准就不做”,“那个时候(疫情爆发)都挺过来了。就是抗不过去,做核酸也没用。”

大陆《财经》杂志报导说,为了提升核酸检测效率,武汉部分区域采用混样检测的方式。检测机构收到的通知是,混样数量可在5人—10人份。国家卫生健康委临床检验中心副主任李金明对《财经》说,混样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五个鼻或口咽拭子采样后放在一个采样容器中,那么单个标本的病毒浓度不受影响;另一种方式是五个鼻或口咽拭子放在各自的标本采样容器中,再从各自采样容器取一定的均等体积保存液进行混合,这样的话,病毒浓度就会被稀释。李金明分析,对单独标本检测时,有内源性“内参”的试剂可以发现某个标本采样不合格的问题,但是混样检测就不能发现了。市民张女士说,她是四月底做了抗体检测和核酸检测,总共收了400元,其中核酸检测260元。张女士感觉工作人员走过场:“就在舌头边掏了一点唾沫,不是到嗓子里”。根据官媒介绍,核酸检测的标准方法是,用咽拭子擦拭咽后壁和双侧扁桃体5~10次,而且不断旋转咽拭子。江汉区的胡先生参加了检测。他认为,这样的检测肯定是瞎搞。但现在检测结果不公布出来肯定是有问题的,说明无症状感染者太多。

5月20日,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公开回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推文写道:“中国(中共)的某个疯子刚发表声明,(他们)在病毒上指责所有人、除中国(中共自己)外,该病毒现已杀死数十万人。请跟这个笨蛋(dope)解释一下,是‘无能的中国(中共)’、而不是别人导致的这场‘大规模全球杀戮’!”赵立坚刚刚被问到川普致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信,以及中共如何看待加拿大、欧盟、俄罗斯的反应。赵立坚回答说,“国际社会对美方这种歪曲事实、自相矛盾、嫁祸于人、甩锅推责、破坏国际抗疫合作的行径普遍不认同”,然后赵立坚还列举了美方“最基本的错误”。

同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新闻简报会上表示,“自1949年以来,中国一直由一个残忍的威权政权统治。几十年来,我们一直认为该政权将通过贸易、学术交流、外交联络、让它们作为发展中国家加入世贸组织,他们就会变得跟我们一样,但这并没有发生”,“我们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思想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的敌对程度,全世界正在就这一事实清醒过来”,“中国共产党对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COVID-19)的反应加快了我们对共产主义中国的更现实了解”,共产党选择销毁活的病毒样本,而不是跟他国共享或保护样本;在澳大利亚要求对中国的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后,中国共产党选择经济手段威胁澳大利亚,“这是不对的”,蓬佩奥说,“我们与澳大利亚以及120多个国家站在一起,他们接受了美国呼吁的调查病毒起源要求,这样我们才能了解问题出在哪儿,才能拯救现在和未来的生命。”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现场视频】武汉全民筛查涉巨大利益链
钟原:5月上旬中共隐瞒疫情 真相国际大曝光
【两会看点】中共疫情直报系统至今无解的谜团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