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有奖征文】病毒流行期在加拿大经历“歧视”

作者:叶灵辉

来我家换窗户的西人小心翼翼,不敢和我谈及疫情的事,是因为担心我会觉得被歧视。(Shutterstock)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04日讯】加拿大人权大国,不容忍在本国出现歧视。我从中国移民加拿大20多年了,除了有时与西人交流遇到一些尴尬(这得怪自己英文能力有限及对西方文化了解不够)外,没遇到过可以称为“歧视”的事。也许,这是因为多伦多地区华人足够多,没人敢“歧视”我们。

2003年SARS从中国传到多伦多,导致数百人感染。记忆中,那时有一些责怪中国人的言论,但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次,看着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以及后来传遍全球,来势之强,前所未见。我们大多数人,不管你是什么肤色的人,都被迫待在家里“避疫”了。这次,我亲眼目睹了歧视。

歧视不分种族

无可否认,这病毒源自中国,它先在武汉爆发,因此被中国人称为武汉肺炎。它使我们这些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也不自由了。加拿大所有的省和特区,在3月份都进入了公共健康紧急状态,没有任何感染个案的特区也不例外。

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报导,说有西人在街上打、骂亚裔人士(应该是针对中国人,但西人分不清谁是中国人),说他们带来了瘟疫。因此,加拿大有反歧视组织出来抗议,提醒加拿大人不要做这类种族歧视的事。

我也认为,中国人不该因此受歧视,他们并非有意去传播病毒。不过,当我看到全球已经有超过300万人感染此病毒,而且死亡率很高,比如英国是15%左右,法国超过14%时,心里也颇感郁闷。

多伦多关闭非必需活动后,我第一次去华人超市买菜,进去没几步就被人叫了出来。一位戴口罩的女性递给我一个口罩,示意我戴上,然后指着桌上的消毒擦手液,示意我用来消毒手。我当时楞了一下,但还是照办了。

当时加拿大各级卫生部门对公众的建议是:勤洗手,在公众场所与他人保持2米距离,不用戴口罩。

一周后,我去了另一家华人超市,门口没人把守,但里面的人,基本都戴口罩。几分钟后,有2个人发生争执,一位戴着口罩和手套的人,和一位头发花白、没戴口罩的华人争吵起来。戴口罩者开始用手推后者,最后把他推出了店门。

后来,一位戴口罩的阿姨小声对我说,他们要求必须戴口罩,你不戴的话,一会就会有人来赶你走。

为免麻烦,我赶快出去,到车上拿口罩戴上。回到超市门口时,有一位女性门卫(可能我之前进去时,她临时离开了),她拦住了一名不戴口罩的华人。结果,那人满脸无奈地离开了。

我很感慨,不管是那位被人强行赶出超市的华裔老人家,还是这位被拒入门的华人,他们的遭遇,和那些在街上被西人打、骂的亚裔人士有多少差别?那些对歧视深恶痛绝的加拿大人,应该是没发现在华人超市发生的这些事。

我可以理解这超市老板的忧虑:如果超市里有员工或顾客感染了病毒,超市就会被迫关门。我是在中国长大和受教育的,我没去抗议超市的做法,我的思想可能还没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

西人特别小心

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实施后,我去过不同的主流商店购物,他们对保持身体距离要求很严,但都没要求戴口罩。后来我在新闻里读到,加拿大大部分人是看到戴口罩的人会比较担心,看到不戴口罩的人就比较放心,因为政府的建议是,只有当自己生病(或有症状)时,出门需要戴口罩,以免传染给别人。

我在年初签了一个换窗户的合约,疫情使交货时间推迟了。结果是,那公司在4月份才来安装新窗。

那天上午,安装的人来了,都是白人。领头的那人在门口递给我3张纸,说是例行公事性的声明,让我签名。其他安装工已走到房子后院,在叫我把后面的门打开。我匆忙签了字,只留意到纸上写的是关于COVID-19,就是武汉肺炎的声明。

窗子安装好后,名叫埃德的领班让我去验收。我问他在病毒流行时还到处上门工作,感觉如何。他说,他感觉社会上对这病毒的反应有点过头,他认为这病毒可能与流感也差不了多少,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感到很吃惊,社会已经进入紧急状态,政府也出台了很多限制令,各新闻媒体的报导,绝大部分是关于这疫情的,他不会是不知道吧?突然,我留意到,埃德在和我讲话时,投过来的是一种小心翼翼、探索性的眼光。我突然明白,我签字的那3张声明,肯定是关于我家里没人感染武汉肺炎,最近14天内没出外旅行,没接触过有症状的人。因为这些是人们目前最担心的事。

那位让我签名的人,没有戴口罩,也没有特意离我远点。那些安装工人,从语言到行动,都没表现出对我有任何戒备心,他们也都没戴口罩。可能因为我也没戴口罩,这使他们比较放心。

当我主动向埃德提起病毒流行的话题时,他回答时所说的,都是当天最新的疫情新闻。这时,我终于明白,他们一直的表现,都是避免提疫情话题,以免我听了不高兴。

显然,他们不是因为歧视我而不和我提目前的疫情,他们也许是怕提起这话题,我会感觉被歧视。 因为我是华人,还是他们的客户。

我对歧视不太敏感,我也不认为我对这病毒流传到加拿大有何责任。现在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在谴责的、说要去调查的对象是中共政府,不是中国人。其实,中共掩盖疫情,首先受害的是中国人,很多中国人行动受限制已超过3个月。我们这里只受限了1个多月,而且看起来很快就会松绑。

========================

【征文】注意事项:

主题:如何看待华人因为疫情被歧视的问题

时间:即日起——截止日期2020年5月15日

 邮寄地址:344 Consumers Road, Toronto, ON M2J 1P8

投稿电邮:zhengwen@epochtimes.com

文章体裁不限,字数不超过2,000字。

本报将选出有见地的文章,在网络发表,并在报纸上刊登。

奖项:

一等奖(1名,奖金300元),二等奖(1名,奖金200元),三等奖(1名,奖金100元)

优秀奖(若干名,奉送25元礼品卡)

活动主办方:大纪元报社多伦多分社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