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人气 9417

【大纪元2020年05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

罗斯:“我坚信,现在可能将是中国大陆的转折点。我觉得全世界不仅仅需要团结一致谴责中共说谎、掩盖中共病毒疫情。你不需要四处寻找就会看到整个世界遭遇到的经济灾难和人民的困苦,很多人死去,很多人染病。如果我们能够让中共为这一切负责、为他们大规模地践踏人权和暴行负责,现在就是我们站出来反对中共、让善良的中国人知道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但是我们反对你们政府的时候。

“我认为这将有效的激励、鼓动善良的中国人在将来做正确的事。我们期望有一天中共不再有权力控制善良的中国人。”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访问罗斯参议员。他是威斯康星州参议院议长,并且是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退伍军人。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为什么中共领事馆发函给威斯康星州罗杰·罗斯参议员(Sen. Roger Roth),厚颜无耻地颠覆我们的民主?中共对冠状病毒全球大爆发造成的死亡和经济损失应该负何种责任?为什么罗斯参议员建议议员们公开针对中共而同时又和中国人民团结一致?

杨杰凯:罗杰·罗斯参议员,欢迎您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罗斯: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

中领馆发信要参议院通过决议赞美中共 遭怒斥

杨杰凯:不久前,您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共驻芝加哥总领馆的离奇电子邮件。邮件上说威斯康辛州参议院应该通过一项决议,肯定中国在与国际社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分享资讯方面透明、迅速。我们有些观众已经听说过这件事,但是我想请您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您收到了这封电子邮件。发生了什么?

罗斯:好。2月26日中共领馆第一次与我联系,说希望我能在威斯康辛州参议院通过一项决议。这个要求最匪夷所思之处是他们给我提供了决议文本。这种事情我可是从未见过。大体上他们想让我们赞美中共在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上的做法。我看了看邮件,看到发件人地址是hotmail。我马上想到这是诈骗邮件,就把它删了。

大约一个半星期以后,他们又跟我联系,说“我们想跟进我们发给你的第一封邮件,想问你能否在州参议院通过这个决议。”我于是嘱咐工作人员做点儿跑腿活儿,核对一下这个邮件地址。他们去查了。我想在3月的第三个星期,我们最终得到确认:这的确是从中共总领馆发出的电子邮件。

事实上我们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中共惯于在驻美使领馆公务中使用私人邮件,因为走官方管道速度太慢。到了3月的第三个星期,我认识到这封邮件是真的。

中共两次与我联系,让我们通过决议赞美他们处理中共病毒瘟疫,而当时病毒正在美国传播,从东、西海岸向美国腹地推进。那时威斯康辛州也处于封闭状态,只有关键性企业可以运营。大部分人都被要求待在家里、室内。

我当时百感交集,坦率地说,我怒不可遏,我这样对我的工作人员讲。我让他们记下我的回复:“尊敬的总领事:混账(nuts)!致敬,罗杰·罗斯参议员。”

邮件就这样发出了。我坚持我的想法,以前我从未见过外国政府企图破坏我们的民主程序,操纵我们通过虚假的决议。我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做法。

中共把触角伸向世界各角落 颠覆民主

杨杰凯:这可真有趣。首先,我想确切知道您说的nuts是什么意思。我想他们开始不明白,可是这个词真是一语中的。这件事存在颠覆民主的问题。您能否深入谈一谈,然后我们再谈决议?

罗斯:可以。你看到目前中共把触角伸向了我们世界的每个角落,伸到了我们的商界、学术界、政界。他们试图用大力气改变(中共病毒)的叙述方式。他们关于处理疫情的舆论令人非常不安,他们却试图控制和改变世界的公共舆论。我猜测这就是他们与我联系的用意,其危险性在于他们绝对是在颠覆或者企图颠覆民主程序。

我们代表威斯康辛州的民众,我们的州众议员和州参议员作为一个整体代表州议会施政。这种我们允许诸如中共的外国政府影响我们在威斯康辛主权州通过什么决议的想法令人极度不安。我觉得人们,不只是美国人,而是全世界人都要警惕,中共正在企图渗透、颠覆我们在我们国家的所作所为,以获得他们的合法性。

中共自认发信很正常 “让我不寒而栗”

杨杰凯:在《大纪元时报》,我们在过去的20年明显地感到中共外宣所产生的一些影响。您谈到的事情,我们都很熟悉,但是仍然感觉很有趣。整个中共病毒疫情,正如我们这个节目的嘉宾所说,就如同警钟一样让人们看到中共这类活动的实质。其他外国使团给您发过这种性质的邮件吗?

罗斯:偶尔有外国使团与我们联系。很多大国在美国都设有领馆,包括在我们南面的芝加哥。我当然在其他各国代表访问威斯康星州时会见过他们,他们想跟我打招呼,想告诉我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政府的目的。

但是我从未见过一个外国领馆成员把一个决议交给我,让我在威斯康辛主权州的参议院通过它。对我来说,这种厚颜无耻实在令人咋舌。最让我们大多数人感到恐惧的地方或许是:他们竟然感到他们可以这样做。

因此这不由得让你产生疑问:我是否是第一个他们联系并要求通过一个决议、要求基于其立场发表一个公开声明、或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的人?很难相信我是第一个。他们认为他们这样做很正常、没什么不正常的事实让我不寒而栗。

“推动一个真实决议,扯下中共伪装”

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坚定,在经过了愤怒的几个阶段后,我决定把它变成真正的机遇,推动一个真实的决议,扯下中共的伪装,让全世界都看到中共如何践踏人权,因为我们见证了中共是如何处理瘟疫的。这是让自由世界团结起来对抗中共并给中国大陆真正热爱自由的人们以支持的一个机会。

杨杰凯:实际上我对详细探讨您的决议感到很兴奋,因为我认为它包含了很多非常重要的方面。在我们讨论决议之前,我想问:中共领馆为什么找到您?

罗斯:这个问题太好了。我也问过我自己,当然很多人都问过我。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如果你访问威斯康辛州参议院的主页,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作为参议院议长的我。我的照片摆在首位,我的联络方式也在首位。人们一定会想,有问题就找他解决。

重申一下,中共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来说非常震惊,因为我和中共还从未有接触,我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也没有跟他们的领事馆通过话。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要求让我感到很蹊跷,很恐怖,他们竟然认为一个外国政府来到威斯康辛这样的主权州,让我们通过他们的决议很正常。

杨杰凯:就您所知,其他州、联邦等议员,是否也被中共接洽过?

罗斯:我知道2月份国务卿蓬佩奥做过一个演讲,我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想起来的。他在全国州长协会会议上发言,大意是告诉大家中共正在找机会秀肌肉、干预美国的政治。

事后我才看到他的讲话。我看到之后,他解析、分享了中共在其它州活动的一些案例,讲得都非常在理。尽管如此,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们把他们想要通过的决议递给一个主权州的立法机构。

推动决议:揭示中共对中国及世界的伤害

杨杰凯:这太惊人了。现在您的决议处于什么状态?

罗斯:我已经把决议提交到了参议院。我们目前正处于抗击中共病毒时期,所以参议院上周开了一个线上会议讨论与控制瘟疫有关的议案。一旦疫情有所缓解,我们一定会返回,召开参议院会议。无论是在5月末还是6月,我们会回来,届时我将全力推动通过这份决议,显示我们和中国人民团结一致。我已经得到我的一些同事的积极回馈,他们都非常支持这个决议。

杨杰凯:我们来谈谈您的决议。就我所知,决议将全面揭示中共对中国——坦率地说——对世界的伤害。请您谈一谈。

罗斯:那个周末我一直在生气。下一个星期刚上班我就对工作人员讲,我们必须做好这件事情,我们必须通过一项决议,但不是中共想要的决议。我们发起的决议必须达到一种平衡:既要支援善良的中国人民,同时也把中共的暴行揭露出来。你将看到这个想法贯穿始终。

我这样说,也真的这样想,中国人是一个人类数千年历史上伟大文明的继承者,只是在过去的70年间他们被中共绑架了。

我对工作人员说,我要起草的决议需要突出这些要点,因为——也许你居住的地方不一样——但是如果你在威斯康辛州首府麦迪森市街头,询问路人有关中共的问题,如果我们说:你相信在这个世界的某处有15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在集中营吗?不再多问,也不提地名,大部分受访者会说,“那是不可能的,集中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产物,今天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它存在。

我认为大多数人不知道中共统治下发生的暴行,比如一胎政策、强制绝育、活摘器官、侵犯信仰自由等等所有这些事情。

我们知道有个中国大陆,有个政府,但是我们没有把这些暴行和中共直接联系起来。我想要抓住这个机会详细描述这个联系。在我们的决议中你会看得到。我们公布了这些联系。同时,我还想通过这个决议揭露真相,戳穿中共在全世界传播、有关瘟疫的谎言。

中共从一开始就误导世界

这些你也会看到。从一开始他们就说谎,试图掩盖真相,逮捕敢于说出真相的科研人员,销毁了样本,对全世界撒谎,对世界卫生组织撒谎,对美国撒谎,实际上是放纵瘟疫最终达到无法控制的地步,弄得我们要全球抗疫。

杨杰凯:你这里谈到中共在武汉爆发瘟疫上有预谋、故意地误导世界。我对这种有预谋行为很好奇。您能否解释一下其确切含义?

罗斯:我们知道中共政府早在去年11月中旬就知道爆发了疫情。12月初他们就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尽管他们知道存在人传人。但是他们公开宣布不存在人传人,只存在动物传人。他们蓄意这样做体现在故意销毁了病毒样本。

他们本来应该允许美国和世界各国的研究人员接触样本,这样我们不仅能够帮助确认和预测病毒的传播路线,而且能够马上着手开发疫苗。可是从中共发现病毒那一刻到错失良机,他们不断地向全世界传播谎言。

他们对自己的人民说谎,对世界卫生组织说谎,对全世界说谎,我们听到(他们说)这种大瘟疫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我们——你、我、看我们节目的所有观众——真是太幸运了,在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都是生活在一个没有这种大流行病的世界中;我们拥有科技,已经能够驾驭和控制瘟疫;然而(我们听到)他们说这种大瘟疫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追究中共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处理疫情的责任。这样下一次瘟疫真的爆发的时候,我们不会像现在这样陷入困境。

中共和世卫沆瀣一气

杨杰凯:您提到世界卫生组织。当然,人们对它有很多批评。总统最近宣布将停止对其提供资助,并彻查它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您是否觉得世界卫生组织是中共的同谋?我是否理解正确?

罗斯:我绝对认为中共和世卫沆瀣一气。我们没有全部细节,但是我觉得从今天主流媒体报导的很多内容,人们都会承认中共与世界卫生组织的亲密关系。当时意大利每天死亡人数达到500人,可是他们(世卫)直到3月中旬才宣布中共瘟疫是全球性爆发。我相信他们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试图对疫情轻描淡写。

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是,如果中共从开始就做到直率、坦诚,他们或许害怕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但是事实是我们本来可以早做准备,迅速帮助他们抗击疫情,我们会派遣必要的科研人员、医疗物资等等,确保疫情不扩散到武汉所在省份以外,至少不扩散到中国以外。

你将看到中共在要求我通过的决议中这样说到:“我们(中共)为全世界创造了一个机会窗口,让他们反应。”一派胡言。但通过说谎、故意制造假资讯,他们确实创造了一个让中共病毒传遍世界的机会窗口。各国政府意识到我们面对的大瘟疫时,已经无法防疫但不危害到我们公民的生命和健康。

中共和世卫组织都要被追责

杨杰凯:假定那时中共不得不承认出了问题,中共恐怕会被追责吧?

罗斯:肯定会的。我想你是对的。但你知道吗?他们现在就要被追责了。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都要被追责。我事实上受到了鼓励,当我经历他们企图操控我的职位为他们服务,我不仅看到了他们的手段,也看到了他们在全球的所作所为。我想你已经看到了各国政府正在反击,譬如德国、英国,以及美国这里国会两院正在准备进行的听证,我们是绝对要反击的,他们应当被追究责任。

杨杰凯:您的同事们怎么看待这件事儿?想必您已经与您在参议院的同事交流过,尽管威斯康辛参议院没有正式复会。您听到他们怎么说?两党都对这个决议有兴趣吗?目前进展如何?

罗斯:我觉得现在还不能确定能否得到两党的支持,但是我觉得最终会得到。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的共和党同事已经找到了我,告诉我他们将绝对地、热情地支持该决议,因为他们从他们的选民那儿聼到了这种声音。在我们寻求回应的同时,他们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忘记,我们的首要课题是保证人民的安全,所以目前正在与卫生和保健部门合作。

威斯康辛州的应急管理部正在采取正确的方法确保威斯康辛州居民的安全。但是疫情结束后——它当然会结束——就是我们重新评估我们的工作、锁定责任人及谁将负责的时候了。我代表的选区位于威斯康辛州东北部,大约有17万7千人,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有些人则死于中共病毒,有些人被感染,不得不自我居家隔离。学校被关闭,毕业班学生无法毕业。

体育赛季被取消,人们被要求待在家中。这一切都是中共撒谎引起的。我们本来可以防止全球性的经济崩溃。如果中共没有撒谎,我们本来可以防止就业机会流失、死亡、疾病在全球的蔓延。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决议中,我提到美国的一项调查,发现假如中共从一开始就直言不讳,那么全球95%的感染病例都是可以避免的。所以他们要被追责。

密苏里州刚刚通过了一部法律,允许民众因损害而起诉中共。我还没有详细研究全部内容,但是美国人、世界人民被中共传播谎言、放纵疫情传播的行为激怒了。我觉得这种愤怒是正当的。我们要追究他们的责任,我希望就在此刻,当全世界的公共舆论都认清了中共的本质、我们都看到了他们的本色,在接下来的新的贸易谈判和确立与他们的关系中,我们应当至少知道我们对手是什么货色。

绑架了善良的中国人 中共不是中国

杨杰凯:密苏里州诉讼中有一个细节很有趣,就是他们直截了当地针对中共,就像您在决议中做的那样。我想请您更深入地谈一谈。您把中共和中国人区分开来,目的是什么?

罗斯:我对世界历史有基本的了解,我们大部分人也都知道,中共不是中国。他们只是一个军事集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征服了善良的中国人,强迫他们接受他们的意志。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喜欢用的一句话就是“中共绑架了善良的中国人”,因为我就是这样看的。

假如中国人有权选举他们的政府,他们是不会支持共产党的。他们对人民的监视,监视他们的一言一行,给他们社会信用分数,用那个分数决定他们是否能得到贷款、使用公共交通,决定他们能得到的食品和数量。

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维护权力的唯一方法就是控制人民,这种方法与我们西方、美国采用方法背道而驰。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不是一场美国和中国、和中国人的战争,而是西方世界、自由与中共的战争,因此我做了这个决定。

我们实际上是和中国人团结一致的。我知道,假如他们没有受到(中共)政府的威胁,没有受到报复恐吓,我有十足把握他们是不会支持(中共)政府的。

一旦我们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就不会支持现在的中共政府。我想让人们都知道这个区分是必要的,否则中国政府就会抓住这些话,利用他们控制的媒体,对中国人说:你知道吗,你所听到的西方和自由,其实他们憎恨你,他们反对你和你的信念。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确保并鼓励其他人,无论我说什么我都要把中国与中共区分开来。

中国人能够挣脱中共控制 将是历史转折点

我们用“中共”和“中国人民”,因为他们需要知道我们的想法以及这些词的含义:全世界自由的人们与他们团结在一起。我们期待着有一天中国人能够挣脱中共的控制,回归自由世界。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和全世界很多人都会欢迎他们,也会欢迎那一天的到来。

杨杰凯:您的话铿锵有力。我一直认为中共对中国人以及全世界制造的最大骗局之一是:中共把中国、中国人混为一谈。正如您恰当指出的,有中国人实际卖力地为中共的恶行辩护,因为他们感到与中共实为一体,仿佛批评中共就是批评中国,就是攻击他们自己。您的话铿锵有力,那么您的激情是从哪里来的?我能感觉到您的激情。我从我们稍早的对话得知,您并没有去过中国,但是这个决议显然对您至关重要。

罗斯:是的,我对这件事很有激情。我对工作人员说,因为他们也是参与者,我接受各种采访的时候他们都在场,他们可以观察到我热血沸腾,我看问题的方式是,我的确没有去过中国,但是我在大学读的是历史专业,研究过中国历史等等,所以与中国有过这样的联系。

中国史是人类奋斗的历史,是我们世界历史中跨越很多文明的东西,是自由与专制斗争的历史,有些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有些人在要做什么、如何生活上必须听从别人。当我看到中国人时,我从他们身上看到我们自己。

在美国我们也经历过斗争的年代,为了捍卫我们权利,我们不得不战斗才建立了现在的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我能看到眼下中国人所经历的一切,看到他们的痛苦和煎熬,并且有深切的同情。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你回顾历史,正义必胜,它最终一定获胜,只是我们不得不因为我们的一些选择而经历一些非常艰难的年代。

我觉得现在正是那艰难的时刻,我们以为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一切都会维持现状。有人一直这么说,可是世界在变化。我坚信,现在可能将是中国大陆的转折点。

我觉得全世界不仅仅需要团结一致谴责中共说谎、掩盖中共病毒疫情。你不需要四处寻找就会看到整个世界遭遇到的经济灾难和人民的困苦,很多人死去,很多人染病。

如果我们能够让中共为这一切负责、为他们大规模地践踏人权和暴行负责,现在就是我们站出来反对中共、让善良的中国人知道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但是我们反对你们政府的时候。

我认为这将有效地激励、鼓动善良的中国人在将来做正确的事。我们期望有一天中共不再有权力控制善良的中国人。

中共控制媒体封锁网络 中国人很难知道真相

杨杰凯:您的话激情四射,饱含思想。我们的姐妹电视台新唐人电视台实际上是唯一一家通过卫星、各种虚拟私人网路(VPN)及其它有趣的方式直接向中国播放节目、突破中共新闻封锁的独立新闻机构。我确信我们会把这次采访译成中文,与更多的人分享,影响力将不限于美囯。如果您想直接对中国人、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说几句话,您想说些什么?

罗斯:我想说,最重要的是,我们与你们团结一致。我知道,由于国家控制着媒体、加上防火墙封锁网络,你们很难得知真相。

你们听到(中共媒体)关于美国和其它自由国家的新闻都是负面新闻,目的是误导你们,让你们无法得知全世界对你们正在经历斗争的真正感觉。但是不要有疑问,人类奋斗的真实意义莫过于从压迫和禁锢走向自由和解放。你们正在其中。

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团结在一起,世界上所有自由的人们都会与中国人团结一致。我想如果你回顾一下冷战,当年有很多美苏之间斗争的示例。目前的国际形势是俄国在世界舞台上退居其次,而中共正在走上前台。

有一次肯尼迪总统访问柏林,在那里做了一次演讲。他告诉人们“Ich bin ein Berliner”,译文是“我们都是柏林人”。从演讲的背景看,我想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回顾历史,你会看到在历史的某个时期全世界最值得夸口的一句话是“我是罗马人”。他当时是对柏林人讲话,他认为最值得夸口的一句话是“我是西柏林人”。

中国大陆为自由而战的战士 “我们支持你们”

我要说,眼下在寻求自由的斗争中,在世界任何地方,最值得夸口的一句话是在中国大陆为自由而战的战士。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我们支持你们的抗争。

杨杰凯:罗斯参议员,我很好奇您对中国现实的认识在过去十年是如何演变的。很明显,您对眼下形势有清楚认识。追溯过去10年,或者15年,基辛格主义很流行,大部分人对中国现实的看法非常不同,可是我们今天知道是事实的事情当时正在发生。你能不能谈一谈,您的判断经历了怎样的改变?有没有一些标志性的事件?

罗斯:我想如果你回顾15年或者20年前的情形,从90年代中期以后,当时全世界的思维是:如果我们能打开中国市场,如果我们能让他们进入世界贸易组织,如果能允许他们在自由市场增加贸易额,如果允许商品自由流动,我们就能驯服中共。如果我们能那样做,我们就拥有了改变他们的力量。

结果我们发现,历史证明我们每次真诚地向中共抛出橄榄枝,每次为他们提供机会加入我们的贸易组织、参与国际经济,他们都背道而驰。他们滥用了我们已经建成的制度,偷窃我们的技术,对试图进入他们市场的我国企业进行敲诈,抓住每一个机会打击、颠覆我们的政府和生活方式。

我记得当时,如果你回顾一下,人们都认为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可是如今到了2020年,我们认识到这一切不应该发生。事实上,我们在这条下坡路上走得越远、给他们的机会越多、他们的经济越强大,他们就越把自己的人民和国际社会隔绝,他们就越运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来控制人们的生活、用科技控制人们的生活,用军力在南沙群岛等太平洋地区制造混乱。

川普政策正确 相信中共谎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我认为现在川普政府的政策是正确的,有点像当年里根总统对待俄国(苏联)的风格。我觉得策略之一是以实力确保和平,我认为这个概念很重要。第二个政策是:信任但是需要证实。

我觉得我们只看表面、相信中共的谎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得去证实。没有任何例子比中共肺炎瘟疫中发生的事件更能说明这都一点了。去年12月我们相信了他们的话,今年1月我们再次相信了他们和世界卫生组织,但是却发现他们对我们撒谎,以至于我们面对瘟疫措手不及。因此我相信这就是一个转捩点。这是一个自由世界团结起来、驳斥谎言、谴责欺骗和中共践踏人权的机遇。就是现在,现在就是机会。

杨杰凯:没有什么文件能比中领馆正式向您提供的充满了谎言的决议更有说服力了。真是让人惊异。我们结束前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罗斯:我只是想说他们的做法令人惊讶,厚颜无耻,因此我想,我们的回答必须强有力。在回复中共及其领事馆的邮件时我只用了一个词“混账”作为对他们的回应,因为我认为他们的要求在表面上看荒谬绝伦,你还能想出更好的词儿吗?

我想对其它国家说:假如中共跟你联系,要求你颠覆你们的民选政府,那么我就请你告诉他们“混账”。如果他们已经联系了你,世界其它国家的议员,要求你们像鹦鹉学舌那样传播谎言,那我就请你用“混账”答复他们。

希望没有自由的大陆人  直视中共并举手说“混账”

如果你现在是中国大陆居民,没有自由——但是我们知道终有一天你会拥有自由——我希望你能直视你的政府并举起手说“混账”,因为如今全世界都认清了中共的本质。

如果我们能团结起来反抗中共以及他们的暴行,那就会成为我们谋求的变革的催化剂。

杨杰凯:罗斯参议员,谢谢您接受采访!

罗斯:谢谢!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章家敦:瘟疫加快中共垮台
【思想领袖】美国精英跟随中共有多危险?
【直播回放】美中经济与安全委员会圆桌会议
【翻墙必看】中行原油宝被血洗事件内幕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275万人确诊 37州病例上升
【思想领袖】阿尔特斯:对中共病毒案提公诉
【新闻看点】红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惧什么
【拍案惊奇】七一游行全记录 警惕国安法暗捕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