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共密件曝医院恐被债务压垮

人气 15830

【大纪元2020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大纪元近期获得一批中共卫健委的内部文件,文件曝光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正在令中共的经济痼疾——债务危机加剧恶化,甚至医疗领域也飞出“黑天鹅”。

卫健委文件披露 重大风险包括“公立医院隐形债务

大纪元最近获得中共河北省卫健委2020年4月24日的一份保密文件,文件披露了,当前的重大风险除了重大传染病等疫病风险之外,还包括了公立医院隐形债务风险。

河北卫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工作的通知》截图。(大纪元)

河北省卫生健康委办公室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工作的通知》中,要求省内各地卫健委“针对重大传染病、突发性急性传染病、群发职业病、群体信访和政府隐性债务等风险”,做好防范化解工作。通知要求“各地制定细化本地重大风险隐患防范化解工作方案、预案和工作台帐,于5月8日前报省卫生健康委”。

河北卫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泄露公立医院的重大债务风险,意味公立医院早已债台高筑,随时可能关门。图为文件截图。(大纪元)

河北卫健委的通知,披露了公立医院的重大债务风险。卫健委在通知附带的《卫生健康系统公立医院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应急预案》中指出,公立医院的债务风险在于:1. 公立医院业务收入下降导致无法按时偿还债务;2. 公立医院为偿还债务导致自身正常运转受到影响。

卫健委披露的风险,意味着公立医院的债务风险越来越大,医院随时可能被压垮,无法正常运营。

河北卫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提出的债务风险防控措施,泄露了中共政府隐性债务危机正在加剧恶化。图为文件截图。(大纪元)

该通知要求按照“谁举债、谁负责、谁偿还”的原则,分级负责。具体应急防控措施包括,加强公立医院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源头管控,严禁一切违规担保,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资本合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严禁通过融资平台变相举债,严禁超财力安排建设项目。同时还要求,建立监测机制,争取各方政策保障,加大追责等。

卫健委提出的这些防控措施,变相揭示了,公立医院的债务主要就是源自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或者党政官员以政府基金、资本合作、购买服务或融资平台等名义来变相举债,利用各种政绩工程和建设项目来中饱私囊。

另外,河北卫健委提出的这些措施,都是中共施行了十多年的治理地方债的老套路,既无新意、更无实效,多年来中共地方债也是越治越多。

因此,卫健委的保密文件相当于暴露出,中共政权的隐性债务危机已经严重到,公立医院随时都可能被负债压垮的地步,而且中共并无有效应对手段。

事实上,这并非河北公立医院独有的困境,在中共体制下,各地公立医院都被债务大山压得摇摇欲坠。

2019年7月,河南省汝州市(县级市)国有医院职工被强迫集资的新闻就曾引起外界关注。

据陆媒报导,汝州当地中医院医护人员被要求每人投资10万元至20万元,购买当地政府融资平台的非公开可转换公司债券。另一家汝州妇幼保健医院医护人员被告知必须投资6万至10万元。院方表示是执行“市里的要求”、“国资委文件”。《纽约时报》跟进报导称,汝州市的案例显示出,中国医护人员被要求为当地政府债务危机挺身而出。

在中共的专制和滥权体制下,公立医院和中共政府或其它国企一样,官员们受政绩和贪腐利益驱动而盲目举债,推动隐性债务膨胀为中共政权和金融系统中的债务黑洞。

据《中国医院院长杂志》2017年报导,中国公立医院负债规模从2005年开始,以年均20.5%的债务复合增长率急速上升,“截至2014年末,公立医院的债务规模已经达到上万亿元”。报导指,全国90%的县级医院都在负债经营,高负债率不仅增大了公立医院的财务风险,也促使医院为了还债、增加收费、提涨药价,成为“看病贵”的推手。

纽约时报去年曾报导,尽管中共称地方隐形债务约为2.5万亿美元,但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估计,这个数字可能超过了8万亿美元。

大陆医护遭冲击 收入断崖式下降

随着公立医院债务危机的恶化,医护人员的收入也开始下跌。

新浪网卫生专栏“八点健闻”4月30日发表一篇文章《两会定时、北京解禁,原卫生部长高强:不适当的隔离措施该调整了》。文章引用广州艾力彼的调查数据称,“疫情期间,约九成医务人员的收入下降,在下降幅度上,36.4%的医务人员表示收入下降了30~50%。”

更多陆媒报导显示,绝大部分医院业务疫情期间遭遇重创,“疫情后收入断崖式下降”。

例如财新网5月报导称,河南省罗山县人民医院院长王俊表示,疫情期间医院收入受到很大影响,尤其是定点救治医院。王俊认为,诊疗量下降包括如下几个原因:一是群众普遍有恐惧心理,减少或者不来医院;二是城乡社区封堵,群众出行不便,看病受影响;三是作为定点医院,医院要抽调近300名医护人员参与疫情防治,正常业务开展困难;四是部分病区全部腾出用做留观区,没法收治病人。

陆媒披露 抗疫医护“流血又流泪”

除了收入大跌外,大陆医护人员还可能面临更糟糕的情况,那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参与抗疫后,反被公立医院“过河拆桥”。

据陆媒4月报导,咸阳市卫计局直属公立医院——陕西咸阳妇幼保健院,将40余名医护人员以“人才优化”为名裁员,而绝大部分被裁人员刚刚参加过一线抗疫。

消息被曝光后,保健院发表声明,态度强硬地指控媒体报导不实、意图煽动民众制造社会问题、恐遭“国外敌对势力”利用云云。

虽然在舆论压力下,当地卫健委介入调查后,咸阳妇幼保健院被裁医护人员突接通知回去上班,但外界普遍怀疑此举是保健院的权宜之计。

保健院医护人员的遭遇,引发中国网民热议,被视为中共治下中国社会的缩影——民如草芥、弃之敝屣。

其实从3月起,陆媒就开始披露医护人员“流血又流泪”的遭遇。例如兰州市西固区人民医院员工收到的补助被院方通知退回;江西一线确诊医护工作人员补贴被回收;武汉市第五医院行政岗位拿到的补助高于一线医护,陕西安康市中心医院领导到手的补助是支援湖北医护的两倍。

微信公号丁香园3月底披露,支援湖北的55%的医务人员仍未收到补助,而全国未收到补助的医务人员超八成。

外界相信,参与抗疫的医护人员少拿、被扣,甚至被追回补贴的众多案例,应该与中共“缺钱”和公立医院的债务危机有关。

中共文件自爆今年医疗领域恐现“灰犀牛”“黑天鹅”事件

大纪元这次获得的卫健委文件中,还包括一份《2020年医疗领域可能发生的“灰犀牛”或“黑天鹅”事件》。“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

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卫健委系统《2020年医疗领域可能发生的“灰犀牛”或“黑天鹅”事件》文件截图(大纪元)

该文件显示,中共卫健委系统对于今年医疗领域可能发生的危机,进行了分析和预判,列出了11大类、合计31种风险。

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所谓的“意识形态”问题,包括了:

1. “针对在疫情防治医疗救治工作中存在的医疗资源不足、医疗资源调配失灵等问题的舆论风险”;

2. “新媒体舆论可控性的难度加大”;

3. “医疗领域重大舆情导致的信任危机传导到政治领域”;

4. “因医改进一步深化利益受损方不满可能引起的重大负面舆情”;

5. “外部势力对中国防疫工作的谣言、质疑引发国人的负面情绪和重大舆情”。

中共预判的“意识形态”风险泄露出,中共对于隐瞒疫情会引发中国民众以及国际社会的愤怒,早有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该文件表明,中共卫健委早先预估的医疗“灰犀牛”或“黑天鹅”,并不包括经济(债务)风险。

这可能反映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中共的经济危机,致使债务风险的增长远超中共预想,公立医院的隐性债务已突变为医疗领域的“黑天鹅”。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俞晓薇:从中央机密文件谈停止迫害法轮功
政府近两百份机密文件流落二手家具店
陈思敏:中共债务危机背后的秘密
罗杰斯:陆企破产 恐成全球债务危机导火线
最热视频
那一场雪天围炉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巴西为何突然爆发
【纪元播报】内幕: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下)
【纪元播报】美芯片出口新规 为何将重击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美三招制裁 人民币或破10
【直播】龙飞船上太空 宇航员进驻太空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