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与中共】病毒威胁让法国人省思(1)

文/吴沃

中共病毒肆虐,法国自2020年3月17日禁足,各地城市变空城。(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人气: 6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09日讯】面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威胁,法国人陷入了深思。“我们为何走到了这个地步?”法国著名演员兼导演林顿(Vincent Lindon)在5月6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据欧洲委员会估计,法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降低8.2%,在欧盟国家排行倒数第四,今年第一季已经减退了5.8%。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法国经济将面临1945年以来最大的衰退。亦有经济学家评论认为,法国在倒退十几年。

“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的法国如此富裕”,林顿说,“2000年时,我们仍然可以为拥有世界最好的卫生系统而感到自豪”,今天在面对中共病毒的肆虐下,“医院系统竟要逆向倒流,为避免医院重症监护房人满为患,被迫采取唯一的解决方案——禁足,虽是有用,但这是中世纪时代的方式。”

经过长达55天的全国性封锁,法国决定将于5月11日开始迈开解封第一小步,但疫情存在众多不稳定因素。

什么时候,人眼看不见的中共病毒闯入了法兰西?在法兰西纵横几乎等宽(约950公里)的六边形国土上选择性地传播。“虽然说,病毒是从武汉P4实验室出来的假设还有点为时过早,但这里涉及到对法国极为敏感的一个问题:那是法国向自1949年以来就被共产党专政的中国销售了双重性使用的技术,既可以民用,又可以军用的技术。”5月4日,《费加罗》记者拉塞尔(Isabelle Lasserre)在其文章中说道。

这个对法国极为敏感的问题,暗喻法国把危险病毒研究的技术卖给了中共。

从全球疫情分布地图看,病毒的传播跟不同的国家或地区与中国(武汉)的经济、旅游活动有着密切联系,但其背后的政治关系也是不可避免。法国为何成为疫情严重的国家之一?本文和大家探讨一下法国与中共关系背后的政治因素。

中法关系变迁 外交背后的共产党因素

法国文学中,法国人对中国尊称为“中心帝国”(Empire du Milieu),又称“中心之国”(Pays du Milieu),隐含着对古老中国的崇拜。

历史上,法国人与中国人的联系从罗马时期即开始。大清帝国时期,1685年,国王路易十四向中国派出第一个传教团,开始了中国与法国的外交关系,时至21世纪的今天,中、法关系贯穿了335年历史。

中、法关系的最近一段历史是从20世纪中期开始,法国与中共建交。要知道,二战后,中国共产党登台,几乎没有西方国家承认中共政权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唯有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奉行独立于美国和北约的外交政策,于1964年1月27日主动与中共建交,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个与中共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

56年来,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任总统与中共外交关系的升温、降温,随着历任总统的政治立场而变动。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于1958年,由夏尔·戴高乐主导的第五共和国宪法施行后建立,至今共有8位总统,他们分别是:夏尔·戴高乐、乔治·蓬皮杜、瓦勒里·德斯坦、法兰索瓦·密特朗、雅克·希拉克、尼古拉·萨科齐、法兰索瓦·奥朗德和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8位总统中,只有密特朗和奥朗德是法国左翼社会党派,且两人均曾是法国社会党第一书记(法国社会党的前身是工人国际法国支部,以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为政治意识形态);但在其他总统的个人履历里不难发现,希拉克在1962年前曾是法国共产党成员;现任总统马克龙曾是社会党人士,竞选总统时成立了前进党,他自称是一位“毛主义者”,他还一度引用邓小平的猫论名言“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他的许多政策及决议让人认为他是“亲共派”。

2007年,萨科齐就任总统后,中法关系明显降温,2008年他高调批评中共处理西藏的手段,以及因为会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和抵制北京奥运等事件,与中共关系越来越差。

2012年,奥朗德成为总统后,2013年,他是欧洲首位访问中共中央新任主席习近平的国家元首,他重新讨好中共,中法关系再升温。

2017年,马克龙当选总统,他加强与中共的合作关系,承诺每年访问中国。2018年1月,马克龙首度访问北京,与此同时,武汉P4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

法国蒙住眼与中共打交道 奢望中共变好?

法国一位外交官曾说:“我们对中国(中共)的依赖达到了使我们的所有决定产生偏差的程度。”

法国与中共建交后,自1970年开始在航空和国防工业建立来往关系,在工业技术上,法国从1974年开始向中共海军提供声波定位仪,到直升飞机,发展到今天涉及各行各业,甚至核能和生物技术。

中国地广人口众多,消费市场大,法国商人们经常说这样一句话:“当中国醒来时,整个世界将会震动。”这也成为他们祈求走进中国市场的座右铭,只是他们都忽略执政中国的是共产党。

“让中国沉睡吧,当中国醒来时,整个世界将会震动”(Laissez donc la Chine dormir, car lorsque la Chine s’éveillera le monde entier tremblera),这是拿破仑一世留下的名句。

1816年,拿破仑一世于大西洋圣赫勒拿(Sainte-Hélène)岛阅读了英国外交官乔治·马戛尔尼(George Macartney)的中国游记《一七九三乾隆英使觐见记》(La Relation du voyage en Chine et en Tartarie)一书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只是他并没有给后人解释他说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2000年,法国开始与中共在武汉发展医疗领域合作。2003年,中国出现非典(SRAS)疫情,需要研制疫苗。说来凑巧,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朋友陈竺刚好和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一位亲戚认识,就此关系,促成了法国于2004年起与中共筹划建立P4病毒研究项目,要帮助中国走出非典危机。

当年,项目一度遭法国对外安全局(DGSE)和一些外交官员的反对。一位曾反对该项目的法国战略事务高级外交官员担心说:“我们觉得,如果有一天中国(中共)要开发生物武器,P4会给它制造优势。”然而,亦有法国外交官认为:“我们以为中共政权会发展演变,向民主思想开放,改进正常化。”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