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利世民:董梁联盟 争夺下届港特首

人气 3366

【大纪元2020年05月0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劳瑞、梁珍报导)前特首董建华及梁振英日前宣布组成“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强调要悍卫“一国两制”、振兴经济。对此公共事务顾问、财经专栏作家利世民(本名李兆富)提出他的见解指,香港最关键的是行政长官这个位置,直言董梁两位行政长官坐在一起,“香港再出发”的目标是争夺下届香港特首大位。

利世民5月7日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表示,虽然立法会选举很重要,泛民和其他独立人士可能会对政府有制衡权力,但香港最关键的还是行政长官这个位置。

他说,北京对香港的路线,从两办的声明即已表明是完全不会妥协的,“香港再出发”有可能会跟林郑斗谁比对方更忠于北京路线。“所谓的立法会选举只不过是烟幕,因为立法会的选举他们影响不了多少事情,唯一有真正意义和这个阵容影响到的,是行政长官的选举。”利世民说,“而行政长官的选举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否意味着其实未必是北京不喜欢林郑,只不过是有人想要做到北京不要林郑。”

“香港再出发”大联盟除了有两名总召集人,还有来自政界、商界、文化界、法律界和教育界等一千五百多名富商名流作为共同发起人。教育界部分,11所大学有10个校长参与,而商界以香港富豪李嘉诚及其子李泽钜、李泽楷最受瞩目。唯一不变的是,该大联盟没有泛民主派人物。

这些富商名流为什么要为两个前特首站台呢?利世民说,在北京的框架下,董梁两人仍有一定的地位与身份,而在中共管治之下,即使好像什么身份都没有,也能很有影响力。“他们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们只是想要权位、身份,对他们来说是个人的好处利益,但对社会的好处他们没有任何概念。”

利世民还说,“香港再出发”说不出他们具体要做什么,这类争权带给他很不安的感觉,毕竟香港过去的稳定或制度上的可预见性,源于有规有矩,而这样的规矩在2012年行政长官选举时就被打破了;这么多年来,北京所有的政策方针都是一大堆空话,没有具体内容,连建制派的人也是一样。

而对于近期港府、中联办打压黄色经济圈,包括前特首梁振英公开叫市民“装修”黄店,以及政府向全民派发可重用口罩一事,是否是另一种红色经济圈打击黄色经济圈的手法?对此利世民指出,梁振英公开叫人“装修”黄店却未被警察抓,就是香港社会制度崩坏的第一步。

“中联办都出来说,什么泛民在揽炒(两败俱伤),搞黄色经济圈。我怎么知道你下一步会不会我来香港做生意,我都要效忠宣誓这个党国,我不宣誓效忠这个党国,我没有机会做生意,是这样吗?是不是这样他们才会满意?”利世民说,“如果是这样,还什么‘一国两制’?还什么资本主义?什么叫‘政治中立’?政治中立的意思就是,我不管你是蓝、还是黄,总之在法律之下,你不可以有煽动他人使用暴力的言论,我不管你叫人打的是什么颜色的店,都不准这么说。”

谈及一国两制、资本主义社会,利世民最后以近期王菲针对疫情唱的打气歌曲有感而发地说,他曾经很喜欢王菲,但修改的歌词是对文字的“强奸”,加入了政治目的,完全破坏意境与美感,“我看了不超过15秒钟。”

他解释,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做生意讲平等对待,但中共的意识形态是,“我给你生意,你就要听我的话,好像是你欠了他什么的,他给你生意,这就是恩惠来的,资本主义就是这样被你奸污了。”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再出发联盟 目标争夺下届香港特首大位

记者:财经专家李兆富先生,其实大家经常见到你的专栏,笔名利世民。

利世民:对,现在我(专栏)主要都用这个笔名。

记者:前特首梁振英和董建华搞出“再出发联盟”,有一千五百多个人,与特首的选举委员会比较,还要多一些人参加,里面还有李嘉诚,你怎样看待这庞大的班子?

利世民:你刚才讲出一个重点就是特首选举。9月的立法会选举,我们都有参与的,及去年的区议会选举,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未来所谓的选举委员会大概五分之一的票数。你说立法会选举是不是很重要呢?虽然泛民和其他独立人士加起来希望能拿到35+1,可能对政府有一个制衡权力。但事实上,真正在香港整个宪政的安排下,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行政长官这个位置。所以,“再出发联盟”看似做王的运动比较多,两个前行政长官坐在一起,好像告诉大家他们都可以选择谁会是下一届的行政长官。

立法会选举只是烟幕 意在影响行政长官选举

记者:那么林郑月娥的心情会怎么样呢?

利世民:我觉得很微妙的一件事情是,你可以观察“香港再出发”的立场或定位。我想他跟林郑会去拿那个公众的定位,是很互动的,就是说他们可能会斗强硬、斗辣(狠),要斗比对方更忠于北京路线,但是是不是事实呢?我不知道。北京对香港的路线,似乎我们见到两办的声明之后,就是一个完全不会妥协的,与香港人的那个意识形态可以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总之,你住在这个地方,你就要跟着我的游戏规则,这样的态度。

所以,我不觉得“香港再出发”这一帮人是很纯粹的没有任何动机、没有任何目的的出现,他们肯定有一定的目的。我甚至觉得,所谓的立法会选举只不过是一个烟幕,因为立法会的选举他们影响不了多少事情,唯一有真正意义和这个阵容影响到的,是行政长官的选举。而行政长官的选举又意味着什么呢?是否意味着其实未必是北京不喜欢林郑,只不过是有人想要做到北京不要林郑。

中共体制产生的组织 只为权位毫无实质意义

记者:那个“香港再出发”名单,11家大学、10个校长都参与了,除了城大的校长郭位未在名单上。李嘉诚父子三人也都出席,他们为什么会跟两个前特首去站台呢?

利世民:如果是在北京的那个框架下面,两个前特首还是有一定的地位与存在的身份,虽然我们一般香港人会觉得你已经不在其位,你还在做什么?梁振英还有某些身份,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共产党管治之下,你真正的身份和表面的官衔可以完全无关;你可以好像什么身份都没有,但你是很有影响力的。这帮人也是这样。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们具体想要做什么?他们说我们现在正在思考要做什么。这是香港建制派经常发生的事情,他们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们只是想要权位、身份,拿到权位和身份后,对他们来说是个人的好处利益,但对社会的好处他们没有任何概念。

2012行政长官选举已打破香港规矩制度

记者:晒冷(显示全部人马)很多人。

利世民:很多人又怎么样,他们对社会是否真的有理想?他们没有的,很具体的他们讲不出来;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完全没有承担,或者什么的,我个人对于现在已经开始出现这类争权,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毕竟香港过去的稳定或制度上的可预见性,是来自于我们有规有矩。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没规没矩得很厉害呢?就是2012年行政长官选举时。本来以为唐英年已经做好了功夫,但不要紧,他也都是他们的人,结果杀出一个梁振英。现在走到10年之后了,没有人说一定要林郑月娥连任。其实林郑月娥做这一任的特首都是一个意外。梁振英理论上应该要做到2022年,中途被劝退了。他现在还是老而不死。那是否意味着林郑月娥自己不想退,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多5年,但实际没有,梁振英都知道他自己不会做多10年,所以现在有人搭起舞台了。

将有一个新的意识形态灌输下来。对于这些我不很清楚,香港人为什么对北京这么恐惧?甚至有一种厌恶?为什么你不把事情说清楚呢?有什么事不可告人?如果你有很清晰的方向,有一些事情想做,你先不要管人家接不接受,你先讲出来。这么多年来,北京所有的政策方针都是一大堆空话,说又说不清楚。他是怕最终做不到,又不想让人家知道,还是怎么呢?每次的那些东西都是口号,就好像简化得很厉害,那个具体的内容是没有的,甚至连建制派的人也是一样。

记者:大联盟说,这星期六(5月8日)和星期天会派口罩,现在口罩又成为另外一个焦点;政府也派那种可重用的口罩,原来是跟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家族有关系。你觉得他们利用口罩这东西,建制派想做什么呢?

利世民:坦白说,在香港你能做生产的,现在你是在香港本地生产,你都会牵扯到传统的工业家,他们全部都归了边,就是说,如果我在香港生产还能找到黄店,应该没有什么机会的。所以,不是梁君彦就可能是另一个,但是来来去去的都是那帮人。

其实香港人大多数都不是很缺口罩,少数人还是需要。但是,政治上是不是可以拿到很多好处,能不能赚到钱呢?很坦白地说,我觉得帮政府生产口罩,不会赚很多钱。但是,有规有矩这个问题,就要重提。我们一直以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公开招标的机制。我记得当天有人骂:嘿,还在公开招标,我们特事特办吧!我个人觉得很不舒服,现在就是特事特办了。

其实制度的破坏,很多香港人自己本身有责任。什么叫“特事特办”?现在就特事特办给你看,结果给了谁的人手上了?我宁愿你说他很官僚、很僵化,这样还要招标,我觉得不要紧啊,政府做事情就是这样。根本上那件事情不应该是政府来做的,本应由慈善机构做,本应由民间做。

如果那些钱是由某些基金会捐出几亿元,去生产口罩派给老百姓,这是他的事,他用他自己的钱,这没问题,中间被人落格(中饱私囊)、以权谋私的机会少很多。一旦牵扯到公帑,你会否登记拿口罩,可能你说,我不想出卖我的私隐,是不是?但是政府本来都拥有你的私隐。问题是,我不去领,其他人去领,那个钱是纳税人大家共同负担的,好像吃亏了,但如果是一个慈善基金,甚至是众筹,那是一个很独特的,我们叫做EMMarked(救急)的钱这笔钱就是这样花,例如:有人发起我要做一个口罩的慈善基金,我一定要帮衬(光顾)黄店去买。

我觉得香港人过去几十年,其中一个最错的观念是,什么事情都叫政府来做,但问题是这个政府是不是真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我不是说他们心怀不轨,要跟香港人作对,一定要欺骗香港人,但是最终出来的结果,要不就像现在这样,没有透明度,好像不知道谁受益了,但是到最后是不是它真的有这么一个心怀不轨,我不知道,我不敢说,但是表面证据告诉,它没有按规矩。

黄色经济圈遭打压 资本主义不复存在

记者:最近政府打压黄色经济圈,包括中联办,前特首梁振英都说要惩罚黄店,叫市民“装修”黄店,现在他们把口罩这件事情,政府亲自去安排,是不是另外一种用红色经济圈去打黄色经济圈的手法呢?

利世民:首先是,任何一个社会制度,尤其是法律,最重要的是公平。如果有一个公众人物公开地叫人去“装修”蓝店,警察会不会去抓他,会吧,那为什么不去抓梁振英呢?我还未跟你讲那五千万元呢,是不是?先不管梁振英现在的身份,他公开地叫人“装修”黄店,那是不是要抓他呀?(记者:是啊!)应该要抓他啊!(记者:昨天晚上他在网上说的,这是煽动言论啊!)

如果那个人是反过来的立场,你去抓,现在的这个立场,你就不抓,这个就已经是制度崩坏的第一步,是不是?中联办都出来说,什么泛民在揽炒(两败俱伤)搞黄色经济圈。我怎么知道你下一步会不会我来香港做生意,我都要效忠宣誓这个党国,我不宣誓效忠这个党国,我没有机会做生意,是这样吗?是不是这样他们才会满意?如果是这样,还什么“一国两制”?还什么资本主义?什么叫“政治中立”?政治中立的意思就是,我不管你是蓝、还是黄,总之在法律之下,你不可以有煽动他人使用暴力的言论,我不管你叫人打的是什么颜色的店,都不准这么说;你说那个法例很严,对,法例很严格是一件事情,不过你不可以有颜色之分。

王菲献唱为医护打气 嵌入政治目的毁原意

利世民:最近我有一件事情非常感触。现在肺炎(中共病毒)全世界都有,有些时候大家给医护人员打气,唱一些正面的歌,美国有人这么做,然后大陆的歌手也这么做。那个王菲唱一首歌,我以前很喜欢王菲,很喜欢,真的很喜欢,但是她唱歌的那个片子,我看了不超过15秒钟。两个原因,我觉得人的气质变了,第二他们把歌词改了,林夕的歌词的意境完全破坏了,强奸了文字。

为什么我会提出这件事呢?同一首歌同一个歌手,你为了这个政治目的,强硬地把一个政治的价值放进去,所有的美感都没有了。本来好好的香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做生意讲平等对待,你是买方我是卖方,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不是说谁占便宜了,不是说谁得益了。一接触走到你中共,它那种意识形态就是:我给你生意,你就要听我的话,好像是你欠了他什么的,他给你生意,这就是恩惠来的,资本主义就是这样被你奸污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阮民安:拿回脸书专页的奇迹历程
【珍言真语】桑普:中共一硬到底 面临斩首后果
【珍言真语】白兵:独立思考明真相 中共束手无策
【珍言真语】邝俊宇:难忘6.12 港人改写历史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重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思想领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颠覆美国
【新闻看点】美戒严?司法部发声 习危机感超强
【远见快评】左媒露陷 巴尔想说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