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林晓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恶果

人气 2302

【大纪元2020年06月1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北京爆发第二波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官方宣称逾百人确诊,并提升至二级防控。美国陆军病毒学专家、微生物学博士林晓旭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估计北京确诊人数至少数千例,北京封城将带来人道灾难。北京当局正承受先前向全国及全球隐瞒疫情的后果,疫情将成为中共最大内患,令内斗严重的中共高层更加分裂。

“官方对外数据说是一百多例,我根本就不相信,之前所谓的‘清零’我也不相信。实际数字肯定要超过这一百多例,至少十倍到几十倍,肯定不止。”林晓旭说。

北京当局宣布,全城所有小区施行全封闭管理,取消逾千航班,暂停省际客运。

林晓旭认为,若以官方公布的数字,按此前武汉的作法,可将确诊病人隔离至传染病医院,另外快速征用旅馆或其它场所,隔离可能的被感染者,“根本不需要开始封路,或者整个城市很多社区都进入Lock down(封城)的状态。”

“一旦进入这种状态,肯定这个城市至少有几千例的感染。”他说,数千例感染者再加上其密切接触者,“就面临着十几万人可能被感染的状况,我觉得控制不住才会到(封城)这一步。”

林晓旭认为,疫情将对北京造成相当大的冲击。他说,爆发群聚感染的新发地市场,是北京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封闭后将影响北京粮食供应,民众可能面临物价飞涨及断粮危机,“食物供应变成一个巨大的问题,次生的人道灾难会是一个大问题,然后这样的政策能否持续?能持续多久?这就变成很大的问题。”

此外,中共的检测试剂准确率极低,“即使现在全北京再去测试已没有太多意义,仍然会漏掉大批被感染的人。所以现在,北京怎么管控,其实这个效果都是很差的。”

而北京爆发新一轮疫情后,官方一度把病毒源头指向欧洲进口的三文鱼。林晓旭说,“中共甩锅甩得都成了习惯成自然了,爱怎么甩就怎么甩。”他说,爆发群聚感染的新发地市场没有卖蝙蝠,只好拿三文鱼说事,但病毒由鱼类传染至人体可能性微乎其微,“故意误导民众,这本身就相当可笑了。”

他还认为,中共以三文鱼甩锅病毒源于欧洲,是政治考量,因为相对于美国的强硬,目前欧洲对中共就疫情的究责态度较为软弱。他还说,对内为了卸责,中共利用御用专家配合撒谎。

他说,武汉大学医学部研究所教授杨占秋指,经测试后病毒感染力更强,“这实际上是配合中共宣传的需要,因为疫情可能控制不住,那么就说病毒有可能突变,增加对人体的适应性,到时候人们就觉得,这是病毒本身突变带来的灾难,而并不是政府隐瞒,导致的灾难。”

林晓旭表示,其实从美国与欧洲的研究数据可以看出,病毒确实已经突变,增加了感染力。但自2月之后,国际却无法取得中共的研究数据,“为什么不公布测序的结果?它还是在编谎。”他说,杨占秋的说法目的是为官方卸责,而对外为隐匿疫情,中共不公布病毒测序结果。

“所以人们不知道中国病毒突变的情况,很可能病毒确实已经突变了。而且武汉那边一直根本没有‘清零’,只不过政府一直在说谎,病毒实际上还在中国人群中传播。”

他认为,北京疫情令北京周边地区及中国周边国家及地区,带来极大危险,目前已有许多民众逃离北京,“现在飞去北美的航班全部爆满,逃不到国外的,就逃到中国其它的周边城市,所以河北、内蒙其它他周边的城市,开始严查北京来客。”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把自己陷入一种孤立状况。”他说,北京当局一直在对全中国、全球隐瞒疫情,现在则面临承受自身造成的后果。他还说,疫情将成为中共最大的内患,也将令严重内斗的中共高层更加分裂。

“它本身没法对民众交代这件事情,它继续隐瞒下去的话,当然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林晓旭说。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北京防疫升至二级封城 估计最少数千确诊

记者:北京第二波疫情,是不是来势汹汹?

林晓旭:肯定是事态相当严重,目前整个管控,或者说防范的等级,已经从三级提到二级。官方对外数据说是一百多例,这个数据我反正根本就不相信,而且之前的所谓的清零我也不相信。实际的数字肯定要超过这一百多例,至少十倍到几十倍,肯定不止。

如果只是几十例的话,按照过去的防疫经验,中共可以很快的(把他们)带到一些传染病医院,把这几十个病人隔离起来,对吧?就算新发地有几千个有可能被感染,那集中一些大体育馆啊等等,也可以非常快的把这些人隔离起来。按照以前防疫的经验,按照武汉的做法,可以快速征用一些旅馆,或者其它地方,把这几千号人暂时隔离在一些旅馆之中。这些都是可以得做到的,根本不需要开始封路,或者整个城市很多社区都进入lock down(封城)这样一个状态。我觉得,一旦进入这种状态,肯定这个城市至少有几千例的感染,才会到这种说你控制不住。因为一旦有几千例感染的话,再加上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就面临着十几万人可能被感染的这种状况,我觉得控制不住才会到这一步。

为圆谎甩锅给三文鱼 误导民众是欧洲输入

记者:关于病毒源头到底是从哪里来?官方声称可能是输入性,甚至甩锅到欧洲。

林晓旭:现在好像(中共)甩锅甩得都习惯成自然了,所以对它们(中共)来说,爱怎么甩就怎么甩。

比如说它们说三文鱼,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北京的市场没有卖蝙蝠,所以这次没法拿蝙蝠说事了,那只好拿个三文鱼,它的环境检测中也说的是三文鱼的案板是阳性的。网络上漏出来的消息是一些冷冻车,运输的人员受感染。所以官方就刻意造一些对外公布的信息,故意误导民众,觉得有可能是三文鱼传播的,这本身就相当可笑了。

大家都知道,要想把病毒传染给人,大多数都是从跟人接触比较多的动物,不管是禽流感,比如说鸡类,或者是猪瘟猪类的,跟人接触比较多的这种动物,还有狗等等。一定要跟人有足够的接触,才容易使病毒从从动物传染到人。就算说过去说蝙蝠,那也至少有个可能性,人有可能吃蝙蝠,或者是被蝙蝠咬伤。那现在这个鱼类中,或者虾类中等等这些水产类,很少是这个病毒能够跳跃到人类。因为这些病毒跟它要适应人体宿主,它有很大的差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所以现在只不过官方甩锅甩得没地方甩了,只好拿鱼类说事了,然后又说这个鱼类是从欧洲进口等等,我觉得它是为了符合它宣传的需要,因为已经这么久,它对外边就是编一个谎话说已经清零了,不管是武汉还是全国哪里都清零,它这没法说了对不对?所以只好是外来输入到北京,肯定是这么说的。

至于说哪里比较适合去甩锅呢?美国也不好意思再说了,那找个欧洲,因为欧洲现在比较软弱,即使蓬佩奥到欧洲,希望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中共,进行追责,但是欧盟其实还是很软弱的,欧盟还在说还需要对话。他们(中共)知道欧洲还是比较软弱,那么我直接甩锅给欧洲,暂时还是可以的,不至于有太大的反弹。所以(这)只不过是一个政治考量,然后再加上一些专家配合撒谎,比如武汉大学的杨占秋,也出来说有可能这个病毒,我们做了测据可能有更强的感染性。这它实际上是配合中共宣传的需要,因为它知道疫情现在有可能控制不住,那么就说这个病毒有可能增加了突变,增加了对人体的适应性,那么到时候人们就觉得,这是病毒本身突变带来的灾难,而并不是政府隐瞒的灾难,所以中国很多的科学专家,配合中央政府在欺骗老百姓,有这种因素在。

但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个病毒确实有可能已经突变了。而中共的问题是,从1月份以后,它们不鼓励中国的一些防疫部门或研究机构去进行测序,所以可以看到,基因库里大概从2月份、3月份后,中国方面提供的测序数据就越来越少,那实际上它现在说我测序了,但为什么不公布测序的结果?所以它还是在编谎,国际上得不到中国方面的数据。但从美国、欧洲其它方面的数据,已经看到,这个病毒有可能突变,特别是有一个重要的突变是在病毒的s-protein(刺突糖蛋白)上面,它有一个614的位置,从精氨酸转换变成酪氨酸,这个突变会使刺突糖蛋白,在这个病毒表面形成一个三聚体,三个刺突头形成三聚体这样一个立体的结构,使它更稳定,刺突糖蛋白就不容易从这个病毒表面掉下去,增加了病毒的感染力,国外已有这样的发现。

但是中国在过去至少有两、三个月序列非常少,所以人们就不知道中国病毒突变的情况,很可能病毒确实已经突变了,而且武汉那边一直根本没有清零,只不过政府一直在说谎,病毒实际上还在中国人群中传播,而且大家知道从东北、哈尔滨、内蒙等等,过去一直有爆发病例的案例,实际上病毒还在中国内传播,只是官方不允许测序,外面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现在一方面甩锅说可能病毒已经突破了,也许实际情况真是这个样子,也许比它们说的还要严重,但政府又可以说这是病毒自然的,我们现在没法对付了,所以它其实是两方面的。

封锁新发地阻食物供应 封城恐发生人道灾难

记者:现在北京又开始封城,会不会重演武汉第二次,甚至比武汉还要更严重的第二次爆发?

林晓旭:那要看病毒的传播力如何,致病性如何,同时也要看防疫措施它们到底会怎么做,因为它现在要延续过去的谎言,它要维系这个过程,现在被感染的人数还是几十个、上百个,慢慢在增加,它在维系这么一个很自然发展的谎言的一个过程,掩盖过程,所以这次可能会拖长,同时又要各个小区现在就开始尽可能采取比较强硬的措施,把很多人隔离起来,它毕竟从武汉借鉴了这样一种,比较粗暴的管制的做法,所以它会采取这样的措施,它会有一定的控制。

但我觉得整个事情对北京的冲击会相当大,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新发地本身是北京最大的一个农贸批发市场,这个地方如果封闭以后,周围很多食品供应到北京就变成相当难,所以北京封城能不能成封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这么多人很可能面临着物价飞涨,或者是粮食供应跟不上来,那很多人关在家里头,他们的食物供应变成一个巨大的问题,次生的人道灾难会是一个大的问题。然后这样的政策能否持续?能持续多久?这就变成很大的问题。另外中国在过去几个月里,也没有任何报导说,它们提高了检测试剂的准确度,所以现在即使全民,在全北京再去测试已没有太多意义,因为这检测试剂仍然是很糟糕的,它的准确率,仍然会漏掉大批被感染的人。所以现在,北京怎么管控,其实这个效果都是很差的。

疫情助攻共党 中南海内部分裂

记者:如果北京疫情再蔓延的话,对周边地区、全球的疫情防控的警觉性需要提高,香港的限聚令改变程度会怎么样?

林晓旭:我觉得这对中国、北京的周边地区、还有香港等都带来很大的危险,因为毕竟现在,北京每周还有一、两次航班去其它国家,到北美等等,它还有这样的航班,北京一旦进入Lock down(封城),很多人就赶紧跑,我有朋友说,他们看到现在飞去北美的航班全部爆满,他们赶紧要逃出北京,逃不到国外的,就逃到中国其它的周边城市也是很大的问题,所以河北、内蒙其它他周边的城市,开始严查北京来客。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北京就把自己陷入一种孤立的状况,北京政府一直在对全中国、全球的人隐瞒,也许这个后果现在也得自己承受一下,当初中央说要保武汉,要保湖北牺牲武汉,然后说要保全国牺牲湖北,现在如果要保全国牺牲北京,这些中共领导人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觉得这对北京冲击很大,中南海怎么应对,这个问题是最大的内患,它本身没法对民众交代这件事情,它继续隐瞒下去的话,当然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记者:这一次中共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地进入北京,而且是进入了最核心的部门。北京6月18日召开人大会议,跟香港“港版国安法”密切相关。您也是美国危机管理委员会成员,从政治方面,觉得这场瘟疫对香港的局势有什么影响?

林晓旭:北京方面如果已经有疫情到这一种状况的话,就间接的表明,实际上整个中共政权,处在一个相当大的危机(之中),那这次病毒的爆发,突显了它们内部的危机。习近平的整套做法,实际上在中共内部也引起了相当大的不满,反对声的力量也相当强大,现在如果连北京都守不住,那么反习的力量就会更加强大,所以习近平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没有办法再执行,他对香港的这种强硬的路线,而且,美国方面现在毕竟也在联系其它印太的国家,还有欧盟一些国家,联合要求对中共追责。

街道贴满“天灭中共” 表现香港人的决心

林晓旭: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在香港想要强迫通过“国安法”,这个问题上他不得不作一些让步,或者重新包装,重新提出一个东西,好让他不至于太丢面子,可能会是这样一种做法。

但是我觉得对香港人来说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不管它面子上要不要,再走过这个“国安法”这样一个过程,或者推出新的东西,但是中共在香港,派越来越多大陆武警、公安到香港,想进一步遏制香港的自由,这个做法它是不会变的,它背地里要干的坏事它是不会停的,只是面子上可能会做一些功夫。所以我觉得香港人,应该还是更加积极的在全方位,要有树立信心能够抵制中共在香港的这种aggressive(气势汹汹)做法,现在香港街道,很多人都能很容易的看到“天灭中共”的各种标语,或者地上有写这样的字,我觉得这是表现香港人的一种决心,这样的标语应该要全世界都看到,其实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吴明德:巴斯赌中共经济崩溃 做空港币
【珍言真语】吴明德:金融战前稳气氛 美出手就赢
【珍言真语】美国务院首邀香港法轮功发言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犯罪证据将呈美法庭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两美国 中共威胁是共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