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香港反送中一周年改变了什么

人气 198

【大纪元2020年06月19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去年的6月9日,香港的百万民众上街游行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然而,一年的舍命抗争并没有给港人带来更多的自由,反而我们看到形势是越来越严峻。但是今年的6月9日,香港市民依然走上街头纪念这个特别的日子,真是勇气可嘉。那么香港的抗争深刻的影响了世界的政治格局,特别是对台湾的影响尤其明显,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详细解读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看到去年的6月9日,香港的百万民众上街游行,由此拉开了守护香港的一系列行动;今年的6月9日,虽然政治气氛险峻,但是仍然有上千人出来纪念反送中一周年。当然,这个人数确实是少了非常的多。您是怎么观察这两次游行呢?

横河:我想去年的游行是对未来的恐惧进行的反抗,而今年的游行是对现实恐惧的反抗,这种恐惧是来自中共的红色恐怖。这一年的时间,充分证明港人去年开始抗争是有充分理由的。中共这一年来的表现,可以说是彻底撕掉了所有的伪装,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在港人抗争的压力下,它不断地撕掉伪装的,尽管港人付出了极大代价,这个撕掉的伪装是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至于说两次游行人数多少,我倒不认为这是港人的民意有了变化;如果有了变化的话,是抗中共的意识更强了,而不是更弱了;但是人数少,更多的是政治环境的变化和时机的问题

去年开始抗争的时候,我们知道港人基本上有游行抗议的自由,警方发的是“不反对通知书”,就是说你们可以游行;今年警方已经基本上不批准抗议了。而去年抗议游行的组织者和活动人士也有多人被港府,实际上是中共,秋后算账,结果是单纯是纪念百万人游行一周年,这个事件不足以成为大规模动员港人再次抗议的动力。

港人仍然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来对抗中共和港府。就在前几天,大批民众还突破警方的禁止进入了维园,还有更多的人在香港遍地开花纪念六四31周年,这就是明证。所以说我们不能够以人数多少,只要有了机会、有了事件,我相信港人还会大批走出来的。

主持人:经过一年的抗争,香港人的处境其实并没有好转,而且反而是越来越艰难了。您对此有什么评论呢?

横河:从港人的角度看,抗争是唯一的选择,其实他没有别的选项,因为中共一定会步步紧逼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这一点你抗争不抗争都不会变的,中共是不会变的。中共逼香港的力度大小,实际上更多的是取决于中共的意愿,港人不会因为他抗争就更困难,所以今天港人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并不是因为抗争引起造成的;港人更不会因为不抗争就有更多的空间。

港人现在面对的是古今中外最残暴、最邪恶的政权,中共政权;而且对香港来说的话,中共政权是这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全世界那么多发达国家,几十年来都对中共磕头献媚,你说香港又能做什么呢?

香港的抗争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从历史上看,历史上所谓的英雄或者被人们怀念的,很多都是所谓的悲剧人物,就是说他们没有能够,按照中国传统上说的话就是成王败寇,这些人没有能够成为成王败寇的历史创造者,但是他们却变成了人类精神财富的贡献者和承传者。很多人甚至都不是为了胜利,因为有的时候是在敌方力量太强大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胜利。

举几个很简单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的。你像西方有斯巴达的三百勇士;中国人熟悉的有屈原、文天祥、岳飞等等,他们并不是这种成王败寇的所谓成功者,但是实际上人们怀念的是他们的精神,而且这个精神在整个人类的精神世界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的。

今天我们看到时代也不同了,港人的抗争也许没有能够改变香港被中共吞噬的事实,甚至都没有能够阻止中共进一步推出“港版国安法”,也就是中共变本加厉。但是有一个巨大的效应,就是香港以外的效应,却不能够忽视。今天我们在评价的时候,不能完全就事论事,我们必须看到它的更大的效应,这就是台湾和全世界。

香港反送中发生的背景是西方国家开始逐渐认识到中共的本质,而且开始要改变过去几十年来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尤其是以美国和澳洲为代表,这两个国家是最先醒过来最先采取行动的。

美国主要是开始于经济和知识产权,它的表现形式是贸易战。澳洲的表现形式不完全一样,澳洲是抵制中共的政治渗透,主要是针对中共的统战工作,这些统战工作是通过亲共侨领对澳洲政治进行干预和影响。然后逐渐的两个国家都发展到了一个全方位的对峙,尤其是美国。在这种情况下,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清醒了。所以香港反送中的作用是,在这个重大的历史转折点上起到了一个催化的作用。

有的时候,甚至是由于中共的蛮横无理,使得西方的一些政客没有办法再装睡了,西方政客你说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下来不可能不知道,就说他可以装睡;但是香港的事情太明显了,他没法装睡了。这里的作用,我们有的已经看到了,有的影响可能更深远,未来会体现出来。

主持人:我们的确是看到了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支持是越来越广泛了。上次我们做节目的时候谈到美国、台湾对香港的明确态度,您当然也讲到了澳大利亚,后来英国也有一个很清晰的表态。我们最新看到的变化就是日本的安倍首相宣布要牵头G7国家推动批评中共在香港政策的声明。我们知道其实日本原本是期待习近平近期访日的,而他为什么会转向来支持香港呢?

横河:日本在西方国家对中共的问题上,他是非常特殊的,当然它有历史和现实的几个不同的原因。日本是发达国家中对华援助最早,也是数量最大的国家,包括三个部分:无偿资金援助、技术援助和低息贷款,从1980年开始到2008年为止,持续了近30年,它的总额要超过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但是中国人很少听到,因为这些中共基本上不说,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不知道日本是这么大的一个援助国。

另外一方面,日本经济对中国的依赖性也非常大,因为日本是岛国嘛,无论是资源还是市场,他对外的依赖性本来就很大。而中共是时不时的用各种方法去敲打日本,比如隔一阵子就搞一个反日游行、抵制日货之类的,砸日本车。这是一方面,就是日本和中共的关系。

同时日本又是美国在东亚最主要的同盟,日本其实也非常清楚,它可能也比其他国家都更清楚,因为毕竟这么近,它知道中共是不可靠的,中共随时可以翻脸,毫无诚信可言。日本对中共的了解应该说是相当深入的,只是说受制于经济利益,但是在这一点上最近几年变化比较大,就是这个经济利益方面。一方面是中共它放弃了韬光养晦的政策,对外更咄咄逼人。日本虽然在这两年不是像南韩和台湾的那样首当其冲,但实际上它也可以感受到同样的压力和有同样的担忧,因为在这之前也有很多其它的事情针对日本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在贸易战之前,就经济方面的联系了,就在贸易战之前,中国的投资环境就已经开始恶化了;另外产业链也开始向外转移,到了贸易战以后,这一方面就更严重了,很多日本企业已经撤出中国。日本政府,你记得吧,前不久还出台了一个政策,拨出一定的资金专门帮助日本企业撤离中国。所以说日本在经济上的这一部分依赖会减少,而不是说加强。

这几方面的大趋势呢,它已经不是一个习近平访日能够改变了的,所以日本对习近平访日本身的期待就没有这么高了,日本政府很清楚这一点。到了中共病毒疫情,使得这个情况就变得更糟糕。我想最后一根稻草呢,让日本痛下决心的应该是“港版国安法”。

就是说中共通过一系列的这种,你可以说臭棋吧,把所有的借口,就是人家帮它说话的借口都给封杀了。西方政客现在想替中共说话都很难了。现在西方国家确实有一个趋势,就是“去中国化”,其实就是“去中共化”。包括英国对华为5G的态度的转变,它一开始的时候跟美国不同调,就前不久首相出院了还说可能不会排除华为5G,但是很快的就转变了。

当然这个还跟中共的威胁有关。因为中共连续发出了很多威胁,包括对澳洲要求调查病毒起源进行这个关税报复;对英国放弃华为则威胁说要对核电站和高铁项目拔插头。这就使得很多国家不得不考虑怎么样去减少对中共的依赖,对中国经济的依赖,这是一个大背景,这也是日本现在要牵头G7去推动批评中共香港政策的原因。我想是这样的。

主持人:其实就像您前面讲到的,其实香港的反送中浪潮波及最大的应该就是台湾,那它不仅因为这个反送中帮助蔡英文总统连任了,这个您以前节目中讲过;那么最近高雄市民高票的罢免了韩国瑜,应该说也是得益于这个香港的反送中。

横河:这个罢免韩国瑜,韩国瑜总统败选其实就是得益于香港的启示,那么当然到了后面罢免韩国瑜应该有还有一些新的因素存在,因为没当上总统和罢免市长其实还差的很远。

韩国瑜的罢免是非常能说明问题的,因为两年前他一举拿下高雄这个民进党势力强大的地区的市场,这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他打的经济牌,实际上就是中共牌。然而中共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我们知道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关系,而是政治关系。就是说任何国家一旦在经济上有求于中共了,那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经济上得不到,政治上也落空。

因为中共是把经济纽带作为武器来使用的,对澳洲、英国、美国都是如此,对其他各个国家都是如此,对台湾就更不例外了。也就是说台湾人,或者是任何人希望中共给好处,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可以是主权也可以是自由,而最终经济利益也得不到。

但是这几年这个变化确实太大了。韩国瑜他有自己的问题,比如说他市长还没当好,竞选市长承诺一项都没有完成,就跑去想竞选总统;失败以后也不好好地回去当市长,这样就让选民失望了。这是他自己把天时、地利、人和的人和给毁了。当然,他本人更多的是一个街头煽动家,而不是拼经济的实干家,就是说即使没有这些事情,他早晚也会露馅,也会失败。这是讲人和的因素。

我们也不能够低估天时的因素。贸易战使得台湾的资金、产业、人才都回流留了,对中共的经济依赖性就降低了,这是一点。香港的抗争让台湾民众看到“一国两制”的实质就是中共暴政。你想想看,既然是五十年不变是对国际社会的承诺,都不能保持到一半的时间,它都坚持不到,那么台湾人又有什么理由相信中共会允许他们保持两制呢?而且台湾人又怎么能够相信讨好中共会得到经济利益呢?更何况台湾人更不会为了经济利益而放弃自己已经有了的自由和民主。韩国瑜打的牌实际上是淡化了和中共经济来往背后的政治威胁。那时候选民实际上光是考虑到经济了,就没有考虑到经济后面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反送中和最近的国安法就把这个问题给摊牌了,就是说和中共打交道,你要想得到经济利益,一定要付出其它方面的所有的代价,最终经济利益也得不到。就是在香港的事情是把这个给明朗化了。就是说你试图想从中共那里得到经济利益,就一定要付出政治代价、自由甚至生命代价。

使台湾人认识到这一点的是一个大环境的变化,就不仅仅是香港,但香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这就是天时的部分。以前我们也说过天命不可违,从韩国瑜的角度上来说的话,他实际上正好是碰到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对他不利的时候。

主持人:我们看这个韩国瑜的大涨大落,你回想两年前他几乎是一夜成名,所以可见中共的红色力量其实在台湾是相当强大的。

横河:对,当然中共的红色力量是很强大的。但是我从韩国瑜被罢免这件事情来看,我倒是看到了台湾的希望,就是说中共的红色力量并不能够左右台湾的民意,尽管它对台湾的媒体已经是控制得非常严重了。

中共肯定不愿意韩国瑜被罢免,也一定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动员它所能控制的媒体和各界力量,也包括网络信息战。因为在网络信息战这方面,中共已经驾轻就熟了。你看尤其这次中共病毒,中共这方面的能力并没有被削弱,实际上还加强了,就是说对世界各国的攻势,就是利用疫情向西方国家发动更猛烈的这种信息战攻势和锐实力的攻势。纳瓦罗前几天也谈到了,说中共利用疫情,世界各国顾不过来的机会,来达到它的全球战略。

所以说,对台湾这一次罢免韩国瑜这方面肯定不是中共由于疫情而无暇顾及,严格的说是中共已经无能为力了。当然,中共这个红色力量在台湾并没有撤退,这是肯定的。

主持人:按您这么分析,我们现在看到有一种说法,就是说现在韩国瑜虽然被罢免了,但是很多人还是很担心中共的渗透。那您是不是觉得他们的担心是过虑呢?

横河:那倒不是过虑,因为中共的渗透,韩国瑜只是表现形式之一。中共的渗透是方方面面的,而且虽然中共这次输了,但是中共绝对不会放弃。它对台湾的渗透和武力威胁只会加强,不会减弱。

但是另外一方面呢,我们应该看到,中共面临的问题现在更多,首先面临的就是全世界的觉醒,对台湾的国际支持增加。我们讲台湾问题,比如说捷克参议院院长突然去世,去世以后,接任的这个新议长拒绝中共的威胁,决定继续访台计划。这只是一个例子。就是说在整体上中共是在走下坡路。

台湾的优势是在于人心,台湾的人心和世界的人心,台湾民众对中共的认识是最清楚的,拒绝中共是最坚决的,在世界各个国家来看。所以这次对付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才会被公认为是全世界最好的。

台湾已经在立法层面上开始抵制中共的渗透,当然台湾还会继续的加强立法,同时也要加强已经通过的法律的执法。就是说台湾在对抗中共渗透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说台湾民众谨记中共的渗透,这是一件好事,是能够保障大家能够提高警惕;反而倒是说大家认为中共的红色势力没有了,由于韩国瑜的被罢免,没有了,这才是危险的。

主持人:由韩国瑜我们又想到了何志平,何志平他是台湾影星胡慧中的先生,他们两个同样都是因为投靠中共而下场惨淡。韩国瑜被罢免可以说是民众对中共代理人的唾弃;那么何志平,我们以前做过他的节目,他是因为替中共作代理人,在美国被起诉,他最近刚刚服完刑被遣送回香港。他自称说,他是中美对峙的第一只替罪羊,那您同意他这个说法吗?

横河:我看到这方面的报导,但是没有看到原文他是怎么说的。不管怎么说,是西方大媒体报导的,所以大概不会错。说到替罪羊,何志平我觉得他太夸奖自己了,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替罪羊是什么?是一件事情办砸了,需要一个人为那件事情承担责任,替这个真正的责任人,就是主要的负责人来承担责任,这叫替罪羊。

美中对峙的替罪羊,在中共方面至少也得是政治局常委的人才能当替罪羊的嘛。就是美中关系其中一个小部分,就是贸易战的部分,那要当替罪羊的话,也得是主要谈判代表,刘鹤去当替罪羊才差不多。何志平要说躺枪,还勉强说得过去。其实说躺枪都不太准确。躺枪是什么?躺枪是在旁观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做就成了牺牲品。

何志平被判刑,指控非常清楚,指控之一是帮华信能源的分支,就是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以200万美元贿赂乍得总统,以换取乍得总统授予华信能源的石油开产权;还有对当时任联合国大会轮值主席的乌干达外长行贿,他自己也认罪了。你怎么能说你是躺枪呢?连躺枪都说不上!你不是什么都没做,你是犯罪了。

只能说什么呢?如果美中关系好,也许他的罪行会被忽略,不被追究,也就不需要在美国坐牢了。就是这个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如果他有这个想法的话。就是在原来美国政府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的时候,这种罪行也会被起诉和审判的,也不见得就能逃过去。对国家元首或者是国际组织负责人行贿的话是违反美国法律的,就应该承担责任。不必要推到美中关系上,美中关系还轮不到何志平来影响。

主持人:我今天看到一些评论,说不管怎么说,何志平当初是很期待中共能够搭救他一把的,那当然这个希望就落空了。那我们再回头来看一下香港,您看前面有何志平案子,还有韩国瑜被罢免,那么您也分析了,说国际上的反共的联盟是逐渐形成了。

那可以说是正面的形势和反面的例子都放在眼前了,但是我们仍然看到有大批的香港的成功人士,比如说商界的知名人士,还有演艺界的知名人士,非常多的人士,他们屈服于中共的强势。我记得您以前分析过,说香港人的构成是决定了他们是不自由,毋宁死的硬骨,那怎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呢?

横河:我们以前谈过的香港人的构成,当时是根据中共少将徐焰讲的话来进行分析的。是徐焰他把港人的来源分成三个1/3,就是受港英教育的原住民,1949年到1950年从中国大陆逃港的,以及大饥荒和文革逃港的。徐焰认为后两种人和他们的后代仇视中共,所以港人是最坏的,比台湾人还坏,这是徐焰的观点。

这个里面讲的是人口构成,从这个人口构成来看的话,大多数港人确实是反共的,是硬骨头。至少从参与这次反送中抗争的游行人数上,我们也可以说港人抗争的是大多数。但是任何人群都不可能一样,港人里面还有元朗的白衣人,还有青关会,还有各种亲共组织,还有近上百万大陆去的新移民,其中也有很多是中共派遣去接管香港、渗透香港的。

而你所说的这个成功人士的话,你再说大批成功人士,也只是香港人口的极少数,他们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是依赖于他们和中共特权阶层的关系,从中国大陆得到的,并不是正常的商业关系,并不是从正常商业活动和文化活动当中得到的。他们有很多巨大的利益在大陆,而且和中共的权力相关。

当然正如你说的,就是这些人当中也有不少是屈服于中共。屈服是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并不是主动的。真正像成龙那样主动投靠中共的,我想还不见得是大多数,甚至都不是这些人当中的大多数。

这个其实不仅是香港,全世界都一样,美国华尔街到现在都在替中共背书,帮中共作说客;前不久,我们记得还有百名学者和前政府官员,美国的,为中共背书,就是要求美国和中共联合起来抗疫情;谷歌、脸书、推特现在都在替中共封杀不同的声音,所以说并不奇怪。

中共的邪恶,这些人不是不知道,但是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配合中共,都是和中共站在一条线上,严格地说就是替中共做帮凶了,其实这就是自己的选择。中共通过一系列的事件不断的暴露自己的邪恶,也就是一次又一次给人选择的机会;至于人选择什么?其实就是人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雪绮:助天灭共 莫当中共陪葬品
高天韵:反送中周年 香港抗争推动全球抗共
“反送中”一周年 洛港人继续抗争
王友群:台湾反击中共6连胜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美触中共红线?川普拜登大选对阵
【拍案惊奇】党媒自曝丑事 美使馆改标有深意
【重播】蓬佩奥捷克演讲:共产威胁更严峻
【十字路口】外媒专访武汉病毒所长 透露玄机?
【快讯】苏格兰火车脱轨 至少3死1伤
【珍言真语】麦燕庭:港警搜报馆 极权驯服传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