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美不让步 国安法加速灭共

人气 4574

【大纪元2020年06月1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共政治局委员、外事委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闭门会议,双方未达成协议,随后中共宣布,人大常委将开始审议港版《国安法》。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的立场是“寸步不让”,中共一旦决意立法,美国对中共的制裁是“连环拳”并且“长驱直入”,中国共产党将赔上灭党的代价。

此外,正在美国推动“天灭中共”运动的袁弓夷还表示,已与美国一位国会议员商讨,安排香港年轻抗议者至美国求学。此外袁弓夷也与民权律师共同研议,以美国《麦卡锡国内安全法》,促使美国法庭定性中共为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共政治局委员、外事委办公室主任与杨洁篪,当地时间16日在夏威夷举行7小时的闭门会议后,双方除各自表述外,未达协议。而与此同时,七国集团(G7)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的外交部长和欧盟高级代表也发表声明,对香港《国安法》表示严重关切。

近期,美国海军的3艘航母在巡洋舰、驱逐舰、战斗机和其它军机伴随下同时现身印度─太平洋地区水域。15日中共解放军与印度军队,在中印边界爆发激烈冲突,20名印度士兵死亡,传中方伤亡43人。

袁弓夷说,两个月以来,美国不断在外交与军事上围堵中共,“军事上完全准备好了,你(中共)一动,打就打吧”。他说,中印双方若进入军事冲突,美国及俄罗斯是支持印度的。

“美国其实没有人想打仗,最好就不打,但是你(中共)一动手,肯定是把你除掉,这个‘阵’就是这样摆出来的。”袁弓夷说,劣势下,中共不得不求和,派出杨洁篪谈判即是求和是的第一步。“它(中共)肯定开了很多条件,美国肯定是说不行、不行,每个都说不行。杨洁篪可以说是空手而回。”

“美国这次凶得不得了啊!它也不单是为了香港,它(因疫情)死掉十几万人,每天还在死人的,它不可能不动手。”他说,美国的立场寸步不让,以静制动,中共最终决意立港版《国安法》,美国即出拳制裁,“是连环拳啊,她以后就长驱直入了。”他说,美国将逐步收拾中共,中国共产党将赔上灭党的代价。

他也强调,美国针对香港的金融及进出口制裁,不会伤害一般香港市民,“主要是伤了美国几家公司,还有大陆的几家公司。”“香港又不是什么飞弹基地,我们不会有什么伤亡。可能有一段日子苦一点,那么要自由、要法治、要民主,就要付出一点代价,这是应该的。”

此外,中美会谈前,北韩大动作炸毁两韩联络办公大楼,他认为这是北韩受中共指使,刻意制造不稳定因素:“你美国还是要靠我们中共,来把北韩摆平”,企图借此增加杨洁箎谈判筹码,“现在中共又想用(北韩)这一招,现在不行了,现在它的招数人家全部看穿了,根本行不通。”

目前袁弓夷正在美国与前白宫首席策士班农推动“天灭中共”运动,他表示,已与民权律师开会,研议以美国50年代通过、针对共产党的《麦卡锡国内安全法》,定性中共为反人类罪的犯罪组织,“我们把这条法的目标收窄,针对中国共产党。”

他们计划在美国联邦法庭控告中国共产党,目前正寻觅主控官,也正与美国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连系,请他介绍合适的主控官。此外,他也与美国一名国会议员商议,如何提供3万名香港年轻抗争者至美国求学,目前正研议如何避免共产党员冒充抗争者,他也向读者及观众征求方法与建议。

袁弓夷在美国的一连串“灭共”行动,引发香港社会巨大回响,众多香港民众在《珍言真语》节目视频下留言感谢袁弓夷,并对其不惧中共的义行,表达敬佩之意。香港时事评论家、专栏作家李怡也撰文《向袁弓夷先生致敬》,文章中写道:“我敬佩袁弓夷先生,在商界无一人为香港发声的暗黑时刻,他作为成功的实业家,能够挺身而出,已经了不起。”

然而,袁弓夷的行动,却也引发香港部分亲共人士及传统民主派人士质疑。“针对田北俊(自由党荣誉主席)的言论,说我要美国人来打中国。我说:我是叫美国人来灭‘中共’,不是灭‘中国’。美国人没有兴趣灭‘中国’,有兴趣灭‘中共’,因为中共是地球上最大的敌人,美国要代表全世界把它灭了。”

他对香港许多政治人物及民众,分不清“中国”与“中共”,感到遗憾,“长期被共产党蒙蔽,他们自己也不想醒过来,每天就混日子”。他质问按此逻辑:“反川普就是反美国?这么简单的道理,一听就知道。”

他也不客气的斥责自认为独立中间派的田北俊,“它(中共)让你撑《国安法》,你就撑《国安法》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明明《国安法》就是把香港人的立法权夺掉了、毁了。”

“他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建制派,我非常失望,非常失望。说得难听一点,不是卖港者,是走狗,共产党的走狗。”

港版《国安法》公布后,仿佛成为试验香港政治人物亲共与否的试金石,袁弓夷表示非常赞同此说法,“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这种做法,肯定什么选举都是要失败的。”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借港《国安法》发挥 美重锤击中共报疫仇

记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主管外交的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已经在夏威夷见面。同时中共的人大常委会也在北京举行。怎么看中美之间就港版《国安法》、香港问题做什么表态?

袁弓夷:习近平派杨洁篪去跟蓬佩奥开会那当然是要谈条件。有了结果之后,人大才决定动不动手,立《国安法》,肯定是这样子。习近平希望与美国达到一个协议,美国不要出这么重手。不然,美国的招数,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港币和美元脱钩,把你的美金也停掉。

美国这次凶得不得了啊,它也不单是为了香港,它(因疫情)死掉十几万人,每天还在死的,它不可能不动手,这才是美国主要针对中共的原因,又利用我们香港《国安法》的机会,是这样子的情况。

杨洁篪这种有老经验的外交官,他那肯定是跟习近平商量过,知道事态严重。所以过来了(谈判),尽量想办法,限制这个破坏、伤害。

萧若元觉得杨洁篪到那边,就是坚持中共的地位,但我觉得杨洁篪特别到人家的国家要求开会,是一种让步。那么当然谈判有过程,肯定是虎头蛇尾了。我的看法是,上午肯定是大家把立场讲清楚,立场装得很坚定一样。但是到最后,我估计是中方如果不让步的话,根本不需要去夏威夷。如果你打算直做的话,就通知,打个电话给人大通过就算了。还搞什么夏威夷,那么远,带一大批人,美国也有一大批人过去。广东人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有所求。

但是不管怎么样,开完会就知道了。但是我个人来说,我反而希望萧先生是对的,美国好好的教训教训中共,不单是教训,最好逐步逐步把它推翻。

(因中共病毒疫情)美国死掉十几万人,她有这个仇恨。而且不单是美国,全世界死掉的人不得了,现在还在(死人),看看巴西、印度非常严重,还不断死人。所以,美国一定要把这个中共在地球上消灭。

民主法制要付出代价 港人损失并不大

袁弓夷:所以我觉得反而(中美)打起来是好。拖一拖的话呢,美国、所有其它的国家这种团结,就没有紧迫感。拖一拖有时候人就变了,软化了。所以我希望通过(《国安法》),通过了就打它一顿。

当然,我们香港人其实损失也不大。打又不会在香港打,而且这种对人(对中共官员)的制裁,金融制裁也好,进出口的制裁也好,其实没有伤害香港的老百姓。主要是伤害了美国几家公司,还有大陆的几家公司,他们赚很多钱,这次要停一停了。对我们一般老百姓没什么大不了,又不会有飞弹到香港,香港又不是什么飞弹基地,我们不会有什么伤亡的。就是可能有一段日子苦一点,那么要自由、要法治、要民主,就要付出一点代价,这是应该的。

记者:他们会面之前,七国外长联合发表声明对香港的港版《国安法》表示关注,批评北京破坏香港“一国两制”。同时《人民日报》也发出一篇文章就说:“中美两国友好是不可阻挡的”。但是它有两个版本,最新的版本去掉“中美两国”。怎么看现在各国就中美最高级别的官员见面,他们的表态围绕香港问题,这是什么样的讯号?

袁弓夷:《人民日报》是代表政治局常委的,这篇文章下面署名“钟声”,是代表常委的。港澳办是微不足道,在决策上是很低的。发表这样的文章,等于它们想修好,但是又不可以太露骨,尤其是杨洁篪跟他们正在谈判、争议的时候,你(中共)不会说中美一定要友好,那么就把自己软化的想法暴露了,所以它把这两个字暂时拿掉,等谈判进行下去再说。所以这个事情,就看到(中共)里边肯定是两派意见,一派主和的,坐习近平那个位置肯定是要两边聼的、摇摆的;主战的,就是中联办、港澳办,要通过《国安法》;主和的,比如外交部,现在看样子,连《人民日报》王沪宁这批也知道打不过美国。那么就派杨洁篪去,尽量减少伤害。这是我的看法,不一定对。

美军事外交围堵中共 中美实力悬殊让步求和

记者:七国联合外长发表声明,也是国际围堵中共的一个趋势?

袁弓夷:美国其实过去两个月不断在准备、在围堵,不只是外交上围堵,军事上完全准备好了,你(中共)一动,打就打吧。

印度也是美国在后面支持,一天一天在升级,就是说你一边又一头火,这边又火,这么多火,你(中共)还是谈判吧,是这个意思。美国其实没有人想打仗,最好就不打,但是你(中共)一动手,肯定是把你除掉,这个阵就是这样摆出来的。

我看得远一点、乐观一点,美国最终就是要强迫你(中共)求和,那么杨洁篪其实是求和的第一步。它(中共)肯定开了很多条件,美国肯定是不行、不行,每个都说不行。到了最后,杨洁篪肯定要打电话请示北京,那么让步让到什么程度。跟中美贸易战很像,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赢了。贸易战很清楚,最后中共要跟美国多买很多很多的东西,美国加了税又不肯减,所以到底是谁求谁。去年送中也是,最后美国警告它不要出兵来香港。(中共)已经准备好了,要出兵来镇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香港拖到现在。讲老实话,习近平真的是强硬的,所有人说他想效仿毛泽东,毛泽东很多很强硬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习近平拚命拼过一次。

记者:这次在中美会谈,爆发中印的冲突,北韩也出来炸掉了两朝的联络大楼。您怎么解读?

袁弓夷:中印之间是印度挑起的,中共后来补了很多兵到那边,对中国来说很苦的,要越过喜马拉雅山才可以到那边,这场仗打不来的,没法打的。不是以前62年是突击,中国是突击的,印度没有准备就退兵。这次印度是有备而战,美国在后面支持印度,而且这次俄罗斯也支持印度。

北朝鲜这个还要好笑,它不是去炸南朝鲜的大厦,它把自己的一栋大厦炸掉了,怎么了?中国叫它:你搞一点气氛出来,好像你不稳定。北朝鲜又不敢去炸南朝鲜,把自己的大厦炸了,它做这个事情是为支持杨洁箎,让杨洁箎出去可以说:“你美国还是要靠我们中国,来把北朝鲜摆平”。以前美国人很天真,北朝鲜有中国把它搞定就可以了,北朝鲜的什么核弹、什么导弹,由中国来,以前都是这样。现在又想用这一招。现在不行了,现在它的招数人家全部看穿了,根本行不通,根本没有人给它骗了。

记者: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耀宗17日出来说,在香港犯法的、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不排除会送到中国去审,也引起香港法律界反弹。同时,新上任的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也在警告,泛民主派的议员参选人,如果反对港版《国安法》,是不效忠香港特区政府。怎么看这些言论?局势会这样发展下去吗?

袁弓夷:他们是北京叫他讲什么,他就讲什么,什么时候讲就什么时候讲。为什么现在讲,因为杨洁篪要去开会了,它要给美国看到我们(中共)有个强势、有决心,然后谈判的时候就是把中共地位提高一点:我们(中共)是坚持的,这个法律一定要的。这都是谈判的技巧。

《国安法》立不立进退两难 官二代红二代反对立法

记者:现在有很多说法关于港版《国安法》,第一,7月1日在之前能不能通过;第二,会不会以软着陆的方式通过。如果不通过,到八、九月份就开始立法会选举了,到时它又怎么样去处理这些问题呢?

袁弓夷:我看这次,先说谈判,美国是寸土不让,如果杨洁篪威胁他们(美国)的话,他们(美国)会反威胁,说我会用更重的处罚,处罚你。可以说他们在夏威夷的谈判,任何美国的让步都不可能。蓬佩奥带着纳瓦罗(现任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博明(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这两个都是超鹰派,而且就是在夏威夷珍珠港旁边的军事基地、空军基地,给你(杨洁篪)看看她(美国)的武器,你(中共)要来谈判,看看我们的装备,为什么在军事基地谈判,就是要耀武扬威啊。

所以我估计,杨洁篪可以说是空手而回。那么到底空手而回,下一步是什么?最后还是它(中共)要来决定到底《国安法》过不过。(国安法)不过当然丢脸啦,人大已经做了一半了,但是过,你(中共)赔不赔得起。这个赔偿可能就是共产党的寿命了。(美国)这一下子打过来,就是连环拳啊,她以后就长驱直入了,你(中共)自己考虑,你要通过(国安法)的话,你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可能就是你(中共)的灭亡。美国人就是这样子,以静制动,你(中共)自己决定,你看着办。美国不会让步,最后还是中共决定自己怎么做,那些国内的势力,反对《国安法》的势力,比香港还要大,红二代、官二代,他们的财产在香港,他们会给习近平压力的。

“天灭中共运动”最新发展

记者:现在您消灭共产党计划(天灭中共运动),进行得怎么样?这几天您在华盛顿的行程?

袁弓夷:刚刚我去了(美国)议会,跟议员开会。上个星期也跟一个民权律师开会。

50年代美国有个叫《麦卡锡国内安全法》,是反共的,现在这条法还是有效的,没有过期。不是说我们要立法吗,我们可能把这条法,把它的所谓目标,收窄一点,不是针对共产党,是针对中国共产党。

这条法律,叫做Communist Control Act,就是怎么控制共产党的法律,现在全世界都承认中共是问题,美国老百姓也是恨得要死。我们想,把这条法的目标收窄,针对中国共产党。说不定我们可以省掉很多事情。因为现在对付所有共产党好像不合理,如果人家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对付他们,但是针对中国共产党,就名正言顺,有证据,这有这么多的历史。所以这个方面有点进步。

那么我们也在拚命在做工作,从司法那边。我们在找一个同情我们的主控官(检察官)。因为美国的主控官是选举的,不是像香港的律政司,林郑推荐之后,中央批准。在美国所有的主控官、每个地方的主控官,是老百姓选出来的。所以他们如果可以做几件很大的案件,可以控制几件很大的案,就有机会升上去。像朱利安尼就是这样,以前是一个联邦主控官,后来当了纽约市长,一直升上去,那么很多竞选人都是经过这条线。

我们也在跟朱利安尼(前纽约市长)在联系,要他介绍一个主控官,来控诉中国共产党,找一个联邦法庭去告,现在我们正在做。当然,证据要我们提供。

我们也跟议员谈了关于学生的问题。这个议员比较小心,他说,学生里边如果混了共产党怎么办?我说我回去研究研究,有什么办法证明他们不是共产党,是真的香港学生。请我们的粉丝建议建议,怎么区别被抓的学生,是不是共产党渗透在学生群之中的。

田北俊帮中共说话 《国安法》是试金石

记者:您这次的石破天惊之旅,在香港引起了很热烈的反响。(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商界对您有一些微词。香港的商界和传统的民主派人士,他们感到很难以置信,甚至觉得这个方法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存疑。您怎么看呢?

袁弓夷:针对田北俊的言论,说我是要美国人来打中国。我说:我是叫美国人来灭“中共”,不是灭“中国”。美国人没有兴趣灭“中国”,有兴趣灭“中共”,因为中共是地球上最大的敌人。美国要代表全世界把它灭了。

这批人像田北俊,他们这批搞香港的领导,不知道他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还是把中共和中国分不开。我本来以为,田北俊没有参加支持《国安法》,但是后来也支持了。我本来以为他不把他的名字放在里面,后来有人把他的名字放在里面,他又抗议了,现在还是支持了。

共产党最后还是把他搞定了。什么是中间派啊?你(田北俊)已经支持了《国安法》我都搞不清楚什么叫中间派?中间派就是要独立的才叫做中间派,动不动就给共产党买通的话,怎么叫中间派?(共产党)把他给吓倒的话,怎么叫中间派啊?对不起,我一点都不当他是中间派。他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建制派,把自己说了,我自由,有空我就出来说两句帮香港人的话,只不过是这样。我非常失望,非常失望。

本来两三年前,想我们全家人去参加自由党吧,起码他们敢说话,也比较独立。其实没有独立啊。它(中共)让你撑《国安法》,你就撑《国安法》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明明《国安法》就是把香港人的立法权夺掉了、毁了,你还是要参加,谁不懂啊?没有一个人不懂的?那么你说你(田北俊)有什么原则?等于是没有原则。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没有原则就没有资格,在这个政治上。你就是一个走狗,说得难听一点,不是卖港者,是走狗,共产党的走狗。

记者:自由党创党的宗旨说,要站在香港人这一边。但是当他们要面对中共的时候,又打退堂鼓,不敢旗帜鲜明表示说,我是反共的。他们好像觉得反共就是反华,要扣一个帽子一样,您怎么看呢?其实“反共跟爱国”,“中共跟中国”,香港人在这一方面是不是存在一些误差?

袁弓夷:可以说,长期被共产党蒙蔽,他们自己也不想醒过来,每天就混日子,这批人就在混,他们要混(日子),我也没有办法,我也没有能力去叫醒他们。很明显的,如果说:反川普就是反美国?这么简单的道理,一听就知道。反川普的,在美国有一半人就是反川普的。香港有报纸说,(大陆)网上又没有防火墙,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在装嘛,在装。(我)非常失望,这批人非常令人失望,他们连做人,做男人的最基本的原则要站得稳,他们就做不到。最多你不说话也可以,不说话人家也不会怪你的。你不支持(《国安法》),你不说出来也可以啊。但是为什么要参加政治运动?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瞒着良心讲话?我不明白。

记者:所以这个港版《国安法》是不是一个试金石?是不是在给人一次机会表态?

袁弓夷:正如你所说,把人分清楚,把我们的眼睛擦得雪亮,归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管将来什么选举,都是有利于我们。他们要败,他们这样做,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这种做法,肯定什么选举都是要失败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一日在港 后代没前途
【珍言真语】为港生奔赴华府 袁弓夷:落实承诺
【珍言真语】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犯罪证据将呈美法庭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两美国 中共威胁是共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