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维洛:三峡工程无法防洪 准备逃生包

人气 83813

【大纪元2020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报导)中国南方多省6月以来连续降下大到暴雨,据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华南、华中24个省、直辖市,852万人次受灾。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四川甘孜丹巴县发电站被冲毁及爆发泥石流,三峡大坝是否还能顶住,专家对此表示担忧。

目前,疑是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黄小坤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的警告,此消息被多次转发,引发各方面关注。

为此,大纪元记者对旅德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先生做了专访,他认为三峡大坝的防洪目标通过实践检验,对防洪根本不起作用。在采访中,他分析了目前三峡水库的状况,提到了三峡工程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是同一组人马,提醒三峡以下长江中下游的民众做好心理准备,了解周围的地理环境,找好逃跑路线,并准备好逃生包。

旅居德国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36计》一书作者王维洛博士。(大纪元)

以下内容根据采访整理。

三峡工程所谓防洪是骗人的

中共建立三峡工程有五个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区域发展,它还强调防洪是其最主要目标。

在现在的条件下,三峡工程是否能发挥防洪的效益,还是中国政府(中共)从一开始就把老百姓都骗了,通过这些年的实践,人们可以看出这点。

在三峡大坝下游,我们已经看到报导,江西、湖南、湖北都有洪水,武汉已经发出了今年最高等级的红色预警,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还说今年可能要有黑天鹅,可能会出现极端的暴雨天气。下游已经是洪水灾害了,还担心会有更大的洪水到来。

中下游的人们寄希望于三峡工程什么呢?我这里已经有洪水了,希望你能把上游下来的水量减小,使得长江干流的水位下降,让江西、湖南一些支流的水能够很快进入长江,然后流走,减轻下游地区的洪水灾害。特别是武汉,你能够把这些洪水都给我卡住,不要流下来,我这里对付自己这里的暴雨,问题就小很多了。

对于上游来说,洪水灾害也很严重,三峡上游的重庆库区,像开州、巫溪和重庆一些市区等地,都发生了严重的洪水灾害,城市二级预警。上游的人们希望三峡工程干什么呢?本来你已经把我的水位给抬高了,增加了我这里的洪水灾害,水流不畅了。我希望三峡赶紧把我的水放走,往下游放。

站在三峡大坝位置上,它怎么办?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呢?

它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其实三峡工程在论证的时候,就可以论证出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峡工程对防洪是没有用的一个东西,所谓防洪都是骗人的,你宣传怎么宣传都可以。非要等到工程建成了二十几年以后,然后让这样的洪水过程来告诉老百姓,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宣传还在拚命说它是有用的,你要寄希望于它。

我们不需要对每一个水库都用实践来证明。盖一座水库就需用实践去检验一次,不需要这样。从过去经验中可以得到结论,不需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来得到一个负面的教训,这个代价太大了。

三峡大坝正常水位可达175米 最安全水位145米

三峡正常蓄水位是175米,现在三峡水库水位是海拔145-146米之间,海拔145米是它规定的三峡在防洪期间要控制水位的位置,这也是对大坝最安全的水位。

三峡上游重庆库区的寸滩现在水位是海拔164米,比下游的146米高出18米左右。如果为保武汉要发挥三峡防洪效益的话,就要挡住水,不让往下流,以便武汉的洪水可以尽快流入长江,向东流走。那么三峡大坝水位就要至少提高到175米以上,才能保住下游的安全。

那样一来,上游重庆市区就会被淹掉。2018年重庆磁器口的水位出现186.92米时,三峡坝后的水位是145米,两边相差41.92米。重庆部分市区被淹掉,重庆拉响了红色或橙色警报。如果大坝水位提高到175米,那重庆就危险了,水位就可能达到210米。

所以说,三峡水库根本就不能起到防洪的作用。去年长沙橘子洲头江心岛上毛泽东头像都淹到脖子了。

洪水期间排水比进水多 不顾下游

另外,从水流方面来看,水流越大,水力坡度越大。6月15日的水流还不算太大,重庆水库区的寸滩大概为1.7万立方米/秒。三峡真要有洪水的话,是8万—9万立方米/秒,比现在大好几倍的水平。

重庆水位是受到三峡出库水流的控制。如果进三峡的水流是7万立方米/秒,出库水流如果也是7万立方米/秒的话,上游水位保持不变。但是7万立方米/秒的水流下去的话,下游的武汉、沙市就挡不住这样的洪水,所以下游要求水流得减小。如果放3万立方米/秒的水,三峡水库的蓄水就要4万立方米/秒,水库的水位还得涨,也就是说,水挡得越多,水位越高,上游重庆就淹得就越厉害。

如果当水流7万立方米/秒的话,上游和下游的水位差起码在30米到40米之间,不是上下游水位180米和145米的关系,而是210米和175米的关系了。

以6月15日为例,三峡放水量1.7万立方米/秒,上游重庆库区的寸滩进水1万零70立方米/秒,也就是说,出库水流比入库水流要大,这种做法是根本不顾下游的,在洪水期间根本不能起到蓄水作用,反而需要多放水来减少重庆的压力。那武汉怎么办?

三峡两头受气,重庆受不了的时候,它多放点水,减少重庆压力。这时候下游的武汉受不了也要叫,那三峡只好再卡一点水,让重庆多淹一点。

由此看来,三峡水库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根本不能蓄水。只能是上面来多少水,下面放多少水。

三峡水库质量好不好?不好!

目前大家讨论比较多的是三峡工程安全问题,三峡在洪水期间把水位压在145米,那是它的压力最小的地方,水蓄到175米(正常水位)时,它的压力很大。

那么三峡工程的质量好不好呢?我们现在可以明确告诉大家,不好。

“不好”这句话也不是我说出来的,是中国设计和领导质量工程检查的钱正英、张光斗他们给中央领导(中共)写信时候说的,他们说:三峡工程成为境外的敌人攻击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的质量检查报告就写得好一点儿,不要让人家抓到把柄。实际上三峡工程的质量并没有像我们写得那么好,三峡工程的质量是一般,因为建造得太快了,时间太短了。

这是他们的原话,我没有改过,只是在叙述的时候,可能某些地方多一点或少一点。他们的信是写给三峡建设工程副主任郭树言的。

这是质量不好的第一个原因,三峡工程的水泥浇筑工程太快。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中共)在报导三峡集团老总陆佑楣的“模范事迹”提到的。
1998年长江洪水以后,朱镕基对三峡工程的质量不放心,说我们必须请外国监理,请了四个外国监理来监视工程的建造,以前都是中国监理。

有一个奥地利的工程监理是主管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焊接,看了之后他说中国工人的钢筋焊接全部不合格。中国工人不干了,以前中国监理说我们的工程全部都合格,你这个外国人是找茬,歧视我们。他们就告到陆佑楣那里去了,说这个活儿我们不能干,这个外国监理歧视我们。陆佑楣的“模范事迹”是说,他支持外国监理要求中国工人返工。

其实,到奥地利监理说三峡工程不合格时,三峡大坝左岸(比较长的一段)基础工程的钢筋焊接和水泥浇灌已经全部完工,已经不能返工了。按照外国监理的话来说这(左岸)全都是不合格的,按照中国监理的话来说,这些全都是合格的,那你就知道这到底是合格还是不合格了。

第三,三峡工程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的是一组人马,钱正英是论证领导小组的组长,张光斗是他请的顾问,张光斗又是初步设计审查小组的组长,他们俩又是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一路看过来就是这么几个人干过来的,这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按照西方民主国家的标准来说,整个程序都是不符合规格的。所以说他说三峡工程合格,他说他签字了。如果他说不合格,他就把自己前边的做的都否定了。

所以说三峡工程的工程质量是一个大问题,去年大家讨论了很多,网上有很多都是之前参加过三峡建设工程的人,他们都说这个中间层层转包,问题很严重。

如果说三峡工程安全的话,就像贺卫方教授说的一样,邀请第三方来检验,大家才能放心。三峡工程不管它说的怎么好,看来看去,修建的人和检查的人是一组人,就没有公信力。

比变形更严重的是渗漏问题

三峡工程现在大家比较注意的都是弹性、变形等问题,其实大家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渗漏。渗漏问题远远比变形要严重很多。因为溃坝都是从渗漏开始的。渗漏最严重的地方在三峡工程的船闸那里,那里是施工质量最差的、位移最大的地方。这个工程是由武警部队做的。

当时钱正英、张光斗去检查的时候,就听说了船闸施工质量很差,他们说我们是带着红牌来的。最后什么牌也没抽,因为武警惹不起。去年中国科学院专家讨论的时候,也没有提到船闸的位移问题。

三峡船闸的高偏颇是世界上最高的,位移也是最大的。三峡在施工的过程中使用的炸药量过量,炸药当量超过炸广岛的原子弹当量,硬炸炸出来的。为了节省时间就用炸药炸,都省得用钻头钻了。炸得旁边的山坡体相对来说比较松动,这就很危险。在西方国家,比如德国造地铁是用隧道机钻出来的,不使用炸药。

三峡万一溃堤 中下游直到上海口全部玩完

如果溃坝,主要影响到长江中下游流域,都是比较重要的城市,上海长江三角洲的城市群,中间本来要建的武汉、长沙、南昌中部城市群。中国经济实力的40%在长江流域。

如果三峡溃坝,首先会把葛洲坝冲垮,首当其冲是宜昌,沙市、岳阳等。引用1989年戴晴的《长江啊长江》书中,杨浪从军事角度来讲说,如果三峡被炸的话,长江中下游受影响的是4亿人。杨浪原来是解放军部队的,后来到中国青年报社当过老总,后来在财讯传媒集团当副总裁。

三峡工程论证的时候,没有问过军方同不同意的,没有一个部队的代表来参加论证。杨浪从军事角度分析,三峡下游是中国后备军屯军的地方,如果三峡溃坝的话,中国的后备军就没了,比如空降兵90%在三峡影响范围之内。杨浪主要是说和台湾打仗的事情,说你都不用打了,只要三峡溃坝,后备军都全灭了。杨浪描述的当时的影响范围应该说得是比较准确的,所以我用他给的数据还是比较准确的。

三峡如果溃坝,不光是带来水灾,还有20亿—30亿立方米的泥沙。泥沙下来的破坏力比洪水要厉害,第一拨洪水下来的时候你要能挡过去了,你就活下来了,但是泥沙下来整个生态就破坏了。也许长江就被堵住了,再下来水往哪里流就不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泥沙一旦下来,整个长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就全部玩完。如果能够躲过第一拨洪水,第二拨的泥沙危害还不知道要延续多少年,这个后续的危害是很厉害的。

三峡一旦溃坝怎么办?逃命注意事项

老百姓首先要认识到这个危险。1969年,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张体学、水利部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钱振英,两个人联合向毛泽东打报告,要求建设三峡大坝工程。毛泽东回答:“头顶一盆水,你能睡得着觉吗?”

你得记着你头上顶着一盆水,认识到三峡根本不能起到防洪作用,它说三峡大坝可以防御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洪水,这个说法是错的。因为它说三峡大坝可以防御百年一遇的洪水,使得人们都集中在长江边上居住,过去人口可能分散在农村。以宜昌为例,过去只有5万人口,建了葛洲坝变成二十多万人,现在把市县合并,变成四百万人口。

这导致了人与长江争地、争空间的矛盾,这在武汉城市发展中可以看得很清楚。武汉纯粹是开垦低洼湿地搞发展,所以它的矛盾就越来越大。

第二,要熟悉周围的地理环境,要看看周围还有几个其它的水库、湖泊和低洼地,在武汉周围起码有一百多座水库,你得了解你家受哪个水库的影响,它是怎么样的一个水库,它在哪里,你得考虑好,逃命的时候往哪里逃。

现在高考只注重几个科目,很多人不知道地理知识,长江中下游很大一段地方,特别是湖北湖南地势很低,很多地方是湖。比如湖北的江汉平原,如果长江洪水上来的话,它的底面比洪水位低18米,如果溃坝水进来就出不去了,那边比江西还低,在历史上它是一个湖,叫云梦泽。洞庭湖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果淹了之后,水就回不去了。

比方说湖北人逃跑时,不要再跑到江汉平原去,不要跑到比长江河床最低的地方还低的地方,你认为是逃命了,你认为离长江远了,实际上是去找死。水是从上往下流的,从高往低流的,要逃就跑到高地去。

第三,学会像日本人一样准备逃生包,看看日本人的逃生包是怎么准备的,向日本人学习一下,不要老是反日。你们家的房产证什么的,放到逃命的包里。不要洪水下来的时候,你再去找房产证放在什么地方,没时间了。

其实长江中下游的人对洪水是有经验的,好多人家都是有船的,家里值钱的东西不摆在一楼,摆在二楼的。比较有经验,洪水来的时候把你家的门窗全部打开,让洪水流过去,那力就不大。如果不这样做,你家的房子可就被洪水冲垮了。

老百姓的这些经验就跟三峡水库道理是一样的,洪水来了放开水库让水流过去,否则就溃坝了。所以三峡水库根本起不到防洪作用。

极权社会宣传只有一种声音 人们会忘掉最基本道理

要是三峡工程能起防洪作用的话,中国所有的水库功能都能起防洪作用,因为它都是一样的设计理念。中国有十万座水库,几乎每条河上都有水库。比如漓江上面都是水库,如果能发挥作用的话,桂林就不会有洪水。因为这些水库不能发挥防洪作用,它就有水灾。

当宣传在极权社会只有一种声音时,很多常识都会被扭曲。

其实这个道理不是很难,水永远是从高处往低流,不能从低处往高处流,不能倒流,除非洪水的时候回灌,这只是短时间的一个现象,它会重新找到它的平衡。三峡的工程师在设计的时候,他们都知道水是从高处往低处流,只是这些领导人说水是平着流的,“高峡出平湖”,水从重庆到三峡是平的,自己会流过来的。

当宣传在极权社会只有一种声音的话,人们会看到,很多常识都会被扭曲。说水从高处往低处流,大家都知道,然后它告诉你,高峡出平湖,你听多了之后,就把水从高处往低流这个最基本的道理给忘记了。

中共永远不会负责 每个死亡者对它来说就是数字

当被问及一旦三峡溃堤,中共是否也会随之垮台,王维洛先生认为,这其中并没有直接关联。因为中共永远不会承认它的罪恶,不会负责。

王维洛先生还认为,中共的报告大家在读的过程中,要读懂其中的意思。“大家要读懂报告的意思,那个文字挺难懂的。我曾说过中国人现在都不知道中国话该怎么说了。”

他举例说,黄万里说的重庆港口会淤死,写的是问题比较严重。参加三峡工程论证的科学家写道:港口作业发生困难。没有写淤死,写发生困难。把程度减低了一点,当然还是点出问题来了。读报告的人要看懂这个报告,但是(中共)领导不读这个报告,没有一个人认认真真地读这个报告。

同样一个东西的写法在解释的时候是可以两解的。就像这次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说的这是一个黑天鹅,是一个特大暴雨造成的特大洪灾。

三峡大坝如果溃坝,不一定会直接导致中共垮台,因为他把这话已经告诉你了,说是黑天鹅,那是你自己去理解的问题了。你怨谁呀?

最后王维洛先生表示,“中共永远不会为此负责任的,它完全是一种暴力的统治。每一个死的人,对它来说不就是一个数字嘛。”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专访王维洛: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是什么?(上)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一)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二)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三)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关慧贞:港人需救援 促加国急庇护
【直播】白宫简报会:疫情致死率大大降低
【重播】川普举行“执法受益者”圆桌会议
【新闻看点】洪水滔天习发声 中共报复惹川普怒?
【拍案惊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陆囤粮能吃吗
【纪元播报】蓬佩奥:病毒大流行让全球看清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