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恐立法会失控 丢失香港

【大纪元2020年06月21日讯】(香港大纪元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中共人大常委会议6月20日闭幕,香港《国家法》草案内容浮出水面,外界认为,中共有意在7月底走完表面程序。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因恐惧失去对香港立法会的掌控权,进而失去香港,强推《国安法》;此外,也为9月份G7扩大会议,面对全世界的疫情究责浪潮时,用以转移及掩盖中国国内民众知道真相的借口。

据中共官媒公布的主要草案内容,北京将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负责收集分析国家安全情报信息和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同时还要在香港设置“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维护香港的国家安全事务。

“(立《国安法》)这件事长远对中国的主权和它(中共)的统治权有影响的。”吴明德表示,亲共建制派在去年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大败,倘若建制派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又再度失败,立法会就将失控,“再失去立法会,它(中共)就失控了整个香港。”

他说,若以金钱衡量,失去香港,即意谓着失去香港所有搬不走的资产,如物业及基建等约6万亿美金, “所以它(中共)即使得罪天下所有的国家,它也要拿回来(这笔钱)。短期内,港版《国安法》就是控制议会,不失去香港。”

此外,中共因瞒报疫情,即将到来的9月份G7会议,中共势必面临全世界形成联盟的追讨。为继续掩盖真相,欺瞒大陆民众,届时也可以此转移焦点,“它(中共)会回过头来说,香港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我们一早就用港版《国安法》预防了。”

中共出台《国安法》,势必面临美国进一步实质的制裁。吴明德认为,日前美国众议院150名共和党议员,提议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员及其家属,是步高招。他说,即使尚未正式批准,经媒体报导就已具足震慑力,触动中共高官利益,引发内讧。“让中共自己‘鬼打鬼’,一个政治局常委的口袋里起码装有几百亿美元,让你一辈子、穷极一生所赚的钱,我(美国)可以封锁你。你会不会想一下,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其他六个常委?所以川普不是很高招吗?他搞你内讧。”他强调美国必定会制裁中共官员。

此外,他也预料,美国撤出在香港的重要及不流动资产后,将禁止美金出入香港,“公司、产业,要有时间出售,所以在这段时间,他们忍着你(中共)。”他说:“这一招会使国际大炒家,加上各国政府会合作了。”

“这一招一出来就要清货了,清货就是做完就不回来了。”“这一刻就是扫平香港的金融市场,就像98年亚洲金融战那一役一样。”吴明德说。

另外,他还提醒香港民众,必须警惕主要以大陆企业及公司为贷款对象的银行。他解释说,目前香港总存款约14万7千亿 ,贷款约逾10万亿 。香港本地贷款占七成即约7万亿 为,三成即约3万亿 属大陆贷款。一旦中国大陆经济衰退,再加上全世界的封锁,大陆公司则无力还款,“那3万亿 就很令人担心,只要30%不还钱,就欠9千亿 港元。”

他说,当香港银行要清9千亿坏帐时,银行的资本充足比率就会引发外界担忧,将爆发提款潮,甚而引发倒闭危机,“人们一担心,就会去银行拿回自己的存款,这就是滚雪球效应。”

“哪些只能在香港做生意,而又走不出中国以外的那些地方,你就最害怕了。”吴明德说。

他还分析,中共实施《国安法》后,将逐步收紧香港,“它不会马上杀下来,但这是告诉你,香港的游戏规则与以前玩法不同了,是一个大转变,即(香港)回归23年之后,所有的玩法就在这次调转,就是实行一国一制。”此外,“国际社会不会给它一夜之间把筹码都拿走的,这样的话人家就会兵临城下。”

他说,若《国安法》实施后,中共将有许多的政治动作。他预料,中共将逐个击破参与9月份选举的泛民主派候选人。“不是DQ(取消资格),是直接抓起来,它(中共)可以设陷阱,我(中共)照样给你(参加选举),我照样给你赢,赢了之后我再抓你。”

“到时可以栽赃嫁祸,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社团,它社团里的人想的东西全部是最邪恶的,它怎么会想不到。”吴明德说。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中共恐立法会失控 失香港失6万亿美元

记者:港版《国安法》草案推出来了。怎么看《国安法》草案?之后的局势会怎样发展呢?

吴明德:他们(中美会谈)交流意见以后,没能够达致缓冲的意见,那么就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两个对头车相撞,大家都暂时不刹车,所以就继续做其它事了。6月20日开完会后,如果里面还有一些细节还没有谈妥,或者还有空间,那它(中共)就不会在6月20日宣布正式通过,但是,不正式通过并不等于是会等到8月份。因为它(中共)可以随时叫人大常委开一个特别会议。

我们一直在分析,为什么它要冒天下之不韪而去做这件事呢?因为这件事长远对中国的主权和它(中共)的统治权有影响的。因为一直没有借口,可以在香港用这一条法例,去干预它们(中共)担心的事情。但是这一条法律是被利用为,它们(中共)看到,根据去年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如果这次不做任何事,它们(中共)会正式失控立法会,这才是为什么它(中共)要这么快要推出来(的原因)。如果它(中共)真的在立法失控,现在是林郑月娥的政府失控,如果再失去立法会,它(中共)就失控了整个香港。

如果(中共)失去香港,那意味着什么?香港对它(中共)来说,如果用钱来衡量,就是值6万亿美元(指香港所有搬不走的资产,如物业及基建等,约6万亿美金)。所以它(中共)有什么理由,想一夜之间失去6万亿美元?所以它(中共)即使得罪天下所有的国家,它也要拿回来(这个钱)。

如果它(中共)不实施这一个法例,那就没人可以保证得了它(中共),香港在接下来的9月6日的选举,建制派可以继续控制住(立法会)。那么如果既然没人去控制它,那么它(中共)就自己做自己的事。如果它做自己事,它(中共)当然会做出来一个大框架,它当然要有时间给一些国际的持份者(利益相关者)撤退的,所以它第一个大框架出来,一定不会像其他人说到的加辣、加辣,就是加到可以把《送中法》那些都摆进去。加辣是什么呢?好像说港币不如用人民币。就是它(中共)不会做这些事去影响国际持份者(利益相关者),没时间撤退他们的利益。

忧国际围攻香港成缺口 用国安法控制立会

它(中共)另外一个要面对的就是,需要给国内人民一个交代。国内的人民对世界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因为它(中共)建起了防火墙,只是在城市那些人用惯了INTERNET(互联网),或者会翻墙的人才知道(世界的事情),但这可能只是千分之一的人有这个机会。那么剩下来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被它们(中共)从小洗了脑的人,那么它(中共)给什么他们看,给什么他们听,他们就信以为真。如果信以为真,最好就是,不是自己中宣部讲,不是自己《人民日报》讲,而是引述外国那些报纸传媒说。现在,国际已经有联盟了有五眼联盟、十国联盟、二十国联盟,有G7扩大会议联盟,一起来追讨你(中共)。

它(中共)现在部署《港安法》,它(中共)说,香港是一个反共的基地,所以现在我们要用港版《国安法》夺回香港。譬如在印度,它又说印度又在敲我们,在台湾,台湾又越走越远,又是因为以美国为首。它(中共)想将整个形势,国际的形势变成是一些大帝国围攻它(中共)。它觉得不关中共的事,我们(中共)没有做错事,而是这些人眼红我赚钱多,眼红我们富强起来,所以他们围攻我。它(中共以为)搞民族主义,它一定能成功的,因为在国内它(中共)有把握。所以你看它(中共)整个局是这样布的。

短期内港版《国安法》就是控制议会,不失去香港。要到9月份G7扩大会议的时候,当全世界形成联盟追讨它(中共)疫情的时候,它(中共)就会立即说,我当时做这件事情是对的,就是预备了这些人来。到全世界真的在追讨它(中共)的时候,它(中共)没办法不告诉国内的人听,而到国内人知道的时候,它(中共)会回过头来说,我们早就预防了,香港就是我们的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我们一早就用港版《国安法》预防了。它(中共)会这么说。

美出150制裁方案 震慑中央高层引内讧

记者:觉得美国的制裁方案会不会加重?

吴明德:这个导弹(制裁)不会这么快飞过来,但是它知道有什么导弹。其中现在美国总统和以共和党为首的国会,已经出台了“150”的制裁方案,这是高招,等你(中共)自己鬼打鬼。因为制裁到政治局常委,一个政治局常委的口袋里起码装有几百亿美元,让你一辈子、穷极一生所赚的钱,我可以封锁你。你会不会想一下,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不是你们其他六个?为什么不是习主席?所以川普不是很高招吗?我们永远都不会制裁习主席的,因为他是国家主席,如果制裁习主席,不就是等于和中国宣战。他不会这么愚蠢的,但他搞你内讧,这一招就是她(美国)制裁你的导弹,他根据他们的法律导弹,根据他的法律编制一套制裁方案,他一直在做。

但是中共会估计,你(美国)其它的导弹不会这么快发出来,所以它(中共)就有时间去准备9月香港的选举,也准备在9月怎样应付,组成联盟问它追讨疫情赔款的事。

记者:觉得他这一招制裁高官是吧?

吴明德:这个她(美国)一定会出的啦,因为共和党已经在国会立(法)了。因为这一出,外媒一报导,它们(中共)里面一知道,已经会内讧的了。每个人的利益,每个人的地盘,为什么我的地盘被你拆呢?为什么你不拆隔壁的地盘呢?那我都会眼红嘛,其他那些高官你不制裁。所以没有正式批准就已经足够震慑力了。

记者:港版《国安法》草案推出后,行政会议成员、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就出来发话说如果美国制裁,禁止美金出入香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自己的利益也会受损。美国会不会出这一招,禁止美金出入香港?这一招最终对双方的影响会怎样?

吴明德:这一招会使国际大炒家,加上各国政府会合作了。那么在什么时候出呢?就是当他们真正重要的资产、不流动的资产撤出后,因为她(美国)不会这么笨的,因为这一招一出来就要清货了,清货就是做完就不回来了。

记者:就是立即走人?

吴明德:是的,这一刻就是扫平香港的金融市场。就像98年那一役一样。

记者:连根拔起?

吴明德:是的,亚洲金融战。但没出之前,她(美国)一定要将一些不流动的资产套现,就像美国政府,它都将领事馆的那些住宅拿出来卖,还有很多他的投资,那些公司、产业,要有时间出售,所以在这段时间,他们忍着你(中共),如果是在经济上和金钱上的利益。

但是任志刚说这些,这个人本来我不想谈论他的,但是如果他作为一个行政会议的成员,作为一个consultant(顾问),一个adviser(顾问),他说的这个角度呢,他就是用金融知识去说的。想想他平时处世、待人接物风格,我一句而论,他是一个香港银行界的沙皇,他是很独裁的。

他建立自己金融管理局在过渡的时候,用了很多心思和机遇,去和内地沟通,建立关系,建立了这个金融王国,目的就是他离开了之后,就由前朝建立的,就是回归前已经建立,所以譬如中共那些有关的财金人员坐下来就很自然了,就不是像现在,我们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就譬如《基本法》23条,如果一早在回归前有的话,那它就顺利过渡,他就用了这个聪明方法,就是在97年前,就成立了自己金融王国,那在内地来看,当时不是说,好啊,为什么呢?你一离开,我坐下来,这些东西是回归前的,不是我自己现在僭建,也不是中联办或者中共要建立,就是说脱离了你原本的轨迹,所以他就可以买到账(得到认可)。

但是也都看得到,因为他这么聪明,他做了之后变成一个极权者,在这个金融帝国里,他在做监管的时候做成极权者,当然他也都有一个政治对手,所以他不可以一直连任,他的政治对手使他离开了,他离开了之后,当然有很多私人的恩怨,那他现在就再坐进去到行政局,他仍然要指挥香港的金融系统的那种满足感。

他是代表中共中央,它们如何想要香港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的利益。那他是否真的能够有力,可以去到中共中央去阻挠它们呢?不是,而是他都要去收料(有用的信息),中共中央现在最高的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会不会相信他呢?那些专业知识我会相信你,其它事情免问。他说话在政治上不值得参考,因为他没有脉络可以打入决策层,他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说。他很多时都会说,人民币代替港币,不如不用挂钩了,何必要挂钩呢?直接使用人民币啦,他是否可以这样说呢?就是随便他说什么都可以的,你不用理他。我们香港人就集中我们,如果有一日这个国安法立了之后,如果香港每个人都不信港币的时候,你现在要做什么?

银行三成贷款在内地 制裁将引杠杆爆破

记者:香港银行业是否会有些危机?因为它的杠杆是最高的。

吴明德:银行最大的危机就是在借贷方面。香港现在的monetary base基础货币,可以去制造M3,基础货币大约1万6700亿,当它是1万7千亿,1万7千亿现在制造出来的M3就是14万7千亿,大约九倍,即制造了九倍的(杠杆),其实已经到极限了,这就是高杠杆,由于有这么多存款,又有这样的借贷能力。

因为银行靠借贷,基于存款来借贷,而借贷现在是多少呢?总存款大约是14万7千亿,现在的借贷大约是10万亿多一些,大约是7成左右,那这10万亿里,7成用在香港,3成用在香港以外,那这3成猜猜会去什么地方?最多的肯定是回大陆。如果大陆一旦经济不好,全世界联盟去封锁它,那3万亿就危险了,只要内地的公司借钱,一旦不还,那3万亿就很令人担心,只要有30%不还钱, 就欠9千亿港元,等于我们要清坏帐,那银行的清坏帐,如果没了9千亿,那它的资本充足比率就会被担心,一担心人们就会去银行拿回自己的存款,这就是滚雪球效应。

所以巴斯在赌什么呢?他为何要赌18个月呢?因为他有时间需要,如果国际制裁的话,你不还钱,而引起一连串的效应,使得香港人们担心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自己担心自己的存款,才会将整个存款的那个,我们叫杠杆的爆破,杠杆一爆破的时候,他(巴斯)就会赢钱了。

记者:如果金融危机,首先就是大家去拿钱,拿到银行的杠杆爆破之后,巴斯就赢了,是不是这样?

吴明德:没错,可以这样理解。但在细节操作上,永远都是,如果金融出事,都是自己的经济先衰落,就是“物必先腐,然后虫生”,如果物不腐,怎样去冲击都冲击不了的。

记者:现在香港会不会出现这个缺口呢?

吴明德:这个缺口不就是要等引致那个经济,你担心银行系统要清坏帐,这才是最大的缺口,一天不担心银行的借款是要继续还的,你不担心的。你问何时担心啊?你就要密切留意了,这些电台、频道的呼吁了。

记者:哪些银行会先出事?风险比较大?

吴明德:你会看到,哪些只能在香港做生意,而又走不出中国以外的那些地方,你就最害怕了。我不能讲出是哪一家。我只能说,你不会担心美国、英国、法国,那些爆煲(倒闭),你最担心哪些会爆煲(倒闭)?

记者:是中资银行,对吗?

吴明德:中资不是我们管的,但中资如果爆煲(倒闭),有中资去支持它,那你就会担心,这是连锁效应,在金融界打滚的人就会知道了;但如果我们普罗市民,平时都不会留意这些,你知道这些银行,如果它一旦爆破的时候,政府去接管了,那人们会去做什么动作呢?那就是:我不信港元!所以你才会看到,一些普罗市民,现在用港元换美元,用作防身。

记者:是的,他们宁愿拿着现金不愿放在银行。

吴明德:如果你要走路(逃跑)的时候,需要一些美元现金,换了一些美元,不会全部放银行,要么就放在香港以外的银行,(离岸户口)否则的话,你要防身。

记者:东亚银行可能也会卖给中资,对此前景怎么看?

吴明德:个别银行我不想去评论它,因为我没有看过它那盘帐。但是大家作为香港的市民,你自己可以判断得到,哪些银行借钱给大陆最多,那些银行即如果内地经济一旦不好,它就会受创,这些网民要自己去做做功课。

记者:一旦卖给中资,它的资料就会全部给了上面,已经被送中,包括中国银行也传出将其资料给了广西的一些银行,是否有这方面的担忧?

吴明德:香港什么人都有,很多香港人也会光顾中资银行,现在光顾中资(银行)的人都不担心(资料被送中),而(光顾)其它个别银行的,他不会担心的,那些的(人)早就撤出了,是吧。

港人多是文化精英 见共产党伎俩易害怕

记者:港版《国安法》草案出来了,很多市民觉得很沮丧,好像天要掉下来了,如何看香港的前景将会?

吴明德:它不会马上杀下来,但这是告诉你,香港的游戏规则与以前玩法不同了,是一个大转变,而这个大转变即(香港)回归23年之后,所有的玩法就在这次调转,就是实行一国一制。实行一国一制也要有个时间,因为国际社会不会给它一夜之间把筹码都拿走的,你(中共)不能一说“走鬼啦”,要封盘了,一扫就把桌上的筹码全部拿走了,这样的话人家就会兵临城下。

记者:美国有一些么学者说,如果泛民主派拿到立法会35+之后,到时就会军管(香港),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就像去年有传中共军人要来香港。

吴明德:我们不揣测,但在政治上会有很多动作,你(泛民)就算有35+,它(中共)都可以逐个击破。如何个别击破呢?我(中共)看一下你35+里有哪些议员我可以马上抓起来,是吧?不是DQ(取消资格),是直接抓起来,所以它(中共)可以设陷阱,怎么设陷阱呢?我(中共)照样给你(参加选举),我照样给你赢,赢了之后我再抓你。

记者:那它(中共)凭什么理由抓民主的代表?

吴明德:凭什么理由,到时可以栽赃嫁祸,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社团,它社团里的人想的东西全部是最邪恶的,它怎么会想不到。我(中共)有了这条法例(国安法)之后,法例在先,然后你(泛民)才选立法局,我就给你开心一下,如果我搞不定你们(泛民),就给你开心一下,你就选35+出来吧,然后我再个别击破。

记者:最近他们(泛民)有很多人被跟踪,是否有恐吓的因素?

吴明德:这是其中一个伎俩。世界上读书好的人、乖乖成长的人就最怕事,他没见过世面。最糟糕的是,通常在香港的精英全部都是乖乖读书的,林郑月娥一定是精英,是吧,所以她就犯了这个错误,她只是戴着眼罩看,(她心想)“我是精英,你(中共)要重用我,我获选了,是行政长官,所以你给我的东西,我就执行到底”,她不会走位(变通)。

记者:无论怎样,香港人都要面对中共国安的威胁,无论在明在暗,当《国安法》定下来后,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去处理呢?为什么国安会让大家害怕?

吴明德:令大家害怕,你是从国内来的,你知道它(中共)是如何纠缠你的。比如它恐吓我,我烂命一条,我不怕死,它恐吓不了我,但你是有情有肉的,于是它恐吓你的家人,才会使你怕。我们在香港这么多年没有这个经验,在国内有70年经验,知道如何应付,所以香港人这么怕,就是因为他没见过,没见过所以怕,如果《国安法》像内地那样实行了二、三十年你就习惯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美国务院首邀香港法轮功发言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犯罪证据将呈美法庭
【珍言真语】林晓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恶果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不让步 国安法加速灭共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两美国 中共威胁是共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