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于法轮功的22个问题(三)

文/李靖宇

绘画: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迫害。(明慧网)
人气: 1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22日讯】

三、实际迫害情况

9.中共当局用什么手段迫害法轮功

10.有没有实际迫害案例?

相关阅读:关于法轮功的22个问题(一)关于法轮功的22个问题(二)

9、中共当局用什么手段迫害法轮功呢?

中共迫害中国民众由来已久,从1949年建政伊始,共产党从土改、三反五反、四清、反右到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每十年挑一个人群开展政治迫害运动,以求转嫁专制政权的正当性危机。1999年,它选中的迫害目标是法轮功学员。

1999年7月,江泽民不顾其他政治局常委反对,一手挑起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从1999年开始,中共当局成立凌驾于法律和政府权力之上的“610”机构,专职迫害法轮功。该机构类似于纳粹德国“盖世太保”或中共“文革小组”,其权力超越宪法、法律,是完全违法的。

相关阅读:【图解】610办公室超级权力分布图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持有大量证据证明,中共当局通过中央政法委及610机构操控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部和地方司法局、各级党政机构等对法轮功实施群体灭绝性质的迫害,包括:非法抓捕和关押到洗脑班、劳教所、精神病院、酷刑虐待、性侵害,非法庭审、无罪判刑、开除工作、开除学籍、抄家、敲诈勒索,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疯、致死。

六一零是祸连全国的恶势力,在江泽民“对付法轮功怎么都不过分”的命令下,六一零怂恿、放纵公、检、法、国安、武警、军队以至社会流氓发展出无数最为残忍、毫无人性的迫害手段。

根据《明慧网》报导,从1999年7月20日到2019年7月10日,二十年来,在中国大陆里被中共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次至少为250万到300万。其中主要涵盖四种情况:第一、滥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非法设立各类洗脑班,以法制教育为名剥夺人身自由、强制精神改造;第三、极度滥用劳教所的所谓“劳动教养”(被废止);第四、滥用刑事诉讼法,包括拘役、有期徒刑,在看守所、监狱迫害;司法拘留,关在拘留所迫害。

中共种种酷刑可大致分类如:毒打、电刑、药物与精神迫害、强制灌食、熬鹰(不让睡觉)、吊刑、铐刑、抻刑、饿刑、禁止排泄、锥刑、约束衣、强制堕胎、捆绑刑、体罚、冰冻、摧残伤口、利用动物摧残、鞭刑、闷蒸、烘烤、火烧、烙烫、开水、热油浇、拖拽、坐刑、水刑、绑刑、性虐待、关监、奴工等等。每一类可能包含多种酷刑,例如,吊刑有单手铐吊、双手铐吊、门框悬吊、铁丝吊铐、吊铁环、拉抻吊铐、倒着吊、上大挂等;铐刑有手脚连铐、掏腿铐、大背铐(背剑、大背剑、苏秦背剑)、锁地环、超时床上铐、穿心镣、拇指铐、单人铐、双人铐、多人铐、抻铐等。酷刑超过100多种。

相关阅读:明慧20周年报告:酷刑折磨

更有成百万、上千万为不牵连家庭、邻里、工作单位而隐姓埋名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并转移到秘密集中营,成为中共科学研究的活体实验对像、以及器官移植的活体供源、残缺的遗体被就地火化;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这种屠杀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方式,其程度达到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以上部分受害者的名单和详细案情暂时还无法列入上述统计,但这场现代群体灭绝迫害结束之后,将有更多知情人站出来举证。

相关阅读:中共强摘人体器官 美国务院收录三大调查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各阶层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中共迫害,包括:政府机关干部和工作人员,军人、警察、法官、检察官、律师、大学教授、学生、专家学者、企业家、工程师、艺术家、医护人员、企业管理人员和职工、媒体记者主持人、中专/中小学老师、工人、服务员、离退休人员、农民、个体户、个体小商户、失业工人、自由职业者、道士、僧人等等。

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男女老少都有,涵括了从婴儿到80~90岁老人的各个年龄段。对各类社会精英、年长者、未成年孩子、孕妇、残疾人都不放过。

据《明慧网》报导,根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至2020年4月,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4408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遇害死亡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死亡案例最多之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这个数字是明慧网突破中共层层封锁、得以核实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为遭到焚尸灭迹,仍然没有揭露出来。如同当年纳粹集中营的死亡案例一样,实际数字有待迫害结束后更广泛深入的调查取证。

10、有没有实际迫害案例?

案例1: 正信永存──记电视插播英雄刘成军

刘成军,男,1971年出生,吉林省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财会专业毕业,后在九台粮库工作。180多公分高的壮硕青年,修炼法轮功之前火气盛、好打架。1996年4月修炼后,法轮功彻底改变了他,使他变得斯文有礼。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刘成军多次进京上访,遭受非法关押、毒打和其他酷刑迫害。

                                                                                   刘成军生前照片。(明慧网)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在长春市、松原市两地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影片,播放时间长达40~50分钟,使数万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轰动。

刘成军作为真相插播的主要参与者,遭到中共当局疯狂追捕。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警察,于3月23日晚,动用20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一群警察闯入刘成军的姨父柳长发家。让柳家做饭,还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派出所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威胁要把他84岁的姥姥抓来,这样逼问出刘成军的下落。

7辆车包围了刘成军藏身的窝棚,纵火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跑出。警察用碗口粗的棍棒暴打他,当时警察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一个叫李伯武的松原警察拔枪朝刘成军的腿上连开两枪,将他腿打残。叫嚣着:“这回我看你往哪跑!”

3月24日,被送进吉林省公安医院后,刘成军被双手抻开铐在床的两侧。4月某日,刘成军突然被警察打开了手铐,一群电视台的人要给刘成军摄像,一个女记者想获取他的声音,以便用移花接木的一贯手法制造假新闻。该记者让刘成军向她讲真相,被刘成军识破、拒绝。事后,公安医院的狱政科长给他戴上了脚镣。

中新网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

刘成军被绑架回长春后,全身大面积烧伤、又遭受老虎凳等多种酷刑折磨,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并曾被绑在固定床上50多天。2002年9月18日,市中级法院“公开审判”前,插播团队的幸存者们被拉到法院的单独房间,被电击得在地上翻滚,警察边电边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声!”[1]

据知情者透露,陈艳梅、刘成军等被毒打、电击了很长时间。法庭上,两个法警控制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们讲出真相,法警使劲掐他们的脖子。就是这样梁振兴、刘成军等人还当庭揭露当局的谎言,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警累得直换人。

当日庭审结束后,刘成军已被迫害得难以行走,被背回监室。后刘成军被非法重判19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一大队。

酷刑演示:警察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图片来源:明慧网)

入监的当天,在监狱长李强、副监狱长刘长江的授意下,6名重刑犯(李刚、郭树铁、贾玉彪、刘X海等人)对刘成军进行残酷迫害。这些犯人将刘成军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击刘成军,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木板被打折了几块。

犯人贾玉彪还用刘成军的腰带抽打他的脸、眼睛,把腰带上的一个大纽扣都打碎了,当时刘成军眼睛被打得充血。

在吉林监狱里,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每天一大早,约4、5点钟,别人还没起床,刘成军就被叫起来坐板,6个犯人把他拉到铺下,按着他,把木板立起来狠命地打他后背、腰眼、臀部。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XX的装有刚!”刘成军浑身冒汗,疼得死去活来。

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刘成军坐在上面,他们从后面踢他的后腰,刘成军臀部血肉模糊,鲜血把内衣内裤都浸透了。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他写所谓放弃修炼的“四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

为了抵制野蛮的迫害,2003年10月下旬,刘成军和吉林监狱内被关押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几个人举起一块木板就打他,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3至5公分厚,落叶松木板非常硬),把刘成军打得几天起不了床。

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 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明慧网)

绝食10天,滴水未进,刘成军已被迫害得形容枯槁,吐字说话已很困难,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监狱被迫于11月4日为刘成军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吉林监狱和农安县“610”办公室互相推诿,拖延不予救治。

2003年12月24日,刘成军被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奄奄一息的刘成军要了纸笔,写下了人生最后的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2003年12月26日,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他父母最后看到了刘成军。他已高烧39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的脉管像拉开了,满地都是血。他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

由于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当其余亲属赶到时,刘成军已停止了呼吸。时间是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经受了1年9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2]

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11点强行将遗体火化。

案例2: 四川省优秀警察徐浪舟被吊打7天7夜迫害致死[3]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徐浪舟,男,1973年出生,身高178公分左右,是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队优秀警察,专职处理交通事故。1994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短短时间内,疾病消失,身体健康。

徐浪舟以前抽烟、喝酒,对事故逃逸司机,抓着就打,请吃也去,送钱送礼也要,在修炼法轮功后去掉了所有恶习,再也不打人了,请吃饭也不去了;被人给他送礼送钱,再也不收,而且工作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处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

四川攀枝花市优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徐浪舟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无理开除、关押迫害。2000年,徐浪舟在自己家的户外炼功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被警察迫害“上刑床”连续13天,手和脚呈大字型被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胸部横绑粗铁链,24小时不能动弹,吃喝拉撒全在上面。

2000年3月份,徐浪舟被非法劳教2年,送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遭警察拿几万伏的电棒电击。警察把他强制按在地上捆警绳,绳子都勒进了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大热天的坝子里晒太阳。他长期被强迫烧砖,温度很高,砖还是火红的,就叫他去捡。捡出的砖放在坝子上以后,还能点燃纸烟。

两年期满时,因她坚持信仰不“转化”,又被非法延期9个月才放回家。他妻子不堪压力与他离婚。

2004年4月9日,徐浪舟正在涂料厂上班时被国保大队等人绑架。参与绑架的秦刚、邹勇军等10多个警察,全部穿着便衣,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强行用黑袋子把徐浪舟蒙住,直接绑架到盐边新县城B区金谷酒家二楼会议室暴力取证。警察秦刚、邹勇军等人把徐浪舟吊起来,吊了一天一夜,三天两夜不准睡觉。

2004年9月14日,盐边法院对徐浪舟进行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徐浪舟揭露了警察的暴力取证恶行,并申明酷刑折磨中神志不清时所言作废。因“证据不足”,法院迫于众怒未能立即判刑。

在“610”办公室等对法院的强压下,2004年11月1日,盐边法院对徐浪舟第二次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审判长不顾暴力取证的诬陷事实,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用攀枝花市“610”警察诬陷的材料,对徐浪舟非法判刑8年半。

2005年1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之后他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因他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7天7夜,直至徐浪舟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察总医院。

徐浪舟的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于2012年3月18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肋、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摘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徐浪舟的遗体一直冷冻在成都东林殡仪馆,2017年1月被强制火化。

案例3: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

高蓉蓉,女,原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2003年6月20日,鲁美研究生徐志扬之妻向学校告发高蓉蓉谈论法轮功,于是高蓉蓉被绑架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明慧网)

2004年3月22日,龙山教养院召开诬蔑法轮功大会,高蓉蓉因身体不支,不能参加,被副大队长唐玉宝从二层床铺上直接拽下来,架到管理科,拳打脚踢,用烟头烫,持续电了半个小时,高蓉蓉一只耳朵被打得失聪。

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龙山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连续电击6-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来了。

下图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糊的状态,有的地方焦糊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糊处多是重叠的。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在龙山教养院遭长时间电击毁容 (明慧网)

2004年5月7日当晚,高蓉蓉不堪折磨,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逃生,摔伤,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0533号房间。

经历3个多月的痛苦煎熬,从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开始尿血、不能进食进水,瘦成一副浑身带伤的骨架,眼窝塌陷,眼皮闭不上,人已经变形。“医大”的医生表示,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声称有危险就让“医大”抢救,死了也不让回家。

高蓉蓉在医大一院的5个月期间,一直受到非法监控。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医大医院成功地摆脱龙山教养院警察的监管,解救出高蓉蓉。高蓉蓉被成功营救,使中共感到极大的恐惧和震慑,公安部还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共中央“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罗干亲自插手,防止高蓉蓉出国,害怕毁容罪证被曝光。

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的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残酷迫害。司法系统一官员说:“罗干有指示,这事(指高蓉蓉遭电击毁容被曝光)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此后,辽沈公安局,国保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

高蓉蓉再次遭劫并被饿死灭口

2005年3月6日凌晨二三点钟,沈阳市国保支队伙同沈阳市铁西区国保大队的10多个男警察闯入沈阳市沈河区永环小区一户民宅,将睡梦中的高蓉蓉和照顾她的董敬雅绑架,董敬雅当即被上了背铐。

其后的3个月,高蓉蓉被马三家教养院秘密关押在辽宁省监管医院,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高蓉蓉在“医大”的10天内,很多不明来历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也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在为谋杀高蓉蓉提前放出风声。

2005年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马三家教养院的通知后赶到医院。当时高蓉蓉已经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医大的医生说:“高蓉蓉来时就是危重。”马三家教养院的狱警说:“高蓉蓉刚到医大时还能说话。”

据知情人讲:高蓉蓉被马三家警察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当时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却在记录时都记上吃了这个、那个。

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称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对病危中的高蓉蓉不进行实质性的抢救,并不给她食物,而且还在观察她的记录上写上吃了东西,就是为了饿死她,并将谋杀的责任洗刷干净。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被饿死,年仅37岁。高蓉蓉死后,辽沈司法部门到处放风,说高蓉蓉绝食“自杀”。

案例4:辽宁省盖春林被灌开水烫死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春林,男,1953年5月20日生。2005年4月17日,抚顺市公安一处、清原县公安局、南口前镇派出所等多个警察强行闯入盖春林家,把他绑架至南口前派出所,后又转到抚顺公安一处;5天后,把他劫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5月6日,家人被通知盖春林“心脏病死亡”。

盖春林

当家人赶到现场时,见到尸体时已穿好衣服。盖春林的弟弟说:“俺哥没有心脏病,怎么会突然死于心脏病呢?”当时看见盖春林脸上有烫伤并扭曲变形,身上右侧胸部有烫伤,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验尸。

验尸结果: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插管灌开水烫的。

案例5:湖北省善良老太太遭受酷刑被打断四肢、被打毒针成喑哑人

刘晓莲(女,68岁),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转化”,2002年6月28日,赤壁市第一看守所警察蔡金平、邓定生、钱玉兰、宋玉珍等将刘晓莲押到看守所对门妇幼保健院注射毒针,被医生拒绝。

于是,他们又将刘晓莲押到市人民医院注射破坏人体细胞的毒液,当天晚上药物开始发作,刘晓莲七孔出血、上吐下泻。5天后,看守所警察确认刘晓莲快不行了,便让她丈夫写了担保勒索3,000元后释放。但刘晓莲没有死,甚至还挣扎着爬到外边,以满身伤痕到处去讲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真相,人们都含着泪听完遭遇,深表同情。

风声传到了警察那里,刘晓莲又立即被警察绑回市第一看守所,这次警察使用了五马分尸、吊挂、毒打、用脚碾踩等酷刑,将刘晓莲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打断,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骨,然后把刘晓莲丢到花园的水池边……生命力顽强的刘晓莲又活过来了,还是到处以满身伤痕向人们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于是又被迫害……

2004年2月4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为刘晓莲老人发出了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联合国紧急呼吁发出15天后,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毒打刘晓莲头部,血从五官喷涌而出,最后致刘晓莲老人瘫痪,被抬回家里。

2006年4月26日,拒绝“转化”的刘晓莲再次被赤壁市赤壁镇“610”警察绑架,关押在赤壁市蒲沂精神病医院迫害。当局要刘晓莲配合写放弃修炼法轮功保证书“转化”,刘晓莲说:“正道绝对不配合邪道。”于是她被注射毒针变成喑哑,然后释放。

ㄝ被迫害成喑哑人士的刘晓莲拿笔亲自写下了自己被残酷迫害经过,投书明慧网。同年9月1日,已经喑哑的刘晓莲再次被关赤壁市蒲沂精神病医院。2008年9月,当局确信她只能活20几天,才把被精神病院关押2年多的刘晓莲释放。同年10月26日下午,终因迫害太重,刘晓莲老人含冤离世。

获知刘晓莲去世,赤壁市“610”办公室负责人就赶紧电话祝贺赤壁镇说“成功了”。

遭活摘器官而死

案例1:被活摘器官而死

贺秀玲(女,52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于2004年3月8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3月11日早晨7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

徐承本通知了附近几个家属,一起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家属们一看她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在11时30分左右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

徐承本后来知道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将妻子贺秀玲尸体保存起来持续上告。警方起价10万元欲买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多方投诉无门情况下,2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之后徐承本也被毒杀灭口,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案例2:家属反对下仍强行摘走死者器官

李再亟(男,44岁),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7月因拒绝“转化”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毒打致死,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来。在未征求家属意见的情况下,李再亟体内器官全部被摘走。

劳教所负责处理此事的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家属问:买纸干什么?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然后家属看到李再亟肚子里塞满了卫生纸,往出抬时,身上还往下滴着鲜血。家属反对他们拿走器官,赵姓警察说做标本了,根本不容家属质疑。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然后匆匆火化。

案例3:皮肤被剥光 内脏被掏空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因4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抓,2002年遭22天酷刑摧残后死于广州白云看守所。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只好把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