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过游戏商下广告 中共控制他国舆论

《王者荣耀》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0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对于台湾卖得最好前10款手游中有8款来自中国厂商,时事评论员徐嵚煌表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厂商背后都有中国政府支撑,中国政府不仅透过游戏箝制中国境内言论,更藉游戏商在社群媒体脸书、YouTube等下广告影响境外他国舆论、进行洗脑等文化入侵活动,以及捧红亲共政治人物。

移动平台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第1季台湾卖的最好前10名手游,只有《天堂M》和《超异域公主连结☆Re:Dive》2款出自日韩厂商,其它8款游戏均为中国厂商研发。

中国游戏大量充斥台湾市场,徐嵚煌表示,这现象好一阵子了。台湾过去也开发游戏,但后来以代理游戏为大宗。台湾游戏商与中国游戏商多年前开始竞争,最大的差异在于台湾游戏商是靠自己的钱,中国游戏商如发行《王者荣耀》的腾讯,看似民营企业背后却有国家力量,且其它国家游戏进到中国市场是用另一套管理方式,台湾游戏与中国游戏竞争,先天就处于不对等地位。

徐嵚煌说,中国所开发的游戏最大问题是言论管制。马云旗下阿里游戏取得日本光荣特库摩授权开发《新三国志手机版》,管制过雨伞革命等政治敏感字眼,比较莫名其妙的是玩三国志角色一定有曹操,但玩家在游戏中只要在对话框打出曹操的操就会转成星号,被当成不雅字。

徐嵚煌指出,中国游戏还有奇怪的禁令,如中共将4月4日定为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国殇日,当天不准玩游戏,强迫全球玩家悼念。很多游戏玩家是付费的,且线上游戏高付费玩家付费从台币上万到数十万、百万不等。这种类型的客户,游戏商通常都会尽量提供完整营运,只有中国游戏商直接断线24小时。

徐嵚煌表示,中共这一两年对游戏的管制措施比以前多,三不五时调整、更改关键字。去年被封锁的关键字是反送中,今年很多玩家抱怨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国殇日停服,玩家才发现原来抱怨就会被直接封锁账号永久停权,缴了钱也不会退费。中国游戏商对待游戏玩家的态度跟流氓一样。

据报导,台湾厂商网银国际代理中国网游《剑侠情缘叁》,台湾玩家在聊天中提及“武汉肺炎”就被封锁10年,网银以“游戏可以代理,自由不行”为由,结束与中国原厂合作。此举获得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馆长”陈之汉等支持。

中资并购游戏业 文化入侵、洗钱

徐嵚煌表示,中资这几年悄悄在全世界并购游戏业,包括股权入股,像美国大游戏商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就看到中资的影子。从不被注意的游戏业着手,对中共来说是最好的文化入侵与洗脑管道。

徐嵚煌说,中国在游戏布局很多,可以合法干预自己国家跟其它国家,《新三国志手机版》东南亚玩家很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殇日强迫马来西亚、新加坡玩家参与,被迫停机一天,就是很特殊的文化入侵。

徐嵚煌指出,中国政府对游戏管理介入很深,原因之一是游戏可能变成中国洗钱的管道,游戏公司架构庞大很容易让非法资金洗白变成合法资金。乐陞案就有人质疑,中国贪官用手上的钱大量购买游戏虚拟宝物,转为游戏公司获利,公司再把获利分配给股东,股东之一若包括贪官,贪官手上的钱就洗白了。乐陞的转投资架构很复杂,乐陞当时跟百尺竿头转投资架构一层又一层,非常适合塞不同股东进去分享公司获利。

游戏广告利润大 成箝制舆论工具

徐嵚煌表示,游戏广告利润很大,游戏商下的都是网路广告,在网路变成最大广告主,客群大部分与脸书、YouTube用户重叠。游戏商占YouTube的广告比重很高,可进一步影响YouTube等相关播放政策。中国游戏商的做法是他们不喜欢的关键字如香港、反送中、中国失业等,都会要求YouTube封锁。

徐嵚煌指出,中国开发很多游戏,最终目的不是只有游戏收益,而是庞大的收益可以让中国(中共)拿来当武器,箝制全世界的社群、影音网站的舆论。YouTube这两三年都有封锁言论状况。

徐嵚煌说,馆长2018年开骂民进党时,他透露,抱大把银子请他代言的很多是中资游戏商,但2019年他转骂国民党、韩国瑜之后,中资游戏商就撤退了。这些游戏商的广告说撤就撤逼人妥协,产生实质影响力。

徐嵚煌表示,2019年反送中,台湾网红声援反送中6、7月很夯,但到9月遇关键字打压,所有谈反送中或香港的关键字都被黄标,影片难有广告收入,很多YouTuber因此放弃谈论香港。中资游戏商透过YouTube、脸书或其它平台,用游戏广告支出当作筹码影响台湾的舆论,这才是中资游戏最大的问题。

对于经济部是不是该想办法管一管?徐嵚煌表示,很难。游戏平台透过苹果iOS、Android上架,经济部不可能阻止游戏上架,而且下载游戏通常都不花钱,大家花费最多的是虚拟宝物,形成台湾人搬钱给中资游戏商,让中共拿来当武器影响台湾的舆论市场。

徐嵚煌认为,中国游戏商可以影响广告就可以影响选举,也可透过YouTube捧红想捧的政治人物,例如:YouTube上传的影片只要有韩国瑜三个字,广告收益就比一般关键字来得高,中国游戏商换个方式影响台湾政治人物,广告支出就是很好用的武器。台湾多数玩家不知道自己玩的游戏背后是中资,也不知道中资可以透过游戏广告进行统战或影响舆论。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