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七常委行踪怪异 美中开战概率多高?

人气 8409

【大纪元2020年06月24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我们要来跟大家聊几个重点话题,包括了:

话题一:中共高层行踪诡异 权斗激烈或有人染疫?
话题二:中共智库报告:美中军事风险升高
话题三:大外宣被列“外国使团” 中共为何气怒?

不过,我们先带您来关注洪水消息。

中国华南地区目前遭遇今年度最强的降雨,不但长江中下游地区面临严重的水患压力,就连贵州也再次暴雨成灾。道路被洪水淹没,汽车被大水冲走,造成至少数十人死亡。

贵州铜仁的街道上,更出现了罕见的“悬崖瀑布”奇景,引发网民的热烈讨论。

根据当局的气象预测,直到24日晚间,从贵州南部直到上海地区,都仍将出现强降雨,还请当地的朋友多加留意。

另外,在上集节目中,我们提到中国有多个地区出现“鱼群跳跃”的特殊现象,现在南京玄武湖也出现了同样的景象,提供大家参考。

好,接下来,来看今天的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中共高层行踪诡异 权斗激烈或有人染疫?

我们刚刚看到,中国南方的洪水灾情相当严重,但诡异的是,习近平与李克强等中央高层,居然没有人前往灾区勘灾慰问。

特别是綦江流域遭遇80年来最大洪水,长江中下游一百多条河流的水位都超过警戒线,但中央高层却无人闻问,也引起海外媒体的质疑。

事实上,自从北京在6月11日公布出现疫情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七名常委,行踪就开始出现变化。

新闻报导:“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在6月8日至10日,前往宁夏考察”,习至少6月7日已经离开北京。11日,疫情公布后,只参加了17日与22日的2次视讯会议,但都不属于公开露面。其它习近平的报导,都是通电话、贺信、签发命令以及书面致辞等,也都没有露面。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初曾在山东烟台、青岛考察,北京公布这波疫情后,只有6月15日公开露面1次。

栗战书,从19日至21日,连续4天露面,主持人大会议。汪洋,疫情后共露面3次,分别在新疆调研,以及参加政协会议。王沪宁,只参加17日的视讯会议1次,不属于公开露面。韩正,只有12日,主持冬奥会工作会议。另外,赵乐际,整个6月份都没有他的活动报导。”

我们再补充更新一下,直到我们发稿为止,汪洋在23日又公开露面了一次,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议,所以在北京疫情公布后,汪洋已经公开露面4次。

虽然我们无法确认汪洋目前是住在北京还是外地,但至少可以判断汪洋的健康应该没有问题。

而栗战书最近曾连续四天公开在北京露面,健康状况应该也正常。

李克强虽然只有15日在公开活动露面,但是他也出席了22日的中欧视频会议,从党媒的照片可以看出,会议地点是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应该也没有健康的疑虑。

中共高层活动信息 发现两个特殊迹象

好,从中共高层的活动信息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两个特殊迹象

第一,中共七常委在北京的公开活动明显减少,而且多半是出席室内的视频会议,场面不对外公开。

这个迹象,也让外界质疑,中共高层们很可能已经离开北京,分散到周边地区去躲避疫情。只有遇到不得不出席的重大会议,再回到北京。如果真是这样,就代表北京疫情可能远比官方宣称的来得严重。

而且,虽然华南地区水患严重,但习近平、李克强与其它高层都没有去灾区勘灾。这是意味着中共高层对民间疾苦不闻不问呢,还是中共高层其实也对外地的疫情不敢放心,因此宁可选择躲在家里“闭关自保”,也不愿到外地勘灾。

第二个特殊迹象是,有部分常委已经长期没露面,形同失踪;也有人在北京疫情公布后就渐渐地销声匿迹。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是消失最久的人,整个六月都没有露面,应该要发个寻人通告了。

而中共副总理韩正在北京疫情公开后,也只有在12日露面过一次。赵乐际和韩正,是近期露面最少的两名常委。

巧的是,在今年的2、3月之间,赵乐际与韩正也都出现过将近一个月的“隐身”期,当时我们曾经推测,如果他们两位不是被习近平削权、边缘化了,那么很可能就是有人感染病毒了。

现在,这两位常委又再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其他常委也减少公开露面,这是否意味着中共高层内部有人因为病毒倒下了?所以导致其他高层也不敢去外地勘灾,就怕感染病毒。

还是说,中共内部正在进行激烈的权力争斗,所以有某些人被当权者给控制了、噤声了?这些疑点,牵动着中共政权的未来局面,值得我们继续密切观察。

话题二:中共智库报告:美中军事风险升高

中共的智库中国南海研究院在23日发布一份《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报告(2020)》,分析了美军目前在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情况,并指出美中双方爆发军事冲突的风险也持续升高。

报告指出,目前美军部署在亚太地区的兵力达到37.5万人,占美军总兵力的28%;其中涵盖了美军60%的海军舰艇、55%的陆军部队,以及2/3的陆战队兵力。

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说,“美军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前所未见”,美中双方发生“军事意外或意外开火的可能性正在升高”,而且“假使危机爆发,对双边关系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我们先说个结论,这份报告的推论结果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是推论过程中犯了一个中共的老毛病,就是“倒果为因”。

美中军事冲突的风险升高,不是因为美方派驻大量军力进入亚太地区,背后还有个根本原因是,中共不断对外强势扩张,威胁到周边国家地区,进而威胁到泛太平洋地区,因此才引来美方扩大部署兵力,防堵中共扩张。

有位网友的评论,相当扼要精辟,她说:“美国与中方关系,紧张。印度与中方关系,紧张。”还有日本、台湾、越南、菲律宾、泰国、西藏、香港等等,与中共的关系都是“紧张”。她说,“这代表中共就是紧张的源头”。

我觉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毕竟谁会没事去得罪、冒犯这么多国家地区?如果这么多国家地区都跟一个人发生矛盾、冲突,那就代表这个人很有问题了,不是吗?而中共就是那个“有问题的人”,或者“制造问题的人”。

特别是近期,中共与印度在边境发生激烈冲突,造成数十人伤亡,印度民间反华情绪高涨。

与此同时,中共海军也频频“路过”钓鱼岛周边海域,还派出军机进入日本海上空,引发日方高度紧张。中共海警还在南海多次冲撞越南渔船,引发越南当局不满。

中共还在最近短短两周内,8次出动战机骚扰台湾空域,创下历年最频繁纪录。中共在印太地区的种种强势举措,不但打破区域安全的平衡,也引发美方高度关注。

美方也因此派出三艘航空母舰在菲律宾海域集结训练,试图对中方的对外挑衅进行施压反制。

美军太平洋舰队还主动公布尼米兹号与罗斯福号双航母舰队的演训照片,并刻意秀出甲板上排列满满的战机,告诉中共美方已经部署了强势的空军与海军力量,随时应对南海与台海的紧张局势。

美方还出动B-52轰炸机与日本自卫队进行空中联合演训,目的也是向中共提醒美方协防日本的决心。

好,从中方与美方的一连串军事动作,可以看见其中的因果关系:中共对周边区域的扩张、骚扰越来越频繁,从而引来美方重兵部署,介入印太区域,与盟友一同防堵中共。也因此,美中两大强权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自然会升高。

就目前来看,可能会让美中双方发生军事冲突的因素,主要有三个:南海、台海以及钓鱼岛。

特别是最近,中共当局在国内遭遇多重的巨大压力,包括疫情复发、水灾严重,以及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而且又因为隐匿疫情招来世界各国究责,因为在香港推动国安法,引来国际的批评警告。

再加上中国经济今年将全年衰退,失业浪潮将更为扩大。不能排除,北京当局会试图对外制造小规模军事冲突,用来转移焦点、宣泄国内压力,借此来保住政权。

因此,可以预见,中共对南海、台海、钓鱼岛甚至是印度边境的骚扰与恐吓,会继续增加,就像我们先前在蔡英文就职的时候分析的一样,中共会对台湾持续升级武吓。

不过,中共会不会真的动武呢?我们要再强调一遍,中共没办法拿下台湾,也很难出现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但是不能排除,将来某个时间点,有可能会出现小规模的军事摩擦。

但是,就像我们之前的节目分析过的,即便北京当局想要对台湾动武,不管是要释放政权压力也好,或者是要“统一祖国”也好,北京领导人有太多的顾虑需要仔细掂量。

比方说:军队内部长年贪腐、专业能力不足、长期缺乏实战经验,以及台湾帮助各国对抗疫情有功,攻打台湾可能引来国际联手封锁制裁;还要提防印度与俄罗斯会不会在背后趁机侵入边境,以及中共内部会不会趁机发动兵变或政变等等。

所以,美中双方发生军事摩擦的风险确实越来越高,但是,发动军事行动对北京领导人的代价与风险,却可能会更高,后果更难收拾。

话题三:大外宣被列“外国使团” 中共为何气怒?

我们知道,美中双方展开全面对抗,除了大打贸易战、科技战之外,现在打得火热的,还有媒体战。

中共长年来,在美国境内设立了许多大外宣机构,用来帮中共对海外进行政治宣传、引导外国舆论,甚至是渗透外国政商界。

不过,现在美方已经对中共大外宣展开反击,22日美方宣布把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以及环球时报等4家媒体,列为“外国使团”,也叫做“外国代表机构”(foreign missions)。

这代表这些媒体都必须对外公开,自己是中共政府旗下的宣传组织,不是一般正常的商业媒体或自由媒体。

而且,美方在2月18日已经将包括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等五家中国媒体列为“外国使团”,所以现在被列入外国使团的中国媒体,累计有九家之多。

在被列为“外国使团”之后,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立即在社交媒体上,用中英文表达不满,声称“中美关系紧张,以至于环球时报这样的市场化媒体都受到波及”,说“美国失去自信和包容,那个国家乱套了”。

但是,胡总编的话,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却打脸了自己至少两次,相当尴尬。

首先,胡锡进说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是“市场化媒体”,想借此把《环球时报》与西方国家的自由媒体混为一谈,这可以说是“说谎不打草稿”。

身为中共“极鹰派”党媒的总编辑,胡锡进曾在2016年2月27日,公开在微博上说:

“媒体必须姓党,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重要属性。如何让坚持党性的媒体更具活力、战斗力,使它们足够强大,有能力护党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利益服务,这恐怕是关键。”

好,听到这里,请您先把掉在地上的鸡皮疙瘩捡起来。胡总编这段充满党文化的发言,充分佐证了《环球时报》跟其它中共党媒一样,是效命中共的喉舌,是中共的宣传武器与漂白剂。

其次,胡锡进说美国把他们列入“外国使团”,是“失去自信和包容”,这一点,我们不妨先反问胡总编:中共何时对媒体自由开放过了?

从中共建政以来,中国所有媒体都要直接或间接受到党的控制与审查,任何不利于党的真话都得被屏蔽,就连疫情期间敢说真话的媒体都被打压,这是不是反映出中共才是“没有自信、没有包容”呢?

正是因为中共对自己的统治正当性缺乏自信、缺乏包容,才会严厉控制媒体、审查言论,也才会让环球时报这类的“侍从喉舌”找到生存空间。如果今天中国政治社会环境像海外一样自由开放,你觉得这些喉舌媒体还能生存吗?

值得注意的是,不只党媒反映激烈,中共外交部也相当不满,说“这是美方赤裸裸对中国媒体政治打压的又一例证”,“也进一步暴露出美方标榜的所谓新闻和言论自由的虚伪性”。

中共为何害怕大外宣被列为“外国使团”?

好的,外交部赵先生的发言、逻辑就跟胡总编一样,我们就不多做回应了。不过我们想告诉大家的是,为什么中共当局与党媒,这么在意、或这么害怕他们的大外宣被列为“外国使团”?我认为有几个主因:

第一,外宣媒体被列为“外国使团”之后,就等于曝光了自己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等于公开自己是共产党的宣传机器与舆论渗透工具,也就让海外社会看见,中共在通过外宣媒体渗透海外,对海外人民展开“制脑权作战”。

第二,全世界多数国家都明白,共产党擅长谎言统治、欺骗百姓。因此,当人们知道这些媒体都是效忠中共的大外宣,就会保持警觉,或者轻视鄙夷,也就降低了外宣引导舆论的力度与效果。

第三,被列为“外国使团”之后,这些外宣媒体不但会受到美方的监管,也会让美国政商学界都对这些媒体保持警戒,从而影响了中共通过媒体机构的掩护,对海外进行情报搜集、甚至发展情报网络的工作。

没错,中共的党媒跟自由社会的媒体不一样,他们本质上还具备了特务、情报人员的身份,这一点大家可以参考一本书,何清涟老师写的《红色渗透》第一章,里面有对中共党媒发展史的详尽介绍。

第四,也是最关键的,一旦外宣媒体不被外国人民信任、被外国的政商学界保持警戒,甚至是拒绝往来,那么就会打乱中共渗透世界各国、取得政商影响力的全球扩张计划。

好,我们再重复一遍,中共在意外宣被列为“外国使团”的几个主因:

主因一:曝光外宣是中共宣传机器 渗透海外
主因二:外宣遭警戒或轻视 降低宣传效果
主因三:各界对外宣保持警戒 影响情报工作
主因四:打乱中共全球扩张计划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可能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天网收

祸乱中土七十秋
残毒苍生血泪愁
善恶在报疫有眼
红邪临劫天网收

唐浩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骤 川普檄文炮轰
【十字路口】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诡辩卸责五部曲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重播】白宫简报会:川普有权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间】一进一退联合国?何谓“一中”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