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追踪】香港设黑牢? 国安法实施细则曝光

人气 389

【大纪元2020年06月2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热点追踪,我是尉然。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港版国安法”是“太上法”?设黑牢无限期关押“国安法疑犯”,或判刑3到10年;“太上法”一出,香港再无司法独立。

设黑牢关押“国安犯”  或判刑3到10年

在6月20日晚上,北京公布了“港版国安法”的实施草案。这个草案最主要的内容是北京将在香港设立两大国安机构,一是“香港国安委”,二是“驻港国安公署”。

日前,有消息爆出香港将设立特殊扣留设施调查“国安法疑犯”、违法最高可囚10年、少数案件会引渡到大陆审理等。

22日,香港亲北京的《南华早报》发表独家报导,引述接近中共中央政府的几名消息人士称,“港版国安法”一旦在香港实施,港府拟设置特定的扣留中心,以审讯和调查涉及“国安案件”的嫌疑人,而非把被捕人关押在警局。

报导中没有提及扣留设施的地点、规模和数量。消息还说,在中共当局认为适当的情况下,在将案件移交给指定的法院之前,将对这些对象拘留一段时间。目前不确定,新的扣留中心是由香港警方管理,还是由中共驻港国安公署负责。

而关押疑犯的时间,可能会长于现行法例规定的48小时,而在正式检控及庭审前,疑犯或可能会一直被扣留。

大约十天前,香港大律师公会还曾发表声明强调,《国安法》下的检控应严格按照香港刑事程序,被捕人士在任何情况下应于48小时内获释,或由法庭决定延长拘留。

当时律政司长郑若骅还不点名地回应称,要求全国性法律的“港版国安法”条文按照《普通法》来行文,是“不切实际”的。

而《南华早报》目前披露出的消息,似乎印证了香港法律界的忧虑或已成真。

此前,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公法讲座教授陈文敏,曾以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举例说,王全璋被控触犯国家安全罪后,被囚禁3年多没有审讯,没有律师,不能见家人,连囚禁地点也不知。

事实上,在中国大陆,中共的国安机构可以随意关押任何嫌疑人员,而对涉及所谓国家安全的异见人士、维权律师、信仰团体人员等,常常不出具任何抓捕或关押手续就进行秘密关押,而且不通知家人,也不允许律师介入。如果需要一个关押的借口,中共国安常常会以所谓的“监视居住”为名,对中共当局想打击的对像随意关押在小黑屋半年、一年,或是更长时间,这些关押地点有可能是所谓的“法治培训中心”,也可能是某个招待所,也可能是特定的秘密关押地点。

在当地时间的22日,参与审议“港版国安法”的中共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在接受《有线新闻》访问时透露,“港版国安法”草案中的罚则是监禁3至10年,量刑起点和最高点均属偏低。

反观中国内地《国安法》最高可判终身监禁,看来草案的量刑已是“北京开恩”了。但一旦草案实施,估计量刑年限也会渐次升高的。

消息人士又称,港府可能设置的这些扣留中心,运作方式将类似英国殖民时期,俗称“白屋”(white house)的香港警务处“政治部”拘留所“域多利道扣押中心”(Victoria Road Detention Centre)。

《苹果日报》报导,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说,港府重设白屋是想迫害香港的年轻人和争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他说,这种英殖时代的“白屋”重现,也意味着“北京希望以专制独裁、违反人权和不人道的手法处理问题”。

有海外中文媒体日前引述消息说,深圳市盐田看守所已经清空,准备关押在香港抓捕的抗争者,虽然消息仍待证实,但在去年8月,英国驻港使馆前雇员郑文杰曾被关押深圳,获释后也曾披露出有香港抗争者在深圳关押的消息。对于“港版国安法”公布的草案内容,目前大陆官媒评论说,明显比预期的温和,但海外有评论表示,草案内容的严厉程度超出外界预期,并提醒港人,“港版国安法”是镶着钢牙的老虎。

草案中两大国安机构的职能

我们再来看看草案中提到的两大国安机构,“香港国安委”和“国安总署”。

先来看“香港国安委”,“国安委”委员会主席由香港行政长官担任,成员包括政务司、财政司、律政司各位司长,以及保安局局长、警务处处长等一班港府行政人马,这样看,“香港国安委”和香港政府等于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但是,这个港府人马的“国安委”里面,将会设立一个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这个顾问是由北京政府指派,是中国大陆的人,这个人会对国安事务提出具体意见。而且这个“国安委”因为和港府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所以在推行“二十三条”上可以说更方便了。草案中也说了,设立了“港版国安法”,还是要推“二十三条”的。

而另一个机构“国安公署”:国安公署的职能,在分析研判香港国安形势、收集情报之前,还有部分执法功能。就是可以办理国安犯罪案件,对“特定情形”的“极少数案件”具有管辖权,其权力和地位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这个国安公署隶属北京,但对“香港国安委”具有监督、指导的权力,也就是管着港府人马的“国安委”。大陆媒体推测,国安公署的负责人很可能也会在国安委中担任顾问职位。

对于草案内容,中共党媒《环球时报》称,“充分体现出中央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政府,最大程度保障香港人权法治,最大程度兼顾香港普通法系特点,最大限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

但海外媒体有评论认为,这些条款内容,无可争议地暴露出北京对“港版国安法”从重从严的意图,以及北京对香港的高度不信任。

《德国之声》一篇评论文章说,北京推出“港版国安法”本身,即表明北京不只不信任香港,不信任香港的法官队伍,也不信任自己一手挑选的港府。

毫无疑问,北京从来就不放心“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与金融利益相比,北京更担心香港的民主自由会动摇到中共的政权安全。那北京的不信任,体现在哪里呢?

一、设置两个国安机构,让驻港国安公署监督、指导全套港府人马的国安委,这摆明了是要防止港府的国安队伍不听北京的指令。

二、在国安委里,直接派驻一个听命于北京的国安顾问来监督工作,这个顾问表面看是顾问角色,实际上像是内地的政法委书记、或是中共党委书记,是国安委的“太上皇”;对于这一点,6月21日,中共政法委微信公众号也毫不客气地发文解释说,“也就是说,特区搞不明白的事情,中央政府派来的顾问会及时“支招”。”

三、让香港特首指定法官审理国安案件,这将打破香港长期实行的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决定审理法官的做法和传统,北京可以把不遵从北京旨意的法官尤其是外籍法官排除在外,这种行政对司法的干预,将严重破坏香港最宝贵的法治和司法独立。

四、赋予驻港国安公署办案的权力,国安公署和有关机构可以直接接管“特定情形”的“极少数案件”,这样一来,北京可以锁定抓捕反对人士。

对于“港版国安法”草案,香港知名专栏作家陶杰认为,这更像是一个“太上法”。他说,一旦《国安法》与香港本地法律有抵触,就要以《国安法》为准。这个《国安法》比《送中法》还要厉害,《送中法》没有这种凌驾性。

他说,去年的《送中法》已经引起港人非常大的反弹,两百万人游行,外国商会、领事馆一致反对,而这个《国安法》什么都不交代,词汇这么空泛,香港人怎么会接受呢?

尽管中共目前内外交困,但在实施“港版国安法”上,中共却表现的态度坚决。对中共来说,开放的香港,是大陆人观察世界的一个最近的窗口,这个窗口一定要堵上,北京才会感到安全。

目前的消息是,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将在本月底的28日到30日在北京再次举行。外界认为这次会议安排在7月1日香港主权回归纪念日前,很可能会审议通过“港版国安法”草案。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欢迎您订阅和传播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明天见。◇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新闻热点追踪】中印冲突 中方为何不报死亡人数?
【新闻热点追踪】蓬杨会有吵架? 美方:中方不是很坦诚
【新闻热点追踪】中印冲突 印度恐几招反制中共
【新闻热点追踪】印度敦促中方撤兵 传中方遇难兵骨灰还乡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