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桑普:媒体战开打 美定性四大党媒

人气 1108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可柔、梁珍采访报导)6月22日美国将中共四间传媒列为外国代理人,包括央视、中新社、《人民日报》及《环球时报》。这是继2月18日将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定性为外国使团之后,美国针对中共大外宣的再次出击。香港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6月23日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这是美中新冷战的一环:媒体战,曝光共产党的宣传机器。

十几年来,中共大外宣对美国的意识形态领域进行渗透,这种蚕食民主制度的破坏力道甚至不小于军事武器,所幸近年来美国政府对中共大外宣已有所警惕。桑普指出,“美国很清楚,中共的媒体本质与美国媒体的本质是不一样的,大家知道,那四个媒体其实都是共产党的A、B、C、D不同的团队,其实全部都是党去操控。”

22日当天,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也勒令凤凰优悦电台(Phoenix U Radio)在48小时内停播。以此为例,桑普认为美国会继续深入整顿更多红色媒体,“美国国会很清晰的,不会退守。”“凤凰卫视旗下的优悦电台,注册在美国的加州,也有广播站在墨西哥,由大天线从墨西哥传递信号到南加州,圣地亚哥、洛杉矶的一些华人都可以听到这些声音,这些是党的声音、共产党的声音。”

对于其它中共在海外的媒体、亲共媒体,桑普直言这些媒体的前景都会很坎坷,“比如《星岛日报》和《明报》,他们的社论完全是受共产党操控的,但他后面很多本地的报导就留有一些余地,给当地的记者去发挥,它们有糅杂(混杂)的成分,未必会被定为外国使团,但是美国会对它们有很大的监督。”以避免共产党利用这些媒体进行意识形态及价值观的渗透。

而关于香港人迫在眉睫的危机——港版国安法,桑普认为6月28日至30日完成立法的机会极大,即使月底不立法,7、8月也会立法。“因为它(中共)要赢美中新冷战的第一场硬仗,它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战场呢,它一定会粉碎香港。”

“林郑月娥今天(23日)早上说得很清楚,特首任命法官。特首自己决定谁做法官去处理国安案件,这是匪夷所思的!”香港一国两制的根基在于自由与法制,身为香港律师,桑普痛心中共强加的港版国安法对香港法制的灾难性破坏,“现在的法律,有两个很重要的东西,我觉得是玩完了。第一个就是,这条港版国安法解释权只是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条就是说,这个港版国安法,凌驾于香港所有法律之上,凌驾于《基本法》。因为它是新的法律,同时它也是一条特别法,新法优先于旧法,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

邪恶压境,情势不容乐观,“就像当年1941年,日本侵略香港那样,有3年8个月的时间,黑暗的时期。我相信,现在香港也要面对这样黑暗的时期,大家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当横虐来到的时候才不会错愕。”桑普鼓励港人,“我们守势,待命,我们要坚守自己真善美的标准,才能够迎接曙光来临的那一刻。”

实施港版《国安法》之后,香港人会不会因此退缩?桑普认为,对于勇武抗争的港人,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反送中一年以来,他们始终冒着被抓、被失踪、被自杀的风险。但是有可能对“和理非”形成一定的吓阻,“七一会不会有游行呢?敢不敢说‘天灭中共’呢?讲,会不会等于颠覆国家政权呢?”“甚至有很多人选择,如果抗争不下去,就逃亡。”

据客观数据,目前台湾已成为流亡港人移居的首选之地。台湾《港澳条例》第18条规定,“对于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近期,桑普也在台湾成立了台湾香港协会。“基本上就是很多香港人去台湾的一个同乡会,互相能够扶持,搞一些活动,希望可以凝聚这个社群在台湾的力量。”

可喜的是,6月18日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过陆委会宣布了“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还要专门设立一个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基本上就会接受咨询,帮助做一些居留权定居申请等,也提供安置照顾。”

此外,台湾还有许多民间团体正向港人伸出援手,众志成城,台湾可以成为港人的避难所,但桑普提醒,“人家给你一个避难所,我们要成为跟台湾同行,同中共对抗(stand with Taiwan, fight against CCP)的一个新桥头堡。”“选择台湾,不要想着进入了桃花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千万不要这样,希望可以成为一个同全球华人对抗中国共产党极权政府的一个桥头堡,而这个桥头堡在其他地方都不像台湾这么有力及庞大,所以希望大家善用这只不沉的航空母舰,做好下一步对中共的围剿。”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媒体战开打 美定性四大党媒 勒令停播凤凰电台

记者:中美交战如火如荼,港版国安法可能在这个周末就会立了,在这个敏感时刻,6月22日美国将中共四间传媒列为外国代理人,包括央视、中新社、《人民日报》及《环球时报》,你怎么解读这个信号?

桑普:这个信号很清楚的,就是美、中之间的战争,不止是贸易战,还包括不同方面的新冷战,其中一个就是媒体战。大家都知道,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是很主推这件事的,美国政府也希望美中之间的关系,在媒体方面要完全对等去处理。美国很清楚,中共的媒体本质与美国媒体的本质是不一样的,大家知道,刚才你说的那四个媒体其实都是共产党的A、B、C、D不同的团队,其实全部都是党去操控。

正如处理东亚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说的,基本上共产党、中国政府其实是实际拥有和有效控制了这四个媒体。这四个不是媒体,是共产党的宣传机器,要处理的不只是四个媒体,还有它的人员也都要处理。为什么将这四个媒体定为外国使团(Foreign missions)?一,美国要这些媒体公布它的人员和人事的变动;二,要公布它的资产。

这个定调“外国使团”,在法律上美国是可以这样做的。因为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它不可能因为你是宣传机器,就要禁制你的言论自由,所以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说,你说的内容我不审查,但是你一定要标明自己是帮着中国共产党宣传的,每一个都要旗帜鲜明地说这个是共产党的宣传品,用这种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既能兼顾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保障,也能够使得全美国人知道,喔!这个就是共产党的媒体。

这一点只是对这四个媒体的处理,其实之前2月18日有五个媒体已经(被定性),包括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以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都列入了外国使团。到了3月份的时候,美国开始限制部分中国的所谓媒体驻美国人员的人数,由160人裁到100人。接着中国出手反制,对于《纽约时报》等等,有五个不同的媒体也都做出了人员上的减编,以及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不可以再在中国、甚至在香港、澳门去采访。

这次会不会引起中国的反制呢?我觉得可能会,会不会中国也全部要求,美国的所有的媒体都公布,他们所谓的人员各方面的东西,公布更多。似乎中国共产党很愚蠢,它已经将美国几乎最主流的媒体,上次已经列了出来了,那五间就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和《时代杂志》,基本上五个已经列出来了,那还有哪些未搞掂(制裁)的呢?所以中国没有牌可以打了。

到最后会看到一件事就是,美国会很清晰的,不会退守的就是这一点,多加上一个媒体,就是凤凰(卫视),凤凰是联邦的通信委员会(FCC)主推的,宣告凤凰的优悦电台(Phoenix U Radio),注册在美国的加州,也有广播站在墨西哥,由大天线从墨西哥传递信号到南加州,圣地亚哥、洛杉矶的一些华人都可以听到这些声音,这些是党的声音、共产党的声音。(美国)终于出手了,48个小时之内要这个凤凰优悦电台停播,不停播的话就会被罚。

所以看到美国现在在媒体方面会有一个很大的措施,而我可以预报给大家聼,这个星期内大家要坐稳,不只是媒体方面,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对于整个东亚,不只是香港,整个东亚,美国会制定出一些新的制裁措施对付中共,这个大家一定要拭目以待,到底是些什么。但我告诉你,这只是头盘,未来还有,这个星期还有很多事情会发生。

记者:讲到凤凰卫视的角色,香港人比较熟悉,我记得凤凰优悦电台当时还去申请数码广播。

桑普:是的。

记者:那这个会不会对其它中共在海外的媒体,包括一些亲共的媒体都有警示的作用,比如《星岛日报》之前在美国全版刊登支持港版国安法的广告,已经引起当地华人的举报或反对、谴责。类似这样的媒体它们的前景会怎样?

桑普:它们的前景会很坎坷,当然我们很难一概而论,比如说在美国、加拿大,我以《星岛日报》这份报纸为例,和《明报》,他们的社论完全是受共产党操控的,但他后面很多本地的报导就留有一些余地,给当地的记者去发挥,可能会报导一些本地的民主活动也不一定的,所以会看到社论那一版与本地新闻那一版,会有一个很大的矛盾。但无论如何,这些媒体如果受共产党操控,不只刚才说的《中央日报》等早已是外国使团,还有《星岛》、有《明报》这些系统的,未必会被定为外国使团,它们有糅杂(混杂)的成分,但是美国会对它们有很大的监督,避免共产党利用这些媒体传递资讯,甚至精确地要它公布写社论被操纵的名单,哪一个人收到什么样的消息来写这篇社论,甚至这篇社论是否要标注外国使团言论的方式去做呢,这些是美国可以去考虑的地方,要精准细致地去做。

记者:你刚才提到,可能这个星期会有其他的消息,你估计美国会在哪些方面出招?

桑普:我想美国会有很多的政策方面要做,无论是在科技、关税、金融方面,都是美国通常会做的事情。会不会这个星期之后烟消云散呢,不会。这个是美中新冷战的格局所决定的,这件事现在川普政权基本上全部的共识都是这样。未来会不会换了一个总统,会有一个本质上的不同呢,其实我们是会有担心的,因为大家知道拜登跟中国(中共)关系很好。

但民主与共和两党对中国(中共)的防范,在这个月迅速升温,我相信这是两个国家之间利益的重大碰撞,所以我认为,未来的情况,我会看得到,不要说揽炒(玉石俱焚),可以说冷战的局面是会升温,那么升到哪个位置,会不会真是中国打败仗呢?我想共产党其实是走向它的末路,只不过是说它在末路狂奔之中,可能还会以年计算的时间,所以我不会过度乐观认为它(中共)立即会垮台,但是一定会垮台,只是时间的问题。

推算8月前立国安法 将凌驾香港法律之上

记者:说回到这个港版国安法,今天(23日)早上林郑还是在说,港版国安法会指定法官,不是说一个法官,是一系列的名单去指定,所以它(港府/中共)还是觉得他们是没有做错的。你怎么看那些草案细节呢?中共到底想在香港做什么?是一个什么讯号呢?

桑普:我想这个讯号是很清晰的,大家知道6月28至30日,这个月的最后三天,基本上看得到立法机会极大,因为它(中共)连续半个月之内第二次召开紧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就算现在不立法,7、8月都会立法。有些评论人觉得,最后国安法会虎头蛇尾,即使立了法,也会虎头蛇尾地去执行,甚至有人说呢,在美国的干预之下,这个法基本上就不会立了,因为中国会投鼠忌器,等等。我没有这么乐观,因为我知道,共产党,你不可以只是说只看美国有多么强大,是要看共产党有多么邪恶,我们不可以轻视这一点。香港是在它的全盘控制之中,6月底立法的机会是过半的,就算(这个时候)不立法,7、8月都会立法,因为它(中共)要赢美中新冷战的第一场硬仗,它(中共)觉得自己不容有失的,香港,国安,甚至是公务员,整个军队都是在这个地方,它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战场呢,它一定会粉碎香港。

而国安法是否有机会让我们乐观一点去看,不会真的这么严峻?我就不是这样看了。刚刚你提到了,林郑月娥今天早上说得很清楚,特首任命法官。从未有一个地方,一个非民选的独裁的行政首长,去任命法官的!现在的法官是司法遴选委员会去任命的,任命了之后,由特首像是橡皮图章式地去完成。现在不是了,现在就是特首自己决定是哪个做法官,去处理国安案件,这点是匪夷所思的。

现在的法律,有两个很重要的东西,我觉得是玩完了。第一个就是,这条港版国安法解释权只是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条就是说,这个港版国安法,凌驾于香港所有法律之上,凌驾于《基本法》。因为它是新的法律,同时它也是一条特别法,新法优先于旧法,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所以这条港版国安法一定是,通通都是法律嘛,是全国人大的层次,是优先于《基本法》的,换言之,《基本法》的所有条文放在一边,港版国安法说的为准。港版国安法提到的罪名,什么叫做勾结,什么叫做恐怖,什么叫做分裂、颠覆,共产党去诠释。我以(人权律师)王全璋为例,他“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刑四年半,你看看他最近接受日本共同社访问,他受到什么样的酷刑对待,是趴在地上被当作猪一样!要上诉吗,恐吓他四年半(的刑期)加到八年,未审先判。王全璋受到这样的对待。他的“颠覆国家政权”只不过是为一些宗教团体、一些维权人士去伸张正义,这样就被说是“颠覆国家政权”,那我们香港还可能行好运吗?

中共惯常手段:孤立歼灭“少数人”团结“大多数”

桑普:所以我觉得一定不要给一个错误的希冀给大家,共产党在这件事情上是很严苛,用分裂(罪名)去对付(宣扬)港独的人,用颠覆(罪名)对付黎智英等民主派人士,用这个所谓的恐怖(罪名)对付勇武的人,用所谓的勾结(罪名)去对付众志黄之锋这些走国际线的人,你会看到这一群人可能第一批被歼灭。虽然你看到政法委或者法工委,甚至《人民日报》不断地说是(针对)极少数人。共产党49年以来每一个运动都和你说,极少数少之又少啦,文革的时候它(中共)说,揪出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小撮由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到现在的习近平,共产党的本质从来都没有变过,就是说一小撮一小撮,逐个逐个清理。甚至有些敢言的媒体,都会遭受到逐层逐层被禁制,甚至被毁灭的危机。那在这个危机里面,每一个人可不可以在不同岗位顶得住,这个是我们最担心的地方。

记者:其实看回港版国安法这个国家安全公署的设立,我觉得它很像是当年江泽民设立610办公室,对付法轮功一样,每一个部门都有一个610办公室,完全是一个新设立的系统,同时它的权力是无限大,那些经费都是无限审批的。这次的国家安全公署也是一样,只是扣上国家安全的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的了。

桑普:没错,这种东西,无论每一个独裁政权,它第一要在原有的法庭外面,去设立一些特别机构,譬如刚才你所说的,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公署,甚至成立一个特殊的国家安全法庭,这个法庭其实不是法庭,是国家安全公署里面,既执行又审判,甚至,既可以在香港审判,也可以送到中国大陆去审,审完之后,关押在大陆的监狱。它说王全璋(判刑)四年半,前面三年是完全接触不到他的,完全不知道他在哪里的(记者:单独囚禁是最残忍的)。它可以将所有的手足、所有的抗争者消失,黎智英和黄之峰分分钟都会被消失,这件事大家要很小心。就是说,我们面对这么险恶的局面,一国两制已经结束,面对的,不要希冀我们没事的,日子照过,饭照吃,继续马照跑舞照跳,其实没有啦,人已经没有自由了。

就好像从1949年以后,到了1950年斗地主。跟着就是三反五反,三反对付公务员,五反对付商人。跟着就是胡风案,反右对付知识分子。农民以为没事,当时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所以共产党是一步一步地去团结大多数,歼灭和孤立一小撮的方式做事。

最终,全部的中国人,甚至现在全世界,都受到了它(中共)很大的负面影响。看看欧洲,最近中欧也在开峰会。我们看到,是否(他们)真的能够站稳这个的价值,我们都很担心。所以希望不要相信习近平6月22日视讯对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说的,合作大于竞争啊,(这是)多余的。它根本是一个纳粹类型的独裁专制政权,这个邪恶的政权,会对世界产生很大的负面的影响。所以全世界去对付中共,对付中(共)国,就是对香港最大的帮助。而香港也会顺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勇武不会退缩 今年七一考验“和理非”

记者:香港民众该以什么方式去对抗中共政权呢?现在接下来的就是立法会初选,立法会也多了很多政治素人(政治新人)。我们昨天也采访了一个被控暴动罪的一个女大学生,也宣布参选。你怎么看这一帮年轻人?他们会不会放弃呢?

桑普:他们不会放弃的。有了国安法之后香港怎么办?我认为,对于真的勇武的和抗争的分子,他们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他们一直在冒着这个风险。实行港版《国安法》之后,他们更大的风险可能就是会被抓,被失踪,被抓到不知道去了哪里。甚至有很多人选择,如果抗争不下去,就逃亡。(如果)被抓,有Court Bail(法院保释),有各方面的(程序)要走,这件事,每个人有他自己的选择。

但真正的恐吓力,就是对“和理非”。七一会不会有游行呢?敢不敢说“天灭中共”呢?讲,会不会等于颠覆国家政权呢?如果按照中共的标准,就是的。但是按照香港原有的标准,当然不是的,言论自由。但是按照港版《国安法》之后,都是人大立的法,人大常委会来解释。开始未必(很严格执行),两个月以后可能就会了。你会发觉不需要等到2047年(一国两制完结)。2020年很多人就说是一个Endgame(最后的游戏)。我想这件事,香港必须承受这一个苦果,面对这个邪恶,我们守势,待命,我们要坚守自己真善美的标准,才能够迎接曙光来临的那一刻。就像当年1941年,日本侵略香港那样,有3年8个月的时间,黑暗的时期。我相信,现在香港也要面对这样黑暗的时期,大家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当横虐来到的时候才不会错愕。我们现在就要好好的坚守自己的信心走下去。

在台成立“台湾香港协会” 帮助香港人移居

记者:我知道你也成立了一个台湾救助香港的团体。现在台湾会不会对香港这个情况加以援助?最新的进展是什么呢?

桑普:我成立的不是一个救助香港的团体,是台湾香港协会。基本上就是很多香港人去台湾的一个同乡会,互相能够扶持,搞一些活动,希望可以凝聚这个社群在台湾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6月18日蔡英文总统通过陆委会宣布了“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还要专门设立一个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基本上就会接受咨询,帮助做一些居留权定居申请等,甚至一些跨国企业、跨国的NGO(非政府组织)想在香港立《国安法》之前涌去台湾的话,他们都会帮忙。(同时)也会提供安置照顾各方面的东西给手足。这一方面的事情会怎样做国安审查,台湾也是费煞思量。

我想肯定他们(台湾政府)有腹案,这个方案能够帮到很大的忙。一直以来都是民间团体来处理,台湾的司改会、跆拳会,还有很多香港人在那边读书的,比如说一些香港MISSING青年组织,他们也会提供帮助,也会给台湾政府一些建言。现在真由台湾政府真真正正能帮到一些人。

但是事先声明,不是给偷渡过去的人,是合法已经进入了台湾的那些香港人,真真正正因为政治原因如有安全自由受到损害之虞,台湾政府才会出手帮助,用《港澳条例》第18条来帮助他们。但是如果是其他情况,可以按照申请居留,即是求学、求职、投资创业等等的情况来看,尤其是投资创业的门槛是不是可以松绑?台湾是不是可以引进更多的香港专才?银行方面、金融方面是香港的优势,可不可以引进这方面的东西?租税的优惠可以提供更好的呢?台湾的政府正在研究很多这里的事情。这个办公室会在7月1日成立,它是在策进会之下,策进会也会有一些香港人,和一些民间组织投入去参加。众志成城,台湾可以成为一个避难所,但是要记着去到那边的香港人,不要把它当作是一个避难所,人家给你一个避难所,我们要成为跟台湾同行,同中共对抗(stand with Taiwan, fight against CCP)的一个新桥头堡,那么便是功德无量了。

记者:你觉得那么多移民的选择中,台湾为何成为首选之地?

桑普:以客观的数据来看,很多的香港人如果选择要移民,基本上是以亚洲为主,其中超过一半是去台湾的。台湾,两文三语精通,文化上共通,民事语言都共通,饮食习惯或者各方面生活都十分之好,生活开销水平比香港低,而同时有自由、有创意、有文化、有活力。同时更重要的是,对抗中共的同时区桥头堡,只有台湾一个,其他的地方时区已经不同,正所谓不能够真的接地气。而且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或者欧盟,华人或者香港人只是占了一个很少数,台湾人大部分都是华人,而香港亦都是华人,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对抗中共的这个势力会更加大。

但我想提醒,选择台湾,不要想着进入了桃花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千万不要这样,希望可以成为一个同全球华人对抗中国共产党极权政府的一个桥头堡,而这个桥头堡在其他地方都不像台湾这么有力及庞大,所以希望大家善用这只不沉的航空母舰,做好下一步对中共的围剿。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商觉醒 周小龙唤香港不妥协精神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恐立法会失控 丢失香港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安法凌迟心理战 勿中计
【珍言真语】黄子悦:背负暴动罪参选 迎战强权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辩论前须验证拜登是否吃药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